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心病好不好!”叶枫火了,这个女人,不给她一点颜色,她就敢上房揭瓦了!

  “嘻嘻,我开玩笑的嘛。”刘梓妍又牛皮糖一样黏贴过来,轻轻地抚着叶枫的胸膛,明面上是安慰的动作,但却包含着引诱和逗弄的意味,她的果敢和爽直,一般的女人是不敢比的。

  叶枫被她腻着缠着,心情紧张,更加紧张:“刘姐,不这样好不好?我口渴了,给我倒杯水吧。”

  “口渴了吗?”刘梓妍很认真的样子。

  叶枫也很认真的样子:“是啊,渴得很。”

  刘梓妍忽然踮起脚来,狠狠地吻住了叶枫的嘴。

  她的也撬开了他的嘴,水蛇一钻进了他的嘴里,他口渴了,想喝水了,但她给他喝的却是她的口水!

  这样的水怎么喝也不解渴,反而是越喝越渴,而且,他不想喝也得喝,喝也得喝,刘梓妍就像是一只章鱼一样缠着他,不给他丝毫挣脱的机会,她嘴不老实,手也不老实,整个人都不老实。

  是个女汉子有九个都是坏女人,不知道这个统计数据准确不准确呢?

  混乱的纠缠,叶枫的思维也混乱了起来,他的身体也混乱了起来,思维指挥不了身体,又被控制,渐渐的,他整个人都迷乱了,也不怎么的就被刘梓妍带到了她的寝室里,衣服撒落一地,人也融合在了一起……

  许久许久,两人才平静下来。

  没有衣服的人儿拥在一起,躲在温暖的被窝里,那种滑溜溜软绵绵懒洋洋的感觉舒服得让人不想动弹,他和她还真就没有动弹一下,保持着非常亲密的姿势,感受着对方的美好的一切。

  “刘姐,我……”叶枫打破了沉默,他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脑子里却又是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不要说出来,我不想听,我这辈子,今天过得最快活,不要破坏它,好不好?”刘梓妍枕着他的胸膛,呢喃地道。

  叶枫这样的男人,他身边肯定有不少的女人,她知道的就有冉莹颖一个,还有柯书冉谁谁的,她和他做了这种事情,她这么聪明的女人,又有着侦探的直觉,她能猜出叶枫想说什么话,这并不奇怪。

  “我是自愿的,以后你来我这里,我还自愿。”她又呢喃地说了一句。

  叶枫的心里满满都是感动,一感动他就冲动,一冲动他就又忍不住翻身将刘梓妍放在了他的身下……

  咔哒,寝室外传来开门的声音,然后又是关门的声音和脚步声。

  “闺女,饭煮好没有?今天手气不错,赢了一百五十块呢,我买了板鸭,今晚我们爷俩好好喝一杯。”刘梓妍的老爸刘西城的声音。

  寝室里,两个不要脸的人儿乍然惊醒,慌慌张张地跳下床,拣着地上的衣物穿。

  “那个是我的小裤,你穿错了!”叶枫急得一塌糊涂。

  “不好意思……你手里拿的是我的小衣,你又不穿,你拿着干什么啊?”刘梓妍也慌乱得很。

  两人相互指责,却又心照不宣地压低声音,就像是两个已经被围堵了贼一样,一边想着如何逃出去,一边又琢磨着让对方背黑锅。

  刘西城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口,“闺女,你在和说话呢?”

  “我没和谁说话啊,你幻听了吧你?”刘梓妍慌张地道。

  “奇怪,我明明听见你好像在和谁说话……”刘西城敲了一下门,“我说大白天的你把门关着干什么?你在里面做什么呢?”

  “别进来,我、我换衣服!”刘梓妍惊慌地道。

  屋里,叶枫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了,他焦急地在屋子里转着圈,想着对策,他还在真想着了,一把拉开床边的窗帘,准备跳窗出去。

  可窗帘拉开的一刹那他就懵了,装着防盗栏呢。

  三楼的家里装什么防盗栏啊?真是的!

  “你换好了没有?快点!”刘西城催促道,“我等着吃饭呢,肚子饿了!”

