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分钟的车程之后,来子馨将车子开到了一家汽车旅馆。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一家汽车旅馆?”下车的时候,叶枫很好奇地道。

  “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

  “你说要来,我就知道你会来弗里德姆,所以我提前就用谷歌地图将这个片区的环境熟悉了一遍,”来子馨忽然弯着脑袋看着叶枫,“你脑子里面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叶枫笑了笑,“看来这是你的地盘,一切都由你来做主好了。”

  来子馨笑了笑,一口大姐的口气:“这还差不多,跟我去开房吧。”

  叶枫:“……”

  开房的过程很顺利,老板还很慷慨地送了叶枫一只套子,并小声地对叶枫说道:“不够的话来我这里拿就行了,不够第二只要付费。”

  套子加上这样的话,叶枫郁闷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进了房间,来子馨咯咯笑道:“你现在知道了吧?你的额头上写着好色两个字。”

  叶枫忽然装出色眯眯的样子,张牙舞爪地向她逼迫过去,一边怪声怪气地道:“你说我好色?好吧,我就好色给你看!”

  来子馨却连动都没动一下,挺着高耸的胸脯,杏目圆睁,大有要亲眼看看他是怎么色她的架势。

  快要触碰到那丰隆的所在时叶枫却不敢再前进一寸了,他放下了手,然后提着他的密码箱往卫生间走去。

  “色大胆小的家伙。”来子馨在他身后说道。

  叶枫没吭声,胆小就胆小吧,这种事情,胆大了可要不得。

  “你去干什么?”来子馨问道。

  “解手行不行啊?”叶枫苦笑道,进了简易的卫生间,他反手将门关上了。

  来子馨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将耳朵贴在了门上,里面传出的水声让她好一阵脸红。

  方便之后,叶枫将密码箱打开,将调配好的药水涂抹到了脸上,十几秒钟后,覆盖在脸皮上的人皮面膏开始产生化学反应,从类似于皮肤的状态蜕变成了粘稠的糊状,这个时候他拧开水龙头,双手掬起清水将脸上的糊状的人皮面膏洗掉。

  “你还要多久啊?我要用了!”来子馨在门外催道。

  “再等一下,我很快就好了。”叶枫加紧搓洗脸庞。

  来子馨忽然推开了门,一双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叶枫。

  叶枫好气又好笑:“你干什么啊?要是我正坐在马桶上,岂不是便宜你了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来子馨不屑地道:“就算你坐在马桶上又怎么样?我才不稀罕看呢。”

  “那你还闯进来?”

  “上厕所你提着密码箱干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躲在卫生间里干什么,对了,你的脸又变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之前我使劲抠你的脸皮都没抠下什么东西来。”

  叶枫说道:“这种药膏要药水才能洗掉的。”

  来子馨瞧了一眼放在洗漱台上的密码箱,她瞧见里面的一堆药膏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药水材料什么的,心痒痒地道:“枫哥哥,你就教教我嘛,人家好想学这个。”

  “你不要用这种腔调跟我说话好不好?肉麻啊。”叶枫哭笑不得地道。

  来子馨凑了过去,抓着叶枫的胳膊摇晃,变本加厉地道:“枫哥哥,你就教教我嘛,求求你了……”

  “打住!”叶枫没辙了,“好吧,我分给你一些药膏,然后教你怎么使用,我们需要换一副面孔潜入教堂,这样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不过我多半达不到你那种程度,你帮我化妆吧。”来子馨倒是有自知之明,她平时也化妆,可那种化妆跟眼前的完全变成另一张脸的化妆术相比,那简直是皓月与萤火虫的对比了。

  “你到床上去等我吧,我把脸洗干净了就过来给你化妆。”叶枫说。

  来子馨很顺从地离开卫生间,躺在了床上。

  半响后叶枫提着他的密码箱走到床边,开始给她化妆,一张陌生的脸蛋也就在他的手指下慢慢诞生,最后成型。

  塑造别人的脸比塑造自己的脸更容易,从动手到结束,他仅仅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其实,随着使用这种化妆术的次数的增多,他在这方面的技巧就会越来越成熟,造诣也会越来越深。

  “我变成什么样子了?”结束的时候,来子馨很兴奋地道。

  “你去卫生间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吗?很漂亮,你会喜欢的。”叶枫笑着说。

  来子馨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喜滋滋地进了卫生间,半响后卫生间里传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她提着通马桶的橡皮碗冲了出来……

