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间是生产美人膏的地方,也是整个仙女药业最重要的部分,它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叶枫迫切地想知道。

  全钢架的新车间宽敞整洁,生产区用玻璃墙隔离了起来,员工进去之前需要换上防菌服和消毒,非常严格。

  这个车间的员工大都是从大槐树村老基地抽掉过来的精英员工,有很高的专业素质和忠诚度,这些人也都认识叶枫,叶枫一进来,纷纷跟叶枫打招呼,叶总叶总地叫着,很亲切的感觉。

  一个员工给叶枫拿来一套防菌服,叶枫换上之后才进入生产区。

  冉浩辰和陈蕊也在里面,陈蕊的肚子是越来越大了,叶枫快升级当爷爷了,不过这个爷爷是师爷,不是传统版本的爷爷。

  瞧着陈蕊高高凸起的肚皮,叶枫的心里就高兴,也忍不住猜道:“大概,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就当爷爷了吧?我这个爷爷也太年轻一点吧,呵呵。”

  二十岁当爷爷,这确实太年轻了一点,哪怕只是师爷。

  “师父你来得正好,”冉浩辰迎了上来,“你走的时候也没交代清楚,我和员工们不知道该怎么进行啊。”

  “你们不知道什么?”叶枫看着叶枫,还有他身边的几个核心技术人员。

  “生产啊,”冉浩辰说道:“你老人家倒是炮制了一批成品出来,但我们拿着原料却不知道怎么生产啊,我们尝试过,可是不行啊。”

  几个核心技术人员眼巴巴地看着叶枫。

  确实,同样的原料,一样的发酵设备,叶枫能制造出美人膏,但他们却不行。

  叶枫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他笑了笑,然后招了招手:“你们过来吧,我告诉你们。”

  冉浩辰和几个核心技术人员都围了过来,听叶枫面授机宜。

  挺着一个大肚子的陈蕊犹豫了一下也凑了过来,要知道,能得到叶枫的传授,不仅仅是技能上的提升,最重要的是叶枫的信任,还有以后在仙女药业的地位!

  叶枫的声音不大,说得也不急不缓:“其实很简单……”

  把叶枫的几句话一听完,冉浩辰、陈蕊还有几个核心的技术人员面面相觑,是啊,确实很简单,但他们怎么就想不到呢?

  叶枫只是告诉他们,需要把他生产的那一部分美人膏作为最核心的原材料放入别的发酵器之中,然后再按照他制定出的配方添加原料,接着密封和启动发酵器发酵四十八小时就行了。

  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无论是冉浩辰和陈蕊小两口,还是这几个仙女药业的核心技术人员,他们都没法知道美容美体膏的最最核心的材料是逆天转命丸,而这种材料他们是没法制造的。

  “没什么问题的话,尽快投入生产吧,”叶枫说道,“你姐那边已经在进行商标注册的事情了,嗯,原来的美容美体膏的名字也改成了美人膏,这事给你们说一下。”

  冉浩辰笑道:“我姐跟我说过产品名字的事,我说这事只有你做主,看来我姐说服你了,呵呵,嘿嘿。”

  这是很怪味的笑声,仿佛他知道这个名字的来由一样。

  叶枫闪电般地转移了话题:“还有,你怎么能把陈蕊带进这里?她肚子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摔着了怎么办?下次不能再下车间了,留在家里好好养胎吧,我还等着当爷爷呢。”

  新车间里顿时一片笑声。

  叶枫把经验传授下去,也就没事了,剩下的事情那些核心技术人员知道该怎么做,又聊谈了一会儿,叶枫离开了新车间,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办公室。

  冉莹颖不在,叶枫也乐得清闲。

  她要是长期跟在他屁股后面,他恐怕得肾虚,那种事情,始终还是要有一个度,泛滥了就不好了,再说了,久别胜新婚之类的说法也是存在的,天天在一起,哪里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昨晚的疯狂,那是因为差不多一个月没见的原因,彼此都心慌,难以忍耐,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叶枫给包伟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点自己的事情,也询问了一下大槐树村的情况,得知一切安好,他也就放心了,他人在京都,杨冰凝和公孙子翰还有汤镇涛要对付他,也必然会在京都这个地方,不会将战火烧到大槐树村去。

  结束与包伟的通话,静下来之后,叶枫又想到宁新柔。

  “不知道她和史蒂芬?森发展到哪一步了呢?我所知道的是,当初聂东与她在一起的时候,最多才只是拉一下小手,所以史蒂芬?森和她应该也只是这种程度吧?她那样的冰清玉洁的大才女,如果不是已经发展到结婚的那一步,她肯定是不允许任何男人碰她的身体的……我晕,我想这些干什么呢?这些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叶枫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还是给她打个电话,约她见个面,把礼物送给她吧。”

  男人有时候也会这么莫名其妙。

  却就在他掏出手机,准备给宁新柔打一个电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却接到了一个来电。

  打来电话的居然是宁新柔。

  这让叶枫大感意外:“新柔姐,你……好吗?”

