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当!哐当!哐当……

  连续数十下撞击,头顶的混泥土块终于被铁钎洞穿,一个碗口大的破洞也成型了,细小的砖头和混泥土碎块合着灰尘一起动破洞之中坠落下来,击打着钢管架,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声。

  上面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丝毫光线。

  叶枫将铁钎伸进破洞之中,东捅一下西捅一下,很快就摸清楚了洞口外面的情况,然后他又将铁钎伸进两块大混泥土块的缝隙之中,使劲地撬动。

  哗啦啦,细小的建筑垃圾从破洞之中倾泻下来,钢管架再次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

  大约一分钟之后建筑垃圾才消停下来,没有从破洞之中掉下来了,钢管架下也堆积了好大一堆细小的建筑碎渣。

  就在弥漫的灰尘之中,叶枫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清凉的空气,它从混泥土碎块之中流进来,不是很多,但它却给人带来一丝希望。

  “有空气流进来了!”叶枫笑了,他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朴承美和吉娜,“只要我再敲两个这样的通风口,这里的空气就足够我们三个人生存了。”

  吉娜和朴承美顿时一声欢呼,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至少不会因为没有空气窒息而死了。

  叶枫从钢管架上跳了下来,然后将钢管架拖到另一个角度,准备再凿第二个通风口,朴承美和吉娜却凑了过来,给了他一个充满感激的拥抱。

  吉娜亲吻了叶枫的脸颊,但跟着就呸了一声:“枫,你的脸上全是沙子。”

  叶枫无辜地耸了一下肩,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在说,谁让你亲的呢?

  朴承美其实也想亲吻一下叶枫的脸颊以示感激的,但听吉娜这么一说,她已经伸出去的嘴巴又缩了回去。

  叶枫又爬到了钢管架上用铁钎撞击头顶的混泥土板,哐当哐当的声音又在地下室里回荡了起来。

  其实这个时候,三个人的心里都已经开始接受一个现实了,那就是目前外面根本就没有救援行动,来子馨究竟怎么了?这也是三个人嘴上没说,但心里都在想的事情。

  解决了空气的问题,朴承美和吉娜都放松了许多。

  过去的几个小时时间里,她们的情绪波动极大,安定下来之后,她们居然在地下室里收拾了一个角落出来,把建筑工人遗弃的棉絮也利用了起来,铺了一张宽敞且松软的大地铺。

  这个期间,叶枫也凿穿了第二个通风口,也用同样的方式疏通了堵塞的缝隙,让空气流入进来,随后他又开始凿第三个通风口,他不敢休息,因为他知道来生丸的药力正在减弱,随之而来的后遗症会让他变成一个废人,什么都干不了。

  哐当!哐当!哐当……

  哗啦啦,又是一大堆细碎的沙粒和碎块从凿穿的破洞之中倾泻下来,疏通的缝隙里再次流入新鲜的空气。

  第三个通风口也完成了,叶枫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有了这三个通风口,空气的问题便彻底解决了,就算救援行动延迟个两三天的时间也没有问题,更何况,就算来子馨那边出了点问题,她也没有可能延迟两三天的时间吧?

  “枫,你休息一下吧,你一定是累坏了。”朴承美很担忧地道。

  “是啊,枫,你休息一下吧。”吉娜也关切地道。

  三个通风口几乎用去了三个多四个小时的时间,而这段时间里叶枫几乎就没有休息,一直在那里凿洞,体力的消耗可想而知。

  “嗯,我确实需要……”话没说完,叶枫手中的铁钎突然脱手掉在了地上,然后他的身体也晃了晃,忽然从钢管架上栽倒了下来。

  黑暗里看东西本就特别模糊,直到叶枫坠落地上朴承美和吉娜才发现他栽倒下来了,慌忙跑过去。

  叶枫突然栽倒下来的原因并不是累坏了,而是来生丸的药力已经消耗干净了,随即而来的便是来生丸的可怕的副作用。

  此刻的他而不能听,眼不能视,身体也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量,浑身的骨头酸疼得要死,总之,刚才他能一拳打死一头牛,而现在就算是朴承美和吉娜这样的女孩子也能轻松将他干掉。

  “枫,你怎么啦?你不要吓我们啊?”朴承美紧张得哭了起来,她摇晃着叶枫的肩膀,试图让叶枫清醒过来。

  吉娜倒要镇定一些,她先是伸手摸了摸叶枫的颈动脉,然后又探了探叶枫的呼吸,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说道:“没事,他大概是累坏了,呼吸和心跳都没有问题,不会有事的,我们把他抬到床上去躺着吧。”

  床,显然是指两个女生闲得无聊的时候用棉絮铺的地铺。

  “没事就好,真把我吓坏了,没有他我们该怎么办啊?”朴承美抹掉了眼泪,又说道,“我来抬脚,你力气大些,你抬他的上身。”

