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一进门,门口的两个印第安保镖又把门给关上了,朱莉和托马斯并没有进屋。

  叶枫感到很奇怪:“他们……”

  印第安女孩笑了一下,打断了叶枫的话:“朱莉和托马斯吗?他们是FBI的探员,我不是很喜欢他们,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他们是不能进来的。”

  FBI就是米国联邦调查局,隶属于米国军部,权利比地方大得多,这点叶枫倒是很清楚的,不过,这个印第安女孩的说法却让他更困惑了,联邦调查局的两个探员将他从机场接到这里,却连门都进不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叶枫终于见到了他的病人,一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印第安男人,看上去他的年龄应该在五十左右,脸上画着红色的油彩,皮肤却没有半点血色,他的双眼紧闭着,没有睁开的迹象。

  在床的周围摆着好些医疗设备和器械,氧气瓶和呼吸机,心电监控仪,输液的吊架和针具等等,其实,也只有这些正在运作的医疗器械才能证明他还活着。

  屋子里有两个印第安保镖,一个站在床头,一个站在窗户边上,与外面的印第安保镖不同的是他们的手里都拿着枪,站在床边的拿着一支手枪,站在窗户边的拿着一支散弹枪,两个保镖都用警惕的眼神盯着叶枫,眼神都显得很凶悍,他们似乎是在用眼神警告叶枫,不要轻举妄动!

  直到现在为止,印第安女孩都没有自我介绍,更没有说出她父亲的身份,甚至,屋子里的两个保镖也都还保持着持枪警戒的状态,叶枫的心里很清楚,对方还是不相信他,要想让这个印第安女孩相信他,他就必须拿出让她信服的东西来--比如他的医术。

  既然都从华国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了,倘若因为对方的戒备而放弃的话,那么这段时间所做的努力就白费了,更何况,就对方的排场而言,躺在病床上的印第安男人的身份显然不低,治好了他,或许真能在仙女药业上市的事情上获得帮助。

  略微想了一下,叶枫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说道:“我能给他看看吗?”

  “可以,你是医生,当然可以。”印第安少女说道,眼神之中充满了期盼。

  叶枫走到了床边,伸手给躺在床上的印第安男人把脉。

  印第安少女用好奇的眼神看着叶枫,而屋子里的两个印第安保镖也都将视线聚集到了叶枫的身上,三个印第安人显然不明白叶枫在做什么,他们对华国的医术陌生得很。

  其实,倘若这里的医生能治好躺在床上的印第安男人的病,他们又怎么会托山姆在华国找叶枫过来呢?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把死马当成活马来医了,说白了,叶枫就是他们的一个希望,但究竟相信多少,这点却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叶枫对屋子里的三个印第安人的反应并不在意,他的整个心思都在探查病人的病情上。

  他使用的手段还是他最擅长的内力诊脉,这种手段就如同是在病人的身体之中生出了一双眼睛,能看到身体内部的情况。

  随着内力探脉的进行,叶枫的眉头也慢慢地皱了起来。

  好几分钟后叶枫才松开病人的手腕,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怎么样?叶医生。”印第安少女迫切地想知道叶枫的看法。

  叶枫说道:“你父亲是出了车祸了吗?他的颈椎损伤得很厉害,完全是一个植物人,他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如果离开呼吸机,他随时会死去。”

  这就是叶枫给出的诊断。

  印第安少女和两个保镖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病人是个什么情况,三个印第安人都是知道的,但叶枫不知道,这就是让三个印第安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因为叶枫只是用手摸了一下病人的手腕,什么都没做,却给出了与先进的检查设备检查出的一样的结果!

  不过,这才只是一个开头。

  给出诊断之后叶枫将他的右手伸到了病人的后颈下,用五指轻轻地扣住病人的脊椎和颈部肌肉,然后往病人的颈部注入了一股内力。

  非常诡异,叶枫的内力一进入病人的身体,病人的眼皮跟着就动了一下!