  “我还好,”宁新柔说,接着沉默了一下才又说道,“你有空吗?陪我喝杯茶。”

  “当然有空,你在哪?我马上来。”叶枫说。宁新柔约他,他就算再忙也是要去陪她的,他欠着人家一份天大的人情,直到现在都还没还上呢。

  “嗯,我在沁心阁,你过来吧,我等你。”宁新柔说。

  叶枫说道:“好,我马上过来。”

  “等等……”宁新柔又说道,“不要带保镖,好吗?”

  “我不带。”叶枫挂了电话,跟着就出了门。

  刚走出门口就碰到冉莹颖,她手里拿着厚厚一叠图片。

  “师父,你到哪里去呀?”冉莹颖说道,“美工给了一些图案,你看看,敲定一种吧。”

  “这种小事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嘛,”叶枫边说边走,“我要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回头再和你说。”

  “喂……”

  “拜拜。”叶枫跑着下楼。

  冉莹颖瘪了一下嘴,嘟囔道:“肯定是去见哪个狐狸精去了,哼。”

  靳兵和张优本来是想跟来的,但叶枫不让,他自己开着车来到了沁心阁。

  沁心阁其实也就是私人会所,但出入这里的不是有钱人,而是华国的著名的大文人作家们。

  镇宅子的石狮子,还有镶嵌着铜环的朱漆大门和一尺来高的石门槛,这就是叶枫一眼看到的沁心阁的景象,而他也被一个穿着汉服的女孩挡在了门口,不让他进去。

  “先生,这里是私人地方,你不能进去。”穿着汉服的女孩很有礼貌。

  “不是,我约了人。”叶枫说。

  “约了人也不行,除非你有邀请函。”

  “她叫宁新柔,她应该在里面的。”叶枫又说道。

  “呃?原来你是宁小姐约的人呀,不好意思,你跟我来吧,我带你进去。”一听叶枫报出宁新柔的名号,穿着汉服的女孩跟着就改变了态度,亲自带着叶枫进了沁心阁。

  庭院幽深,视线里满是翠竹和花卉,散落在林荫下的房舍也是古香古色的,让人看着就觉得舒服,比起那些高楼大厦,这样的地方其实才是最适合人居住的。

  穿着汉服的女孩将叶枫带到了一座阁楼前,还没进去,就听到从阁楼上传下来的古筝声,那乐声轻灵飘渺,别有一种古风古韵。

  “宁小姐在楼上,先生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宁小姐交代过的。”她说完就离开了。

  “谢谢。”叶枫对她的背影道了一声谢,然后进了阁楼。

  弹古筝的是宁新柔,她今天居然也穿着一套曲裾汉服,这套曲裾汉服上身是素白的颜色,下面是青色,这种颜色搭配别有一番灵动清逸的美感。

  “新柔姐。”叶枫打了一个招呼,走了过去。

  宁新柔将十指平放,刚刚还发出美妙音乐的古筝顿时静止了下来,她抬头看着叶枫,神色还是那么宁静,她是那种会将心事藏在心里的女人,要想从她的神色间看出她的心思,那是很困难的事情。

  “你来啦,坐吧,我给你泡一杯茶。”宁新柔说着起身去给叶枫泡茶。

  “还是我来吧,怎么能让你给我泡茶呢?”叶枫赶紧过去。

  “坐着,坐着,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呢?”宁新柔说。

  叶枫尴尬地笑了笑,老老实实地坐到了临窗的茶桌前。

  是啊,当初在锁龙沟背着她满山跑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客气,现在怎么就这么客气了呢?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这么长时间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当真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啊。”宁新柔将一杯铁观音放在了茶桌上,一边慢吞吞地说道。

  “新柔姐……”叶枫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知道宁新柔约他到这里来是因为什么,现在就更迷糊了。

  宁新柔坐到了叶枫的对面,浅浅地笑了一下:“你可别误会呀,我说的这个新人和旧人,指的是朋友。”

  叶枫埋头喝茶,茶汤很烫,他被烫到了嘴,难受得很,尴尬得很。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