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楼,莫妮卡径直向奥黛莉的办公室走去。

  “她还没来呢,你跟我到房间里来一下。”叶枫说道。

  “嗯。”莫妮卡应了一声,顺从地和叶枫往走廊尽头走去。

  进了房间,叶枫将房门关上:“坐到床上去。”

  莫妮卡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紧张地看着叶枫:“叶总,你……”

  “听话,坐到床上去。”叶枫说。

  莫妮卡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埋着头走到了床边坐下了,坐下的时候,看着叶枫走到她的身边,她越发地紧张了起来。

  叶枫蹲在了她的腿间:“把腿张开。”

  “叶总,我……”莫妮卡鼓起了勇气,“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子,如果你认为你提拔了我,给了我一份好工作和薪水,你就能上我的话,那你就错了,我……我要辞职!”

  叶枫静静地看着她,平静地道:“你看我是那种人吗?”

  莫妮卡有些糊涂了,他就蹲在她的腿间,轻易就能看到她的********,他不是那种人是什么人呢?

  “你刚才上楼的时候我看到了你腿上的伤,昨天在右边,今天左边也有伤,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叶枫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关切的意味。

  莫妮卡咬着樱唇,一字不吐。

  叶枫叹了一口气:“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但你总得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吧,你别忘了,我的老本行是医生,我最擅长的也是做治病救人,你腿上的伤如果不及时治疗,淤血不散,留下疤痕是小事,如果发炎,引起肌肉坏死甚至是骨头坏死,那可是要锯掉腿的事情,你千万不能轻视。”

  “叶总,我……”弄清楚了叶枫要干什么,莫妮卡心中一片愧疚,她忽然想起了刚才说出的要辞职的话,一下子就后悔了,也更紧张了,“叶总,我刚才不是说真的,我……”

  “你刚才说了什么?”叶枫明明是听见了,却假装没有听见。

  莫妮卡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层水雾,欲言又止。

  “听话,让我给你看看,你这点伤对我来说是小事,药到病除。”

  莫妮卡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但没有任何动作,想起她受伤的地方,而叶枫又执意要给她治疗,她的心里就尴尬得要死。

  “把裙子撩上去一点,你这样我可没办法给你治疗,”叶枫说道,“我们华国有一句话,病不避医,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没什么好尴尬的。”

  莫妮卡这才抓住裙角,缓缓地拉了少许上去。

  云润洁白的腿曝露了出来,丝袜下的肌肤似雪,依稀可见暗色的血管,吹弹得破的美妙感觉,然而,在两只大腿的内侧,各有一块瘀伤,右边的还没好,左边又添新伤,尤其是左边的瘀伤,它的面积更大,几乎延伸到了小裤的边沿,不仅红肿,而且有破皮的地方。

  莫妮卡显然没有做任何处理,从伤口之中渗透出来的血液黏住了她的丝袜,就像是一朵朵干枯了的罪恶之花。

  “我需要把你的丝袜脱下来,可以吗?”叶枫试探地道。

  “嗯。”莫妮卡的声音低若蚊呓,不知何时,她的脸颊已经泛起了红晕。

  叶枫伸手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小心翼翼地抓住她的右腿上的丝袜,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拉脱下来,然后是左边,因为有血疤连在丝袜上,他脱得更加小心,不过还是弄疼了莫妮卡。

  “嘶——”莫妮卡皱着眉头,双手使劲地抓住床单,表情痛苦,“疼,叶总你轻点弄,疼。”

  就这么一句话,叶枫差点流出鼻血来。

  在她这样的诱人指数满格的金发美女的腿间从事医护工作,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再被她这么一叫,他纯洁的心灵就再也不纯洁了,他都不敢去看那条小裤了,真的不敢。

  好歹是把她的丝袜脱下来了。

  失去了丝袜的遮掩,她的大腿更白皙。

  叶枫深吸了一口气,稳住荡漾不已的心。

  他取出随身携带的金属小药盒,然后又取出两颗小病丸,放嘴里嚼碎,随后又将嚼成糊状的药膏吐出来,用手指一点点地涂抹到她的伤口上,左边的右边的都涂上。

  涂药膏的过程他也是小心翼翼,生怕触碰到不应该触碰的地方,毕竟她受伤的地方是那么靠近,那么敏感。

  莫妮卡在他涂药的过程里紧张得量腿轻颤,脸蛋也红得不行了,尤其是叶枫在涂左边伤口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某个地方的那一下,那个时候她都恨不得钻进被窝里面去藏着了。

  这种治疗轻松简单,很快就搞定了。

  “好了,如果留下了疤痕的话,你找我要美人膏,涂抹一下就好了,”顿了一下,叶枫又说道,“对了,要我帮你穿丝袜吗?”

