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就在这时,身后的劫匪忽然打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冷声说道:“上车!”

  来子馨顿时愣住了:“这……车是你的?”

  “你有病吗?”劫匪冷冷地道,“你现在被绑架了,你居然还有心情问我这车是不是我的?”

  “不是,我以为是我朋友……”来子馨忽然从车窗上的倒影看见了身后的劫匪是用什么抵住她的腰肢了——一支钢笔。

  “上车!不然我杀了你!”劫匪推了来子馨一下。

  来子馨忽然转身,一粉拳打在了叶枫的肩头上,气恼地道:“叶枫,你这家伙,你要吓死我吗?可恶!”

  “哈哈哈……”叶枫笑了起来。

  来子馨忽然一膝盖撞下了他的小腹下面的位置上。

  叶枫的笑声顿时停顿了,笑容也僵在了脸上,来子馨这一膝盖是真的是使劲来撞的,猝不及防之下他顿时中了招,那个地方被攻击,疼痛就可想而知了。

  来子馨伸手抓住叶枫的脸,使劲地抠他的脸皮,眼眸里面也充满了惊讶和好奇的神光,报复了叶枫之后,她跟着就被叶枫的“脸”吸引住了,她怀疑叶枫戴着某种仿真面具,可是她抠来抠去都没有抠下一点什么来。

  她并不知道,叶枫所使用的人皮面膏是什么东西,除了皮肤的温度有一些差别外,肉眼根本就分辨不出真假来,当然,如果仔细去看人皮面膏与真正的皮肤交界的地方还是能瞧出一点细微的痕迹,可那非得很仔细很细心才能发现。

  叶枫退开了一步:“好了,上车吧,不要被人发现。”

  来子馨不再胡闹了,她钻进了福特猛禽车里。

  叶枫绕过车头也上了车,然后开着车子驶进了车道。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来子馨这才出声问道。

  “一种化妆术,”叶枫有些得意地道,“怎么样?骗过你了吧。”

  来子馨又一粉拳打了过去:“你还好意思说,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哈哈哈……谁让你先开了头?上次你把我吓一跳,我现在不过是以彼之道还彼之身而已。”

  “不行,这么厉害的化妆术你非得教会我才行。”来子馨又伸手去摸叶枫的脸。

  这一次叶枫没有制止她,放任她的柔荑在他的脸上摸来捏去,看着她新奇和羡慕的眼神,他就忍不住一阵小得意,当初,他知道叶小五的化妆术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心态,想学得很,现在来子馨也是这般心思,这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你教不教我啊?”来子馨心急得很。

  叶枫想了一下才说道:“不是我不愿意教你,我得问问五姨才能答复你。”

  这门化妆术是五姨的祖传绝技,他能学到已经是很破例的事情了,如果他要传授给别人,出于对叶小五的尊重,他理应征得叶小五的同意,这不是版权的问题,却比版权更加重要。

  来子馨的小嘴跟着就翘了起来,很不甘心的样子。

  叶枫笑道:“不过,我不能教你的话,我也可以给你药膏啊,你可以玩一玩。”

  “药膏在哪?”来子馨心急地道,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我说你着什么急呢?等从弗里德姆回来再说吧。”叶枫说道。

  “去弗里德姆找唐?纳德神父吗?”来子馨说道,“我上次去的时候教堂没人,不知道这次去他在不在教堂里,另外,就算是去找唐?纳德神父,你也没必要化妆成这样吧?”

  叶枫将唐?纳德神父寄给他人皮书的照片,还有那段留言的事情告诉了来子馨,最后又说道:“我现在根本没法破解那种文字,我怀疑他掌握着一些线索,所以想去碰碰运气,我估计他在暗中观察过我,记得我的样子,所以我换一张脸去教堂看看,到时候你帮我打掩护,嗯,我们就家假装是同学吧。”

  来子馨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假装是同学,到时候你少说话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我认识他,他对我的印象还不错。”

  叶枫轰了一脚油门,福特猛禽忽然加速,望着弗里德姆村的方向飞驰而去。

  使用化妆术,以一张“捏造”出来的面孔进入弗里德姆的教堂寻找线索,这就是叶枫的计划,直到他和来子馨进入弗里德姆村,这个计划都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不过麻烦还是来了,位于村子西北角的小教堂关着门,来子馨敲了半天都没人出来开门。

  “今天是周末,教堂要做礼拜,怎么会没人呢?”来子馨郁闷地道。

  “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叶枫若有所思地问道。

  “一样,也是周末,我周末没课嘛,平时我没时间过来。”来子馨说道。

  “你有他的电话吗?”叶枫又问道。

  来子馨摇了摇头:“我问他要过电话号码,可是他没给我。”

  “你这样的美女主动找人要电话,居然也有失败的时候?”叶枫打趣地道。

  来子馨瞪了叶枫一眼:“不要胡说,人家是神父,按照我们那边的说法就是六根清净的出家人,人家是不近女色的,你以为都是你啊,好色鬼!”

