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叶枫终于来到了教堂的大门前。

  教堂的大门洞开着,一眼就可言看到正面墙体下的耶稣受难十字架,还有少得可怜的几排座椅,没有看见有人在里面,整个教堂显得特别冷清,时间的流动感也非常微弱,这里仿佛是被世界所遗忘的一个地方。

  叶枫走了进去,空荡荡的教堂里回荡着他的脚步声。

  没人出现,十字架上的耶稣神像俯视着叶枫,似乎在用眼神告诉叶枫一些很久远的故事。

  叶枫走到十字架前跪下,双手画了十字,一边念叨道:“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这段祷告词他听宁新柔念了不少次,一直都记得。

  他刚刚念完祷告词,一个穿着黑色神父袍的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一道侧门的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叶枫。

  这个神父三十来岁,金发碧眼,体格很魁伟,是个典型的白人。

  叶枫发现了神父,友好地打了一个招呼:“神父你好。”

  “你好,”神父面无表情地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说道,“这里不接受忏悔,你应该发现了,我们这里连忏悔室都没有。”

  “没关系,神父,”叶枫说道,“我是主的最虔诚的信徒,我来这里是有一个目的的。”

  “什么目的?”神父的眼神变得警惕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叶枫一下子变得伤感了起来,“我患了绝症,你看见我的脸色了吗?它不正常,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在我剩下的日子里,我想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要把我的财产全部捐给弥赛亚奴仆之家,而我只有一个卑微的请求,那就是在我死后……我想葬在这里。”

  神父观察着叶枫的脸色,叶枫的脸色蜡黄,这确实很不正常,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得了什么大病的病人一样。

  “神父,我一身都没有做过坏事,一直在做好事,与人为善,我的愿望能实现和上天堂吗?”叶枫越说越伤心,眼眸都湿润了。

  神父没有吭声,但他已经在思考这件事了。

  叶枫向他走了过去:“神父,难道一个虔诚的信徒的遗愿也得不到回应吗?”

  “请原谅,我刚才在思考你的请求,”神父的面色和软了很多,“这样吧,我们到外面去谈谈,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好的,神父你带路吧。”叶枫说。

  神父从侧门转身往外走,叶枫跟在他的后面,走过侧门后面的走廊,一道木门后便是墓地。

  叶枫的视线落在了最近处的一块墓碑上。

  墓碑是用大理石雕琢而成的,上面刻着一个神父的名字,还有侍奉主的年龄和生年卒年,以及一句很煽情的赞美之词:虔诚的仆人,爱的传播者,这段话的下面,赫然是一串数字:01-01-01。

  叶枫的视线忽然又移到了这块墓碑的所标注的年代上,他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块四百多年前的墓碑。

  叶枫好生困惑,他的心里暗暗地道:“米国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在此之前是印第安文明,根本就没有基督教,那么,在米国的土地上怎么会有四百年历史的基督教神父的墓碑存在呢?”

  在米国的土地上四百多年历史的墓碑肯定是存在的,但四百多年的基督教神父的墓碑就不应该存在。

  神父似乎猜到了叶枫在想些什么,他说道:“这块墓碑的实际年龄只有六十八年,那时正是二次世界大战的时期,很多教堂被摧毁了,很多神父也在那次战争中死亡了,一个虔诚的信徒发动了弥赛亚奴仆之家的活动,将那些死在战争中的神父的遗体送到这里来安葬,战争中,一些神父的墓地被毁坏了,我们便把骨骸转移到了这里来安葬,雕琢新的墓碑,这就是这块墓碑只有六十多年的历史的原因,最初的那一块有着四百多年历史的墓碑早就被炮弹毁掉了。”

  原来是这样的原因。

  也就是说这个弥赛亚奴仆之家的历史只有六十多年,不会超过二战爆发的1939年。

  “谁会这么做呢?”叶枫用充满敬意的语气说道,“我真想知道他的名字,他是一个伟大的人。”

  神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我听说他是一个隐秘的富豪,现在的话,他应该已经不再人世了吧。”

  “他没有葬在这里吗?”

