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三四米远的时候,叶枫背转过身,假装看着一个在男人身上磨蹭的妖艳舞娘,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杰克和那个中年男人的对话。

  “五千美金?你******怎么不去抢啊?”中年男人破口骂道。

  杰克却连还嘴的勇气都没有,他陪着笑:“屠夫,我们谈的可不是一次的交易,是一个月啊,一个月的时间你想干什么都可以,而且这是第一次,你不要的话,有的是人要。”

  屠夫,肯定不是中年男人的真名,而是他的绰号。

  “妈的,你这家伙,真是一个狡猾的贱人,”屠夫骂骂咧咧,却又点了点头,“好吧,如果不是第一次,老子爆了你头!”

  “我发誓,真的是第一次,”杰克说道:“对了,屠夫,给我4900英镑,剩下的我拿货。”

  中年男人掏出了一只小塑料包,塞进了杰克的手里:“拿去吧,抽死你,你一死,哈哈,她就全是我的了。”

  “钱呢?”杰克又说道。

  “我可没那么傻,我什么时候带人走,你就什么时候拿到钱,如果你耍我,刚才的货我要收你五倍的价钱。”屠夫恶狠狠地道。

  “没问题,她跳完这一曲我就带她离开,你拿这钱来我家交易。”杰克说。

  “好,我去准备钱。”屠夫笑了,他笑得特别猥琐。

  叶枫离开了驻足的角落,往舞池中间走去,他穿过舞池,来到了之前驻足的靠近门口的地方,然后静静地看着台上起舞的莫妮卡。

  酒吧里很喧嚣,很热闹,但叶枫的耳朵里却似乎听不见这些声音,安静得很,他的脑海里也在不停地琢磨着杰克和屠夫的对话,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却不是很明白。

  “什么一个月的交易?第一次又是指什么呢?”叶枫很困惑。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或许是一次钱色交易,可莫妮卡怎么会是第一次呢?杰克是莫妮卡的男朋友,来接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大腿内侧都弄出伤来了,这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呢?可是,如果不是的话,那又是什么呢?

  这时一曲终了,杰克向莫妮卡比了一个手势,莫妮卡木然地跳下舞台,往后台走去。

  一些没有看爽的男人开始吵闹,骂人,显然不满莫妮卡这么快就离开了。

  叶枫想了一下,先一步离开了酒吧,回到了停在路边的雪佛兰suv中,大约五分钟后,杰克和莫妮卡从酒吧里走了出来,叶枫赶紧躺在了座椅上,避免被杰克和莫妮卡发现。

  机车的引擎声传来,随后又是震耳的轰鸣声和橡胶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这些声音转瞬远去,叶枫从驾驶室里爬了起来,打燃火,一脚油门跟了上去。

  一路尾随,开了大约十公里,叶枫居然看到了矗立在一片农田之中的小楼,还有圣凯伦农场的厂房和别的建筑,他这才发现,他其实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回到了圣凯伦农场所在的区域。

  杰克骑着他的哈雷机车顺着农场田地旁边的一条乡村马路向前驶去,几公里后,他停在了一座破旧的房子前。

  往前是连绵起伏的山丘和茂密的森林,没有别的住户。

  叶枫忽然想起了莫妮卡说过,她的家住在圣凯伦农场过去一点的地方,比照一下位置,不正是眼前这座破旧的房子吗?

  叶枫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坐在驾驶室里远远地看着。

  莫妮卡从单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开始和杰克争吵。

  两人吵得很激烈,杰克忽然一脚踢在了莫妮卡的大腿内侧,莫妮卡顿时摔倒在了地上。

  “妈的,原来莫妮卡的伤是这么来的,这小子也太不是人了吧?牲口!”叶枫的心中顿时燃起了一股怒火,他推开车门下了车,大步跑了过去。

  莫妮卡从地上爬了起来,但杰克却又粗暴地将她推倒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莫妮卡哭了起来。

  “为什么?”杰克冲她咆哮道,“你欠我的!你欠我的!你这一辈子都得偿还我!”

  “这几年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了,难道还不够吗?你还要我怎么样?”

