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是命里犯桃花吗?书冉姐,不是我花心啊,是那些女人总是要引诱我,种种手段让人防不胜防,而我又却又缺少那么一点定力,你会原谅我的吧?”叶枫的心里既感动又愧疚。

  这还真是没法解决的问题,只要他一日还在商场打拼,只要他一日还做医生,他的身边就不会缺少让人怦然心动的女人。

  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那些女人就连那层纱都撕破了,他又能拒绝得了几次呢?

  男人,用身体来思考的时候总归是很多的。

  吃了早饭,叶枫离开了柯书冉的家。

  包伟已经站在车门前等着他了,叶枫出来的时候,他上前从叶枫的手里接过了行李箱,然后把行李箱放在了后座上。

  “老板,去叶氏庄园还是仙女药业?”叶枫上车的时候,包伟开口说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

  “回叶氏庄园,然后你去把冉浩辰给我叫回来,嗯,还有李婉博和兰翠娥。”叶枫说。

  “好的,老板。”包伟发动车子,顺着山路开进了大槐树村,然后又来到了叶氏庄园,叶枫下车之后他又开着车子去了仙女药业。

  叶枫拖着行李箱进了叶氏庄园,一种安宁的感觉也在他的心里滋生出来,这两年,这个家他住的时间实在是不多。

  “叶总!呀,真的是叶总!”正在前院打扫卫生的张小梅激动地喊道,“叶总回来啦!”

  很快,何立花、赵巧和田秀敏也跑了过来,围着叶枫说说笑笑,都是一个村的人,这四个女仆和叶枫没有什么隔阂,想着什么就说什么,很随意。

  “叶总,你这次去米国,还去了爱尔格兰国,这可是我们大槐树村几百年来第一个留洋的人呐……你给我们几个姐妹带了什么礼物啊?”田秀敏吧啦吧啦地说了一长串,最后这句才是重点。

  叶枫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们会向我要礼物。”

  “哎呀,叶总还真是给我们几姐妹买了礼物啊,真不好意思,是什么礼物,快拿出来看看嘛。”赵巧催促道。

  叶枫摊开了双手:“忘了买啊。”

  “切。”赵巧翘起了嘴。

  另外三个也用不满的眼神瞧着叶枫,那神情就像是生气的小狗。

  “哈哈……”叶枫笑了起来。

  这就是回家的感觉。

  冉浩辰走进了叶枫的书房,笑嘻嘻的样子:“师父,我知道你昨晚就回来了,但不敢打扰你老休息,正准备把工作安排下去就回来看你老人家,包大哥就来找我了,说你老要见我,对了,你老找我有什么事啊?”

  叶枫将早就准备好了的合约放在了书桌上,笑道:“看看吧,如果没意见的话就在上面签一个字。”

  冉浩辰将那份合约拿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没法掩饰住心中的激动和欣喜了,说话的声音也颤颤的了:“师父,你老人家这是……这是干什么啊?”

  “上面不是写得很清楚吗?这还用问吗。”叶枫说。

  叶枫扑通一下跪在了叶枫的面前,眼泪花花地道:“师父,我是你的弟子啊,我虽然为你鞍前马后做了那么多事情,但这么重的礼我不能要啊。”

  “不要就算了,我给别人。”叶枫说。

  “笔呢?”冉浩辰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没带笔,师父我借一下你的笔。”

  叶枫将签字笔扔给了他:“快签,签了去做事。”

  “师父,你就不想弟子伺候一下你老人家?泡杯茶,捏个肩什么的?”冉浩辰一边签字,一边讨好地道。

  叶枫没好气地道:“功夫和医术你从来不认真学,你那点手艺还是算了吧,对了,我给你姐也准备了这样一份合约,我去京都的时候就让她签。”

  冉浩辰微微愣了一下:“师父,这个……”

  “我又不是给你的,你显得这么犹豫干什么?”

  “师父,你对我们姐弟俩实在是太好了,回头我就让我姐做牛做马报答你。”

  叶枫:“……”

  其实冉浩辰也知道叶枫这样做其实是有他的原因的,不过给冉莹颖和给他都是一样的,也就等于是给他和冉莹颖两个人一生的荣华富贵了,他虽然对仙女药业的贡献很大,但叶枫这样的回报却真的是一种天大的恩情。

  “师父,我这边抽掉的数量工和技术工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你看是跟你一起回爱尔格兰国呢,还是让他们先去?”冉浩辰的心中很是感动,而更加勤奋地工作也是他给叶枫的回报。

  “让他们先去吧,那边已经在改建了,日耳曼国设备制造公司的设备一过来,他们就能帮上忙,另外,圣凯伦农场那边近期会有一批员工过来实习,你负责接待。”叶枫说道。

  冉浩辰点了点头:“没问题,师父。”

