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婉博在桌下踢了叶枫一脚,说道:“闷着干什么?有什么不开心的呢?你现在身家上亿,又抱得柯美人归,你还有什么不美满的呢?”

  “你们气我。”叶枫说,不高兴的样子。

  兰翠娥和李婉博对视了一眼,两个大槐树村的美女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们还笑得出来?”叶枫郁闷地道,“我让你们做仙女药业的股东就这么难吗?”

  “做仙女药业的股东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做到了,我就签字。”李婉博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盯盯地盯着叶枫。

  兰翠娥也静静地看着叶枫,没有言语。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异样的气氛也慢慢填满这处空间。

  被她们这样看着,叶枫的心里竟莫名紧张了起来,他硬着头皮道:“什么条件啊?”

  “你主动我亲我一次,我就签字。”李婉博很勇敢地说出了心中的愿望。

  兰翠娥还是没有说话,她的双眼却不曾离开过叶枫的脸庞,她看上去也很紧张,似乎早就知道了李婉博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这是一个很荒唐的条件,要做到也毫无难度,可是为什么是这样的条件呢?

  叶枫的心里其实明白的,兰翠娥和李婉博对他一直有着很深的情意,在他穷困潦倒的那段时间,她们就曾向他示好,甚至是主动逗弄他,要将女人的禁果给他,而他始终都保持着克制,没有跨出那一步。

  在他的心里,李婉博和兰翠娥是他的姐,是亲人般的存在,他没法向对待别的女人一样对待她们,他不会和她们玩一夜,不会将她们当成猎物,他要迈出那一步其实很容易,可是一时痛快之后呢?那是对她们的伤害,这样,面对兰翠娥和李婉博的情意,他除了避开,还有什么办法呢?

  “不敢啊?”李婉博翘起了小嘴,“胆小鬼。”

  兰翠娥在桌下动了一下腿,她似乎是想踢李婉博一脚,却莫名其妙地踢到了叶枫。

  她这一脚就像是按下了某台机器的开关,叶枫忽然站了起来,绕过餐桌,走到李婉博的旁边,捧起她的脸蛋,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唔……”李婉博挣扎了一下,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随即又狂野地回应着。

  兰翠娥骤然紧张,她想逃跑,可她的叫却仿佛灌了铅似的无法动,她的双眼也紧紧地盯着纠缠在一起的叶枫和李婉博,无法移开。

  两颗眼泪从李婉博的眼角流了出来,在她的脸蛋上留下了两行清澈的水痕。

  以前,她亲吻过叶枫两次,但都是她占据主动,叶枫从来没有主动过,这就是她的愿望,叶枫主动吻她一次,这个愿望实现了,但她却高兴不起来,却哭了。

  叶枫松开了她,她闭着眼睛,不敢看叶枫。

  兰翠娥忽然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口跑。

  叶枫一把拉住她,粗鲁地吻住了她的唇,双手也将她抱得紧紧的,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不放开她。

  兰翠娥很快也安静了下来,热烈地回应着,将积累在心底的情感和压力彻底释放出来。

  足足十分钟后叶枫才松开兰翠娥,她的玉靥上已经找不到一块不红的雪肤了。

  “你真坏,你怎么可以这样?”兰翠娥埋着头坐回了椅子上,不敢看叶枫,但心里却是很欢喜的。

  李婉博也擦掉了眼角的泪痕,笑着说道:“把那什么合约拿出来吧,我签字,将来分红了,我在大槐树村盖一座豪华的敬老院,让全村的老人都可以免费吃住。”

  兰翠娥也笑着说道:“等将来分红了,我在你的敬老院里开免费药店,免费给老人们看病治病。”

  她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女人,只是,世事多无奈,叶枫能给予的也只有这些。

  叶枫也笑道:“好啊,我以后老了就住你们的敬老院,你们可要照顾我啊。”

  “你那么生龙活虎的,你老了,我们都老得动不了了,你照顾我们还差不多。”李婉博说。

  “好,那个时候我来照顾你们。”叶枫很认真地道。

  “我要是尿裤子了,你给我换吗?”李婉博忽然说。

  叶枫:“……”

  “哈哈哈……”兰翠娥笑弯了腰。

  她的笑容里面有一丝感伤。

  世事多无奈。

  两天后,一架客机降落在京都国际机场。

  从机场出来,叶枫钻进了一辆等候在路边的保时捷卡宴,开车的是冉莹颖,梳着一条马尾,一身黑色的西服,白衬衣搭配红色领带,再加上一只雷朋墨镜,她看上去不是什么总裁秘书,而是职业保镖或者女杀手。

  叶枫被她的装扮弄得很不习惯,好奇地道:“你什么换风格了呢?”

