就在叶枫的心里胡乱猜想的时候,哈雷机车上的骑手从怀里抹除了一只信封,然后将信封扔进了花园里,随后,骑手启动了机车引擎,一声轰鸣之后向前飞驰,眨眼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叶枫转身下了楼,来到花园里捡起了那封信。

  信封里装着一张信纸,还有一颗子弹。

  信纸上写着很简短的两句话:叶枫,给我钱,不然我给你子弹。明日10点LD球场,一百万英镑现金。

  叶枫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原来不是针对莫妮卡的,是针对我的,如果他是杰克,他吸毒把脑子吸坏了吗?这样就能要一百万,我家有印钞机吗?我成了他的ATM机了吗?”

  夜风吹拂脸颊,一阵凉意袭来。

  虽然不屑对方的行为,但叶枫还是感到很麻烦,人怕出名猪怕壮,一个人有了钱,难免会有人眼红,想要算计,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不然富人怎么会那么热衷于请保镖呢?

  “我是不是应该把包伟他们调过来呢?”叶枫的心里冒出了这个念头,不过他很快又否定了,“包伟他们负责保卫大槐树村基地和基地,人手刚刚够,我再调人过来的话,那两个基地就缺人手了,再说了,他们都是华国的退伍的特种兵,英语水平几乎为零,调过来也不能适应这边的环境,看来,我得在这边招募一些人来逐渐一支保镖团队了,不然阿猫阿狗都来找我的麻烦,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应付?”

  叶枫心事重重地返回了位于二楼的卧室。

  看着睡得很香甜的莫妮卡,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信塞进了他的衣兜里,这样的事情告诉她也没用,反而会让她担心害怕,与其这样干脆就不告诉她了。

  叶枫睡意全无,他离开了卧房来到了书房之中,打开电脑搜索保安公司,寻找合适的可以让他雇请到优秀保镖的公司。

  那些保安公司倒是有看起来很优秀的保镖,但居然都要求又上班下班的时间,节假日还有休假,且周薪还高得离谱。

  接连看了几家都是这样的情况,叶枫的眉头皱了起来:“你妹的,按时上班,按时下班,还有节假日,歹徒会挑在你们上班的时候找我的麻烦吗?欧洲的人果然很大爷啊,算了,还是另想办法吧。”

  回屋,抱芭比娃娃睡觉去。

  第二天,叶枫开了早会安排了工作之后便开着车往LD球场。

  昨晚那个机车骑手还有他的威胁信,最简单的处理方式自然是报警,可是叶枫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如果那个摩托车骑手是杰克,他报警的话对方肯定就完了,对于一个失去男性器官的人而言那就有些残忍了,更何况杰克身上的灾难还是莫妮卡所造成的,所以他愿意再给杰克一个机会。

  至于威胁,叶枫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比起那个印地斯坦杀手,区区一个杰克又算哪根葱呢?

  车子还没开到LD球场,他就接到了卡拉索夫的电话。

  “枫,你在哪呢?”卡拉索夫的声音还是那么甜美。

  “在去球场的路上,”叶枫说道,“我可没有忘记与森林狼队的比赛。”

  “没忘记就好,赶快过来吧,我在球场等你。”卡拉索夫说。

  “好的,待会儿见。”叶枫挂断了电话,继续向LD球场驶去。

  明日晚7点,LD球场将上演里卡兹与森林狼队的对决,这场比赛也被媒体称为“英超入门卷争夺战”,可见英冠联赛对这场比赛的重视。

  如果里卡兹能在主场击败森林狼队,从森林狼队的身上拿到3分,那么里卡兹将会回到英冠联赛第四名的位置上,重新得到争夺进入英超联赛的资格。

  还是那个简单的原因,在弱队身上谁都能拿分,但在强队的对决之中获胜,那么获胜的一方将拥有更大的优势!

  这样的比赛,叶枫自然不会错过。

  片刻后叶枫将车子开到了停车场,他看了一下停车场里却没有看到一辆哈雷机车。

  “他给我一封威胁信,还送了我一颗子弹,没有可能再骑着他的机车来找我收钱吧?”叶枫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进了球场。

  LD球场里空荡荡的,只有里卡兹的球员在训练。

  叶枫看到了卡拉索夫和教练组的成员在球场边上观看球员的对抗训练,他的视线又很快在观众席上溜达了一圈,他也没有看见那个机车骑手,也没有看到有球迷在看台上开球队的场地训练。

  叶枫看了看腕表,时间正好是上午10点,他的心拉里怪地道:“那家伙约好了时间却不露面,是担心我报警了吗?这样的话,那家伙倒也太谨慎。”

  如果昨晚送威胁信的人是杰克,叶枫会劝他放弃,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是,叶枫就会报警——反正,他今天就没带钱来。

  嗖!忽然一声风响,叶枫的思绪顿时被打断,眼角的余光里,一个皮球怒射而来,眨眼就到了近前!

