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宁新柔没有浪费掉,她很快就进入了采访者的角色,拿着一只笔和本子采访叶枫。

  “枫,如果涉及到一些隐私或者秘密,你不方便或者不想回答的话,你可以不回答我。”开始正式采访之前,宁新柔说道。

  叶枫笑道:“这是干什么?搞得我好想是间谍或者特工什么的。对了,为什么突然想起要写一本关于中医的书呢?仅仅是为了弘扬中医文化吗?”

  宁新柔说道:“中医是我国特有的国粹文化,可现在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中医了,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我有责任宣传它,赋予它正的能量,当然,弘扬中医文化只是我要写这么一本书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想拼一把,争取拿到下一届的诺贝尔奖,我有过很仔细的考虑,我也很有信心,因为你会帮我,你知道的,上届我虽然被提名了,也被看好,但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么看来还真是值得好好写一写了,弘扬中医文化我也有责任,放心吧,我会尽力帮助你的。”叶枫说。

  “谢谢。”

  “瞧你,又跟我客气了不是?”叶枫笑道,“那么,你想从什么角度入手呢?”

  宁新柔直直地看着叶枫:“你,你和你的师父。”

  叶枫顿时愣在了当场。

  宁新柔接着说道:“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写你师父和你这两代人,时间的跨度是晚清到现代,从两代中医的视角描述清王朝的崩溃,再到华国的革命,再到二次世界大战,以及我们民族的伟大复兴,如果我完成了这本书,它将成为我这辈子最好的作品。”

  她勾画了一幅壮美的画面,满怀激情和信心,叶枫却为此感到为难了。

  首先,他对师父归元子的了解不多。

  其次,他的身上有太多的不能说的秘密。

  宁新柔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她似乎感觉到了叶枫的为难,她的樱唇也微微翘了起:“还说要帮我,我都还没有正式问你什么问题你就这么为难了,你是不相信我吗?”

  叶枫苦笑了一下:“新柔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如果我连你都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我能信任的人吗?没问题,我会帮你的,不过,我得事先说一下,不能将我师父的名字还有我的名字写进书里,一些内容你了解了就是了,也不要原封不动地写进书里,好吗?”

  宁新柔很爽快地点了点头:“没问题,这方面你就放心好了,我会把一些内容进行艺术加工的。”

  “好吧,你想了解什么?”叶枫也进入了被采访者的角色。

  “那就谈谈你第一次行医的经历吧,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的第一个病人你其实认识,就是李婉博,那天……”叶枫徐徐说了下去。

  这一谈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叶枫本来有些担心她会询问一些让他很难回答的问题,可是她的问题很有分寸,并没有涉及到让他很为难的隐私问题,他心中的顾忌也渐渐变少了,谈话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老板,该去机场了。”谈心正浓的时候,张优出现在门口。

  “哎呀,这一谈就忘了时间,”叶枫看了一下腕表,笑着说道,“我们去机场吧,飞机可是不等人的,我们回大槐树村再慢慢聊吧。”

  “好的,我也没什么收拾的,我们这就走吧。”宁新柔说道。

  叶枫带走了装着包括人皮面膏在内的化妆术所需的材料和药品,他并不担心无法通过机场的安检,因为这些材料和药品并不是违禁品,他只需要以“化妆品”的名义申请托运就能解决问题。

  到了机场,叶枫对张优说道:“你再去帮我买清单上的材料,多买一些,分成两批,一批寄到大槐树村,一部分寄到爱尔格兰国圣凯伦农场,具体的地址,你可以问安伯,也可以找她帮忙寄送。”

  “没问题,老板。”张优一口答应。

  “另外,让兄弟们小些一些,看好我们的厂子,保护好我们的人,现在是仙女药业上市的关键时期,不能出岔子,记住了吗?“

  张优点了点头,“放心吧,老板。”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已经通知包队长了,他会亲自来接你的机。”

  “我知道了,再见。”叶枫提着密码箱走进了机场。

  在候机大厅的洗手间里,叶枫给柯书冉打了一个电话。

  “老婆,我今晚回来,想死我了,你有没想我啊?”

