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战士一涌而上,推盾,然后挥舞着橡胶警棍狠狠地往叶枫的身上抽打,叶枫推了几下,也用脚去踢盾牌,但没扛几下就被打倒在地。

  四个战士并没有停手,继续用橡胶警棍抽打叶枫。

  叶枫用双手抱着头,蜷缩着身体,保护身体上的要害部位。

  砰砰砰!

  砰砰砰……

  这样的殴打持续了足足五分钟,四个战士也真是下得狠手,每一下都是用尽了力气来打,没有半点仁慈,等到他们收手的时候,叶枫已经被他们打得浑身是伤了。

  四个战士离开了叶枫,从圆形舱门之中撤走了。

  圆形舱门随即关上,整个圆形空间之中又只剩下了叶枫一个人,静得可怕。

  蜷缩在地上的叶枫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可还没站直身体就又摔倒在了地上,他的半边脸颊肿了,嘴角挂着血丝,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

  这次不是假装受伤,而是真的受伤。

  就在刚才的挨打的过程之中,他甚至没有用内力护住身体,要的就是现在这种真正受伤的效果!

  倒下之后,叶枫趴在地上嘀嘀咕咕地骂着人,抱怨着。

  头顶忽然冒出好几根金属管子,然后往圆形空间里喷射水蒸气一样的气体,叶枫刚刚吸了一口,大脑就昏沉了起来。

  “麻醉气体!对方还想玩什么花样?******!”叶枫的心里真骂人了,但他并不想被人麻醉而任人摆布,就算是隐藏实力,他也有着他自己的一条安全的底线,他跟着就屏住呼吸,暗暗地运行《归元内经》上的龟息心法,让心跳减慢到最低的程度,对氧气的需求也降到了最低的程度,同时,他闭上了眼睛,仅仅留下了一条难以察觉到的细微缝隙。

  一分钟后圆形的金属管收了回去,圆形空间里面的麻醉气体也被抽走,换成了新鲜的口气。

  叶枫继续保持着他的龟息状态。

  圆形空间里的两道圆形舱门同时打开,叶小五从来时的圆形舱门之中走了进来,她缓步走到了叶枫的身边,用脚尖踢了踢叶枫的屁股。

  叶枫一动不动,心里却暗暗地骂道:“你个臭三八,枉我那么信任你,你却这么整我!”

  脚步声传来,一个身材魁伟的老人从门口走进来。

  这个老人六十左右的年龄,国字脸,浓眉大眼,身高起码有一米九,身体的宽度也相当可观,给人一种铁塔一般的感觉,他一进来,圆形空间里顿时多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叶小五啪地立正:“首长好!”

  “首长?”叶枫的心中一动,暗暗地道,“果然是有人在暗中主使。”

  老人站在了叶枫的身边,蹲下,伸手摸了一下叶枫的颈动脉,几秒钟之中才收手说道:“昏了。”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小五,你开什么玩笑,这就是你说的奇才?”

  “老总,我……”叶小五苦笑了一下,“或许是我高估他了吧,不过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

  “你缺一个搭档我知道,但你也不能这么不讲究吧?我们要的是战士,不是医生,你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吧,能走进这里的只能是你和剑晨那样的战士,这个叫叶枫的医生没有资格成为你的搭档,就这样吧,带他离开这里,然后你去东边,剑晨和凌瑄需要你的帮助,那边的形式很严峻。”老人淡淡地说道。

  “是,首长!”叶小五立正说话。

  老人没有再多说一个字,转身进了圆形舱门,舱门关闭,他的伟岸背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叶小五蹲在叶枫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叶枫的颈动脉,然后拍了拍叶枫的脸颊,不满地道:“你这家伙真让人捉摸不透,在米国的时候你的表现还算可以,可一动真格的你就这么不济,害得我在老总的面前丢丑。”

  叶枫的心里也在琢磨:“那个老人究竟是谁呢?叶小五见面和送他离开的时候都立正叫首长,对方的来头肯定不小,不过,叶小五在正常说话的时候却又称他老总,这说明叶小五和他的关系并非是单纯的上级和下级的关系,一定还有点不寻常的关系。”

  “算了,看来你是没福气做我的搭档了。”叶小五自言自语地道,然后抓着叶枫的胳膊将叶枫从地上拖了起来,随后环抱叶枫的腰肢,轻轻巧巧地将叶枫送到了她的肩头上,扛着走出她走进来的圆形舱门。

