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里有一间专门的浆洗间,有一台全自动滚筒洗衣机,莫妮卡将叶枫的一堆脏衣服塞进了洗衣机里,然后用手清洗叶枫的袜子和小裤。

  她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女孩子,她是不会把袜子和小裤和叶枫的衣服一起洗的。

  不过,帮叶枫洗臭袜子和穿过的小裤,且还是手洗,莫妮卡的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十多分钟后,莫妮卡将叶枫的袜子和小裤晾好后又到食堂去给他拿了一份早餐,这之后才来到了小楼后面的草地上。

  叶枫还在练习射门,莫妮卡过来的时候他正好射出了非常漂亮的一脚远射。

  “叶总,你还没吃早餐吧,吃点再练习吧,我给你带了牛奶和汉堡,你吃点东西再练习吧。”莫妮卡说道。

  叶枫其实早就发现她过来了,只是一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就感到尴尬,一时间竟忘了跟人家打招呼而已。

  “谢谢。”叶枫走了过去,就地坐下吃起了莫妮卡给他带来的早餐。

  “昨晚……”莫妮卡欲言又止。

  叶枫顿时紧张了起来,咬着汉堡不动。

  “你睡得还好吧?”莫妮卡最终没提说浴室里的事情,机灵地转移了话题。

  “嗯嗯,还好,你呢?”叶枫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汉堡。

  “我也睡得很好。”莫妮卡抿嘴笑了笑,本就生了一张芭比娃娃的脸,她的笑容给人一种天真可爱的感觉,但看她的身材,那火辣的身材却又让人无法将天真可爱这样的词汇与她联系在一起。

  “猪头啊……”叶枫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叶总,你说什么呢?”莫妮卡好奇地看着叶枫,她听不懂叶枫的这句简短的汉语。

  叶枫赶紧解释道:“嗯,我说是的是汉堡真好吃。”

  “猪……头啊,这是汉堡很好吃的意思吗?”莫妮卡眨巴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横竖不相信这三个字的发音会是“汉堡真好吃的”的意思。

  叶枫尴尬得很,也懒得去解释了,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埋头啃汉堡喝牛奶。

  刚吃完早餐,叶枫和莫妮卡回到了小楼。叶枫打算开个早会,然后再回到草地上去练球。

  在早会上,奥黛莉向叶枫上报了她所负责的采买设备的情况。

  “叶总,我已经联系了那家日耳曼国的设备制造商,他们说仙女药业是他们的老主顾,没有问题,愿意原价再次向我们供货,”奥黛莉说道,“不过我和他们谈了谈,让他们降了一些运输费用,毕竟这里是爱尔格兰国,不是华国,以前的运输成本肯定不能用在这次的交易之中。”

  叶枫很高兴地道:“干得不错,不管节省多少,有节省就是好的,对了,他们什么时候能将设备运过来?”

  “两条生产线会在一个月内陆续运送过来。”奥黛莉说。

  “呵呵,”叶枫笑了笑,“卡特老爹,看来你那边得加快了,设备运送过来我们要尽快安装,仙女药业上市,新的生产基地正式投产,这可是一个重大的利好的消息啊。”

  圣凯伦农场基地的几个管理层人员也都露出了笑容。

  叶枫又说道:“你们认真工作,做出了贡献,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上市之前,我会给在座的每个人分配一些低价购股的份额,公司一上市,你们就会获得很好的回报。”

  “谢谢叶总。”几个管理层人员纷纷表示谢意,这才是他们最喜欢听到的消息。

  “还有,你们也告诉你们手下的员工,你们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好好干,他们也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总之,我叶枫不会亏待圣凯伦农场基地的每一个人。”叶枫说。

  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了掌声,这不是恭维,是赞美。

  就这样,叶枫一点点地积累他在圣凯伦农场基地的声望和威信,还有爱尔格兰国员工的爱戴。

  早会结束,叶枫又没什么事情了,他对莫妮卡说道:“陪我去后面练练球怎么样?我一个人没什么难度。”

  “嗯,不过,我能换一条长裤吗?”莫妮卡笑着说道。

  叶枫忽然想起了他一脚远射,莫妮卡的ol制服裙就飞扬起来春光大泄的美妙场景,穿裙子很好的啊,为什么要换呢?

  却不等叶枫说话,莫妮卡又笑着说道:“算了,我就穿这一身衣服吧,否则叶总你对我也没什么兴趣,不是吗?”

  叶枫:“……”

  将她从火坑之中拯救出来,给予她叔叔般的爱护和关怀,换的却是她的逗惹和调侃,这是不是装正派绅士的报应呢?

