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个小时,他不仅是取出了弹头,他还擦干净了地板上的血迹,还有手枪上的指纹。

  他不想让神父发现在他昏睡的期间教堂里居然发生了一场枪战,更不想因此而引来警方的调查。

  “那个印地斯坦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呢?他又是怎么盯上唐?纳德神父的呢?又是怎么盯上我的呢?”叶枫的心里思索着这些问题。

  三个问题,叶枫最想知道答案的却还是最后一个——印地斯坦裔杀手是怎么找到这里并埋伏在教堂里的呢?

  这一次,叶枫也是真动了杀心,倘若又机会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干掉对方,原因很简单,这个杀手的目的就是杀他,抢走人皮书和唐?纳德神父的研究材料,但最让他感到有压力的是对方会威胁到他身边的人!

  然而,对方的身手和经验都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一次他虽然扎伤了对方的手腕,可要想杀了对方,那却是没有机会的。

  就在叶枫离开之后,躺在床下的神父慢慢地苏醒了过来,然后他就看到了简陋木床的床板。

  “我……万能的主啊……我怎么会在床下呢?”神父晃了晃脑袋,但他很快就确定他是清醒着的,而他所看见的也是真实的床板,不是别的什么。

  神父很快就回忆起了昏厥前的那一点记忆,他顿时慌了:“糟糕,那个慷慨的信徒,他没事吧?”

  想到这里,神父着急地爬了出来,还没等他爬出床底,怀里的五万美金就掉了出来,他看着那五叠捆扎得很整齐的美金,愣了半响才又捡起那五叠美金从床下爬出来。

  神父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走廊里的那些被泥灰填上的弹孔,他着急地跑出了后门,来到晕倒的地方,不过他已经看不见“有生命危险”的叶枫了。

  “难道是他将我背到了床上,然后离开了?哎,他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啊。”神父手画十字,然后为叶枫祈祷。

  同一时间,叶枫从一条偏僻的小路向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他移动得很缓慢,他必须得堤防那个杀手隐藏在树林里的某个地方,杀他一个回马枪,每前进一段距离,他都要用眼用耳观察一段时间,确定安全之后才又往前移动,他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但他有他自己的方式。

  一直到停车的地方都没有看见那个杀手的踪影,手腕上的伤有可能伤到了他的重要的血管,他得及时处理和治疗,所以不敢停留。

  叶枫仔细检查了车子的地盘,还有一些肉眼难看到的死角,确定没有炸弹什么的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又将手枪上的指纹擦掉,连带那些掏出来的弹头一起埋在了一棵树下。

  那个杀手所使用的手枪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他可不想将这样一支手枪带在身上。

  半响之后,叶枫开着车子驶入了车道,往来时的方向行驶,弥赛亚奴仆之家在车子的后视镜中越去越远,最后消失不见了。

  这个地方他是不会再来了,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他却难以忘记。

  返回剑桥城的路风平浪静,叶枫没有发现有可疑的车辆跟踪他,不过他也不敢大意,在剑桥城里东游西荡,里程表走了好几十公里他才将车子开到明日城,回到了来子馨的家中,而这时,已经是黄昏了。

  来子馨和她的三个同学还没有回家,叶枫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就将自己关在屋里翻看他从唐?纳德神父的墓地里带回来的东西。

  所有的东西都摊在床上,一本人皮书,一本笔记本,三封信。

  叶枫最先看的还是那本人皮书,在唐?纳德神父的墓地里,他只简简单单地翻看了一下,根本就没有时间细看,现在有时间了,他想好好看看这本神秘的书籍。

  人皮书总共三百零八页,里面的内容全是手写,插图也是手绘,字数大致在二十五万之间,插图大约在八十幅左右,基本上每三页就会有一张插图。

  看不懂上面的文字,叶枫翻看着书里的插图,一张又一张。

  插图里的内容有人物、动物和植物,这是他在墓地里就发现了,可翻到最后,他居然还发现了一幅地图的插画,不过,几百年前的手绘地图,再加上无法解读上面的文字,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书里的地图是什么地方的地图,不过,看上去,它是一座海岛,仅此而已。