  “不知道,或许就在这里,但我不知道,这里有好几千块墓碑。”神父说道。

  “这串数字代表什么呢?”叶枫指着墓碑上的“01-01-01”问道。

  神父说道:“从左到右,第一个01是指第一区,第二个01是指第一排,第三个01是第一座,”顿了一下,神父又看着叶枫,“你问这个干什么?你真的是来捐赠的吗?”

  叶枫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他的心神都还在石碑上的数字上,他的心里也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他已经接近了他想要找的东西——如果用这串数字所代表的意思去解释唐?纳德神父留下的那串数字的含义,那就是13区25排第9座!

  “先生,你真的是来捐赠的吗?”神父又问道。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

  “我只是好奇而已,我刚才说过了,我来这里是想将我所有的财产捐赠给弥赛亚奴仆之家,然后获得许可安葬在这里,”叶枫神色黯淡地道,“我的财产都在这只箱子里,不多,但……我希望你能接受它。”

  “不要太在意数量,多少都是你对教会的心意,我会代表教会接受并感谢你的,”神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那么,究竟是多少呢?”

  神父嘴角的那一丝笑容让叶枫想到了华国的某个著名的寺院,一炷香都能卖个8888的高价,每年春节的第一炷香甚至会卖到几十万的天价,不过人家这边比较含蓄,想赞美他,表达谢意,然后再很有礼貌地询问捐赠的数目。

  叶枫的心里暗暗地道:“捐少了,他多半会让我离开吧?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没法继续了,看来这次得出点血了。”

  想到这里,叶枫打开了他的密码箱,将放在密码箱里的五万美金全部拿了出来。

  这装在密码箱里的两万美金是他这次来米国准备的备用现金,专门用来应对一些特殊情况的,现在看来,眼前便是动用这笔资金的特殊情况了。

  神父也看到了装在密码箱里面的瓶瓶罐罐,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五扎美金上。一扎一万,他一下子就数出了数额,他嘴角的笑意也更明显了:“你真是一个善良而慷慨的人,你也是主最虔诚的信徒……”

  叶枫将五扎美金递向了神父:“神父,这是我全部的钱了,我现在捐给弥赛亚奴仆之家,我能得到安葬在这里的荣幸吗?”

  “当然可以,你这样虔诚的信徒会得到许可的,不过,我相信主会眷顾你,赐给你健康和幸福,你的身体会好起来的。”神父捧着美金说。

  “谢谢你,神父,但我知道我的情况,我能去墓地看看吗?”叶枫伤感地道。

  “没问题,你去看吧,如果你确定主在召唤你去天堂侍奉,我建议你去13区看看,新来的都会在那里安家。”神父说。

  “大概在什么位置呢?”叶枫强忍着心中的激动问道。

  “喏,在那个方向。”神父抬手指着山坡的最高处说道。

  “谢谢你神父,我自己去看看就行了,你忙你的吧。”叶枫说道。

  “好的,我去向主祷告,祈祷他赐予你健康。”神父捧着美金进了教堂。

  叶枫目送神父消失在视线之中,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连我的名字都不问,怎么给我刻墓碑呢?哎,但愿这五万美金花得值得。”

  五万美金对于一个普通的米国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这个守墓的神父得到五万美金,他会不会上交教会,或者用来改善这座教堂的设施,这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了,不过叶枫并不关心这些,他花五万美金只是为了买一个方便。

  叶枫提着密码箱向山坡高处走去。

  墓地收拾得很干净,没有杂草,也没有垃圾,一些墓碑下面还可以看见枯萎的花束,那显然是来祭奠的人留下的,不过,绝大多数墓碑下面都空荡荡的,没人来祭奠,整个墓地显得很萧瑟,很冷清。

  叶枫一边走,一边观察墓碑上的数字,大约在半个小时后他爬到了山坡顶上,也找到了13这个数字开头的区域。

  这是一个新的区域,有好几座新坟。

  “13-18-07,13-19-08……13-25-09……”叶枫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看着终于被他找到的完全吻合的数字。

  这串数字刻在一座崭新的墓碑上,上面还刻着:光明的使者,唐?纳德。

  墓碑上还有雕刻唐?纳德神父的出生年月1963年,不过没有死亡日期。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