  “没问题。”吉娜绕到了叶枫的脑后,将手伸进了他的咯吱窝,然后奋力将他扶了起来。

  朴承美也抱着叶枫的一双小腿,与吉娜合力将叶枫抬到了地铺上。

  叶枫躺在了松软的棉絮上,双目依然不能视物,不过听力恢复了少许,依稀能听见两个女孩说话的声音。

  “他脏死了,我们给他清理一下吧。”吉娜的声音。

  “嗯,他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们为他做点事也是应该的。”朴承美的声音。

  两个女孩很快就行动了起来。

  吉娜解开了叶枫的外套,用手掌轻轻地擦掉叶枫头上、脸上和脖子上的灰尘和沙粒,朴承美则着重清理叶枫胸膛上、小腹还有裤子上的灰尘和沙粒,两个女孩四只手,都是那么温柔,这里拍拍,那里抹一抹,都很细心的样子。

  虽然是处在来生丸的副作用的状态中,但这并不代表叶枫就是一个没有知觉的植物人,他的感觉很正常,这么一来,朴承美和吉娜的两双柔荑在替他清理身上的灰尘的时候,难免会触碰到一些敏感的地方,他自然也有那种很敏感的反应,这让他特别尴尬,可是嘴里又说不出话来,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了。

  “他好强壮,”朴承美的声音,“子馨真的是好幸福,找了一个这么好的未婚夫。”

  “哪里强壮?”吉娜的声音。

  “他的胸肌硬硬的,铁饼一样,但摸着很舒服。”朴承美说。

  “我摸摸。”吉娜伸过了手去。

  啪!黑暗中传来打手的声音,然后又传来朴承美说话的声音:“下流,他是子馨的未婚夫啊,你怎么能乱摸?”

  “你这家伙,你没摸吗?你没摸你怎么知道人家的胸肌硬硬的摸起来又很舒服?”吉娜的声音。

  “我……”朴承美语塞。

  “果然好强壮,”吉娜咯咯地笑了起来,“难怪每次苏雅都叫得那么夸张,哈哈!”

  “她很过分!”朴承美说道,“每次都叫得那么夸张,我捂着被子都能听见,她是故意刺激我们,哼!”

  “啊啊啊嗯嗯嗯,也是……”吉娜学着来子馨的叫声,笑得更开心了,“是这样吗?”

  叶枫却在心里暗骂:“你们两个八婆,能不能说点别的啊!你们再这样我会告你们骚扰的!”

  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动物,尤其是朴承美和吉娜这样的少女。

  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们惊慌恐惧,仿佛整个世界都抛弃她们,可一旦安全之后,她们的脑袋就开始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就在叶枫的身边,她们开始数落来子馨的种种不是,尤其是来子馨的大小姐脾气是一个重灾区,她们毫不吝啬她们的贬义词,直接把来子馨贬斥得体无完肤。

  随后,她们又把话题扯到了音乐派对上,将自己的不幸归咎到了阿法芙的身上,她们的理由很简单——为什么偏偏她没事呢?

  最后,她们的话题又回归到了叶枫的身上。

  “他睡着了吗?”朴承美的声音。

  “准确的说是昏迷,”吉娜的语气很肯定,“我们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见。”

  “嘻嘻,这样最好,不然他听见我们在谈论他的未婚妻,他肯定会不高兴的。”朴承美说。

  “他和来子馨结不了婚的。”吉娜说。

  “为什么?”朴承美很诧异地说道,“来子馨可是华国著名地产商的千金大小姐啊,她这样的女孩子谁不想和她结婚呢?”

  “你知道叶枫的真实身份吗?”吉娜不屑的口气。

  “谁啊?不就是来子馨的未婚夫吗?”

  “我看你是泡菜吃多了的原因,”吉娜说道,“昨天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结果吓我一大跳,你知道我查到了什么吗?”

  “什么啊?拜托你就不要卖关子了!”

  “你果然不知道,叶枫也是华国的企业家,白手起家创建了仙女药业,短短两年时间就身家上亿了。”

  “哇——他居然这么厉害?”朴承美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你就惊讶了吗?还有更惊讶的呢!”吉娜接着说道,“他在华国是最著名的神医,治好了来子馨爸爸的渐冻人症,另外,他还有一身非常厉害的功夫,我想,他就是用功夫将我们从那个印地斯坦人的手中救下来的。”

  “我的天啊,来子馨居然不告诉我们这些!”朴承美不满地道,“她是害怕我们抢走她的未婚夫吗?亏我还给她做了那么多次饭!”

  “还有更有意思的呢。”

  “还有啊?”

  “叶枫还是爱尔格兰国英冠联赛的在册球员,我搜到了一个视频,那是里卡兹对希尔图斯的比赛,你真应该去看看他在那场球赛之中的表现,我看了,哇,帅得一塌糊涂!我现在都成他的球迷了!”

  “给我讲讲!”

  “好吧,我告诉你……”

  两个女孩在身边嘀嘀咕咕地聊着天,叶枫听得暗自发笑,他虽然看不见她们聊天时的样子,但就她们的语气和对话的内容他也能在脑海里勾画出一幅大致准确的画面来——说的人口沫横飞,听的人津津有味。

  八卦是一种精神。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