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哎哟,你小子,如果不是看见你的保镖和你的车在院子里,我都不知道是你来了,你来了不来见我就跑到这里来了,你心里还有我这个老哥吗?”一见面,齐国兴就数落起了叶枫来,虽然是不满的语气,但他的脸上却洋溢着亲切的笑容。

  叶枫拥抱了齐国兴一下,笑着说道:“齐大哥,我当然是来找你的,不过路过邓姐的办公室,我总得进来打个招呼嘛。”

  “在京都还好吧?”

  “还好,公司已经上了正轨,我这次回来,是特意找齐大哥帮忙的。”叶枫直奔主题。

  齐国兴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次回来,肯定是想上市了吧?”

  “齐大哥,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不服不行啊。”叶枫拣好听的说。

  “你小子就不要拍我的马屁了,其实啊,我早就联系你谈谈这事了,毕竟,仙女药业是我们西岭市的支柱产业,仙女药业做大做强了,西岭市的老百姓得实惠,我脸上也有光嘛,所以,你就是不来找我,我都要来找你。”

  叶枫笑了:“这么说我来得正是时候啊,那我就说说我的计划吧。”

  齐国兴点了点头:“嗯,你说。”

  邓静宜打断了两个男人的交谈:“哎哟,你们两个难道要站着谈这么重要的事情吗?就算不去会议室,好歹也坐着谈嘛,你们坐,我去给你们泡茶。”

  齐国兴和叶枫相视一笑,走到沙发前坐下了。

  邓静宜很快就泡来了两杯飘雪,然后拿着笔和本子坐在了两个男人的旁边,一边听,一边记。

  齐国兴的眉头也就在叶枫的讲述之中慢慢地皱了起来。

  邓静宜的反应也差不多,写着写着她就气呼呼地将手中的笔搁下了:“那些人未免也太过分了吧?他们怎么能这样做呢?”

  “小邓。”齐国兴打断了邓静宜的话。

  邓静宜的嘴巴倒是闭上了,但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叶枫说道:“情况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在京都没法贷到款,所以我才回到老家来试试,齐大哥,你能打几个电话帮我问问吗?老家的银行,或许会考虑给仙女药业贷款,尤其是农业银行,毕竟我们之前有很好的借贷信用。”

  “好的,我这就打电话问问。”齐国兴说打就打,他拿着手机走到了床边,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农业银行西岭市支行行长。

  “叶枫,你也不要焦心,这里是西岭市,是你的家乡,这里不是京都,那些人就算手段通天,难不成还能让西部的银行听他们的指挥吗?”邓静宜安慰叶枫道。

  “谢谢,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挺感激你们的。”叶枫说,他其实早就预料到了齐国兴打电话的结果,只是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邓静宜伸过一只脚来,轻轻地踢了叶枫一下,还白了叶枫一眼:“跟我客气什么呢?你送我礼物,我有跟你客气吗?”

  叶枫歪了一下嘴,示意齐国兴就在旁边。

  邓静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闭上了嘴巴。

  齐国兴显然没有留意到两个年轻人的小动作,随着通话的进行,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了……

  “可恶!”最后一个电话打完,齐国兴气得差点摔手机了,“合理合法的贷款,他们居然不给贷!仙女药业这样的优秀企业,居然会受到这样的刁难!”

  这样的结果叶枫一点也不意外,因为银行的系统都是通的,不过,虽然是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但杨冰凝、汤镇涛和公孙子翰那边的能量之大,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怎么办呀?银行不给贷款,仙女药业怎么进行借壳上市呢?”邓静宜很着急地道。

  齐国兴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抓起茶杯,咕噜咕噜就把一杯飘雪喝了个干净。

  他平时喝茶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是将杯里的水想象成了银行里的那些人,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而已。

  “叶枫,你倒是说句话呀,你还有什么办法吗?”邓静宜还是很着急。

  略微沉默了一下,叶枫才说道:“既然是这种情况,齐大哥,西岭市的财政上还有钱吗?银行不给贷,我找你们借,利息我照给。”

  “财政上借?”齐国兴看着叶枫,“要多少?”

