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娶到你这么贤惠大方的老婆,我真的好有福气。”叶枫厮磨着她的纤腰后翘,咬着她的耳垂。

  柯书冉的双腿顿时软化了,有点站不稳了,她羞恼地趴在了橱柜上,用手撑着橱柜的边沿,一张脸红得不行,声音也颤颤的了:“你干什么呀?你个小坏蛋,你别捣乱了行不行?”

  “我就是要捣乱。”叶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要是被宁小姐看见多不好意思啊?你快去陪陪人家吧,把人家一个人丢在书房里很不好,快去快去……”柯书冉的双脚更软了。

  “那你晚上不回去了吧。”叶枫说。

  “我留在这里不好吧?”明知道他要干什么,可她的拒绝却显得假惺惺的。

  “哪里不好了?”叶枫搂住了她的小蛮腰,继续使坏。

  “好啦好啦,我不回去了好吗?”柯书冉讨饶地道。

  “好老婆。”叶枫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这才放过她。

  柯书冉打了叶枫一粉拳,羞恼地道:“就知道欺负我,还有,我才不是你老婆呢,我才不嫁给你呢。”

  “好了老婆,我去陪陪我们的客人。”叶枫在她的****上偷摸了一把,然后在柯书冉打到他之前撒腿跑了。

  柯书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自言自语地道:“以后我要是真成了他的妻子,嫁给这么淘气的一个丈夫……那日子肯定乱透了吧?”

  话是这么说的,但她的心里却满满都是幸福的感觉,玉靥上也满满都是甜美的笑容。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爱情的每一次升华都是最幸福的时刻。

  叶枫的心里也很高兴,结果比他预想的还要好一些,柯书冉没有吃醋,宁新柔也没有什么不愉快的反应,而他,他也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书房里,宁新柔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整理着采访叶枫的材料,看似很认真的样子,然而她的心思却不在材料上。

  她想了很多,很多。

  她的心神飞回到了锁龙沟,回到了那段与叶枫在一起的日子里。

  初见叶枫的时候,她以为他只是一个山里的砍柴娃,却没有想到就是这个砍柴娃是深藏不露的神医,轻轻松松就救了聂东一命……

  她又想到了她与他在大雪山上的情景,她不小心拐了脚,叶枫硬是背着她翻越了险峻的大雪山,还与他挤在一顶户外帐篷里睡觉,用彼此的身体取暖……

  她还想起了她与他拍摄美人膏广告片的情景,他为她梳理发丝,他的眼眸里蕴藏着无尽的深情,他唤她娘子……

  最后,她又想起了在扬帆市那家酒店里,他忽然向她表白,要她做他的女朋友,她当时没有一点准备,恰恰又刚好收到来自瑞典的前男友的来信,再加上她觉得他实在是太小了,才十八岁,这样的年龄怎么能成为她的男朋友呢?于是,她委婉地拒绝了他……

  往事如烟漂浮而过,剩下的只是一抹淡淡的忧伤。

  “没有想到柯书冉会成为他的女人,而且这么快,不过……他那么优秀的男人,身边怎么会少了女人呢?算了,我还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吧。”宁新柔收起了乱糟糟的思绪,拿起放在书桌上的一支笔,开始整理采访到的材料。

  门口传来脚步声,然后传来了叶枫的声音:“新柔姐,我给你泡了一杯咖啡。”

  “进来吧。”宁新柔的神色莫名紧张。

  叶枫走了进来,他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了宁新柔的面前,然后笑着说道:“聊中医的事情是很无聊的,这杯咖啡正好给你解困。”

  “谢谢,我正准备找你谈谈呢,”宁新柔说道,“你来得正好,我们继续聊聊吧。”

  叶枫坐到了沙发上:“在京都,在飞机上我们已经聊了很多了,一些病例,还有锁龙沟的事情,今晚,你准备了解些什么呢?”

  宁新柔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叶枫的眼睛:“枫,在我开口之前,我想确认一下……你真的信任我吗?”

  “怎么又问我这样的问题,我不是说过了吗?如果我连都不相信,那这个世界上我还能相信谁呢?”叶枫笑着说道,“以后不要问我这样的问题了,你想知道什么,你尽管问吧。”

  “我之所以一再问你信任的问题,那是因为我需要了解一些你的药和医术的具体的内容,我知道像这样的中医肯定有着师傅的教诲和门规什么的,我担心你会觉得为难,所以……”

  叶枫打断了她的话:“没关系的,你又不是外人,能告诉你的我都会告诉你的。”

  “你说我不是外人,那我是你什么人呢?”宁新柔淡淡地问了一句,假装整理材料,眼角的余光却在观察着叶枫。

  叶枫想了一下,笑道:“姐,你是我姐。”

  就他和她的那段往事,说是朋友的话反而生分了,也不够,说是姐的话就比较合适了,他是这么认为的,不够她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叶枫笑了笑:“新柔姐,你还是提一些具体的问题吧,我们这样客气来客气去,就是谈到明天早晨你也不会有收获的。”

  宁新柔抿嘴笑了笑:“你和我谈到天亮,柯书冉还不跟我急啊?”

