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欠……”不知道说了多久,吉娜打了一个呵欠,“我困了,我睡觉了。”

  然后,她一头倒在了叶枫的身边,也不管地铺上脏不脏,说睡就睡了。

  朴承美也伸了一个懒腰:“我也困了,哎,不知道明天有没有人来救我们,我肚子好饿……”

  说着话,她也躺在叶枫的另一侧,说睡就睡。

  很快,叶枫就听到了两个女孩的均匀的鼾声。

  经历了那么恐怖的事情,她们也是身心俱疲的一个状态,这么快就睡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总算是清净了,叶枫的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他也放松下来,很快就睡着了。

  来生丸的副作用固然存在,但在睡梦中也就无所谓了,它慢慢地消失,叶枫也就感觉不到什么痛苦了。

  几个小时之后,叶枫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视线里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不过很快他的双眼就适应了黑暗的环境,面前能看见黑暗中的物体的轮廓,他的听力也恢复到了七七八八的程度,能清晰地听见黑暗里的声音。

  他听到了两个女孩的呼吸声,她们还在睡觉。

  他这才发现,她们的睡姿很过份。

  吉娜睡在他的左边,螓首枕在他的臂弯中,脸颊靠近他的脸颊,差点就碰上了,她的一只手压在他的胸膛上,一条长腿也压在他的小腹和左腿上。

  朴承美睡在他的右边,姿势几乎与吉娜一模一样,同样是头枕着他的臂弯,一只手搂着他的腰肢,一条腿压着他的右腿,半边身子都快压在他的身上了。

  这哪里是绝境之中该有的睡姿啊,简直是情侣开房的睡姿啊!

  左拥右抱,她们的柔软,她们的味道,她们的一切都近在咫尺,亲密接触,叶枫骤然紧张,感觉也变得敏感了起来,几乎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他的裤子的布料就变得紧张了起来。

  “她们把我当成她们穿上的大布熊了吗?我晕,她们这样和我睡,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呢?”叶枫哭笑不得,却偏偏又很享受,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经历过现在这么美妙的事情,同时抱着两个妙龄少女一起睡觉。

  要不要叫醒她们呢?

  叶枫的身体虽然还很虚弱,还处在来生丸的后遗症的末段之中,但开口说话却已经是没有问题了,不过,他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始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

  就在这时,右边的吉娜动了一下,压在他胸膛上的手移到了他的脸上,捧着他的脸,她的脸蛋也凑到了他的脸颊边,贴上了。

  叶枫一下子就紧张了,心里暗暗地道:“我要不要叫醒她们呢?”

  还没等他做个“艰难”的决定,左边的朴承美也动了一下,她的侧躺的身子前他拱了拱,压在他左腿上的一条粉腿也上下滑动了两下,结果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不该碰到的地方。

  这一下叶枫的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再也稳不住了,他咳嗽了一声,用胳膊支撑起上身,试图从两个女孩压着的状态下爬起来,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看似轻松搞定的动作,他的双肘刚刚撑起上身两厘米高的时候又躺倒了下去,他还是很虚弱,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他这一咳嗽,一动,朴承美和吉娜也醒转了过来。

  两个女孩很自然地从他的臂弯之中爬起来,揉着眼睛,等待眼睛适应黑暗,她们似乎对之前的睡姿一点都不关心,甚至是不记得了。

  她们这么自然,若无其事的样子,叶枫的心里却忍不住去想——她们是真不知道呢?还是假装不知道呢?

  “枫,你没事吧?”吉娜关切地道:“你昨晚晕倒了,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我没事了,谢谢。”叶枫客气地道。

  “我肚子好饿,还想喝水。”朴承美的声音软绵绵的,人也是有气无力的感觉。

  “你不要说了好不好?”吉娜抱怨地道,“你一说我感觉也很饿了,口也渴得厉害。”

  叶枫其实也很饿,也很渴,昨天在来生丸的妖力之下他的状态超凡,精力充沛得超乎想象,可来生丸的药力过去了之后,他的身体却需要偿还昨天欠下的债,他做那么多事,尤其是用铁钎凿了三个通气口,那都是需要消耗大量体力的,所以他现在比谁都想进食,比谁都想喝水。

  叶枫很自然地想到了他随身携带的金属小药盒,还有里面的小病丸。

  小病丸能补充人体所需要的多种能量,入口生津,多少能解决饥饿和口渴的问题。

  叶枫说道:“我有……”

  “我想……”朴承美忽然打断了叶枫的说话,“小……便。”

  叶枫想说的话没法说下去了。

  “我也想。”吉娜尴尬地道,“怎么办啊?”

