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的,”苏拉尔说道,“我们部落的保留地是我们时代居住的地方,它和我们的生命一样重要,在那片土地上我们狩猎、放牧和耕种,另外我们也有自己的赌场为我们增加收入,我们的人民过得很充实、富足,我们不想惹任何麻烦,可麻烦却找上了我们,一家制药公司想在我们的保留地里修建一座制药工厂,我们当然反对,不过对方买通了印第安事务局的官员让方案获得了通过。”

  “这样的事情在我们那里也有,征地与反征地,利益总能驱使一些人泯灭良心……不过怎么会闹到这么严重的程度呢?”叶枫说道。

  “我爸爸想方设法找到了那家制药公司的一些涉嫌违法的证据,比如环境污染,药物隐藏严重的副作用等等,还有他们的一些高层的违法行为等等,我爸爸原本只是想用这些证据让对方放弃,却没想到因此而捅破了一个马蜂窝,结果,对方派来了杀手袭击了我爸爸。”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与叶枫想象的并不一样,在此之前,他猜想的是某个黑帮或者大毒贩想在洛魁部落的赌场里销售毒品,而尼斯塔科维奇酋长不同意,结果引来杀手刺杀之类的,却没想到是真相是这样的。

  “对了,那家制药公司是什么制药公司呢?能量这么大,居然能买通印第安事务局的官员?”叶枫很好奇这点,他其实已经想到了一个类似的公司,曼加尔生物科技公司,不过这只是他的猜测而已。

  “那家制药公司名叫‘红太阳生物制药’,我对它了解得不多,很神秘的一家公司,”苏拉尔说道,“我爸爸倒是了解得很多,可是他没法告诉我们。”

  叶枫安慰道:“你放心吧,我会让他开口告诉你的。”

  “谢谢,”苏拉尔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你什么时候去中央公园呢?在过一些时候天可就黑了,那个时候你是欣赏不到中央公园的美丽景色的。”

  叶枫看了一眼窗外的暮色,忽然说道:“还是算了吧,改天去看看,对了,能给我找一台笔记本电脑吗?我想查查在米国上市的一些资料,我得补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没问题。”苏拉尔说。

  黑夜降临,叶枫却在他的房间里怎么也睡不着,他又爬了起来,窝在沙发里,打开苏拉尔给他的笔记本电脑学习有关在米国上市的知识。

  这些知识枯燥乏味,他看着就犯困,可是爬到床上之后又睡不着。

  如果是在柯书冉的家里那该多好啊,他好喜欢柯书冉家的那张床了,在上面做做运动再睡觉,真的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

  想到了柯书冉家的床,自然而然又想到了冉莹颖的床,还有刘梓妍的床,她们的床也很柔软很舒服,有很多美妙的故事……

  他欠下的感情债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想想怎么去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感情纠葛,他的头就会隐隐作痛。

  “我在想什么呢?现在可不是梳理男女关系的时候,仙女药业上市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叶枫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为自己开脱的借口,然后他又埋头看起了相关的资料。

  慢慢的,他的上眼皮也和下眼皮亲密地结合在了一起……

  “站住!干什么的?”门外忽然有人说话。

  叶枫被吵醒了,睁开眼睛看着门口。

  “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门外又有人说话。

  说话的人是一个印第安保镖,他的英语很蹩脚,叶枫对他有一点印象,因为他使用的电脑就是那个印第安保镖给他送来的,好像叫小花牛--印第安人的名字很的是很奇怪的。

  “我是来这里提供服务的。”一个女孩的声音。

  听到这个女孩的声音之后叶枫的心里顿时浮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这个女孩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

  “什么服务?”小花牛的声音。

  “嗯……特殊的,”女孩的声音,“是你们这里一个姓叶的男士叫的服务,你让我进去吧,他都打电话催我两次了,他很着急的。”

  屋里,叶枫眨巴了一下眼睛,忽然像被针扎了屁股一样站了起来:“姓叶的男士,这里不就我一个姓叶的男士吗?我什么时候叫了那种服务啊?这简直是污蔑我的清白!”