  “好了好了,马上。”刘梓妍也是一脑门的汗珠了。

  “我进来啦!”刘西城提高了嗓门。

  “糟糕……他肯定是怀疑我了。”刘梓妍小声地道。

  叶枫:“……”

  老对少,都有着很强的侦察与反侦查的能力,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很明显了,种种不寻常的迹象已经让刘西城这只老狐狸产生了怀疑。

  “快躲到床下去!”刘梓妍也不等叶枫答应,猛地将他的头压下,然后使劲推他,帮助他钻到床底下去。

  叶枫刚一钻进去藏好,刘西城就推开了房门,一进门,两只眼睛就滴溜溜地转动着,看了床上又看窗帘后面,就连门后的那一点空间都没有放过。

  “爸,你干什么呢?”刘梓妍佯作生气的样子。

  “没什么,我看看有没有老鼠。”刘西城一边说话,忽然拉开了刘梓妍的衣橱。

  “我屋里没有老鼠,出去出去了,我给你做饭好不好?”刘梓妍使劲地把刘西城往外推。

  刘西城身手不凡,两只脚一个漂亮的回旋,轻轻巧巧地绕开了刘梓妍,来到了床边,不等刘梓妍拦他,他猛地伸手掀开了被子。

  被窝里什么都没有,但看上去却是乱糟糟的,有些斑点,有些奇怪的弯曲的短头发,还有温度和香味,汗水的味道,总之,这个被窝要多乱有多乱。

  “爸!你干什么啊?”刘梓妍生气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床下,叶枫紧张得要死。

  他虽然看不见刘西城的脸,但却可以看到刘西城的脚,就在他的面前,现在刘西城都搜到床上去了,没准下一秒钟刘西城就猫腰趴在地上检查床下了——他会被老抓住的。

  “闺女啊,你换衣服是在被窝里换的吗?”刘西城显然不吃刘梓妍那一套,刘梓妍小时候撒娇生气,刘西城肯定还会去哄着,可她现在都二十几的人了,他才不会去哄呢。

  “是啊,被窝里暖和嘛。”刘梓妍说。

  “可是被窝里有男人的味道啊,谁呢?”

  “你胡说些什么啊?我真不的不理你了!”

  “你不会是藏了个男人床下吧?”刘西城冷笑道,“我干刑侦工作一辈子了,你这点花招还能瞒得过我?你交男朋友我不反对,可是这种方式我坚决反对,你把人给我叫出来,我要看看他是什么人。”

  叶枫的身上已经是冷汗淋淋的,他好后悔刚才听刘梓妍的钻到床底下藏着。

  其实这种事情,他是成年人,刘梓妍也是成年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刘西城又怎么干涉得了呢?可是他藏到床底下,性质就不一样了。

  他这个性质摆明了是偷人家的女儿,吃过一抹嘴就走了的性质,哪个养女儿的父亲乐意看见有个男人藏在他的女儿的床下呢?

  “算了,我爬出去,给他道个歉,我和他又认识,我还治好了他的肾病,他总不至于当面跟我翻脸吧?算了,只有这样了,哎,好尴尬啊……”叶枫心里后悔得很,不仅后悔听了刘梓妍的馊主意爬到床下藏着,也后悔自己之前没把持住,上了刘梓妍的床。

  却就在心里各种后悔,准备爬出去的时候,叶枫又听到了刘梓妍咳嗽了一声,然后又说了一句话:“爸,你是想我嫁人想疯了吧?要是我床底下有个男人,我还不立刻叫出来给你看看啊,省得你天天在我耳边唠叨相亲的事情。”

  “真没有?”刘西城的声音。

  “不想跟你多少了,你要是怀疑有,你就自己去看。”刘梓妍说道。

  叶枫的心里好生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呢?刘西城一猫腰就能看见床下的情况,他怎么一直不行动呢?正常的情况下,要是叶枫处在刘西城那个位置上,他恐怕早就趴下来看了,哪里会跟刘梓妍说那么多废话。

  果然,刘西城跟着就说道:“你明知道我腰杆有毛病,弯不下腰,你这是为难爸爸。”

  “哪有你这样当爸爸的,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从今天起,不许喝酒了。”刘梓妍说着往外走。

  叶枫却看见刘西城的脚没动,他的心里还是紧张得很,这老狐狸还想干什么啊?

  “看就看,哪有你这样当女儿的,男朋友带回家不给爸爸看,反而藏床下……哎哟……”刘西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双手就撑在床沿叫起痛来。

  “真是的,你小心点啊,我扶你出去吧。”刘梓妍又倒转了回来。

  “真没有藏着男朋友?”

  “没有,没有,我要是找了男朋友,我还不立刻带给你看啊,真是的。”

  “哎,你看人家隔壁小兰,人家都当妈了,你到现在都还单身,你什么时候给我一个抱外孙的机会啊?”

  “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好,好,我不说了……”

  爷俩走出了房间,刘梓妍顺手就把房门关上了。

  总算是渡过了一道难关,叶枫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苦笑不得地道:“这样的事情,这辈子也只有这一次吧?”

  不过回想刚才的美妙经历,那份蚀骨的感觉,他却又觉得是值得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