  这里空间很小,有没有卫生间,倘若只有她和朴承美两个女生,这倒无所谓,随随便便就解决了问题,可是这里有一个男人,这样的事情就显得很不方便了,可是不方便也没有办法啊,水火不留情啊,怎么办呢?

  面对这样的问题叶枫也很尴尬,他犹豫了一下才出声说道:“这里很黑,看不见,你们可以去角落里解决,我,我不会偷看你们的。”

  不偷看女生嘘嘘,这是君子的行为。

  朴承美和吉娜对视了一眼,黑漆麻黑的其实谁也看不见谁,但她们都没有出声,也算是一种默契了,墨迹了半响,吉娜了朴承美都从地铺上爬了起来,往角落里走去。

  叶枫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脱裤子的声音,这个声音让他紧张兮兮的,他的脖子上仿佛被套上了一条拴狗的链子,拽着他往那个方向看去。

  这年头,谁还当君子那种傻叉呢?

  虽然是在很黑暗的环境里,但他还是看到了两个蹲着的身影,虽然看不清什么,但还是让他充满了想象。

  “枫,你在偷看吗?”黑暗的角落里,忽然传来朴承美的声音。

  “我没有,你在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叶枫佯装不高兴,却眼睁睁地盯着那个角落说话。

  “对不起。”朴承美道歉。

  “对了!”叶枫忽然想起了什么,“先别尿!”

  “什么”朴承美和吉娜同时出声。

  叶枫说道:“现在外面还没有救援的动静,不知道子馨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没有水,即便是尿也不能浪费,昨天我看见这里有几个安全头盔,你们尿安全头盔里吧。”

  叶枫说得很有道理,也显得很有经验,朴承美和吉娜却臊红了脸。

  “这很重要,我也会那么做,”叶枫补充道,“我待会儿也尿安全头盔里,我们自己喝自己的。”

  “你真吝啬,这个也斤斤计较。”朴承美说。

  “我才不喝你的呢,给我也不要。”吉娜说道。

  嘴上不饶人,但朴承美和吉娜却还是起身去角落里摸到了一只安全头盔,然后再回到刚才的角落里,蹲下,解决已经非常迫切的问题。

  黑暗的环境里传来清脆的水声,在这静谧到了极点的环境里显得特别响亮,它好像被放大了很多倍,然后再传到叶枫的耳朵里,叶枫被活生生地刺激到了,他的脸也臊红了,可是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他总不能把耳朵堵上吧?那样也太矫情了。

  吉娜和朴承美返回了地铺,叶枫又起身摸到了一只头盔往那个角落里走去。

  “我的是左边第一个,不要摆错了,我可不想喝你的……”朴承美的声音,但她的话却是说不下去了。

  吉娜也说道:“我的头盔摆在第二的位置,你放在我的后面吧,不要弄错了。”

  叶枫忍俊不已,嘴上应道:“嗯嗯,不会的,你们放心吧,我也不想喝你们的……”

  那个字,三个人都说不出口。

  不愧是男人,叶枫一个人方便的声音大过了两个女生的声音。

  在没有丝毫杂音的黑暗环境里,这个声音再被放大数倍传递到朴承美和吉娜的耳朵里,两个女生的脸更红了——都是那该死的印地斯坦人惹的祸!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印地斯坦人,她们又怎么会经历这么尴尬的事情呢?

  叶枫打了个哆嗦,也结束了。

  吉娜和朴承美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一样的,她们刚才说制造的声音让叶枫感到尴尬且充满了想象,叶枫所制造的声音也同样让她们尴尬和充满了想象,不过总算是结束了。

  两个凑在一块的女生随即又贴着脸嘀嘀咕咕地说起了什么来。

  吉娜抓着朴承美的左手的中指,然后把她的中指往她的手心按了进去。

  朴承美抿嘴轻笑了一声:“16。”

  中指测量法,韩国女人发明的不二法门,非常先进,就差申遗了。

  叶枫拖着软绵绵的双腿回到了地铺上,他很快就嗅到了两个女生之间有什么“阴谋”的味道,他忽然说道:“对不起。”

  吉娜和朴承美顿时停止了嘀咕。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给我们道歉?”吉娜好奇地道。

  “是呀,为什么要道歉呢?”朴承美也好生困惑。

  叶枫笑了笑:“刚才……你们知道的,我是男生,需要站着,所以撒了一些在你们的头盔里,你们不会介意吧?”

  朴承美:“……”

  吉娜:“……”

  然后就沉默了,朴承美和吉娜的脑子里忍不住去幻想那种场景——叶枫就像是一个调酒师一样,将一种啤酒往另外两杯啤酒里面搀和,而且一边勾兑,一边阴笑。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