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清纯的山里女孩子不见了,大学这个染缸都把快把她染成腐女了,把两年前的她跟现在的她比较一下,还真让人挺无语的。

  “哎……”曹雪叹了一口气,忽然凑过来将头靠在了叶枫的肩头上,神叨叨地道,“我这辈子恐怕难逃被你包的命了。”

  叶枫大汗,佯装不高兴地道:“胡说些什么呢?快进去上课,上课才是你最重要的事情。”

  “嗯,我听你的,回头我再以身相许吧。”曹雪说完,忽然又凑唇在叶枫的脖子上亲了一口,然后才逃似的下了车。

  叶枫看着蹦蹦跳跳跑进校门的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一直把曹雪当妹子看,曹雪把他当什么人看呢?开口一句包,闭口一句包,真是的!

  正准备开车离开回公司,旁边忽然有一个人走到了车头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看清楚站在车头前的人,叶枫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挡在车头前的是一个女人,他不想见到的女人——邱洁。

  在马达加斯加海盗峡谷,叶枫擒住约翰?纳德的之后对其使用了催眠术,也就是那次他知道了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的身份,当然,还有黛娜的身份,这三个人都是曼加尔国际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精英,嫡属于一个叫“特殊事务部”的部门。

  最重要的是,正是这个女人,当初在巴尔岛的时候偷走了他的三颗来生丸,并因此而得到了曼加尔国际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上层的赏识。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叶枫的心里很自然地就想到了一种让他厌恶的事情——监视和跟踪!

  邱洁绕过车头,走到了副驾驶车门前,老实不客气地拉开了车门,然后上了车。

  叶枫看着她,冷冰冰地道:“你也太随便了吧?你上我的车,至少应该得到我的同意。”

  “开车吧,我知道,你也想和我聊聊。”邱洁并不以为意,淡淡地说道,脸上还是保持着颇为友善的笑容。

  叶枫犹豫了一下,随后发动车子,顺着车道往前开。开出一段距离之后,他斜眼瞟了一下后视镜,不过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车辆跟在后面。

  “你放心吧,没人跟踪,只有我一个人,”邱洁笑道,“以你的能力,我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不是吗?”

  实力的对比确实是这样,但叶枫却不相信她,也不会放松警惕,最毒妇人心,她这样的女人,杀人其实是不需要刀或者枪的。

  “说吧,找我干什么?”叶枫放缓了车速,拐过一个弯道的时候,他准备将车子停在路边。

  “不要停车,继续开吧,我们找一个合适的谈话的地方。”邱洁说。

  叶枫却还是将车子停了下来,他不是那种可以被女人随便指挥的男人,更何况是一个有着敌人身份的女人。

  邱洁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这么霸道,一点都不相信我。”

  叶枫冷笑了一下:“如果我相信你,我被卖了都不知道呢,或许我还会帮你数钱。”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就这里,说吧,如果你没什么要说的话,请你下车,我还有我的事要忙,没时间陪你绕圈子。”

  “好吧,这里就这里,”邱洁看着叶枫,“我已经没法联系上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了,这两个人,你认识吗?”

  果然是冲着那两个死人来的!

  叶枫摇了摇头:“不认识,你说的这两个人,名字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奇怪,你来找我就是问这个的吗?如果你的朋友失踪了,你可以去报警,找我干什么?”

  “那两个人是我的属下,他们去执行什么任务,我是清楚的,现在他们失去联系了,而且已经过了安全期,我现在断定他们是死了。”

  叶枫的心里微微有些紧张,不过面上的神色却是没有半点波动。

  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还有那些佣兵是怎么死的,他是非常清楚的,凶手是那些鬣狗,而不是他,所以,就算是国际来问他,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更何况,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还有那些佣兵们就连尸体都没有剩下,谁又能断定他们死了呢?

