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叮铃铃……

  泡澡之后体温下降,正是人睡意正浓的时候却来了电话,这让叶枫感到很郁闷,他掏出手机一看,却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短号,非常奇怪。

  “大概是卖保险的吧?无聊。”叶枫没有接电话的兴趣,随手就挂断了。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又响了。

  叶枫气恼地滑开了接听键,对着手机说道:“请问你是谁?”

  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叶枫,叶老板,你现在发达了就忘了我吗?我现在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往我的账户里打五千万美金,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声音,非常沙哑,非常低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机器人说出的声音,而非人类。

  叶枫的睡意顿时消失了,他沉声说道:“你是谁?你知不知道要挟一个人是犯法的?我会报警的。”

  “报警?你试试,”对方说道,“我已经用战斧巡航导弹对准了你的圣凯伦农场,只要我按一下发射键,你的小楼和你就会灰飞烟灭!”

  “战斧式巡航导弹?”叶枫有点儿懵了。

  “不仅是战斧式巡航导弹,还有无人机,我得提醒你一下,那是一架携带yfsb1空对地导弹的无人机,不信你抬头看看吧,给我五千万美金,我留你一条小命!”

  叶枫跟着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窗户边上拉开窗帘看天上,天上白云朵朵,可见度很好,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无人机。

  手机里又传来了那个古怪的声音:“现在就给我答复。”

  “yfsb1空对地导弹……”叶枫呢喃地念叨了对方所说的导弹型号,忽然回过了是神来,那不是“叶枫傻逼”的拼音缩写吗?加一个数字1的话,那就是“叶枫傻逼1个”的意思!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快点给我答复。”对方催促道。

  叶枫苦笑了一下,没好气地道:“来子馨,你吃饱撑着了吗?没事你跟我开这种玩笑!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洗了澡准备上床睡觉,你这么一闹,我瞌睡都没有了!”

  “咦?你怎么知道是我?这不可能,我用的是加密的网络电话,声音也是合成音,你怎么可能知道是我?”声音没变,还是那么古怪,但这语气去是很像来子馨那个调皮捣蛋鬼。

  “除了你,谁敢跟我开这种玩笑?除了你,谁会这么无聊开这种玩笑?”

  “哈哈,说得也是,”合成音消失了,变成了来子馨的声音,“你这家伙,我就是开你玩笑怎么了?这么久了你又不给我打电话,亏我还把房子借给你住呢!”

  “原因你不是知道吗?我不能随便联络你,不然你会有麻烦的。”叶枫解释道,一直没露面的S先生一直是他的心头隐患。

  “我知道,所以才用加密的网络电话打给你嘛,你不打给我,我打给你还不行吗?”来子馨笑着说道,“你知道吗,我刚才在youtube上看到了你在里卡兹踢的那场球,哇,简直帅呆了!这么有趣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你想死吗?”

  叶枫:“……”

  “什么时候来米国?”

  “应该半个月后吧,新基地的事情多,我走不开。”叶枫说道。

  “好,那我就等你半个月,你来米国的时候一定告诉我,我要你这个大球星给我签名。”来子馨咯咯地笑了起来,没有烦恼,天真烂漫。

  叶枫苦笑道:“我也是没法子才去踢球的,对了,唐?纳德神父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对了,你不提起我都忘记了,上周周末我去过弗里德姆的教堂,可是没开门。”

  “没开门?周末是基督教徒很重要的日子吧,他们要做礼拜的,怎么会关着门呢?”叶枫感到很奇怪。

  “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我问了一些当地的人,他们都不知道唐?纳德神父去什么地方了。”

  叶枫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想起了唐?纳德神父寄给他的那些照片,还有那段破解了文字之后去找他的留言,他这边都还没有半点进展,唐?纳德神父却不见了,这是什么情况呢?

  想了一下,叶枫说道:“不要再去弗里德姆了,也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过来再说。”

  “好的,我等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危险重重,不过我喜欢那种冒险的感觉,就像与死神在跳舞!”