  “就在你走后。”冉莹颖说,忽然探手入怀,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支黑色的小手枪,刷地指着了叶枫的脑袋。

  叶枫顿时被她吓了一跳,“你哪来的枪啊?”

  冉莹颖冷冷地道:“给老娘举起手来!”

  叶枫:“……”

  冉莹颖啪一声扣动了扳机,枪口里顿时冒出了一截口红来。她拿着口红,对着后视镜在唇瓣上涂了一下,又看着叶枫:“这口红的颜色好看吗?”

  叶枫的脑袋耷拉了下去。

  “当我没问,坐好了,我开车了。”冉莹颖收好了她的口红手枪,发动车子上了路。

  保时捷卡宴向仙女药业京都基地驶去。

  “冉浩辰有没有跟你说过股东的事?”叶枫试探地道。

  “说过,签字的笔我都准备好了,”冉莹颖笑得很甜美,“回去我就签字。”

  叶枫笑了,兰翠娥和李婉博签字还要讲条件,冉莹颖这边根本就不用他费神,人家连签字的笔都准备好了。

  “安伯呢?”叶枫说道,“她知道吗?”

  “知道,她比我还早知道呢,”冉莹颖说道,“我和她谈过。”

  “那她是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这是好事啊,难道还有傻瓜会拒绝吗?”冉莹颖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叶枫。

  叶枫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想到了李婉博和兰翠娥,她们就是这样的傻瓜,钱对她们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她们把情义看得更重,不过这也不能说冉莹颖没有情义,只是性格不同,生活的环境不同而已。

  他其实更喜欢李婉博和兰翠娥身上的那种自然淳朴的气息吧,或许那也是他到最后都没有跨出那一步的原因。

  “有没有想我啊?”冉莹颖的心情着实不错,总能找到话题。

  叶枫笑了笑:“有啊。”

  “什么时候?想了多少次?”冉莹颖追问着,笑得倍儿甜。

  “刚才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想你应该到机场了吧。”叶枫说。

  “哼!没良心的家伙,我就知道你没想我。”冉莹颖伸手过来掐叶枫的腿。

  叶枫捉着她的手摸了两下,冉莹颖一下就消气了,咯咯笑道:“心里不想我,身体想我也行,我只要你的人,不要你的心,回去我好好伺候一下想我的身体,你的心我就不管了,谁喜欢谁拿去。”

  不知道她心里是不是这样想的,但她的话却让叶枫感到轻松和舒服,与她在一起的感觉还是那么轻松,没有半点压力。

  回到仙女药业京都基地,冉莹颖和安伯都签了字,成了仙女药业的七大股东之一,叶枫是最大的股东,持有百分之七十原始股份,对仙女药业拥有绝对的掌控权,以后,就算是有人将另外六个股东的原始股全部收购,也无法撼动他在仙女药业的领袖地位,当然,那种情况几乎没有可能出现。

  当天晚上,三人在京都回春居共进了晚餐,喝了一些酒,聊了很多话题,有公司的,也有私人的话题。

  晚餐过后,冉莹颖还真是兑现了她的诺言,卖力地伺候了“想她的身体”,在她的身上,叶枫释放了这些日子所积累的压力,还有旅途的疲劳全都一扫而空,轻松得很……

  同一时间,京都顶级的私人会所魔之仙宫里的一间茶室里,杨冰凝、汤镇涛和公孙子翰三人围坐一桌,喝着茶,看着一场球赛。

  墙壁上的液晶电视正播放着的球赛正是上周周末里卡兹队与希尔图斯队的比赛。

  正是因为这场比赛让茶室里的气氛变得很诡异。

  “那小子也太会玩了吧?他居然成了里卡兹队的球员!”公孙子翰的表情很怪异,语气也很怪异。

  汤镇涛苦笑着摇了摇头:“叶枫那家伙从来不按理出牌,只有我们想不到的事情,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杨冰凝沉默不语,她看着屏幕上的叶枫,神色凝重,心事重重的样子。

  汤镇涛说道:“足球在国内没有多大的市场,他这样折腾也没用。”

  公孙子翰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镇涛兄,这点我和你的看法是一样的,华国的足球太弱了,国内的联赛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关注,上次足坛扫黑,国家电视台甚至不转播比赛,就这么一种情况,那小子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去做,居然去踢足球,我看他一定是疯了。”

  “你们错了,”杨冰凝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错得很厉害。”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