  “你等一下,我问一问。”小花牛的性格很憨厚,跟着就敲响了叶枫的房门。

  叶枫气冲冲地走了过去,一把打开了房门,破口说道:“谁让你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女孩就从小花牛的身后绕了过来,展开双臂向他的怀里扑来。

  他完全能避开,不与女孩的身体接触,可就在女孩站出来的那一刹那,他看清楚了她的脸庞,他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呆住了,动弹不了。

  女孩如愿以偿地扑到了他的怀中,他瞬时间就感受到了对方的酥软的丰隆,挤压得他很舒服,不过,这个女孩身上的香水味好重,熏得他皱眉不已,可他的心里却没有半点反感,只因为她是来子馨。

  长得跟张飞似的小花牛忽然拔枪指着来子馨的后脑勺。

  楼梯口的两个印第安保镖也往这边走来,他们的手中也都拿着枪。

  “别别……”叶枫慌忙将来子馨扯到了他的身后,跟着又解释道,“她是……”

  忽然意识到说出来子馨的身份是不明智的举动,他跟着又说道:“她确实是我叫的服务,没事,你们把枪收起来吧。”

  小花牛向两个同伴挥了挥手,另外两个印第安保镖转身退了回去。

  为了配合自己刚才说出的谎话,叶枫硬着头皮在来子馨的臀部上拍了一下,装出很好色的样子。

  “我得搜一下她的身,”小花牛说道,“为了你的安全,叶医生。”

  “不不不,还是我来吧。”叶枫赶紧说道,然后又向来子馨眨了一下眼睛,示意她配合。

  来子馨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很洒脱地张开了双臂,方便叶枫搜她的身。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紧身毛衣,胸围的曲线被完美地勾勒了出来,示人以雄壮丰满的姿态,骄傲得很,她的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的皮裙,搭配黑色深筒皮靴,一双****上套着一双粉色吊带,妖娆无比,就这么一身打扮,还真像是站在街边拉客的特殊工作者。

  叶枫颇无语地瞪了她一眼,然后装模作样地搜她的身,他先从她的腋下开始,哪知他刚把手伸到来子馨的腋下,来子馨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痒、痒……痒死了……咯咯……”不但叫痒,她还把两只咯吱窝紧紧夹住叶枫的手,柔软的腰肢也扭来扭去,摇动,摇动,叶枫的双手就在她的丰盈旁边,那份柔软几乎要将他的手掌融化!

  叶枫尴尬得要死,假装生气地道:“站好了,老实点,不然我让我身后的大块头搜你的身。”

  他说的是汉语,来子馨完全能听懂,但小花牛却等于是在听天书。

  这句话还真是管用,来子馨跟着就变老实了。

  叶枫象征性地拍了拍来子馨的腰肢,还有大腿两侧,然后说道:“可以了,她的身上没有武器。”

  小花牛却一本正经地道:“叶医生,她的裙子里面也要搜一下,我就遇到一个在小裤里面藏手枪的女人,那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真的,如果你不愿意搜那个地方的话,我可以代劳。”

  叶枫:“……”

  来子馨的脸也红了,腋下和腰上什么的她可以随便让叶枫搜,可是裙子下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她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谈过的女孩,怎么可以让一个男人搜她的那个地方呢?

  “我来吧。”小花牛自告奋勇地凑了上来。

  叶枫赶紧挡住他,一边说道:“我来我来。”

  来子馨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可这又怨得了谁呢?她想出这个办法混到这里来,选的角色还是风尘女子,倘若一个从事那种工作的女人就连小内内都不让男人摸一下,那不立刻穿帮了吗?

  “我……只搜一下。”叶枫也已经是词不达意的状态了,他的手向来子馨的皮裙下面伸了进去,然后在她的腿内侧假装搜查了一下,只是触碰到腿内侧而已,并没有触碰到女孩子的羞耻的地方。

  来子馨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叶枫将手抽了出来,装作很猴急的样子:“好了好了,她怎么可能带枪呢?这里没事了,不要打扰我。”

  小花牛咧嘴笑了一下:“好好享受。”

  叶枫哪里还肯跟他废话,顺手就把房门给关上了,房门关上的时候,他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刚刚经历的事情恐怕是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最荒诞搞笑的事情了。

  “哼!刚才摸得舒服吗?”来子馨气哼哼地道。

  叶枫苦笑道:“你还好意思说呢,你告诉我,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之前你不是跟我打过一个电话吗?”来子馨微微不屑地道,“我追踪你的电话ip会很困难吗?”

  叶枫无言以对,要知道他面对的是怪物级别的黑客,当初在仙女药业创业之初,如果不是她黑进几大门户网站强行植入广告,仙女药业的发展绝对没有现在这样的规模,而拥有超凡黑客实力的她要想追踪一部电话的ip地址,那还真的是小菜一碟的事情,而且,她骨子里有着一股冒险精神,这两者和在一起,她不出现在这里才是怪事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