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这边在胡思乱想,兰翠娥和李婉博却忙着戴上叶枫送给她们的项链和手链。

  “好漂亮,翠娥姐,你戴上项链整个人都显得高贵大方,有贵族姨太太的范儿!”

  “你的也很漂亮呀,你戴上手链,也有贵族姨太太的范儿。”

  两个女人相互恭维,赞美。

  叶枫笑道:“什么贵族姨太太啊?瞎比喻,贵妇人还好听点。”

  两个女人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忽然同时凑过来,一个香他的左脸,一个香他的右脸。

  她们并没有经过商量,甚至连一个眼神上的交流都没有,然后就那么做了,自然而然。

  她们的感觉很自然,叶枫这边却是电闪雷鸣,镇定不了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无疑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可面对这种情况,哪个男人还能装得下去呢?

  “你们……”叶枫有些结巴地道,“干什么啊?”

  兰翠娥的脸蛋红了,李婉博的脸蛋也红了,她们是女人,这种情况下女人总是很害羞的。

  “嗯,哪个,西方的礼节。”李婉博急中生智。

  兰翠娥也支支吾吾地道:“那个,那个,是安伯教我们的,你知道的,我们是非常好的姐妹。”

  这是一个漂亮的解释,合情又合理,叶枫无话可说了。

  其实,慢慢的,他倒是理解她们了。

  很久没见,一下子见到,难免就有些忘形了,再加上,她们平时感情很好,形同姐妹,情难自禁的情况下就没那么多顾忌了,所以才会出现同时亲他脸颊的事情发生。

  最难消受美人恩,面对她们的山里女人特有的简单质朴却很真挚的情义,他欠债的感觉是越来越厚重了,这样的债务,他真的没法还上。

  “中午都来我家吃饭吧。”被两个成熟的女人眼热热地看着,叶枫竟有点儿紧张。

  “我来做菜。”李婉博笑着说。

  “我帮忙,今晚就放厨子的假。”兰翠娥现在还是叶氏庄园的管家,管理着整个叶氏庄园的所有的事物。

  “就这么说定了,我去一趟洗手间。”办公室里的气氛很尴尬,叶枫逃似的离开了兰翠娥的办公室。

  李婉博失落地叹了一口气,嘟囔地道:“哎,还是这么胆小啊,和以前一样。”

  兰翠娥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她的心神仿佛回到了过去,在她的快要垮掉的茅草房里,叶枫温柔地给她泡药汤澡,她忍不住想,要是时光回到从前,那该多好啊。

  洗手间里,叶枫照着镜子,他看着左右两边脸蛋上的口红印,好半响都没动弹一下。

  一觉醒来,叶枫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懒懒的不想动弹,被窝里还残留着柯书冉的淡淡的体香,也还有她的温度,回想昨夜的温柔缠绵,荒诞疯狂,幸福的感觉就填满了他的心窝,这样的日子,要是天天都能过上,那该多好啊?

  温柔乡里最是勾魂的,男人要是天天过这样的日子,身体承受不承受得住是一个问题,重要的是男人的雄心壮志就会被消磨掉,男人啊,始终是要以事业为重的。

  在被窝里磨蹭了一会儿,叶枫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穿上衣服,他又在床头柜上发现了回来留下的纸条:亲爱的,早餐在桌上,要是冷的话自己热一下,不要吃冷的食物,我去上课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蕴含着一份沉甸甸的情义和关怀。一张便签也因为这句话变成了让恩喜爱的东西,叶枫亲了它一下,然后将它放回了床头柜上。

  吃了早饭,叶枫接到了安伯的电话。

  “叶总,我这边已经进入收购模式,你定的五千万目标,我们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安伯说道。

  叶枫感到有些意外:“这么快?”

  安伯说道:“目前光伏产业正被欧美打压,他们的贸易保护政策帮了我们的忙,目前持股的人都很悲观,抛售的愿望很强烈,我们的人做波段做得很仔细,通常都是在低点买入的,昨日开盘价是12。5元,我们的购入成本是12元。”

  叶枫笑了:“很好,这么说我们节省了不少。”

  “是的,昨日的收盘价是12。05元,我们的资金很安全。”

  “我估计那边也会有动作了吧,今天是一个很关键的时期,注意一点。”

  “叶总你放心吧,我会按照你的计划来的,对了,你们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想说道是这句话吗?”