  叶枫的心里还在琢磨:“原来这就是试探我的原因,她想我做她的搭档,倘若我刚才打倒了那四个职业战士,恐怕后面还有什么测试吧?如果我表现出强悍的实力,还真就招来麻烦了。”

  明白了这个原因,叶枫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就不那么生气了,叶小五毕竟没有恶意,更何况在米国的时候,她帮过他太多的忙了。

  原路退回,叶小五扛着叶枫来到了隔壁的一个仓库中。

  这个仓库是真正的仓库,堆放着很多超市的货物。

  进了仓库的一个办公室,叶小五将叶枫放在了沙发上。

  叶枫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作为医生,他肯定知道麻醉效果会持续多长的时间,倘若他太早“醒来”,叶小五肯定会发现破绽。

  叶小五静静地坐在叶枫的旁边,想着什么心事的样子。

  叶枫透过睫毛间的缝隙观察着她的侧脸,很快他就瞧见了,叶小五的耳朵与脸颊接触的部分有一线淡淡的色差痕,不过,它的色差几乎微弱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不是他有心且如此靠近地观察,他也是没有办法发现的。

  这个发现让叶枫得到了一个结论——眼前的叶小五仍然不是真面目。

  她的本来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叶枫的心里充满了想象。

  “哎,倘若他不战死,我们大概会结婚,孩子也有你这么大了吧?”叶小五神叨叨地冒出一句话来。

  这句话把叶枫吓了一跳:“孩子都有我这么大,那她的年龄最少有四十多了吧,我的天啊,眼前的她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她的化妆术也太神奇了吧!”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叶小五从掏出一本巴掌大小的笔记本放在了叶枫的衣兜里,然后起身:“虽然你没有成为我的搭档,不过我还是愿意把我的化妆术传授给你。”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你和他有些相像,看见你,我就忍不住把你当成我和他生的儿子,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我的化妆术是古老的易容术演变而来的,希望你能学会,然后传给我孙子或者孙女……嗯,保重。”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枫对她有一种如见母亲的感觉。

  现在,她对叶枫竟也有着一种视若己出的母子情谊。

  这,真的是一种缘分。

  叶小五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她的背影远去,叶枫差点就忍不住爬起来叫住她了,可是他最终没能这么做。

  叶小五虽然走了,但叶枫却还是躺在沙发上足足一个多小时之后才“醒过来”,他摇摇晃晃地爬起来,东瞧西瞧,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着什么,墨迹了几分钟,他也离开了这间为与货仓之中的办公室,最后又走出了货仓。

  他不确定办公室里或者货仓里面有没有安装摄像头,但小心一点总是好的,不然之前那顿打就算是白挨了。

  “五姨,不是我故意骗你啊,是我根本就不想成为你那种身份的人,我还是喜欢做我的医生,经营我的仙女药业,嗯,偶尔也踢一场球什么的……希望你能理解我。”叶枫一瘸一瘸地走进了超市。

  “看,那不是之前那个买了很多卫生巾的变态吗?他被人揍了!”一个大妈瞧见了叶枫,两眼放光地道。

  “是啊,就是他,他肯定是拿着那一大袋的卫生巾去调戏别家姑娘了吧?被打活该!”另一个大妈说。

  叶枫郁闷地看了站在过道里的两个大妈一眼,然后又郁闷地走了。

  与大妈理论?

  那简直是找死!

  离开家福乐超市,叶枫叫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回春居。

  在出租车上他拿出了叶小五留给他的小笔记本,随手翻了翻,小笔记本里面都是用手写的内容,字迹娟秀,不过他并没有细看其中的内容,很快又将小笔记本揣进了衣兜里,出租车上绝对不是学习化妆术的地方。

  回到回春居,先回来的张优被叶枫吓了一跳:“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顿了一下,他又目露凶光,“告诉我,谁他妈干的?我找他拼命!”

  叶枫笑了笑:“没事没事,我妈打的。”

  “你妈?”张优顿时愣住了,叶枫的家庭情况他是知道的,父母双亡,怎么可能是他妈打的呢?

  “真没事,真是我妈打的,这事你就别管了。”叶枫说道,然后丢下发呆的张优,大步向实验室方向走去。

  张优却还在发呆:“老板难道被揍傻了?或者见鬼了?不过看他很高兴的样子又不像是被仇家揍的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走了几步叶枫忽然又回过头来,笑呵呵地说道:“对了,我要在实验室里做点事情,不管是谁来找我都不要带过来,来人能等就等,不能等就让他改天再来找我吧。”

  “好的,老板。”张优说,然后继续发呆。

  都被打成熊猫了却还那么高兴,这真的是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情。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