  “这究竟是一本什么书呢?看书里的人物插图,好像是人物传记或者历史书,看书里的植物插图,又好像是一本医书,看书里的动物插图,它又好像是一本游记或者生物类的书籍,可是,它怎么又有一幅地图呢?地图里的海域和海岛又在什么地方呢?”越看,叶枫是越不明白,平白无故地多了好些问题。

  不过,只要能解开神秘文字,解开不死族和神秘药丸的秘密,就算这本人皮书再难,他也要解读它。

  沉思了半响,叶枫拿起唐?纳德神父的笔记本。

  打开笔记本,第一页用英语写着一段话:人的生命究竟起源与何处归宿又在哪里?短短几十一百年,很多人从来不会考虑这个问题,浑浑噩噩便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而这,应该是我的人生吗?祖父在印地斯坦偶然得到了这本人皮书,并在印地斯坦见到中世纪的古人,那人竟有四百多岁!那个人自称是不死族,这个世界上真有长生不死的人吗?我一定要解开这个秘密!

  这段话是唐?纳德神父写的,叶枫认得出他的笔迹。

  “唐?纳德的祖父居然在印地斯坦见过幸存的不死族族人?而且是活了四百多岁的不死族人!这么看来,那个印地斯坦裔的杀手肯定与不死族有关,这么看来,那个杀手找到唐?纳德神父并不是偶然,这是从唐?纳德神父的祖父时代就已经开始了的追杀!”叶枫的心里想着。

  凡事皆有个因果,一个印地斯坦人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到米国来暗杀一个神父。

  “现在人皮书在我的手中,我肯定也成了那个杀手的目标了,而且,如果对方是某个组织派出来的杀手,那就更麻烦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让对方知道我的身份,如果有机会……”叶枫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森冷的寒芒,这一次他是真的动了杀人灭口的心了。

  对一个杀手,没有仁慈可讲,解决问题也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对方永远闭上嘴巴!

  翻过第一页,叶枫看起了笔记本上的正文。

  第一页上的内容:我还记得那一天是我十岁的生日,祖父将我叫到他的床前,给了我一本很古老的书,他告诉我这本书的封皮是人皮,我当时一点都不害怕,我问祖父,为什么有人会用人皮来做书的封皮呢?祖父告诉我,这是一个部族的传统,误入他们领地的人都会被杀掉剥皮,并将人皮制作成书本的封皮,后来祖父告诉我,那个部族叫不死族。

  有一次,祖父在孟买的一个古老的神庙里碰到了一个不死族的女人,当时她不知道什么原因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我祖父将她带到一个村落之中,够买了房屋,照顾了她整整三年的时间,为了感谢祖父的恩情,她在康复之后赠送了祖父一本人皮书,那个女人在赠送了人皮书之后的当天晚上不辞而别,再无音讯,祖父无法解读人皮书上的文字,开始在当地寻找线索……

  这一部分的内容记载了整整三页。

  看完这一篇类似回忆录的日记,叶枫心里忍不住道:“原来这就是人皮书的来历,唐?纳德神父的祖父照顾了那个不死族的女人整整三年的时间,那个女人才送给了他一本人皮书,却又不解读,甚至不告诉这本书里面究竟记载着什么内容,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啊,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样的事情确实让人难以理解,人家照顾了她三年,她留下一本无法解读的书籍就走了,如果是为了报恩,她完全可以用另外的方式,比如共度一段美好的时光,赠送一件纪念品什么的,这样做算什么呢?

  接下来的三篇日记仍然是唐?纳德神父回忆小时候与祖父在一起的时光,也都与人皮书和不死族女人有关,前面两篇的内容多是唐?纳德神父描述他祖父的关于不死族女人的回忆,有关于印地斯坦小村的一些描述,也有那个不死族女人的病情的一些描述,但这部分的描述很模糊,几乎没有提到确切的病情和病因,提得最多的便是“虚弱”这个词。

  “难道那个不死族的女人患的是虚弱的病症?虚弱的病因有很多种,没有亲自诊断,这很难猜测。”叶枫的心里这样想着。

  在第三篇日记的最后叶枫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石玥。

  这个名字就像是一只拳头突然击中了他的面门,这太突然了,他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