  病人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动了一下眼皮,但这却说明了外在的刺激他还是能接受到的,也就是说他的颈椎虽然受损严重,却还不至于到了完全损坏的程度。

  “有一定的治愈希望。”叶枫的心里已经有了底,他慢慢地将手抽了回来。

  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印第安少女的眼里,她心中的激动难以抑制。

  如果说叶枫刚才只是摸了一下她爸爸的手就给出精准的诊断,这还不算什么的话,那么刚才他摸了一下她爸爸的颈部就让她爸爸的眼皮动了一下,有睁开的迹象,这一手便彻底征服她了!

  “叶医生,你能治好我爸爸吗?”印第安少女很快就从惊讶之中回过了神来,激动地道。

  叶枫想了一下才说道:“我暂时还不能给你答复,我需要研究一下才能告诉你答案。”

  “你一定行的,我知道你一定行的,在华国,在你的家乡大槐树村,你曾经治好过一个全身瘫痪的病人,不是吗?刚才你让我爸爸眨了一下眼睛,这点就连米国最好的医生也做不到。”印第安少女直直地看着叶枫。

  她说的全身瘫痪的病人是曹雪的母亲庄馨怡。

  庄馨怡当初出车祸瘫痪,病因是中枢神经受损,这点叶枫记得很清楚,同样是植物人,但庄馨怡的情况却要比眼前这个印第安男人轻得多,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庄馨怡至少不需要呼吸机来维持生命,而这个印第安男人离开呼吸机就会死。

  严重确实是要严重得多,但叶枫也并不是没有把握治好他,至少目前这种情况他并不着急着表态,他得留一手。

  “呃,看来你对我很了解嘛,”叶枫淡淡地道,“你在米国,却知道上万公里以外的华国小山村的事情,是谁告诉你的呢?”

  印第安少女这才发现自己有些说漏嘴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又收不回来,她显得有些尴尬和着急:“那个……是山姆叔叔打听到的,我是听山姆叔叔告诉我的,如果不是山姆叔叔,我也不知道叶医生你的存在啊,我们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的这次见面。”

  “你还知道我一些什么事情呢?”叶枫试探地道。

  “我还知道一些,你治好了华国地产商来永辉的绝症渐冻人症,还有很多很多病例……在你来之前,我觉得你的故事一定有很多不真实的成分,可刚才你给出准确的诊断治好,我相信那些故事都是真的,”印第安少女很真诚地道,“叶医生,无论如何,请你给我爸爸治病吧。”

  叶枫点了点头:“我会制定治疗方案,如果方案可行的话,我一定会给你爸爸治疗的,如果方案不可行的话……我也没办法不是?”

  印第安少女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跟着说道:“对了,叶医生,你这次来米国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仙女药业在米国上市是吗?”

  叶枫等她说出这句话等很久了,不过他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是啊,这事挺麻烦的,有很多审核的程序,还要聘请专业的团队……不过你放心,我会把你父亲的病放在首位的。”

  印第安少女跟着就说道:“叶医生,这事不用你操心,你把它交给我吧,我有人熟悉这方面的程序,我帮你做这件事,你帮我给我爸爸治病吧。”

  “那好吧,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制定出治疗方案来。”叶枫说道。

  印第安少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我叫苏拉尔,我父亲叫尼斯塔科维奇,我们来自印第安纳州,我们的部落名叫洛魁部落,我父亲是洛魁部落的酋长,他不是因为车祸而受伤,是直升飞机被人击落了,很抱歉,我早该告诉你这些,希望你不要介意,另外,我很荣幸认识你。”

  刚才苏拉尔并不这么相信叶枫的医术,所以连名字都不想告诉叶枫,但是叶枫露了一手之后,她的态度就彻底转变了。

  叶枫与苏拉尔握了一下手,嘴上与苏拉尔客套,但心里却在反复琢磨着她刚才说过的一句话—尼斯塔科维奇不是出车祸才伤成这样的,而是乘坐的直升飞机被击落了才伤成这样的。

  “一个印第安酋长怎么会在乘坐直升机的时候被击落呢?”叶枫的心里奇怪得很,不过他没有问,知道人家的大致底细就足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叶医生,你刚来,我送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吧。”苏拉尔说道。

  “好的,谢谢。”叶枫很客气地道。

  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这里,他确实需要休息一下,治疗尼斯塔科维奇也需要一个清醒的头脑和充沛的精力,而这些都是需要休息才能得到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