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这一脚力量并不大,但邱洁根本就没想到叶枫会这么干,一个不留神,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扑到在了脏兮兮的地面上。

  “我警告过你,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不要挑战我的底线。”说完,叶枫砰地关上了房门。

  心中的一口恶气发泄出来,叶枫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起来。

  这么干确实有失风度,但如果一个人事事都去追求高雅,追求风度,那样活着就太累了。

  而且,对一个已经旗帜鲜明地站在敌对立场的女人而言,他还跟她讲个毛线的风度啊!

  “姓叶的,你给我等着!”门后传来邱洁的愤怒的声音。

  叶枫不屑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刚返回大厅,年轻漂亮的店长就跑到了叶枫的跟前,“叶总,那个顾客……”

  “没事了,我已经请她离开了,”叶枫笑道,“你就别管她了,去做你的事情吧。”

  “好的,叶总。”女店长转身去做事去了,背对着叶枫的时候,她忍不住笑了,她其实是看见叶枫一脚将邱洁踢出去的,她真的想不到斯文秀气的叶总会那么干。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的声音

  “有人闹事!”靳兵面色一沉,大步走了出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叶枫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这次来捣乱的不是某个收了钱的记者,也不是某个自称是试用者的女人,而是一群。

  “是谁让你们在街上随意搭台的?给我拆了!”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大声地嚷着,浑然没将一大群媒体记者和社会名流放在眼里。

  这个中年男人显然是带队的队长。

  队长一发话,一大群穿着制服的跟着就涌了上来,拆台的拆台,赶人的赶人。

  一来就动手,就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一个,显然是早有准备早有预谋的了。

  “你们干什么啊?你们怎么推人啊?”曹雪的一个同学被一个推倒在了地上。

  “推你又怎么样?再不走开,告你妨碍公务!”推人的理直气壮地道。

  遭受粗暴对待的不仅是曹雪和她的同学,还有那些记者和来宾也不例外,这群突然杀到的就像是一群饥不择食的恶狼冲进了一群绵羊里面,张牙舞爪,见谁都想咬一口,喝口血!

  “妈的!”冲出门的靳兵气得青筋都冒了出来,抡起拳头就要上去揍人。

  “你给我回来。”叶枫一个晃身,及时追上靳兵的脚步,一把将他拽住。

  靳兵诧异地看着叶枫:“老板,他们都这样了,你就让我去教训他们一下吧!这帮兔崽子太欺负人了,我——”

  “我也想打他们,不过有人正希望我们这么做。”叶枫的眼角瞟了一下站在远处的杨冰凝三人。

  “谁?我连他一起打!”靳兵真的被气坏了。

  “你冷静一点,”叶枫说道,“你听好了,等下你上去,只管挑衅那些来打你,你只管挨打,不要还手,你要挨得漂亮,但不要让那些真的伤到你,就这事,你能做到吗?”

  “老板……”

  “能做到吗?”

  “能。”靳兵点了点头。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一个做保镖的最基本的一个职责,叶枫让他做的事情,他肯定是要做的。

  他虽然不明白叶枫的用意,但他却知道叶枫肯定有要他这么做的原因——他非常信任叶枫,更敬佩叶枫的能力!

  靳兵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一个正在砸音响设备的的手,质问道:“你干什么?砸坏东西我要你赔!”

  “你把手给我松开!”被抓住手的凶巴巴地道。

  靳兵不但没松手,还使上暗劲狠狠地捏了一下的手腕。

  那个顿时疼得裂开了嘴巴,他几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挥手就一拳抽在了靳兵的脸上。

  靳兵应拳倒地,捂着脸的他却在暗中骂人:“妈的,绣花枕头,就这点力气也敢当?”

  叶枫要他挨打,并且要挨得漂亮,这个意思他是理解的,那就是脸上要见彩,可这个一拳头打在他的脸上就跟挠痒痒似的,别说是让他流血什么的了,就连痛都不见得有多痛,没有办法,倒地之后,他自己用牙齿咬破了嘴皮,一股鲜血顿时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叶枫跟着大叫一声:“打死人啦!”

  整个乱糟糟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听到叶枫这么一喊,靳兵愣了一下,跟着就闭上了眼睛,心里却在暗暗地道:“老板也太……我还准备多挨几下的,那样不更逼真吗?”

  打人的也懵了。

  “打死人啦!”叶枫很愤恨地冲了上去,蹲在靳兵的旁边,伸手探了一下鼻孔:“没气了!快!快叫救护车!”

  记者们顿时醒过了神来,拿起想起咔咔就是一气狂拍。

  什么是媒体精神?这就是媒体精神,面对凶悍的,必然要拿出战地记者的勇气和身手,拼死为报社或者网站抓住第一手的热点新闻!