  “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人啊?”

  “我的说法还比较客气。”来子馨一本正经地道。

  叶枫:“……”

  与来子馨在一起的感觉似乎永远都不会变,她聪明绝顶,嘴巴也厉害,与他斗起嘴来永远都不会是输家,不过,轻松愉快的感觉却同样让人舒服,会有一种回到学生时代的美妙的感觉。

  说说笑笑,叶枫和来子馨围着弗里德姆教堂走了一圈。

  弗里德姆教堂倒是有一道后门,不过也是关着的,叶枫尝试将它推开,可是门是从里面反锁上的,除非毁掉门板或者门锁是无法进去的。

  “要不我们砸窗户进去吧。”来子馨提出了一个建议。

  “我们从村子里过来的时候有人看见了我们,这是一个小地方,如果我们贸然毁掉窗户或者门闯进去的话,多半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还是去村子里问问,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叶枫说道。

  就来子馨的提议而言,倒不是不可以,他现在的面孔谁也不是,但来子馨却是本尊面貌,而且她还是学生,如果引来警察调查,她会有麻烦的,所以,叶枫暂时不想那样做,至少不能在白天这样做。

  “好吧,我们找人问问再说。”来子馨同意了叶枫的提议。

  叶枫和来子馨离开了弗里德姆教堂来到了村子里,然后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下车去寻找询问的对象。

  一个牵着一条贵宾犬的白人妇女离开了她的家门,顺着村道往这边走来,看见叶枫和来子馨的时候,她还友好地笑了笑。

  “我去问问。”叶枫说道。

  “还是我去吧,你这个样子一看就是坏人,大妈肯定会害怕你劫财劫色的。”扔下这句呛人的话,来子馨抢着迎了上去。

  叶枫对着倒车镜看了看,还真别说,之前为了作弄来子馨,他把样子画得很凶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妮子,心思倒是越来越细腻了。”叶枫的心里莞尔地道。

  来子馨走到了白人大妈的面前,很有礼貌地道:“阿姨,遛狗啊?”

  典型的华式招呼,就算是在洗手间的门口遇见熟人也会问,解手啊?

  “嗯,小家伙好动,我带它出去走走。”白人大妈很友好,对来子馨这样的女孩子也没有什么戒备心。

  “大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想知道什么?”

  “是这样的,我和那座教堂里的唐?纳德神父是朋友,”来子馨指了一下位于西边的孤零零的教堂,又说道,“上次我来教堂就关着门,这次我来还关着门,阿姨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左一个阿姨,右一个阿姨叫得白人大妈心里喜欢,她笑着说道:“我也不出清楚,不过村子里有人说神父去很远的地方传教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他走了,我们也很不方便,祷告和忏悔都没神父帮助我们了。”

  “没有新的神父来吗?”

  “没有,不知道教会什么时候才给会派一个新的神父过来。”

  “谢谢你,阿姨,再见。”来子馨结束了对话,回到了叶枫的身边。

  白人大妈和来子馨挥手再见,然后牵着她的贵宾犬沿着村道向东边走去。

  “还要我去问问别人吗?”来子馨并不甘心。

  叶枫却摇了摇头:“没必要再去问别人了,这是一个小村庄,刚才那个大妈所了解的情况应该是这里所有人了解的情况,问谁都是一样的。”

  “那怎么办?就这么放弃了吗?”来子馨很郁闷地看着叶枫。

  叶枫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说道:“当然不是,我们先开车离开这里吧,然后等天黑再回来。”

  来子馨很快就明白了叶枫的意思:“我来开车吧,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让我们待到天黑。”

  “好吧,你来开车。”叶枫将福特猛禽的车钥匙抛给了她。

  来子馨开着车沿着村道往西边行驶,路过小教堂的时候并没有停顿,一路向西走。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