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叶枫没法再玩扮演陌生人的游戏了。他手中的橙子也放了下去,惊讶地看着刘梓妍。

  “哎呀,叶枫,原来是你呀!”嘴里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她手里的枪却还是抵在叶枫的那个地方。

  同样是枪,枪对着枪。

  “你干什么啊?快把那玩意收起来,万一走火了怎么办?”叶枫紧张地道。

  他知道刘梓妍肯定是不会开枪的,但枪走火不走火,却不是刘梓妍所能控制的了,不走火倒没什么,玩一要是走火了,他的人生该有多黑暗呢?

  刘梓妍笑了笑,动了动手中的枪,“你怕啦?你老实交代,你对冉莹颖开了多少枪,我就放过你,不然——哼!”

  叶枫:“……”

  冉莹颖和刘梓妍是这个世界上最奇葩的闺蜜,两个女人从小斗到大,你抢我的男朋友,我抢你的男朋友,抢了就甩掉,还美其名曰我是在试探对方是不是真心的,这种情况一直到叶枫的出现才得以扭转,可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这种情况,叶枫就是用脚趾头去想也猜到了是冉莹颖炫耀她和他之间的关系,甚至还给刘梓妍吹一点黄的牛皮什么的,饱受刺激的刘梓妍现在拿枪指着他也就算是正常反应了。

  “不说是吧?”刘梓妍左手一动,咔一声就拉开了保险。

  叶枫苦笑地道:“别闹了,你这是干什么呢?你看,我不是买水果来看你了吗?另外我还带了神秘的礼物,你乖乖地把枪放下,我就拿给你看。”

  “我才不稀罕什么礼物呢。”刘梓妍并没有放过叶枫的意思,她气呼呼地道,“这么久也不给我打一个电话,冉莹颖那贱人倒是隔三差五地给我打电话,说在仙女药业上班有多么舒服,说你有多疼她,你们还……xo了!”

  “你说的洋酒xo吗?我们倒是喝过几回,不过我不喜欢那种酒,还没我们这边的二锅头好喝呢。”叶枫装傻地道。

  “你是来惹我生气的吗?很好,你做到了。”刘梓妍气恼地将枪使劲往前一顶。

  叶枫的嘴巴顿时张成了“o”字型。

  “还气不气我?”

  “我不敢了啦……”叶枫生怕她做出点过激的事情来,“我的姑奶奶喂,你先把枪收起来好不好?”

  刘梓妍忽然将枪移到她的头上,对着脑袋就扣动了扳机。

  “不要——”那一瞬间,叶枫的心脏都快从口里跳出来了。

  咔!机括撞击的声音,但只是一个声音而已,根本就没有子弹射出来。

  “笨蛋,要是有子弹,我还敢拿着它对着你吗?”刘梓妍咯咯笑道,“刚才我在擦枪呢,正好你这坏家伙来了,所以就拿来吓吓你,谁让你和冉莹颖那贱人那个呢。”

  叶枫的脑门已经汗涔涔的了,果然是这样的原因,冉莹颖经常打电话刺激刘梓妍,刘梓妍生气,连电话都不给他打了,而今天,他是自己送上门来让刘梓妍发泄的。

  “要不,你也来仙女药业上班吧。”叶枫笑着说。

  “你想得美,冉莹颖做了你的秘书,我又来做你的秘书,你这个老板好左拥右抱是吗?”

  叶枫:“……”

  “我还是喜欢做我的工作,”刘梓妍笑道,“冉莹颖那家伙不过是一个文职,她的工作没法和我的相比,我的工作很刺激,我喜欢刺激的东西。”

  冉莹颖和刘梓妍是性格不一样的女人,冉莹颖妩媚无比,是个狐狸精,刘梓妍干练果敢,是个女汉子,冉莹颖能放弃她的工作到仙女药业去上班,刘梓妍却更喜欢拿着枪抓捕罪犯的工作,所以她的性格决定了一切,她是不会像冉莹颖那样也到仙女药业去工作的。

  说话间叶枫进了屋,他将一大袋橙子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屋里,结果没有发现刘梓妍她老爸在家。

  “出去打牌去了,”刘梓妍说道,“不用看了,我一个人在家,不过,你要是又什么坏想法的话,我劝你死了那份心,我可是有枪的女人。”

  “我也是有枪的男人。”被她调戏够了,叶枫也口花花起来了。

  刘梓妍啐了一口,脸蛋微红:“你说你带了神秘的礼物,在哪呢?不会就是这些橙子吧?”

  叶枫将早就准备在衣兜里的纸袋子拿了出来,放到了刘梓妍的手中。

  刘梓妍没有着急着打开纸袋子,而是拿在手里晃动了一下,掂量它的重量,随后她说道:“首饰?”