  叶枫:“……”

  “好了好了,我怎么又和你开起玩笑了呢?”宁新柔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淡淡的忧伤,却又笑得很自然的样子,“我知道你有好几种药丸,每一种药丸都有不同的功效,我最熟悉的就是小病丸,我亲眼见证了它的神奇作用,能治好几种病呢,你就给我说说小病丸吧。”

  叶枫想了一下才说道:“它其实是一种增强免疫力为主的药丸,一般的小病,人的免疫力其实都能应付,只是现在的人不怎么运动,大多数人都是一个亚健康的状态,用小病丸提升患了小毛病的病人的免疫力,病人的感觉就会好很多,这就会给人一种能治疗很多种病的感觉,当然,它也有一些具体的作用,比如清热解毒,快速止痛止血……”

  “能告诉我一些实质性的内容吗?”宁新柔打断了叶枫的话,“比如具体有一些什么样的药材,制作的方式等等。”

  “嗯……”叶枫有些犹豫。

  “你放心吧,我听听就行了,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宁新柔笑了笑,“怎么,你连我的信不过吗?你说过,如果连我都不信任,这个世界上就没什么人值得你信任了,不是吗?”

  终究还是涉及到了他的秘密,这是让他感到头疼和麻烦的地方。

  叶枫笑了笑:“小病丸涉及到好几十种药材,而且炼制的技术也很复杂,就算我告诉你,你多半也听不明白,我说,你就写一小说,模糊处理不就行了吗?难不成还要把药方附在书中啊?”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宁新柔说道,“我呢,我其实也想学习一下中医的医术,尤其是你的医术,如果这让你感到为难的话,也没关系,你随便跟我谈点皮毛的东西,都不能我忽悠一下读者就行了。”

  “你想学医术?”叶枫从来没有听过她有过这样的想法。

  “是的,我想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也学一些有用的东西,你不是收了冉浩辰为徒吗?你不介意再收一个女弟子吧?”宁新柔笑着说。

  “我可不敢收你这个大作家当弟子,不敢你想学医术的话,我可以教你。”

  “好啊,我就是想学医术,那样的话,我也能帮助很多人。”她说。

  “嗯,那我再给你说说大病丸吧,它比小病丸要复杂得多,针对的病症也不同,小病丸的主要作用是提升病人的免疫力,而它在这个基础上又多了一层增加心肺功能,增强病患生命力的作用,这对于一些患有大病的病人很有帮助……”叶枫又说起了他的大病丸。

  小病丸、大病丸,最后他又说起了针灸。

  宁新柔很认真地听着,用笔记录着要点,那样子很像是一个虚心学习的女弟子。

  这一说,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我一时消化不了,说再多也白搭,”宁新柔笑着说道,“你也回去休息吧,我再缠着你讲课,柯书冉会不高兴的。”

  叶枫尴尬地道:“新柔姐,你怎么也开这种玩笑啊。”

  “不是吗?你陪着我这个朋友这么长的时间,她还不得吃醋啊?”她把“朋友”两个字的音节说得比较重。

  “她是一个很大方很开朗的女人,她才不会吃这种醋呢。”话说这么说,但柯书冉吃醋不吃醋,叶枫的心里其实也没底,女人的心思,谁猜得着呢?

  “不过老是这样交谈的话也耽搁你宝贵的时间,你有医书吗?我相信你师父一定有给你什么医书吧,你能把你的医书借给我看看吗?”宁新柔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叶枫,“枫,我向你保证,我是出于学习和研究的目的才提出这个要求的,我不会将医书之中的内容写到我的书里面去,也不会对第三个人泄露哪怕一个字的内容,可以吗?”

  叶枫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样吧,你先休息,我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好吗?”

  “好的,我能理解,你去休息吧,”她笑着说道,“你要是再和我聊下去,柯书冉真要跟我急了。”

  “晚安。”叶枫离开了书房。

  走出书房,叶枫的回想着宁新柔的话,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怎么突然想起要写一本关于中医的书,还要学医术呢?师父交给我的《归元内经》,我要借给她看吗?”

  宁新柔不是杨冰凝,所以借与不借,叶枫都感到很为难。

  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进了房间。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