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卡拉索夫说。

  “好吧,我确实知道你想什么,不过我告诉你,我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也不是我的男朋友,大家在一起玩一玩,开心就行了,我管人家在华国也没有男朋友?真是的。”苏拉尔满不在乎的样子。

  卡拉索夫笑了:“真的是这样吗?女人在感情上的占有欲远比男人强烈,我有一种不好的直觉,你抱着玩玩的态度接近他,但你会越陷越深。”

  苏拉尔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头:“卡拉,你真的要在我的面前玩弄你的心理游戏吗?不然我们玩一个赌局吧,就赌叶先生会不会加入你们里卡兹俱乐部,怎么样?”

  一个擅长玩心理游戏,一个擅长玩赌局,两个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呵呵,我们还是去散步吧,我还指望你劝劝叶先生呢,我怎么会跟你在这件事上打赌?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就没有赢过你一次,我是不会跟你赌的。”卡拉索夫拉住了苏拉尔的手,向她示好。

  苏拉尔这才露出了笑容:“算你识趣,我们去散步吧。”

  小楼的另一间办公室里,叶枫愁眉不展地想着踢球不踢球的问题,他带来的几个仙女药业的员工正忙着翻查圣凯伦农场的账目和其它的一些报表和资料。

  “叶总,圣凯伦农场的两千英亩的土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租的,每年的租金是五十万英镑,另外,截止目前,圣凯伦农场综合负债一千二百万英镑,而它的固定资产仅有一千万英镑。”仙女药业的一个会计师打断了叶枫的沉思。

  叶枫看着他的会计师:“这么说,它其实是负资产了?”

  “是的,不过不严重。”会计师说道,“但是,如果经营的状况得不到改善,负债率还会提升,这恐怕也是他们想出售圣凯伦农场的原因,因为继续经营的话,他们就得偿还目前的债务。”

  这个圣凯伦农场就像是索夫家族身上的一块烂肉,要是不割掉,最终会蔓延全身,拖累整个家族,而且,农产品深加工的企业在现在的市场上已经很难有所作为了。

  叶枫说道:“对了,你给我一个建议,这样一家壳公司,我们的能接受的最高价位是多少?对我们最有利的价位又是多少呢?”

  “收购这样的公司,主要是看它对我们的价值,还有它的潜力,现在它只具备前者,所以价钱不会太高,我们几个刚才粗略地推算了一下,我们给叶总的参考价位是八百万英镑,至于对我们最有利的价格,叶总,那当然是不给钱最好了。”会计师小小地幽默了一把。

  叶枫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你们继续吧,了解得越多对我们越有利。”

  连带会计师在内的几个专业人员又忙碌了起来。

  ******

  “哎呀,书冉姐你不要乱动嘛,你这样动来动去我就看不清楚你了。”

  “我没有乱动呀,可能是我的电脑的摄像头太差了吧,你才会看不清楚。”

  古老小楼的一个房间里,叶枫正使用屋里的一台电脑和万里之外的柯书冉进行视频连线,因为有着七个小时时差的原因,叶枫这边是夜晚,她那边却还是午后。

  对于叶枫和柯书冉而言,视频聊天还是第一次。

  柯书冉在镜头前东瞧西瞧,叶枫这边的画面就模糊不清。

  “好了没?”柯书冉不动了,直盯盯地看着镜头。

  画面终于清楚了,叶枫笑道:“好了,好漂亮。”

  柯书冉抿嘴笑了一下,心里欢喜,嘴上却假装羞恼地道:“油嘴滑舌,你就知道拿好听的哄我。”

  “你真的很漂亮嘛,我说错了吗?我亲一下。”叶枫凑嘴在摄像头上亲了一下。

  “哎呀,画面都花了,你亲镜头干什么啊?又不是真亲我。”柯书冉啧道。画面看不清楚了,她有些着急。

  叶枫用纸巾擦了擦镜头:“你也亲我一下吧。”

  “不亲。”

  “就一下嘛。”叶枫软磨硬泡地道。

  “就是不亲,”柯书冉白了叶枫一眼,“你就这点不好,色色的。”

  “呵欠……我好困,那我关了睡觉了。”叶枫假装打了一个呵欠。

  “你……不许去睡觉。”

  “那你亲我一下。”叶枫的脸皮很厚。

  “你呀,好啦,我就亲你一下。”柯书冉凑唇在镜头上亲了一下,跟着又用纸巾擦拭镜头。

  叶枫笑了,柯书冉亲的那一下仿佛不是镜头,而是他的唇,目的达到,他也心满意足了。

  “你在米国还好吧?”