  一队跑到一家公司的新品发布会上打死一个人,如果这都不算热点新闻的话,那么这些在场的记者都可以去夜市卖光碟了。

  救护车还没来,叶枫却一模一样地对靳兵进行抢救了,他双手撑住靳兵的胸膛,一下又一下地压击着。

  靳兵忍得好辛苦,他的心里也在暗暗地祈祷:“老板,千万不要给我人工呼吸啊……”

  打人的忽然撒腿开跑。

  他接到的指示只是来砸场子,现在打死人了,谁还管他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跑再说!

  仙女药业的工作人员上去拦人,却被别的挡了一下,打人的顺利逃脱。

  记者们更活跃了,一部分记者冒着挨打的危险采访来砸场子的,一部分采访叶枫和仙女药业的员工。

  采访的记者一点也不顺利,不会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反而要来抢他们的相机和录音笔,一方要拍要录,一方不让拍不让录,推推嚷嚷骂骂咧咧好不热闹。

  叶枫这边倒是有问必答,非常配合:“你们看见了吗?现在我们这些干实业的有多艰难,仙女药业是一个新兴的企业,它触动了有些人的利益,那些人就千方百计来搞破坏,先是派人来泼脏水,污蔑我们的产品,不成功跟着又买通来砸场子……哎,记者朋友们,希望你们为我们仙女药业说句公道话啊。”

  说得情真意切,叶枫的眼角渐渐湿润,然后开始流泪。

  很多记者都捕捉到了这个珍贵的画面,叶枫伤心流泪的样子也就进入了记者们的相机,还有摄像机。

  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

  围观的人群纷纷散开,让出拯救生命的绿色通道。

  杨冰凝、汤镇涛和公孙子翰也让开了。

  看着急救人员将叶枫的保镖抬上担架,挂上氧气袋,大步流星地往救护车上赶,杨冰凝三人的感觉复杂到了极点。

  来这里,杨冰凝三人都有着各自的目的。

  杨冰凝想通过邱洁买下美人工厂所有的美人膏,不让叶枫痛痛快快地将新品发布会进行下去,汤镇涛和公孙子翰则是想找点乐子,想象着破坏这个新品发布会的同时也收获一点额外的乐趣。

  不过现在看来,三人的目的都没有达到,而且就眼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还帮助叶枫炒作了一把。

  可以想象的是,明天的各大报纸,还有网络上的媒体会怎么报道这件事,仅仅是一个打死人这个标题,它都能吸引上千万的眼球!如果再持续讨论,炒作发酵,这个事件被关注的程度将超出人的想象!而这,简直比叶枫花几千万在华国电视台打广告还有效!

  “那个家伙……”汤镇涛的脸上是一副恨与苦笑相糅合的表情。

  “我们好像是来帮忙的吧?”公孙子翰的脸上也是一副苦笑不得的神情。

  杨冰凝却还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她的心态也还算平静,她说道:“这不更有意思了吗?我们三个联手都不能让他趴下,不过你们也不要太在意了,这不过是玩玩而已,阻止仙女药业上市,这才是重要的事情。”

  汤镇涛笑了笑:“比起眼前的事情,那个更容易一些。”

  公孙子翰冷笑道:“上市?他以为只要他想上,就能上吗?借壳上市,哼,就让他先做一会儿梦吧。”

  “我们走吧,看他演戏,我觉得恶心。”杨冰凝从叶枫的身上收回了视线。

  就在这时,看热闹的人群忽然沸腾了起来。

  “看!那不是林志琳吗?”

  “是啊,真的是林志琳!”

  “今天运气真不错,居然能在这里碰到我的偶像喂!”

  “林志琳!林志琳!”

  熙攘的人群和欢呼起哄的声音中,一身皮草装扮的林志琳款款走来。

  来永辉也来了,与林志琳并肩而行,不过,地产商人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林志琳那样的知名度和人气,所以几乎没人认出他,更没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来永辉和林志琳的保镖阿虎费力地排开上前索要签名的人群,最后还是在仙女药业员工的帮助下才顺利地走到叶枫的身边。

  看到林志琳和来永辉,叶枫的心里很高兴,但这个时候他可不敢笑啊,他垂头丧气,眼泪花花地看着两个重量级的来宾。

  “叶,你怎么啦?”林志琳才来,不知道情况,看见叶枫流泪,她顿时紧张了起来,关切地道。

  “哎……”叶枫一声长叹,有话不说。

  美人工厂的店长很机灵,跟着给林志琳介绍情况。

  “太可恨了!这些人眼里还有法律的存在吗?”林志琳气愤得很。

  叶枫的眼泪激起了她的母性,她上前将叶枫搂在怀里,抚着他的后背,给他安慰。

  咔咔咔……

  镁光灯闪烁不停。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