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情况叶枫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他的内心也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果然是这里,我找到了!这座坟墓是唐?纳德神父生前定制的,但他定制这个墓地肯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死后真的会葬在这里,而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藏匿重要的东西!”

  将重要的东西藏在墓地,并不是唐?纳德神父的首创,包括叶枫也这么干过,他将《归元内经》藏在他父母的坟墓之中那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安全!

  “这墓碑很新,或许,唐?纳德神父在调查到什么重要的信息之后便有所预感,提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叶枫的心里又想着。

  越是这样想,叶枫就觉得距离破解神秘文字的秘密越近,他也就越激动。

  半响后,叶枫绕到了墓碑后面,脚下是一块平整的草地,看上去很正常,是一块还没有经过挖掘的草地,然而,仔细观察,他就发现墓碑正后面的一块长方形的大约两米长一米宽的草地其实是从别处移植过来的,因为枯黄的草地上依稀可以看见四条直线条的痕迹。

  如果是在春天,草地复苏,枯黄的草地长出茂密的青草,那么这四条痕迹肯定就消失了。

  “这块草地其实的挖掘过的,下面会埋着什么呢?那本神秘的人皮书?还是唐?纳德神父查到的什么线索?”叶枫的心里充满了想象。

  唐?纳德神父生前就定制了他的墓地,但他的尸体却还躺在弗里德姆教堂下面的地下室里,不过,来子馨寄出的那份电子邮件很快就会发挥作用,唐?纳德神父的尸体会被发现,几天之后恐怕就会转移到这里来安葬,而在那之前,他必须想挖开墓地,取走里面的东西!

  “我得找一点挖墓地的工具,还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叶枫的视线移到了山坡下的教堂方向,正好看见黑袍神父走出教堂,然后想他招手,示意他下去。

  叶枫心中一动,往山坡下走去,但只走了几十步,他忽然倒在了地上。

  山坡下的神父看到了这一幕,慌慌张张地向山坡上跑来。

  “先生,你怎么了?”神父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叶枫的身边,着急地道。

  “我的心脏病……心脏病……发作了……好难受!”叶枫运气憋红了脸,看上去很像是一个突发心脏病的病患,而且他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挂掉。

  “我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神父忙着掏手机。

  “不不,不用了,救护车来也没用,”叶枫很虚弱地道,“我、我带着药……我刚刚吃了一颗,你把我带下去,放床上……躺一会儿就行了。”

  “好吧,我背你下去,你忍着点。”神父将躺在地上的叶枫搀扶了起来,背起叶枫往山坡下走。

  叶枫提着他的密码箱,一边痛苦地呻吟着。

  “箱子里装的是你的药吗?”神父和叶枫说话,想分散叶枫的注意力。

  “是的,箱子里装着的药能缓解我的痛苦……”叶枫有气无力地道。

  “你的家人呢?需要我联系一下吗?”神父问道。

  “我老婆带着孩子跑了……”叶枫说,“那个女人爱上了一个有钱人。”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神父说,表情却很怪异——这苦命的家伙,这大概才是他真正想说的话。

  说说聊聊,不知不觉就到了山坡末端,神父累出了一身大汗,好在他的身体足够强壮,不然早就坚持不下去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着实累坏了。

  却就在这时叶枫手中的密码箱哐当一下掉在了地上。

  “我的箱子……”叶枫有气无力地道。

  “不要着急,我帮你捡起来。”神父说着弯腰去拣掉在地上的密码箱。

  叶枫的身子忽然往下一沉,本就很疲累的神父无法承受这突然增加的重力,身子顺势前倾,一下子撞在了一块墓碑上,就在那一瞬间,叶枫的大拇指快速地按了一下他的昏睡穴,一股内力吐出,神父顿时昏厥了过去。

  “对不起了,神父,五万美金买你睡一觉,这笔生意你是赢家。”叶枫将神父抱了起来,大步向教堂走去。

  神父的房间很简陋,唯一像样的就只有一台苹果电脑,它很新,屏幕的尺寸也是比较夸张的28寸的,电脑并没有关,屏幕上显现的是一个暂停的游戏画面,那是使命召唤11的游戏场景,第一人称的视角,打开的狙击镜,一个被瞄准的士兵。

  “这个神父停时髦的嘛。”叶枫笑了笑,他将神父放在了床上,然后离开了神父的房间。

  在一间杂物室里叶枫找到了他需要的工具,一把铁铲和一把锄头。

  路过神父摔倒的地方,叶枫将他的密码箱拣了起来,然后往山坡上飞快地跑去,这个时候,他哪里是什么心脏有毛病的人,简直就是一只捕食的饿狼,三十分钟的路程,他仅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便到了。