  “快去工作吧。”叶枫说。

  冉浩辰面带谄媚的笑容:“师父,你老人家心地这么善良,高大帅气,我姐她又貌美如花,我琢磨着英雄配……”

  “滚。”叶枫瞪着他。

  “再见,师父。”冉浩辰夹着尾巴跑了。

  冉浩辰刚走不久,李婉博和兰翠娥就一起过来了。

  一段时间没见,兰翠娥和李婉博还是老样儿,没长胖,也没变瘦,身材还都那么火辣,看着就养眼。

  随着收入和社会地位的提高,李婉博不再是以前那个种大棚蔬菜致富的农村女人,她是身上已经有了公司高层领导的气质,兰翠娥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可怜的寡妇,她的身上也有了贵妇人的气质,总之,长相身材都没变,但气质神韵却有了很明显的变化。

  “婉博姐,翠娥姐,你们来啦,快过来坐,”叶枫起身,面带笑容,“我给你们倒水。”

  “哎哟,真是的,哪有你给我们倒水的道理,快坐着,应该我们给你倒水才是。”李婉博上前将叶枫往椅子上按,兰翠娥则快步走到饮水机前去给叶枫倒水。

  叶枫苦笑道:“我不渴,还是别倒了。”

  “不渴也喝点,你现在满世界跑,难得见你一次,给你倒杯水,你就当是接风的酒嘛,喝一点。”兰翠娥让叶枫喝水,却不把杯子给叶枫,而是自己拿着杯子来给叶枫喂。

  叶枫好生尴尬,脖子下意识地往后仰,李婉博却从后面压着他,她的丰满的上身低着他的后脑勺,她的下巴压着他的头顶,双手也紧紧地抓着他的两只胳膊不然他动弹。

  一个使用擒拿术,一个举杯敬酒,这阵仗好像是事先商量过,配合相当默契,不过着场面看上去却像是两个女特务在给地下工作人员灌辣椒水或者毒酒什么的,很滑稽。

  “咳咳……”最难消受美人恩,叶枫喝水都喝呛着了,一些谁也顺着他的下巴流到了胸口和裤子上。

  李婉博随即扯出一张纸巾帮叶枫擦胸口上的水渍。

  兰翠娥也扯出一张纸巾给叶枫擦裤子上的水渍。

  两个姐姐似乎是故意的,擦拭水渍专门擦敏感的地方,搞得叶枫,面红耳赤,紧张兮兮的。

  “我说你们两个干什么啊?别擦了好不好?我们谈谈正事吧。”叶枫哭笑不得地道,双腿也闭得紧紧的,生怕兰翠娥的咸猪手又伸过来。

  兰翠娥和李婉博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闭着嘴,心里有点儿委屈和伤心的感觉。

  叶枫叹了一口气:“婉博姐,翠娥姐,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可是……”

  “谈什么正事呢?”兰翠娥打断了叶枫的话,有些话说透了挺伤人的,她害怕听见。

  叶枫暗暗松了一口气:“是这样的,公司上市需要改制成股份制,你们和我一起创建了仙女药业,你们应该得到一部分仙女药业的原始股份,所以我准备好了合约,给你们每人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份,你们以后就是仙女药业的股东了。”

  兰翠娥和李婉博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到一丝高兴的气息。

  她们的反应让叶枫有些意外:“你们这是怎么了?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不高兴呢?”

  李婉博说道:“我不能要,我虽然参与了仙女药业的建设,可也拿了你的工资啊,我现在挣的钱都用不完,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兰翠娥也说道:“我也不要,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我有今天的一切也都是你给我的,我用不了那么多钱,我现在挣的钱够多了,不仅我够用,宝儿将来过得很好。”

  叶枫苦笑道:“我说两位姐,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你们就帮我个忙,签个字好不好?”

  兰翠娥和李婉博一起摇了摇头,不仅摇头,她们还翘着嘴,一幅就是不愿意的样子。

  叶枫彻底无语了。

  这年头人都掉钱眼里了,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但她们却将送上门的财富拒绝,一边不收,一边却是苦苦求着人收,滑稽得很。

  “为什么啊?”叶枫很想知道原因。

  “我们是你什么人啊?”李婉博口直心快,“我一个种菜的女人,一个小小的村长,现在都成了仙女药业主基地的生产部部长了,这已经是逆天的命了,我要是再收了你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我成你什么人了啊?乡里乡亲的还怎么看我啊?我可不想人家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

  叶枫:“……”

  “是啊,我一个苦命的寡妇,带着孩子,连上医院治病的钱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等死,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的命,宝儿现在都成流浪儿了,我从那样的境地走出来,成了仙女药业职工医院的院长,我的命也是逆天的好命了,我怎么还能收你的百分之五的股份呢?我要是收了,乡里乡亲的还不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说我被你包养了啊?”兰翠娥比较面浅,说这话的时候脸就红了。

  一样的借口,叶枫郁闷死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