  叶枫微微愣了一下,果然不愧是特别侦查科的干将,只是轻轻晃荡一下纸袋子就猜到了里面的东西。

  同样的事情,冉莹颖、柯书冉、曹雪等人就猜不到是什么东西,她们的第一眼的反应大都是零食什么的。

  炫耀了一把精准的判断能力,刘梓妍却还是敌不过女人的天性,迫不及待地打开纸袋子将里面的首饰拿了出来。

  那是一条翡翠和琥珀石混搭的项链,各色的翡翠石和琥珀石混搭在一起,红绿蓝黄白紫,各种颜色相互映衬,自然光照落上面,又产生迷人的散光现象,漂亮得很。

  刚才叶枫的嘴巴张成“o”字型,这个时候刘梓妍的小嘴也张成了“o”字型,合不上了。

  她有这样的反应倒在叶枫的意料之中,这么漂亮一串宝石项链,无论是哪个女人第一眼看见都会忍不住怦然心动。

  “喜欢吗?”叶枫笑盈盈地看着她。

  “嘤……嘤嘤……”刘梓妍忽然哭了起来,香肩一抽一抽的,眼泪也顺着眼角往下流。

  叶枫本以为她是假哭,可看到货真价实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淌的时候,他才发现人家是真的哭了,他最害怕女人在他的面前哭泣,更何况这还是因为他送了一串宝石项链的缘故。

  “你、你怎么啦?”叶枫六神无主地道,“不要哭好不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呢?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送你别的礼物。”

  “嘤嘤……”刘梓妍不管,哭得稀里哗啦的。

  叶枫没辙了,他轻轻拍着她的肩头,指望这个温柔的动作能让她好受一些,却没想到,他刚刚拍了两下,刘梓妍忽然顺势就钻到了他的怀中,趴在他的肩头上哭了起来,他的手没法再拍她的肩膀了,但却又有了更多的选项。

  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她的秀发,然后又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蛮腰,这些动作都很温柔,一个男人安慰女人,这些温柔的动作非常必要。

  “要不,我给你买一辆车吧,你平时都开着你们特别调查科的警车,现在不许公车私用,你出行很不方便,我说真的,要不我们去选一辆车,你出行也就方便了。”叶枫说。

  “我要车,我也要项链,嘤嘤。”刘梓妍说。

  叶枫:“……”

  他发现他做男人其实挺失败的,首先,刘梓妍还算不上是他的什么人,就算送礼物,一件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就足够了,现在这种情况是,刘梓妍明明是感动得哭,他却以为人家不喜欢,改口送车,这下好了,人家不但要珠宝首饰,还要车……

  如果他真的学那些大老板大老总养人,照他这样养,早晚也有破产的那么一天。

  “那个……我觉得还是送橙子好一点,新鲜得很。”叶枫硬着头皮纠正他自己犯下的错误。现在仙女药业资金这么紧张,他哪里还有钱给刘梓妍买车啊。

  “你对冉莹颖就是更好一些,她说你送了她一套房子。”刘梓妍说。

  叶枫:“……”

  “她还拍了装修的照片,她说浴室要大,洗浴设备要从法国进口,以后和你洗鸳鸯浴。”刘梓妍又说。

  “那房子其实是来永辉……”

  “冉莹颖那小贱人还说你准备给她买车。”

  “好吧,来永辉送了我几套房子,你要是去京都的话,我也给你一套,好不好?”叶枫被她缠得没辙了,他心里也开始骂冉莹颖那个狐狸精了,什么事不好炫耀,偏偏要在死党兼损友兼死对头的刘梓妍面前炫耀这些呢?

  刘梓妍忽然张嘴在叶枫的肩头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刺痛的感觉传来,叶枫下意识地想将她推开,可他最终没有这么做,他不知道刘梓妍为什么这么做,女人的心思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事物,猜不着他就干脆不去猜了。

  足足咬了叶枫十几秒中刘梓妍才松口,她还特意撩开叶枫的衣领检查那个被她咬出来的牙印,叶枫的肩头靠近脖子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皮肤也有浸血的现象。

  “冉莹颖气我,我就咬你,谁让你对她好而不对我好呢?当初在大槐树村给你做管家的时候,人家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你还是无动于衷,你是个木头人。”刘梓妍说。

  “我对你也很好的吧,这不,我专程送礼物来给你道歉呢。”叶枫松开了她,她这样又抱又咬的,就算他真的是木头人也会冒出一块木头疙瘩来,男人的身体,往往是经不住女人来考验的。

  “项链我就留着,车子和房子呢……就先留着吧,”刘梓妍笑道,“我听冉莹颖说你在忙公司上市的事情,这次回来是筹集资金的,你现在这么穷,我怎么还能要你给我买车买房子呢?你人来了,我就高兴了,更何况你还送了我这么漂亮的项链。”

  叶枫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怎么觉得你送我的这一条项链,没有冉莹颖的那一条好看呢?”刘梓妍拿着那串宝石项链,翻来覆去地看着。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