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伟将车子开到了天汉著名的古镇景点,三人下了车,徒步进了巷子。

  天汉人的闲适与潮流都在这民俗景点当中,算是半个天汉人的叶枫却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我知道有一家不错,我带你们去。”李雯是这里的常客了,熟悉这里的一切。

  “好啊。”叶枫说。

  李雯带着叶枫和包伟进了一座四合院,看似民居,但却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中餐厅。

  餐厅的老板认识李雯,亲自来打招呼,推荐菜品,厨房里的厨子马达全开,很快就炮制出了几样可口的特色菜品,餐厅的老板还送了一瓶他自己珍藏的桂花酒,热情得很。

  “让你的保镖一起吃吧。”李雯见包伟站在门外,觉得有些不合适,小声地对叶枫说道。

  “包伟,过来一起吃吧。”叶枫说。

  “嗯,老板。”包伟也不多话,走过来入座。不过即便是坐下,他的视线也随时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刻也不得闲。

  李雯给叶枫倒了一杯酒,然后又去给包伟倒酒。

  包伟却就被拿在了手里:“谢谢,工作时间,不喝酒。”

  李雯有些尴尬,但也没有坚持。

  堂堂天汉市的市长给一个保镖倒酒,对方居然不接,这确实是让人很尴尬的事情。

  “不管他,他待会儿还要开车呢,”叶枫端起了酒杯,“雯姐,我敬你一杯。”

  李雯也端起酒杯与叶枫碰了一下,然后一边喝酒,一边跟叶枫闲聊了起来,她避开了借钱的事情,也闭口不谈是谁给她打了招呼,叶枫也不问她,只是喝酒闲聊。

  就在两人谈性甚浓的时候,之前在李雯办公室里谈事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李雯瞧见了他,脸色顿时变了变:“汤……”

  中年男子打断了李雯的话:“李市长,真巧,在这里也能碰到你。”

  李雯的嘴角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嗯,是挺巧的,一起坐吧。”

  “不了,我也是来陪人吃饭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这时门口又走进来两个人。

  看清楚这两人的面孔,叶枫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从门口走进来的是汤镇涛和聂东。

  两个公子哥面带笑容,气度不凡,聂东虽然没法和汤镇涛相提并论,但以他的家底,在天汉这个地方当一个地头蛇是绝对没问题的。

  很快,第四个人也走了进来,这个人叶枫也认识,邓方安。

  来的都是对头,而这肯定不是巧合,刚才,中年男子的车就一直尾随着包伟的车,他和李雯进了这家中餐厅不久,汤镇涛、聂东还有邓方安就来,这显然是有预谋的。

  叶枫的初步判断是这几个家伙是来给李雯施压的,顺便看他的笑话。

  “哟,这不是仙女药业的叶总,大槐树村的叶神医吗?”聂东打破了怪味的沉默,笑着说道,“很久不见了,最近过得还称心如意吧?”

  叶枫只是看着他,连和他说一句话的兴趣都欠奉,汤镇涛在他的眼里还算是一个人物,聂东,一边凉快去吧!

  聂东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是特意来看叶枫的笑话的,但他忽然发现,他在叶枫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曾经被他欺负的乡下小子,现在已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李雯已经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她想说点什么,可思维很混乱,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而且,餐厅里的浓浓的火药味让她很紧张。

  “李雯市长,你好。”邓方安跟李雯打了一个招呼。

  李雯有些机械地道:“邓董,你好啊,一起坐吧。”

  “不了不了,隔座有座,晚上我们聚一聚。”邓方安说。

  “嗯,行。”李雯说。

  邓方安和汤镇涛都没跟叶枫打招呼,跟李雯说了两句就入座了,在两人的眼里,叶枫也成了聂东那种角色,他们并不放在眼里!

  聂东的嘴角浮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这叫什么呢?现世报!