  叶枫:“……”

  一觉醒来一觉是午后,叶枫起床后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在莫妮卡的陪伴下去圣凯伦农场的生产车间视察。

  莫妮卡已经从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走了出来,叶枫回来之后她显得特别开心,一路上与叶枫说说笑笑,也敢开别的下属不敢开的玩笑,有她陪伴着,叶枫也感到很轻松愉快。

  得益与里卡兹和希尔图斯的那一场比赛所赢得的奖金,德国的设备公司收到了货款,一部分设备已经从德国运了过来,卡特老爹所代表的英方员工和从华国基地抽调过来的技术人员已经开始了相关设备的安装。

  原车间是圣凯伦农场深加工农产品的工厂,环境和卫生条件都不错,不需要很大的整改就能达到生产固原补气汤的标准,另外,一些原来的设备也还能使用,这也节省了一些资金和安装的时间。

  生产美人膏的车间是一个库房改造出来的,目前建筑工人还在场工作,打造合格的生产环境,美人膏的生产车间还没有完工,十几台大型发酵器却已经进入场地,由相关的技术员工进行安装。

  资金到位,员工努力,圣凯伦农场基地距离投产的日期不会太远。

  无论走到哪里,员工都会亲切地与叶枫打招呼,比起华国员工的尊重,英方的员工对叶枫的尊重还夹带着一些崇拜的成分,原因很简单,在爱尔格兰国这个足球文化盛行的国家,这里的员工大多数都是里卡兹的球迷,那场里卡兹与希尔图斯的比赛之后,他们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叶枫的球迷了。

  当初,叶枫在华国两个基地竖立威信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和功夫,却没想到在更发达的爱尔格兰国,他仅仅是踢了一场球就收获了员工对他的尊敬和崇拜,看来,当初决定加入里卡兹俱乐部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不过,叶枫也没有半点老总的架子,无论是谁跟他打招呼,他都面带笑容地回应,遇到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他还挽起袖子上去帮着干活,最后,他还和员工们一起在车间上用了食堂送来的加班餐。

  傍晚离开生产区的时候,叶枫的衣服上和脸上满是油污和灰尘,没有半点老总的样子,倒像是一个怀揣梦想在爱尔格兰国的打工的打工仔。

  莫妮卡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衣服和脸上也满是油污和灰尘,不过这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美丽的脸蛋和迷人的身材,反而是添了几分****的美感,格外动人。

  “叶总,我们都成大花猫了。”返回小楼的途中,莫妮卡笑着说道。

  “我是男猫,你是女猫,”叶枫也开起了玩笑,“对了,女猫是怎么叫的呢?你叫两声我听听。”

  “我才不叫呢。”莫妮卡尴尬地道,她的脑海里却在想象着女猫是怎么叫的,她并不知道叶枫的脑子里正在想着“猫叫春”这个汉语里面才有的词。

  叶枫瞄了一眼金发女孩的圆润后翘,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关切地道:“对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杰克和那个叫屠夫的家伙没找你什么麻烦吧?”

  “没有,我听说杰克去了埃及旅行去了,他一直想去看看胡夫的金字塔,以前没钱,你给了他那么多钱,他正好可以实现他的愿望,至于屠夫,我前天在街上碰见了他,他没有找我的麻烦。”莫妮卡能感受到叶枫的关怀,心里也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叶枫,她的日子还是一片黑暗,没有一缕阳光。

  “你没再去那个公路酒吧去跳舞了吧?”叶枫想起了她的性感舞姿。

  “没有,你不喜欢我去跳舞吗?”莫妮卡看着叶枫。

  西方人特别追求自由,从来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干扰,这点就算父母都不例外,更别说是别人了,叶枫在西方生活的时间不长,但这点却是知道的,他以为莫妮卡有些不高兴他这么说,于是解释道:“不是的,你喜欢跳舞你尽可以去跳,不过那种地方很不安全,我是有些担心你。”

  莫妮卡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以前去那种地方跳舞是被杰克逼着去的,他需要钱吸那种东西,我现在过得很好,我才不会去那种地方呢,我喜欢跳舞,我会在家里跳,我跳给我自己看。”

  叶枫开心地笑了笑,华人是特别爱面子的,他也不例外,关心莫妮卡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喜欢自己的秘书出入那种场合,为了一点钱就展露身体取悦那些好色的男人。

  爱尔格兰国的圣凯伦农场基地是仙女药业进入国际市场的跳板,所以莫妮卡的角色其实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以后,仙女药业发展成为国际大公司,大财团,他却带着一个酒吧舞女去开会,去谈生意,那像什么话呢?所以,圣凯伦农场基地要建设,莫妮卡这个很重要的帮手也要培养,叶枫已经有了包装她,调教她的想法了。

  “你跳舞确实跳得很好,那天我看了一会儿,很吸引人,你自己跳给自己看多没意思啊,哪天你要跳的话叫上我,我当你的观众。”在叶枫的脑海里,她的性感舞姿是越来越清晰了。

  莫妮卡的眼眸里多了一丝羞涩的意味,刚才的大方不见了,她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