  绕到刻有唐?纳德的名字的墓碑后面,叶枫一分钟都不愿意耽搁,脱掉外套便挖了起来。

  墓地的土层很松软,也没有石头,叶枫挖得很轻松,每一铲子下去都是满满一铲子土,他带来的锄头完全失去了作用。

  半个小时后,一个半人深的大坑就诞生了,但是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根本就没有藏着什么东西?”叶枫的心里很急躁,他气恼地将铁铲往下插去。

  咔嚓!一声脆响。

  一股金属碰撞的青烟从泥土的缝隙之中渗透了出来,很稀薄,眨眼就消散了。

  “是什么东西?”叶枫的心中一片激动,脆响声之后他飞快地挥舞铁铲,一团团泥土飞出了土坑。

  很快,一只上锁了锁的铁皮箱出现在了泥土之中,铁皮箱的铁皮漆了一层黑色的油漆,显然是唐?纳德神父做的防锈处理。

  叶枫将铁皮箱提了出来,它只有一尺见方,不太沉,也就七八斤重的样子。

  叶枫轻轻地摇晃了一下,铁皮箱里面顿时传出碰撞的声音,那种声音,不是金属碰撞的声音,而是类似书本和纸张碰撞硬物所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他的心情更加激动了,他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铁皮箱之中装的就是那本人皮书,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这并不难猜测,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唐?纳德神父这样藏匿呢?

  叶枫将铁铲对准铁皮箱上的铁锁,猛一铁铲劈了下去,一声沉响,火花迸射中铁锁被劈开了,铁铲的刃口也卷了好大一块。

  叶枫将铁铲扔到了旁边,打开了铁皮箱。

  铁皮箱中确实装着一本颜色蜡黄的书籍,还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以及几封信。

  唐?纳德身份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都在这只铁皮箱里面了。

  叶枫将人皮书拿了起来,随手翻开,书中的内容果然都是无法解读的神秘文字,除了文字,还有一些手绘的插图,书中的插图有的是人物,有的是动物,还有的是植物,看上去很杂乱,因为无法解读上面的文字,所以就算有插图也不知道书中说了什么。

  叶枫的脑海里也回忆起了唐?纳德神父曾经寄给他的那些照片,那些照片果然拍的是人皮书里面的内容,不过只是前面的几张,非常少的一部分,后面还有起码三百张的内容。

  叶枫又将那本笔记本拿起了翻看。

  笔记本中笔记是唐?纳德神父的笔记,内容也与神秘文字有关,不过现在可不是坐下来细细阅读的时候,随手翻了几页,叶枫便将它连带人皮书和那几封信一起装进了他的密码箱之中,然后,他爬上土坑,将铲起来的土快速地回填。

  所有的泥土都回归原位,叶枫用将蓬松的泥土拍平,然后又将铲开的枯草草皮放在了土坑的表面。

  无法百分之百恢复原来的样子,但随即关心一块墓地的草皮有什么变化呢?这些都是小事,叶枫也不在意,干完这些之后他带着铁铲和锄头,还有他的密码箱一起往山坡下走去。

  下山的路格外轻松,冰凉的寒风吹拂着面颊,正好带走刚才剧烈劳动所产生的热量和疲劳,叶枫的身心都很愉快。

  叶枫回到了教堂,神父还在昏迷之中。

  电脑的显示器上还是暂停下来的游戏画面,第一人称的视角,打开的狙击镜,还有远处的一个比爆头的士兵。

  神父居然也玩这种血腥的游戏,这真的是让人挺意外的事情。

  “神父,抱歉了,你背我下山我却击晕了你,不过我并没有恶意,希望你能原谅我,并且忘了今天的事。”叶枫对神父说道,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他一点也不担心神父将发生在弥赛亚奴仆之家的事情说出去,因为他收了五万美金。

  却就在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叶枫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电脑显示器上的游戏画面,他的面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他的神经也骤然绷紧了。

  他将神父抱进来放在床上的时候,他所看见的游戏画面是打开的狙击镜,一个被瞄准的士兵,现在,游戏画面是打开的狙击镜,一个被爆头的士兵。

  暂停的游戏怎么可能开枪打爆士兵的头呢?

  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有人进来过,一不小心碰到了电脑桌上的键盘的空格键。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