  从卫生间里冲出来的不是来子馨,而是凤姐。

  ******

  入夜时分天空就开始下雪,等到12点过后地上和房顶上都堆上了厚厚一层雪,一辆福特猛禽从汽车旅馆出发,慢慢地向弗里德姆驶去。

  靠近教堂的时候叶枫将车灯熄灭,以更慢的速度行驶到了教堂的后面的空地上,下了车,他将车牌也摘了下来。

  他并不担心轮胎会留下什么痕迹,这样大的雪,雪花会掩盖一切痕迹。

  放好车牌,他又取出两只乳胶手套,自己戴上一双,然后又递给了来子馨一双。

  “不就是进去看看吗?至于这么谨慎吗?”来子馨这么说道,不过她还是戴上了叶枫给她的乳胶手套。

  “你是黑客,你在入侵一台服务器的时候你会留下痕迹让人追踪到你吗?”

  来子馨摇了摇头:“当然不会,可是,这样的比较合适吗?”

  “小心一些为好,好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进去,然后再给你开门。”叶枫说。

  来子馨站到了后门前等待,她以为叶枫会敲破窗户玻璃爬进去,却将叶枫倒退几步,忽然向前奔跑,临到墙壁时忽然跃起,轻描淡写地踩点了一下窗户上的雨楣,然后再往上一蹿,然后就消失在了房顶上。

  来子馨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他……是猫吗?”

  半响过后后门被打开,来子馨也看见了一脸煤灰的叶枫,他显然是从烟囱里进入教堂里。

  来子馨走进教堂的时候,叶枫将后门关上了,屋里一团漆黑,叶枫手中的手电照亮了脚下的路,还有身边的一部分环境。

  这里是教堂的杂物间,堆放着柴禾、粮食和油类等等物品,杂物间之后又是厨房,走出厨房,穿过一条走廊便是教堂的大厅,一个巨大的耶稣受难十字架悬挂在大厅正面的墙上,它的对面是一排排条形座椅,很简陋的类型,这毕竟是乡村小教堂,设施简陋也是很正常的。

  “我们从什么地方开始?”来子馨说道,她的声音很小,但在静谧的空间里还是显得很响亮,在教堂里的任何角落都能听到,且还有一点回音,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叶枫将手电指向了右侧的一条廊道,低声说道:“那里应该是住宿的地方,我们就从那里开始吧。”

  “好,我们去看看。”不等叶枫带路,来子馨就走在了前头。

  叶枫追上了她的脚步,进入右侧走廊的时候又将她拉到了他的身后。

  “这里又没有人,空教堂一座,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来子馨不以为然。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一只老鼠忽然从墙角蹿出来,喝醉了酒一般往她的脚上跑。

  “啊!”来子馨一声尖叫,猛地跳起来,一把抱住了叶枫的脖子,双腿也夹住了他的腰肢。

  老鼠眨眼就溜进了黑暗的区域。

  来子馨却还是很紧张,双手和双腿也还死死地抱着夹着叶枫,紧张得很。

  叶枫笑道:“你说你的血管里流淌着冒险者的血液,你最喜欢惊险刺激的事情,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就你这胆子,你也好意思说你是冒险者吗?”

  来子馨这才回过神来,她从叶枫的背上滑了下来,气恼地道:“我最害怕老鼠,除了老鼠我什么都不怕!女孩子怕老鼠,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叶枫忽然指着她的后面:“蛇!”

  “啊——”来子馨又猛地跳到了叶枫的身上,刚才是背上,这次是怀中。

  “哈哈哈!”叶枫笑得前仰后翻。

  发现上当的来子馨瞪着叶枫,从他身上滑下来的时候狠狠一脚踩在了叶枫的脚背上。

  叶枫笑不出来了。

  这么一闹,紧张的气氛不见了,眼前的事情也更像是两个天真无邪的少年偷偷溜进一座古老的教堂进行幼稚的探险。

  无人的教堂,确实不存在什么危险,叶枫只是习惯小心谨慎而已,这也是出于保护来子馨和他自己的目的,来子馨调皮捣蛋,他吓唬一下她,也是一个玩笑而已。

  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唐?纳德神父的卧室。

  很普通的一间卧室,屋子里仅有一张床和一只衣橱,另外还有衣架和一只沙发,床上的被褥被收拾得很整齐,床单也捋得很平整,衣橱的门是关着的,还有窗户也是关着的,窗帘也是拉着的,这些都是一眼可以看到的情况。

  叶枫拍了拍乳胶手套上的灰尘,然后说道:“我们找一找,你负责床上,我负责衣橱。”

  来子馨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床边,开始搜索床上的东西。

  叶枫打开衣橱衣橱搜索了了起来,衣橱里的每个角落他都没放过,每件挂在衣橱里面的衣服也都没有放过。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