  “啊?”莫妮卡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不不,还是我自己来吧,叶总。”

  叶枫尴尬地笑了笑,他是真心想帮忙穿丝袜的,毕竟她是伤员嘛,需要一些贴心的照顾,莫妮卡提着丝袜穿上,让她很无语的是叶总竟然没有回避,而是全程围观。

  “叶总,我去通知奥黛莉。”莫妮卡逃似地往门口走去,不敢看叶枫的眼神。

  “莫妮卡,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叶枫问道。

  莫妮卡停顿了一下:“我……没什么事,是我不小心弄伤的。”说完,她走出了房间。

  叶枫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犹豫,这事要不要管呢?

  本杰明、卡特老爹和奥黛莉都还卖力,叶枫交代他们去办是事情都能尽心尽力地去做,有些叶枫没有注意到的问题,不用叶枫招呼,他们主动就会处理。

  他们这么卖力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叶枫不仅保留了他们的工作,还升职加薪,对这样的老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更重要的是,随着对仙女药业的了解增多,不仅是他们几个高层,就连前圣凯伦农场留下的普通员工也意识到了仙女药业的潜力,并充满了期待。

  谁不想拥有一份体面有高薪的工作呢?这一点在发展中国家是如此,在发达的欧美地区也是如此,因为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是一样的。

  安排了工作,叶枫让会计师和律师起草股份分配的草案,然后又来到了草地上练球。

  莫妮卡拿着毛巾站在旁边看着叶枫踢球,等着给叶枫擦汗,叶枫每进一个球,她的小嘴都会忍不住地张开,好半响才能合上。

  “你别在那里站着,给我抛球怎么样?”叶枫对她说道,“你抛,我踢。”

  “嗯,好的。”莫妮卡点了点头,过来给叶枫抛球。

  莫妮卡扔出来的球全部被叶枫踢进了四十米开外的球门,很快叶枫就不满足这种没有难度的射门了,他说道:“莫妮卡,你站在我的前面,我练练弧线球。”

  莫妮卡很爽快地答应了,站在叶枫的身前不动。

  叶枫将一个皮球放在了她的身前两米的地方,准备起脚远射,他是第一次尝试这种被人挡住射门路线的远射,他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一脚踢在了皮球上。

  砰!一声闷响,皮球擦着莫妮卡的大腿外侧飞向了球门。

  皮球所携带的劲风哗啦一下将她的ol裙卷带了起来,瞬间就撩到了她的腰际,那一双粉雕玉琢的紧致****展露无遗,她所穿的一条白色的小裤也完全曝露了出来,春光乍泄,诱人至极。

  “啊呀……”莫妮卡惊呼了一声,慌忙将裙摆压了下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叶枫也尴尬得很,慌忙道歉。

  嘭!皮球飞出一道月牙弧线,击中立柱弹了出来。

  这球没进。

  叶枫失望地摇了摇头:“再来一次。”

  他又将一个皮球放在了莫妮卡身前的草地上。

  这一次莫妮卡学机灵了,提前抓住两边的裙摆,这样,他总不能把裙子吹起来了吧?

  叶枫一个跨步,一脚怒射。皮球再次擦着莫妮卡的腿侧飞向了球门,这一次皮球所携带的劲风依旧撼动了莫妮卡的ol短裙,可是没能再将它撩起来。

  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嗖一下飞进了球门,不过位置太正,几乎是从球门的二分之一位置飞入球门的,这样的球在比赛中,守门员几乎站着不动就能将球拦住。

  莫妮卡回头看了一眼,兴奋地道:“呀,进球了!”

  “不行,位置太正了,这样的球没法突破守门员的防守。”叶枫并不满意这粒进球,他又拿起一个皮球放在了草地上,起脚,射门。

  一个又一个的皮球擦着莫妮卡的身体飞向球门,有的飞进了球网,有的击中立柱或者横梁,有的则擦着立柱或者横梁射孔。

  一个多小时后,上百个皮球都被叶枫射空了,叶枫也累出了一身大汗。这种用内力射门的方式还是很消耗内力的。

  莫妮卡赶紧拿着毛巾来给叶枫擦汗,她的动作很温柔。

  她靠得很近,叶枫嗅到了她身上的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也看到了衬衣领口下的一抹雪肤,当他犹豫着要不要自己擦汗的时候,莫妮卡却已经擦干净了他脸上的汗珠,退开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