  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也就不怕邱洁抓住他的什么把柄,从而要挟他。

  “继续说下去,”叶枫笑了一下,“我有些感兴趣了。”

  邱洁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叶枫的脸上:“叶医生,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你不该这样做的,你这样,上面对你的策略就会改变,以前你是安全的,现在,你不安全了。”

  叶枫没有吭声。

  “我这次来是特意提醒你的,小心一些,就算是为了那些跟着你的员工吧,嗯,还有你那些红颜知己。”

  叶枫不相信她会有这样的好心,但不得不承认,她说出这样的话,确实是很暖心窝子的。

  其实,这就是邱洁这种女人的厉害之处,明明是你的敌人,处心积虑地对付你,给你挖坑,但她出现在你的身边的时候,却始终是面带笑容,人畜无害的样子,而且还偶尔感动你一把。

  叶枫早就看透了她的面目,所以一点也不为之所动。

  “我老实跟你说吧,你丢失的那三颗药丸是我拿走的,”邱洁说道,“不过你要相信我,我是身不由己,是执行任务,我对你是没有半点恶意的。”

  “谢谢,我真感动。”叶枫说。

  “不要这样好不好?我这次来,其实也想在上面采取极端行动之前好生劝劝你,跟我们合作吧,你跟我们合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为什么就不答应呢?”邱洁的眼神里面充满了诚意。

  “说完了吗?”叶枫俯身过去打开了车门,“说完的话就下车吧。”

  邱洁苦笑着摇了摇头,下了车。

  叶枫说道:“我也跟你说一点交心的话吧,早点离开那个公司吧,你要钱,开个口,我可以给你,不要为了一点钱把自己的灵魂也出卖了。”

  邱洁笑了一下。

  “还有,我不知道你的上司是谁,还有你们公司的高层人士是怎么想的,你帮我带一句话给他们。”

  邱洁点了点头。

  “他们有做强盗的习惯,我却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羊羔,如果他们对我采取什么极端的行动,我要是死了也就罢了,但要是弄不死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决定会把他们送进地狱。”说完,叶枫关了车门,发动车子驶进车道,很快就消失在了车河之中。

  目送叶枫的保时捷卡宴消失在视线之中,邱洁才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说道:“和我预料的一样,他拒绝了,我已经尽力了,没有更好的说服他的办法,你们可以制定计划了。”

  说完她挂了电话,目光冷如霜刀。

  夜幕早已经降下,其他人都已经睡觉了,回春居里的一间书房里却还亮着灯。

  白天与邱洁的见面在叶枫的心里留下了一道阴影,完全忽视它的存在显然不可能,但要想去面对,却又不知从何下手——这就是叶枫的苦恼。

  邱洁给了他一个温和的威胁。

  “这里是华国,不是曼加尔国际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所在的米国,它以为它想做什么就能做而且能成功吗?夜郎自大的家伙们!”叶枫的心里这样想到,说不生气是假的。

  他打开了电脑。

  然而,就在他准备使用搜索引擎搜索从马达加斯加带回来的神秘文字的时候,他却犹豫了。

  “对方财力雄厚,更有特殊事务部这样的部门专门从事商业间谍活动,甚至是军事行动,这样一个公司,怎么可能没有黑客存在呢?倘若我使用电脑查那种神秘的文字,对方没准同时就知道了。”叶枫的心机也越来越深了,心智也越来越成熟了。

  静坐了一会儿,他从身上拿出那张羊皮卷,又从他随身携带的金属小药盒之中取出了那颗神秘的药丸,最后,他又将他的手机打开,调出了他在石玥墓室之中拍摄的浮雕照片。

  他观察羊皮卷上的文字,还有照片之中的文字,看了许久,他还是一筹莫展,无法解读。

  “不能在电脑上查,看来我得另外想途径了,或许,有时间的话,我应该去图书馆看看,没准能找到一些解读这种文字的线索。”他的心里静静地想着。

  去图书馆的话,或许能有意外的收获。

  他的视线又落在了手机屏幕中的浮雕上,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孩、少年、青年、老人和白骨,这是人的一生,无论是街头行乞的乞丐,还是宫殿之中的皇帝,谁都得经历这种生老病死的过程,没人能摆脱掉,所以,这可以看做是一个的一生的缩影,这些图案,讲述的是生与死的主题。

  这个不难理解,可是,没有面目的女海盗走在一条大路上,还有大路尽头的放着光的门户,这又是在说明什么呢?

  他觉得他能看懂一点点,但更多的却是困惑。

  “看来,我得去一趟图书馆,从那里寻找线索。”叶枫放弃了解读浮雕,他的视线又落在了那颗鸽卵大小的药丸上。

  这种药丸是不是超越来生丸的药丸呢?

  这种药丸是不是让郑和断鸟重生的药丸呢?

  “我应该拿到实验室去分析一下成分,对,就这么干,取一点来化验也没什么。”叶枫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