  “我现在都在爱尔格兰国了。”

  “怎么又跑到爱尔格兰国去了呢?”

  “收购壳公司啊,还是为了仙女药业上市的事情,不过,很快就会谈好了,我好想回来给你暖被窝。”

  “又来了,我才不要你给我暖被窝呢,每次都是你把暖暖的被窝搞得冷冰冰的。”说到这里,柯书冉似乎想起了暖暖的被窝为什么会变得冷冰冰的原因,她的脸颊顿时浮起了两团红晕。

  她那欲迎还羞的神情,那娇美的模样,叶枫的心痒痒的,恨不得立刻穿越到她的身边,给她一个暖暖的被窝。

  调戏美人是个技术活,尺度恰到好处也就够了,老是调戏就不好了,叶枫收起了轻浮的心思,说道:“书冉姐,我跟你商量一个事。”

  “什么事?”叶枫一下子变正经了,柯书冉那边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仙女药业上市之后,公司就得改成股份制,我想过了,我想给你一些原始股份。”叶枫说,这个想法其实已经在他的心里酝酿很久了。

  “不行不行,我什么都没做,我怎么能要你的股份?我不能要。”柯书冉连忙拒绝。

  叶枫笑道:“你怎么就什么都没做了?你把我教得这么出色,这就是对仙女药业最大的贡献,我给你分一些股份,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说不过你,但这个股份我是不能要的,我要了,别人怎么……”柯书冉没说下去,她还是介意别人的看法的,师生恋就已经超出她的底线了,她也是由于了两年的时间才接受了叶枫,现在叶枫又要给她股份,让她成为仙女药业的股东,她害怕被别人戳她的脊梁骨,把她说成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

  叶枫知道她的心里在顾忌什么,也不着急,继续劝说道:“书冉姐,这不是我一时兴起要给你分股份的,因为仙女药业要上市就必须满足股份制的条件,也就是说仙女药业必须有至少五个股东,我不给你,我也得给别人啊,自古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到了你这里怎么就成了肥水不流自家的田了呢?”

  一句“肥水不流自家的田”让柯书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忍俊不已地道:“你呀,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就成了你的田了?我哪里是你的田了?”

  她或许是无心才活出这句话的,可叶枫听了却为之一荡,他想到了她的田地,他辛苦耕耘过的处女地,现在已经变成了肥沃的田地,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

  柯书冉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玉靥一下子更红了:“你在想什么呢?不许胡思乱想!”

  叶枫呵呵笑了笑:“我在想正经的事情啊,没有胡思乱想,就这么说定了,我给你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份吧,你成了仙女药业的股东,你分的利润也可以用到冰玉小学上嘛,你可以照顾更多的需要照顾的孩子,你可以做很多你想做的事情,这有什么不好呢?”

  柯书冉托着下巴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妥协了,她点了点头:“好吧,既然我不要你也得送别人,那为什么不要呢,你也说了嘛,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的肥水流过来,我这块田就收了。”

  叶枫的心里顿时一声惊叹,老师女神也有变坏的时候啊!

  “你快休息吧,我看你那边亮着灯,应该是夜里吧。”

  “嗯,你亲我一下我就睡觉了。”叶枫说。

  柯书冉又将樱唇凑到镜头上,这一次她并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将她的********滑出了唇缝,在镜头上做了几下挑逗的动作,这之后,她才结束她的“吻”,一脸坏笑地盯着镜头。

  叶枫一下子就冲动了起来,脱口道:“书冉姐,我们果聊吧!”

  “你想得美,小色狼。”柯书冉那边一下子就关机了。

  叶枫在电脑前呆坐着,好半响才叹了一口气:“你总是说我变坏了,你才变坏了呢。”

  不过,柯书冉坏,只对他一个人坏,这点他的心里是很清楚的,也是喜欢得紧的。

  门外,苏拉尔将举起来准备敲门的手放了下去,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静悄悄地离去。

  这里的房门很古老,隔音效果很差,刚才叶枫和柯书冉的对话她都听见了她的心里充满了失落和伤感,因为在叶枫的身上,她根本就感觉不到他对那个叫柯书冉的女人的情意。

  把感情当游戏,游戏就有结束的时候。

  现在,是游戏结束的时间了。

  玩一玩可以,可是继续下去的话就会越陷越深,就会受到伤害,她相信卡拉索夫的说法,她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