  四人之后又是一大群保镖,西装革履,表情严肃,一个个都是保镖范儿十足,叶枫这边就包伟一个保镖,气势一下子就弱了。

  然而,却就是这样的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一大群人却没人敢招惹叶枫,原因很简单,叶枫的功夫让他们有所忌惮。

  倘若叶枫没有一身高强的功夫,汤镇涛、邓方安抑或则是聂东恐怕早就指示他们的保镖过来胖揍叶枫一顿了。

  李雯坐了下来,神色尴尬,她也没有心情喝酒了,她看着叶枫,心里有话却说不出来。

  叶枫笑道:“雯姐,我们继续喝酒吧,这家的老板送的酒,我们要是不喝完,却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

  “叶枫,我……”李雯欲言又止,她知道邓方安等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这让她日坐针毡,她哪里还有心情喝酒啊,她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里。

  “雯姐,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送你回去吧。”叶枫说。

  李雯正要说话,旁边的汤镇涛忽然很大声地说起了话来:“银河科技涨了三个百分点?买,全仓购入,有多少买多少,拉涨停都没有关系。”

  叶枫的视线移到了正在通电话的汤镇涛的身上。

  汤镇涛之所以用很大的声音说话,无疑是想让他听见,仙女药业借壳上市的目标就是收购银河科技,安伯那边也开始建仓收购银河科技的股票,就在早晨的时候安伯都还和他通过电话,报告了收购的情况。

  现在汤镇涛却当着叶枫的面声称全仓购入,有多少买多少,拉涨停都无所谓,这不是诚心和他抬杠恶心他吗?

  汤镇涛通电话的时候,聂东和邓方安也都看着叶枫,两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蔑视的笑意。

  汤镇涛结束通话,呵呵笑道:“哎,银河科技这只烂股票居然也有这样的运气,下午一开市就涨了三个百分点,收市之前我想让它涨停,邓董,聂东老弟,你们有没有兴趣一起赚点小钱?娱乐娱乐。”

  聂东谄媚地道:“汤大少看中的股票哪有不涨停的,你给我介绍股票,摆明了就算想让我赚一笔嘛,好,我马上给我的股票经理打电话,全仓购入。”

  邓方安也笑了笑,“这样的话,我也凑凑热闹吧,赶在收市之前将银河科技的股票拉涨停。”

  “我要的可不是一个涨停板,我要的是持续的涨停板,今天收市之前拉个涨停,明天一开市我要它一字涨停,谁都别想买哪怕一票。”汤镇涛的视线也落在了叶枫的身上,他看似在与邓方安闲聊,但其实是针对叶枫才说的这番话的。

  “哎,我听说有人想收购银河科技,借壳上市,这下好了,原本两亿就能搞定的事情,几天之后恐怕得三亿了吧?哈哈哈……有些人呐,我看不是企业家,而是梦想家,一个小小的山里企业也想借壳上市,这不是做白日梦吗?”聂东笑得很开心。

  邓方安一本正经地道:“人有梦想是好事嘛,没事做做梦,过把上市老总的瘾其实也没设么嘛,我年轻的时候就做过这样的白日梦,十年后我就实现了这个梦想。”

  “邓董,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不是有梦想就能成功吧?有些人,注定是不得善终的,不信的话,我们走着瞧吧。”汤镇涛这句话也明显是针对叶枫的。

  三个家伙你已经我一句,含沙射影,调侃讥讽,完全没把旁边的叶枫放在眼里,他们来就是为了干这事的,现在看来他们做得相当出色。

  叶枫很安静地坐在那里,脸上没有半点生气的神色。面对这样的冷嘲热讽,他也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

  “叶枫,要不我们走吧。”李雯实在是坐不住了。这里越来越浓的火药味让她更紧张了。

  这时叶枫的手机忽然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叶枫说。

  打来电话的是安伯。

  其实在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叶枫就猜到了是安伯打来的电话,她负责收购银河科技的股票,现在汤镇涛、聂东和邓方安都在建仓购入银河科技的股票,股票的价格肯定会快速疯涨,而她,显然是来告诉他这个情况的。

  果然,安伯的第一句话就说道:“叶总,股价诡异提升,我怀疑有人介入了……”

  叶枫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平淡温和:“我知道了。”

  “你也在看股市?”

  “没有,介入这只股票的人就在我旁边,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叶枫说。

  “他们还真是无耻,”安伯气愤地道:“他们这是在向你示威吗?”

  叶枫笑了笑:“算是吧,有些人就是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总以为自己是赢家,随时都能赢得一切。”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这事你就别管了,说正事吧。”

  “好吧,我打电话来也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安伯说道,“我估计收市的时候就会涨停,目前我们的收益是百分之五,我们还剩下半仓,现在购入的话,成本会摊高,风险也会提升,更重要的是,我们目前的资金已经没有办法收购银河科技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当然记得。”

  叶枫压低了声音:“那就继续吧,把剩下的资金全部购买银河科技的股票。”

  “嗯,我们还有时间,能完成这个目标。”

  “另外,等下我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了,不用说话。”叶枫的声音更低了。

  安伯愣了一下才说道:“嗯,我明白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