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陈部长,你给我说说吧,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嗯,那我就说说吧,”陈浩敏说道,“叶总,你提出的ab股方案与我想对你提出的方案不谋而合,这当然是正确的,至于让挑战者投资咨询公司低价认购百分之三十的b类股,我觉得呢,这有点高,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先提出百分之二十,他们不答应的话,我们再往上加一点,但不会超过百分三十。”

  “继续说。”叶枫说。

  “是这样的,叶总,你想,假如我们最终发行六千万b类股,那么在开盘之初创业者公司就拥有百分之三十的低价股票,也就是差不多两千万只b类股票,假如我们的股票发行价是10美元一股,而他们认购的价格是7美元或者8美元,一只股票他们就有两三美元的利润,他们再炒高一点,在15美元的价位抛售,他们就赚走了差不多一倍的资金,他们离场之后,购买我们股票的投资者就会亏损,这对我们来说是很不利的。”

  股市就是如此,一方赚了钱,那就必然有一方会亏本,这一点,无论是华国的股市,还是米国的股市都是如此。

  叶枫其实并不是随口说出的百分之三十的低价股认购权,他是经过一方深思熟虑的,但现在看来他给对方的好处还是太大了,他有些后悔,不过他也想得通,毕竟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出点纰漏也是很正常的。

  “话已经说出去了,不过关系重大,我个人的颜面倒也无所谓,该反悔就反悔。”叶枫说道。

  “不,叶总,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陈浩敏说道。

  “什么方法?”

  陈浩敏又说道:“是这样的,叶总你说的百分之三十的低价股购买权可以不变,我们只需要加一条与投资银行分享就行了。”

  叶枫将陈浩敏的话揣摩了一下,顿时露出了笑容:“看来这种事情还真得你这样的专家来处理啊,这样吧,接下来的谈判我就交给你了,百分之三十的低价股购买权,他们愿做就做,不做就拉到。”

  陈浩敏说道:“叶总你放心吧,这样的合作方式看似有风险,但我们仙女药业的业绩是非常好的,潜力巨大,我敢打赌,他们不但会购买低价股,还会在股市上抢购我们发行的评价股,有钱,谁不想赚呢?那个刘松光说那么多,不就是为了多赚一点吗?”

  叶枫笑了笑:“我们讨论一下细节吧,制定出一个成熟的方案出来。”

  “我有方案,叶总你可以可以看看,你一边看,我们一边讨论。”陈浩敏说,他从公事包之中拿出了一份文件。

  他也是有备而来的,第一次将仙女药业的老总,他肯定是要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备的。

  叶枫打开他的方案看了起来,两人也讨论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

  “行了,我们去看看他们商量得怎么样了。”叶枫说。

  “好的,叶总。”陈浩敏赶在叶枫的前面,为叶枫打开了房门。

  叶枫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他的心里暗暗地道:“安伯为我物色的人才果然不错,不仅有很强的专业素养,也挺会做人的。”

  当然,叶枫不会因为陈浩敏会讨好他就更加器重这个人,他将这次商业谈判交给陈浩敏来负责,也有着一个考验陈浩敏的能力的目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吗?

  回到会议室,挑战者投资咨询公司的谈判代表们也刚刚结束讨论。

  “你们讨论得怎么样了?”叶枫随口问道。

  “叶总,”刘松光说道,“我刚刚和我们公司的高层联系了一下,他们表示有兴趣,但百分之三十的低价股购买权太少了,我们要百分之五十,价格是平价股的十分之七。”

  这还真和陈浩敏猜测的相吻合,价格是平价股的十分之七,也就是说发行的价格是10美元的话,他们只需要7美元就能买到,股票还没上市流通,他们就已经赚了百分之三十,而且胃口还是这么巨大——百分之五十的b类股!