  用皮球袭击叶枫的是里卡兹队的前锋爱德华。

  球场上的里卡兹队的球员都看着叶枫,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叶枫会被皮球砸中脑袋的时候,叶枫忽然轻描淡写地一跃,用胸丘将皮球卸了下来,却不等皮球落地,叶枫又一脚凌空抽射,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直线,嗖一声贴着球门立柱飞进了球门。

  守门员托尼斯眼睁睁地看着皮球飞进球网,不是他不想拦住叶枫射门的皮球,而是因为皮球的速度太快,他想难也拦不住——他看见球的时候,球已经在立柱边上了,除非他拥有青蛙一样的弹跳能力,否则一切扑救的想法都是徒劳的。

  射门的距离四十多米,而且守门员无法扑救,球场上的球员们愣了半响,忽然一起鼓起了掌来。

  爱德华虽然用皮球偷袭叶枫,但他绝对没有半点恶意,他只是想看看叶枫射门的精彩一幕而已,其他的球员也是一样的,在他们的心里,叶枫绝对拥有在梅西和c罗之上的实力,只是不出名而已。

  本来,球员们都还在为明天的比赛发愁,但看到叶枫走入球场,他们的紧绷着的神经就放松了下来,有叶枫参战,要赢森林狼队还有什么难度呢?

  “枫,快过来,你站在那里干什么?”与叶枫最熟悉的中场球员拉里大声说道,然后热情地向叶枫招手,示意他过去。

  叶枫走了过去,一边笑着说道:“下次可不要用这种方式跟我打招呼了,不过,这个球传得真好。”

  球员们一片笑声,一个个都走过来与叶枫拥抱。

  叶枫虽然只和他们参加过一次比赛,但就是那场比赛叶枫便获得了他们的尊重。

  卡拉索夫笑着说道:“枫,和他们玩玩吧,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踢球了,明天就要比赛了,熟悉一下也好。”

  叶枫点了点头:“那我去换球衣。”

  一个助理说道:“叶先生,我陪你去吧。”

  叶枫说道:“不用,我很快就回来,等下我一下吧。”

  说完他向更衣室里方向走了过去,在他身后,里卡兹队的球员又开始了训练。

  刚刚走出草地的时候,叶枫的视线忽然移落在了侧面的一个入口上,一个穿着皮衣,拿着机车头盔的金发青年缓步走了进来,叶枫很快就瞧清楚了他的面貌,正是杰克那个倒霉蛋。

  杰克和昨晚的装扮几乎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变化,他也看见了叶枫,但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看着,与叶枫对视了大约十秒钟的时间,他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视线也移到了球场上的球员身上。

  叶枫苦笑了一下,心里暗暗地道:“这家伙的脑子真的是吸毒吸秀逗了吗?给我一封威胁信,然后大摇大摆地来收钱?”

  “枫,有问题吗?”卡拉索夫大声问道,站在草地边不动的叶枫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呃,没有,我去换球衣。”叶枫应了一句,从杰克的身上收回了视线,然后又向更衣室走去。

  从草地到更衣室的距离并不长,叶枫走得很慢。

  “这个世上真有这样的傻瓜吗?这么来玩敲诈勒索?杰克给我的印象并不愚蠢,相反的是一个很有心计很有想法的人,这点从他以前控制莫妮卡的手段就不难看出来,这样一个人,会给我一封威胁信,然后大摇大摆地来收钱吗?”一边走,叶枫的心里一边琢磨着这事情,他的肚子里装满了疑惑。

  杰克就在球场里,直接找他问清楚情况,要么送他去警局,要么让他放弃他的愚蠢的计划,这是解决问题的两个最好的途径,可是叶枫却没有这么做。

  这事看起来简单愚蠢,但越是这样,他越觉得这件事里面有蹊跷,他想再观察一下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更衣室的门敞开着,门口没有安保人员,更衣室的门也是敞开的,一眼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叶枫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上次他来更衣室更衣的时候门口都有安保人员,这也让他比较放心,现在怎么连安保人员都撤了呢?

  他并不在乎身上的钱包,他在意的是他随身携带的金属小药盒,他所炼制的来生丸和从石玥墓室之中得到的神秘药丸都在他的金属小药盒里,如果没有一个守卫,他肯定是不放心将这些东西放在更衣室里的。

  走进门口的时候叶枫嗅到了一丝淡淡的烟味,他的脚步也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他走进了更衣室。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