  “哦,对,呵呵,我想说的就是这句话,他们用卑鄙的手段阻止仙女药业上市,那我们就走着瞧吧。”安伯笑着说道。

  叶枫说道:“我这边也要开始了,让我们按照之前的计划一步步来吧,但愿我们会有一个好运气。”

  “会的,上帝总是给善良的人礼物,给恶人予惩罚,好了,快开市了,我去做事了,再见,叶总。”

  “再见,安伯。”叶枫挂了电话,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游戏,敌强我弱,但要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胜利者!

  离开柯书冉的家,包伟开着车将叶枫送到了西岭市市政府。

  叶枫见到的不是齐国兴,而是齐国兴的秘书邓静宜。

  叶枫走进她的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埋头撰写着什么,很专注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叶枫静悄悄地靠近她,将手中的一只纸袋子轻轻地放在了她的面前。

  邓静宜这才发现有人站在身边,但不等她抬头去看身边的人是谁,叶枫就灵活地闪到了她的身后,让她看不见他。

  “谁啊?”邓静宜有些生气地道,“这是上班时间!”

  “你猜猜我是谁。”叶枫故意改变说话的方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陌生。

  “再胡闹我叫保安了!”邓静宜更生气了,她没有男朋友,可身后说话的男人明显是一个男人,而就声音的特征而言似乎还很年轻,她可不想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开任何玩笑。

  “你猜猜嘛。”叶枫强忍着笑,一边抓着她的办公椅,不然她转动椅子回过头来看他。

  邓静宜忽然安静了下来,她似乎想到了谁,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是猪。”

  叶枫好尴尬,“再猜。”

  “是小狗。”

  叶枫:“……”

  “好了,叶枫,我知道是你,你这家伙,一回来就开我玩笑,平时连电话都不打一个。”邓静宜佯装生气的样子。

  叶枫绕到了邓静宜的跟前,笑着说道:“这不,我知道错了,所以带了礼物来赔罪嘛。”

  “京都名小吃,煎饼果子?”邓静宜猜测道。

  叶枫无语地看着她,他是那种不远千里给一个女人带煎饼果子当礼物的男人吗?

  邓静宜打开了纸袋子。

  纸袋子之中放着一对精美的耳环,金质的耳环上镶嵌着工匠精心打磨的红绿蓝三种颜色的宝石,显得特别艳丽华贵。抛开宝石的不菲的价值,仅仅是打造出这对耳环的工艺,它就注定不是凡品。

  “这……”女人看见珍贵的首饰通常都会有这样的反应,邓静宜也不例外,她惊喜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喜欢吗?”看她的反应叶枫就知道她喜欢,他的心里也很高兴,邓静宜在他创业的时候帮过他不少忙,他其实早就想送她一份礼物了。

  “当然喜欢呀,可是……”邓静宜皱起了眉头,“我是啊,我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的。”

  “我又不是贿赂你,为什么不能收啊?”叶枫笑道,“你还怕我举报你吗?”

  邓静宜瞧了一眼门口,确定没人的时候忽然一把将那对耳环收了起来,也不放抽屉,直接就揣进西装的口袋里去了。

  “怎么像贼一样啊?”叶枫忍不住想笑啊。

  邓静宜的俏脸微红:“生平第一次手里,还是这么贵重的礼物,人家肯定有点紧张嘛,要是我因为这个被开除了,你可得收下我。”

  “仙女药业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呢。”

  邓静宜直盯盯地看着叶枫:“说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送我这么漂亮的耳环,你想干什么呢?我可告诉你,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子,如果你对我有什么非分的想法的话,你邓姐我劝你尽早死了那份心。”

  叶枫:“……”

  邓静宜却没放过叶枫的意思,继续调侃他:“说呀,男人送女人首饰通常都是有特殊含义的,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的想法呢?”

  “我哪敢啊,就是觉得好看,跟你很配,所以就送你了。”

  邓静宜忽然站了起来,差点就和叶枫碰在一起了,她的嘴角也带着一丝逗弄的笑意:“你呀,生意越做越大,名声也越来越大,但胆子却还是那么小,一点都没变,你这么傻,柯书冉知道吗?”

  叶枫的脑门顿时汗涔涔的了。

  女人的世界和关系网真的是超级复杂的东西。

  她怎么知道他和柯书冉的关系的呢?这是一个谜,而且,她还用这个秘密来惹他,她想干什么呢?

  正被邓静宜调侃得心生退意的时候,齐国兴出现在了门口。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