  草地上,莫妮卡再次充当人墙,给叶枫创造障碍射门的条件,叶枫每一次射门的时候,她都紧张地捂住她的裙摆,生怕裙子被吹起来,便宜了叶枫的眼睛。

  射了几十脚,绝世撩裙腿居然没能把莫妮卡的裙子撩起来,叶枫射门的兴趣也就淡了,他说道:“莫妮卡,你能当守门员吗?你守门,我射你的门。”

  莫妮卡很爽快地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当过守门员,但我愿意试试。”

  比起叶枫为她做的事,她为叶枫当一次守门员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莫妮卡赤着脚站在了球门前,双臂展开,腿也微微分开,摆出了一副守门的架势。

  “准备好了吗?我要射你的门啦!”叶枫在草地上放了一个皮球,也摆好了射门的架势。

  莫妮卡耸了一下香肩:“难道你在足球上比赛的时候也会这样提醒对方的守门员,并且大声强调你要射他的门吗?”

  叶枫:“……”

  一脚远射,皮球直奔球门圆角而去。

  莫妮卡飞身侧扑,扑救果断,凌空的身子划出一条短短的抛物线,在皮球入网之后坠落在了地上,ol短裙下,一条黑色的t字裤赫然显露,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耀花人眼,黑色的布料,宛如凝脂般的肌肤,这不单纯是色差的对比,还有更美妙的内涵。

  叶枫傻眼了,心里暗暗地嘀咕道:“她怎么会穿那种东西呢?也太不讲究了吧?这可是上班时间啊。”

  莫妮卡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根,草根倒是被抖掉了,但那荡漾的幅度也差点把叶枫的眼球给抖掉了。

  “再来,这一次我一定会扑出你射的球。”莫妮卡说,很坚强的感觉。

  “好。”叶枫带球冲刺,直接冲到大禁区里,一脚劲射。

  皮球从莫妮卡的腿间飞入球网,莫妮卡却还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往左边还是右边扑救,皮球所携带的劲风掀起了她的短裙,黑色的t字裤完全曝露在了叶枫的面前,她想捂住都已经来不及了,被那射门的家伙占了便宜去。

  “再来一次,你的进步很大。”叶枫一本正经地道,然后又从球门旁边拣了一个皮球,在小禁区范围里带球,故意逗惹莫妮卡螃蟹一般横向移动,他喜欢看她移动时的荡漾的幅度,他乐此不疲。

  久不见叶枫射门,莫妮卡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羞恼地白了叶枫一眼,忽然向叶枫猛扑过来。

  叶枫一脚将皮球送进了球门,但莫妮卡却哪里是在扑皮球,根本就是在扑他这个射门的人,所以,皮球飞入球网的时候,他也被莫妮卡扑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被压得很结实,却也很舒服。

  叶枫很紧张,莫妮卡也很紧张。

  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是一个不谋而合的预谋,眼前即将发生的才是两人想要的。

  四目相对,默默无声,芭比娃娃的脸和正人君子的脸却在一点点地靠近,樱唇与有点儿胡茬的嘴越来越近……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声响了。

  莫妮卡慌忙松开了叶枫,面红红,心慌慌。

  现在是上班时间。

  “妈的,谁打的电话?”这是叶枫正在想着的问题。

  电话是卡拉索夫打来的,她告诉叶枫,他的劳工证已经办下来了,让他去里卡兹俱乐部拿,另外她还安排了一次90分钟制的对抗比赛,希望他去参加,体会一下90分钟比赛的感觉。

  与希尔图斯的比赛越来越近,这样的对抗比赛很有必要。

  “想和我一起去LD球场吗?”叶枫轻声问她。

  莫妮卡摇了摇头:“我把你昨晚换下的衣服放在洗衣机里清洗,这会儿差不多好了,我得把取出来晾晒。”

  “你还帮我洗衣服了?”叶枫好生意外。

  莫妮卡有点羞涩地道:“我不帮你洗谁帮你洗啊?你自己会洗吗?”她似乎想起了他的内衣上的什么味道,这让她越发羞涩了。

  叶枫的心里暖暖的,很舒服,他笑道:“谢谢。”

  莫妮卡只是笑了笑,然后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根,慢慢地向小楼走去。

  叶枫望着她那丰腴和纤细柔软两方面都非常出色的背影呆了呆,然后苦笑了一下,也离开了草地。

  莫妮卡不想去LD球场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她不喜欢卡拉索夫那种高高在上的女人,这也是他询问她愿不愿意去的原因,如果不考虑她的感受,他执意要带她去的话,她肯定还是会去的。

  叶枫又借了奥黛莉的雪佛兰suv,这次借车终于让他萌生了在爱尔格兰国买一辆车的想法,毕竟,一个公司的老总老是借手下员工的车,这始终不是一回事儿。

  “嗯,确实得买了一辆车了,反正这边的好车也不贵,我要是回国了,我就把车给莫妮卡开就行了……我擦,我这是想包养她的节奏吗?”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叶枫都忍不住笑了,苦笑。

  人家送上门来他不要,但他做的一些事情,却总是带着暧昧的性质。

  还没开到LD球场他接到了苏拉尔的电话,这让他感到有点儿意外。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