  “苏拉尔小姐呢?”叶枫的视线从刘松光的身上移开了,假装寻找苏拉尔。

  “我在这呢,叶医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呢?”苏拉尔从会议室的门口走了进来。

  “麻烦你送一下客吧,我没兴趣再谈下去了。”叶枫说。

  “好的,没有问题。”苏拉尔说。

  “等等,叶总,”刘松光苦笑着摇了摇头,“好吧,把你们的方案拿给我看看吧。”

  叶枫和陈浩敏对视了一眼,两人的嘴角都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接下来双方进入了更激烈的谈判,每一项都关系着双方的利益,所以每一项双方都争得面红耳赤,轻易不会让步。

  叶枫说得少,但只要是他说出来的条件,对方几乎就没法改动,所以,在这次商业谈判里陈浩敏充当着一个马前卒的角色,他现与敌军厮杀,消磨对方的战斗力,然后叶枫再出马,一举搞定敌军。

  这一谈,大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叶总,不得不承认,你是我遇见的最难缠的商业谈判专家。”临走的时候刘松光与叶枫握手,满脸都是苦笑,这一番马拉松式的谈判下来,他也早就累得筋疲力尽了。

  “你也是我遇见的最难缠的谈判专家,好了,合作愉快。”叶枫笑着说道,然后伸出手与刘松光握手。

  刘松光与叶枫的手掌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这一刻,仙女药业也和挑战者投资咨询公司建立了合作的关系——就在刚才的漫长的谈判里,双方已经初步敲定了合作的合约。

  刘松光争取了几个小时,其实也就争取到百分之五的低价股购买权而已,而且这里面还有投资银行的份额,换做是别的公司,他会不屑一顾,可是这是仙女药业,仅仅是它的潜力就足以让任何资本家心动!

  叶枫在一家比较高档的中餐厅定了餐,给陈浩敏和跟他一起过来的仙女药业的精英员工办了一台接风宴。

  叶枫还请了苏拉尔和朱莉以及托马斯,苏拉尔倒是想去,可想到尼斯塔科维奇酋长需要人照顾所以就没来,朱莉和托马斯也婉言谢绝了叶枫的邀请。

  接风宴的气氛很热闹,仙女药业的员工纷纷向叶枫敬酒,叶枫是来者不拒,无论是谁向他敬酒他都会喝。他的酒量简直把一大群人给吓懵了,他们却不知道叶枫每喝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去一趟洗手间吃一颗小病丸。每次他从洗手间里出来,他的状态就完全恢复了,就跟没喝酒似的。这样喝下去,没过多久仙女药业的员工们没把他们的老总灌醉,他们却醉倒了一大片。

  “叶总,你、你、你真是海、海……”最后一个“量”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陈浩敏就醉得趴在了桌上。

  叶枫将端在手里的酒杯放了下来,视线也落在了雅间的门口,这时一个中年女人正往雅间里走。她穿着中餐厅里的服务员的服装,大红的颜色,很喜庆。她的长相身材乃至气质都很普通,要是在华国,她往人群里一站就很难再找到她了。

  “服务员,里面这里有固原补气汤吗?”叶枫说道。“给他们一人来一罐醒醒酒。”

  中年女人用华语说道:“老板,固原补气汤那可是稀缺货啊,我们这里有倒是有,不过很贵,15美元一听,你确定要吗?”

  叶枫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固原补气汤在米国市场上的价钱,15美元一听,折算华币的那就是80多华币了,一听饮料能卖这个价钱,虽然是自家企业生产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想问--喝了能成仙吗?卖这么贵!

  “贵也拿来吧,给他们解解酒。”叶枫其实也不在乎这几个小钱,贵是贵了点,但固原补气汤能解酒,这个功能是他目前最需要的,小病丸虽然解酒更厉害,可他没办法一人发一颗。他自己的存货并不多。

  “好的,老板,不过请等一下,我把桌子的空盘子清理一下再去。”中年女人并没有立即去拿固原补气汤,而是走到了餐桌边上清理桌上的空盘子。

  叶枫好奇地道:“大姐,我们已经吃完了,你完全可以等我们走了以后再来清理餐桌,别清理了,去拿固原补气汤吧。”

  中年妇女还是没去,她用抹布擦拭着叶枫面前的桌面,移开手的时候桌面上却多了一张小小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句话:朱莉和托马斯去机场接人了。

  然而,让叶枫感到惊讶的却不是这张纸条上的内容,而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很陌生的女人,他愣了半响,忽然醒过神来,他伸手在酒杯里蘸了一点白酒,然后在桌上写下了两个字加一个问号:五姨?

  中年女人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叶枫苦笑着摇了摇头,为叶小五的神乎其神的化妆术而吃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叶小五见面了,但每一次叶小五都是以不同的面目出现,而每一次他都没法认出来!

  这种感觉是很诡异的,他和叶小五已经很熟了,可他却弄不清楚究竟第一次见到的叶小五是真面目呢,还是第二次或者是这一次呢?这还真是让人没法判断的事情。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