  “我才不想你呢,我也不是老婆。”柯书冉的声音,充满了欢喜的意味。

  “这么开心还说不想我?对了,我们家要来客人了,你能做晚饭款待一下我们的客人吗?”叶枫说道,“这个客人你可能认识,大作家宁新柔,她在大槐树村住过一段时间的,嗯,她帮过我很多忙。”

  “宁新柔呀,我认识,我们还聊过两次呢,是个大才女,我很敬佩她的……不过,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你家做饭吗?”柯书冉这才反应过来,有点儿激动了。

  “是啊,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早点下班去你家。”柯书冉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的,我挂了,晚上见,嗯,亲个,么么。”叶枫对着手机亲了一个。

  手机里传来了柯书冉的银铃一般的笑声。

  大槐树村的夜还是那么宁静,山水如画,小村如诗。

  宁新柔不是第一次来叶氏庄园,却是第一次在叶氏庄园里吃柯书冉做的饭菜,而柯书冉也是第一次在叶枫的家里使用他的灶台他的厨具做饭菜,有着很特别的意义——她以女主人的身份下厨款待来家里的客人。

  晚餐的气氛看似很融洽,但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叶枫显得有些紧张,他曾经幻想这是一场轻松愉快的晚餐,但事实与他的想象有着很大的差别。

  “吃菜呀,这红烧排骨是你最喜欢吃的。”柯书冉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在了叶枫的碗里。

  “嗯。”叶枫很乖,跟着就把碗里的红烧排骨干掉了。

  “再吃一块鱼,这是山沟里的鲤鱼,纯天然,没有污染,营养好。”柯书冉又给叶枫夹了一块鲤鱼。

  “哦,谢谢。”叶枫好生尴尬,这样吃下去,他就成猪了。

  柯书冉在桌下轻轻踢了他的脚尖,似乎不满意他跟她客气。

  叶枫直接会错意,他赶紧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进了柯书冉的碗里:“你辛苦了,你也吃一块吧。”

  虽然他会错了意,但这种反应却讨到了柯书冉的喜欢,她笑盈盈地吃着叶枫夹给她的糖醋排骨。

  宁新柔的眼眸里难掩一抹忧伤,但面上却是强装笑颜,她打趣地道:“两位好恩爱呀,你们当我不存在吗?”

  叶枫赶紧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到了宁新柔的碗里:“新柔姐,你也吃一块糖醋排骨,书冉姐的手艺很好的。”

  “谢谢。”宁新柔轻轻咬了一口,很斯文的样子。

  柯书冉笑着说道:“他呀,他很皮的,以前读书的时候就很调皮捣蛋,经常惹我生气,不过呀,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咯咯,也不知道怎么就被他骗到手了。”

  这下叶枫伸脚在桌下轻轻踢了柯书冉的脚背一下。

  宁新柔的心里酸酸的,面上却强颜欢笑:“你真有眼光,你会很幸福的,叶枫,你可要好好对柯老师呀,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呢。”

  两个女人随即有了一个眼神的对碰。

  有些时候,女人的直觉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叶枫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埋头拔饭,他安排了这顿晚餐,可现在他开始为这顿晚餐感到头疼了。

  宁新柔看了看柯书冉,又看了看叶枫:“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

  “吃菜。”柯书冉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了宁新柔的碗里。

  “吃鱼。”叶枫也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宁新柔的碗里。

  这一次两口子的配合非常默契。

  他和她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这个问题他和她的心里其实早就有答案了,那是从高中时代开始的,那个时候,男孩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颗种子,女孩在男孩的种子上浇灌,现在种子生根发芽了,枝繁叶茂,开花结果。

  宁新柔尴尬地笑了笑:“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想把我喂胖吗?”

  叶枫和柯书冉相视一笑,有点儿心有灵犀的美妙感觉。

  宁新柔的心里酸酸的,也有点儿疼痛,她没有继续追问刚才那个问题,因为答案并不重要。

  她忽然回想起了与他在锁龙沟大雪山的那段往事,雪花在她的眼前飘过,落在他的头发上,而他的后背是那么的强壮,承载着她翻越最高的峰顶……

  一餐饭吃完,宁新柔去了叶枫的书房,叶枫帮着柯书冉收拾碗筷。

  “你快去陪陪宁小姐吧,我一个人就行了。”柯书冉说。

  “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吧,她也需要整理一下她记录的材料,”叶枫从后面贴着柯书冉的后翘,在她的耳畔呵着热气,“我带她回来,你会不会不高兴呢?”

  “我才没那么小气呢,”柯书冉回眸白了他一眼,然后又笑了,“你让我做饭招待她,我其实很开心的。”

  叶枫让她在他的家里做饭招待客人,她的身份就变成了女主人,她能不高兴吗?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