  “一亿两千万。”叶枫说。

  “这……”齐国兴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的视线落在邓静宜的身上,“小邓,你查一下,财政上还有多少钱。”

  邓静宜说道:“不用查,昨天我整理了一下财务上的报表,西岭市财政上只有两千万,而且还需要支付低保费用,还有几个绿化项目的工程款,所以……几乎没钱。”

  有两千万,但那笔钱都是要给出去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齐国兴垂着头,不想让叶枫看到他的尴尬和失望的神情。

  邓静宜叹了一口气:“就算暂时挪用,但只有两千万的话也远远不够啊。叶枫,你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想想。”叶枫说。

  办公室里沉默了下来,齐国兴和叶枫两个男人都在想法子,邓静宜也皱着眉头,不时看一下齐国兴,不时又看一下叶枫,她期待着两个男人忽然灵光闪现,给出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解决办法,可是,她自己都不太相信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齐国兴忽然抬起了头来,有些兴奋地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叶枫和邓静宜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聚集到了齐国兴的身上。

  齐国兴兴奋地道:“银行不给贷款,市的财政上又没有足够的钱,但我们西岭市还有很多企业,还有很多老百姓嘛,我们应该集合大家的力量,让我们家乡的企业走出去,走得更远!”

  “齐市长,你的意思是……集资?”叶枫明白了齐国兴的意思。

  齐国兴点了点头:“嗯,集合西岭市各界的力量,我们有能力凑齐一亿两千万,让仙女药业借壳上市!”

  邓静宜有些担忧地道:“齐市长,集资确实是解决问题的途径,可是集资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是违法的呀,你是市长,你怎么能这样做呢?”

  “是啊,这不行。”叶枫也说道,断然拒绝。

  “如果能让仙女药业获得更大的成功,我赌上我的前程也没什么。”齐国兴笑了笑,他有他的眼界,他看得很开。

  邓静宜看着叶枫,这样的事情她不好再插嘴了。

  继续劝齐国兴放弃,她担心耽误了叶枫的大事,可同时她又担心齐国兴会因此惹上大麻烦,他的仕途也就完蛋了,总之,这个时间里她的心情矛盾极了。

  叶枫还是摇了摇头:“不,不,这不行,上市对于仙女药业来说确实很重要,但是也不算非要在今年上市,如果问题太多的话,我也可以等到明年,等条件和时机完全成熟以后再上,我可不想因为上市的问题让齐大哥你惹上麻烦。”

  齐国兴瞪了叶枫一眼:“你这小子,你来这里找我,那就说明你也没什么办法可想了,上市对于仙女药业来说可不是小事,一个发展机遇摆在面前,你要是错过了,将来你会追悔莫及,再说了,我明白这事的风险所在,合理规避一下应该没事,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试试,先试试再说,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另外想办法。”

  叶枫叹了一口气,苦笑道:“齐大哥,我知道很难说服你,不过……”

  齐国兴打断了叶枫的话,“哎呀,你小子怎么还这么固执呢?我说试试,又不是正式运作,这样吧,我先联系一下我们西岭市境内的企业,先看看那些企业家的态度,如果能凑齐一亿两千万,我们就不动员老百姓集资了,如果凑不够,我们再考虑走这一步。”

  “邓姐,你劝劝齐大哥吧。”叶枫看着邓静宜,求助地道。

  邓静宜耸了一下肩:“你们俩呀,都是牛一样的脾气,决定的事情就不愿意更改,我劝也没有用,试试吧,没准能行了。”

  “幸好刚才没摔手机,我打几个电话。”齐国兴笑着说道。

  叶枫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好吧,那就试试吧。”

  却就在这时,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出现在邓静宜的办公室门口,男的扛着摄像机,女的拿着话筒,这两人有点眼熟,叶枫稍微一回想就想了起来,这两人是西岭市电视台的人。

  正准备打电话的齐国兴放下了手机,诧异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记者,“陈冰,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陈冰,是女记者的名字。

  “齐市长,我们来采访,”陈冰的视线忽然落在了叶枫的身上,有点激动地道,“呀,叶总你真的在这里啊,正好,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叶枫正头疼呢,却突然跑来记者采访,拒绝吧,有点伤家乡记者的心,不拒绝吧,他又实在没什么心情接受采访。

  正为难间,齐国兴说道:“叶总是来很重要的事情的,这样吧,你们约个时间,叶总方便的时候再接受你们的采访,行不行?”

  齐国兴的话说得很委婉,但就一个意思,请这两个不请自来的记者走人。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