  “妈的,你再吵我干掉你!”杰克神色狰狞地道,他抬起脚,狠狠地向莫妮卡的大腿内侧踢去。

  他似乎很喜欢攻击莫妮卡的那个地方。

  一块石头忽然飞来,狠狠地砸在了杰克的大腿上。

  “啊!”杰克惨叫了一声,一个踉跄栽倒在了地上。

  杰克和莫妮卡几乎同一时间瞧向了路边的方向,这个时候,叶枫正将他踢出去的脚收回去,这几天练球练疯了,就连打人都不喜欢用手了,看着路边一块石头,一脚就向杰克踢了过去,还打中了。

  “叶总,你、你怎么来了?”莫妮卡的脸色顿时没了血色,比起杰克对她的侮辱和折磨,叶枫的出现更让她感到可怕。

  没有哪个老板喜欢自己的秘书是她这种情况,她心里很清楚,这也是她怎么也不愿意告诉叶枫真相的原因,可她万万没想到叶枫自己找到了这里。

  “混蛋!”杰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折叠的刀子,甩开刀身,神色狰狞地向叶枫冲来。

  “不!叶总你快跑!”莫妮卡伸手去抱杰克的腿,可迟了一步,她抱了一个空,且狼狈地趴在了地上。

  面对气势汹汹的杰克,还有他手中的锋利的刀子,叶枫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和屠夫的交易,我给你更多。”

  杰克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握刀的手也慢慢地放了下来。

  “你开个价吧,一次性,永久买断。”叶枫说道。

  “哈哈哈……”杰克发神经似的笑了起来,“莫妮卡整天在我面前说你有多好多好,她遇上了这个世界上最正直最慷慨的老板,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

  莫妮卡呆呆地看着叶枫,眼泪无声地流着,她的眼神里不仅包含悲伤,还有深深的失望。

  叶枫说道:“我是哪种人轮不到你来评论,我和你做这笔交易,但我有一个条件,我想知道真相。”

  “真相?什么真相?”杰克问道。

  叶枫指着莫妮卡说道:“你这样对她,她为什么还跟着你?”

  “我要二十万英镑。”杰克说。

  “五万,我只给你五万。”叶枫说道。

  “五万?她能为我找更多的钱!没有二十万就滚蛋!”杰克冲叶枫挥了一下刀子。

  “好吧,十万,最多十万,”叶枫说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报警,你这种行为已经成了囚禁和胁迫,我只需要一万英镑就能请一个让你坐牢的律师,你信不信?”

  杰克的脸色阴晴不定,沉默了一下,他说道:“好,十万,成交,给我钱,然后带着她滚吧!”

  “这只是交易的一部分,我说过,我要知道真相。”叶枫说道。

  杰克恨恨地看了莫妮卡一眼,又看着叶枫:“先给钱。”

  叶枫笑了:“我那么大一个公司摆在那里,我还能赖你十万块钱吗?告诉我真相,我立刻给你的账号打十万英镑。”

  叶枫掏出了手机,摆出随时都可以打款的样子。

  莫妮卡从地上爬了起来,木然地站着,她想阻止这次交易,她不想当成商品,可是一想到她可以彻底摆脱这种生活,她又没有出声制止叶枫的勇气,她的心里很痛苦,很矛盾。

  却就在这时,杰克忽然解开了他的裤子拉链,哗啦一下将他的裤头拉到了大腿上。

  叶枫被他惊呆了,但却不是因为他这个变态的动作,而是因为他的作为男性的特征仅仅剩下了两厘米左右,那可怜的小家伙也不是天生就是那样的,清晰可见创伤和手术的痕迹。

  “看见了吗?这就是真相,是她毁了我,她欠我的,她得还我!”杰克的面孔有些扭曲,情绪也有些失控。

  “她……”叶枫愕然地看了莫妮卡一眼,“这是怎么造成的了?”

  “看在钱的份上!”杰克恨恨地道,“我们是在大学认识的,认识,相爱,一次约会,是她约的我,她说要把第一次给我,我很高兴,早早就到了约会的地点,那是一个山坡,景色很漂亮,我站在山坡上等她,欣赏美丽的景色,她其实早就到了,她突然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推了我一把,我掉了下去,一块像刀一样的石头割掉了我的那一部分。”

  叶枫的脑门已经是汗涔涔的了。

  这就是真相。

  美丽的金发女孩和帅气的金发小子在校园里相遇,一见钟情,随着感情的升温,金发女孩想把最宝贵的第一次奉献给心爱的人,可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早就了一个巨大的悲剧……

  只能说,这真的是一个悲剧。

  了解了真相,叶枫也有些理解杰克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变态了,没有一个男人能承受住这样的痛苦,而且这种痛苦会在面对莫妮卡这样的金发尤物的时候变得更强烈,如果每天都承受着只能看不能碰的煎熬,心理再强大的男人也会崩溃,变态!

  “给钱!”杰克冷冷地道,一边提上裤头,系上了腰带。

  “给我你的账号,我给你打钱。”叶枫说,如果杰克是因为别的原因折磨莫妮卡,他是会赖账的,但这样的原因,他是不会赖账的。

  杰克说了一个账号。

  叶枫很快就完成了转账。

  一段感情就这么被卖掉了,杰克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但莫妮卡这几年一直都在赚钱给他花,现在他又白白拿了叶枫十万英镑,也就差不多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