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终于醒了,”叶枫笑着说道,“本来你们的麻醉效果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的,但我等不及了,我给你们服用了一点缓解麻醉效果的药物,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叶枫的礼貌和风度在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看来无疑是一种讽刺。

  “呸!你这只黄皮肤的猪!放了我!”井上百合子愤怒地道。

  “黄皮肤的猪?妈的,好像你皮肤很白似的!”叶枫上前一步,一脚踹在了井上百合子的面门上。

  一张花一般漂亮的脸蛋顿时开了花,鼻梁歪了,嘴皮破了,白皙的脸蛋也沾满了泥污,鼻血顺着井上百合子的鼻孔往下淌,但她却已经失去了知觉。

  刚刚醒转过来就又被一脚踹晕,这就是东瀛女人嘴臭所付出的代价。

  约翰?纳德恨恨地看着叶枫,但他比井上百合子更理智,没有去激怒叶枫。

  叶枫走到了约翰?纳德的身边,蹲下,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捆成粽子的约翰?纳德,淡淡地道:“我们在京都机场见过一面,你做了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现在告诉我吧,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你们想干什么?”

  约翰?纳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叶枫,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你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放了我和我的人,我不追究你今晚所做的事情,那幅画你拿走,这个交易很公平,不是吗?”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叶枫冷冷地道,“在这个地方杀你,没人会知道,也没人会调查。”

  约翰?纳德摇了摇头,“我不相信,你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你的前途让人羡慕,你会让你的双手沾满血腥吗?不,你不会的,而且,如果你杀了我,肯定是有人调查的,你会惹来很大的麻烦,这点你必须相信我。”

  不得不承认约翰?纳德很冷静,也非常聪明。

  叶枫确实不会杀了他和他的人,他是有身家地位的人,不会亲自动手去杀一群佣兵的,更不会杀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因为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不是杀人。

  “我说对了吗?”约翰?纳德很自信的样子,“其实,我们可以合作,我能为你做任何事情……”

  他说着话,背后的手却握着一把小巧而锋利的刀子在割着绳子,那把刀一直藏在他的袖口里面,但通常他都是用来割断某个人的喉咙的,而这次却破天荒地用来割绳子。

  叶枫看着他,忽然咧嘴笑了:“割断绳子以后,你打算用你那把可笑的小刀杀了我吗?”

  约翰?纳德:“……”

  “哎,看来对付你们这种人,还真是省不得半点功夫啊,好吧,就用我的方式来吧。”叶枫直盯盯地看着约翰?纳德,他的眼睛悄然变得明亮了起来。

  正惊讶叶枫为什么会知道他偷偷地割绳子的约翰?纳德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叶枫的注视下,他的双眼渐渐变得呆滞了起来,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混沌,越来越昏沉……

  “你为谁做事?”叶枫的声音有着一种让人无从抗拒的魔力。

  “曼加尔国际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约翰?纳德很机械地回答着叶枫的问题。

  “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们奉命……”

  叶枫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发问,约翰?纳德则非常配合地回答那些问题,也就是在这个过程里,他不仅知道了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的身份,还知道了邱洁和他们是一伙的,还有一些关于曼加尔国际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一些信息。

  最重要的是,他总算是知道当初在巴尔岛丢失的那三颗来生丸是被谁拿走了——邱洁!

  一个研究药物和制造药物的跨国集团,突然得到来生丸那种超级逆天的药物,它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叶枫苦笑着,因为他想到的是麻烦,巨大的麻烦!

  天色渐渐亮开了,海盗峡谷里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它宛如中东女人的面纱,遮住了面孔,倍有神秘感。

  担惊受怕的黛娜总算是看到叶枫了,看到叶枫的那一刹那,她身上的诸多压力和恐惧都荡然无存了。

  叶枫本来是可以早一点返回悬崖平台的,但使用催眠术有很严重的后遗症,他必须要休息一下,等到很严重结束并缓和过来的时候才敢攀登岩壁。

  “叶,你没事吧?”黛娜从草丛里爬了起来,焦急地迎了上去。

  “没事,都搞定了,”叶枫说道,“东西也拿回来了。”

  黛娜看到了叶枫肩头上的画筒,不过她对里面的画并不是很感兴趣,听到叶枫说都搞定的时候,她激动地钻到了叶枫的怀里,将他紧紧地抱住。

  黛娜凑唇过去,想给叶枫一个香辣的吻,可她很快就发现她和叶枫的脸上、嘴上满是泥浆,只得放弃了,她可不想伸进一张满是泥沙的嘴里干点什么。

  “你把他们都……”黛娜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地道,“你把他们都杀了吗?”

  叶枫摇了摇头,“我用绳子将他们捆了起来,没有杀掉他们。”

  黛娜张大了嘴巴,惊讶得很:“你一个人对付了那么多人,你甚至连一件武器都没有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叶枫满足了她的好奇心,他将事情的经过大致描述了一下,当然,最重要的使用催眠术的部分他是不会告诉她的。

  “我的天啊,你是东方的兰博!”黛娜激动得很,也不管什么泥污了,狠狠地吻住了叶枫的唇。

  一分钟后,两人分开,各自呸呸地吐着嘴里的泥沙。

  不知不觉间,朝阳已经出现在了东边的山峦之上,金色的晨曦照进海盗峡谷之中,森林里的雾气还没散尽,但山顶平台却已经是大亮了,平坦的岩石地面上铺着一层金子一般晃眼的光。

  叶枫并没有急着从山顶平台上下去,而是选了一块最平整的岩石,将那幅明朝油画放在上面,仔细地观察着。

  没有文字,没有数字,只有古老的油彩,再次看这幅来自明朝的油画时,他依然没能从画中瞧出什么端倪来。

  黛娜蹲在叶枫的身边,观赏着这幅油画的同时也为叶枫和她自己准备早餐。

  她将剩下的两份自热米饭拿了出来,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早晨,她得想办法犒劳一下叶枫的胃。

  叶枫的视线落在了王景弘手上的太极戒上,心中忍不住一片感慨和猜想。

  归元子传授给他的太极戒最初的主人却是王景弘,这点是他当初怎么也想不到的。

  “王敬远曾经说过,王景弘最早随朱棣起兵,助朱棣夺取帝位,得朱棣赏识,因此成了宦臣,,但在第七次下西洋的时候却有一次奇遇,结果被割掉的器官重生了,这也才有了他的后人和这幅世代传承的油画……有此奇遇,他难道不想给他的后人暗示点什么吗?”不经意地,叶枫心里想到了这个层面上。

  华人的家庭观念是非常重的,家族里面的有些技术或者秘密甚至是传男不传女,从这个角度来看,经历了那么神奇的事件,得到了那么大的好处,王景弘肯定是会给他的后人一点什么暗示的。

  可是,这个暗示会在什么地方呢?

  情况还是没有改变,叶枫隐约觉得这幅油画之中藏着什么重要的暗示,但他始终发现不了。

  “叶,把早饭吃了再琢磨它吧。”黛娜将一盒自热米饭递给了叶枫。

  叶枫一边吃米饭,一边看着油画,一点时间都不浪费。

  “那些武装人员会不会逃走?”黛娜问,她很担心那些武装人员卷土重来。

  叶枫笑着说道:“你放心吧,就算他们逃脱了他们也无法威胁到我们了,我把他们的武器和装备都毁掉了。”

  他已经从约翰?纳德的口中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一切,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这两个人和他们带来的手下是生是死,他都不想去关心了。

  吃了饭,叶枫继续观察明朝油画。

  黛娜陪着他,无聊的时候用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什么。

  一个不经意的时间里,叶枫的视线落在了她画的图画上,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灵感,跟着说道:“黛娜,把你的树枝给我。”

  黛娜愣了一下:“你要它干什么?”

  叶枫从她的手中抢过了那一根树枝,开始在地面上画画。

  他一边画,一边看铺在岩石上的油画。

  黛娜好奇地道:“叶,你不会是想一根树枝就把这么复杂的一幅油画临摹下来吧?”

  “当然不是,你看见没有,画上的油彩交汇的地方有线条,这些线条或许是一张地图。”叶枫激动地道。

  油画上,不同的油彩交汇处确实有线条,看上去并不明显,但如果观察得够仔细的话,一定可以发现那些线条其实是很有规律的。

  “你等等,我有笔和本子,你画在纸上会更清楚。”黛娜跟着就给叶枫拿来了笔和本子,那是她用来学习医术做笔记的,正好在这个时候用上。

  叶枫扔掉了树枝,用树枝来画确实很不方便,他用笔将那些油彩之间的线条画在了纸上,一边画一边观察,纸上的线条越来越多,渐渐也有了形状。

  果然,那些线条构成了一幅地图。

  可是,它看上去像是一副地图,但却没有文字标注,谁知道是什么地方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