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减少行动的声音,叶枫放弃了自己爬到树上的想法,他使用了从山下重明身上得到的抛绳弩。

  他对准树冠上一根枝桠扣动了扳机,携带绳索的弩矢嗖一声飞射出去,牢牢地扎进了粗大的树枝之中,这之后,他抓着绳索,非常轻松地爬到了树冠底下。

  他选择的这棵树木与山下重明选择的树木有些相似,都是超出周围树木很多的大树,站在树冠下,周围的情况一眼揽尽。

  爬上树,居高临下的视角很轻易地就将三个武装人员收入眼底。

  叶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瞄准其中一个武装人员扣动了扳机。

  一枪之后他跟着调整枪口,飞快地瞄准地二个目标开枪,然后是第三个,三枪三个目标,从开始到结束,他仅仅用了三秒钟的时间。

  三个武装人员压根儿就没想到会有人在后面用狙击枪和麻醉弹偷袭他们,所以连一个正常的反应都没有便先后栽倒在了地上。

  叶枫抓着绳子滑下了树干,收起了抛绳弩,然后向三个武装人员走去。

  三个武装人员都被麻醉弹麻醉,不省人事。

  叶枫将他们的武器摘下来,全都挂在了他自己的身上,三个武装人员的通讯器则被他扔得远远的。

  就在扔掉通讯器的过程中,他听到了负责单兵电台的弗朗西斯的声音,弗朗西斯在询问为什么没有报告方位和搜索情况,叶枫没有回应他,直接将三只通讯器扔得远远的。

  撂倒南侧的三个武装人员之后叶枫一路狂奔,飞快地向北侧靠近,没等他靠近预想的位置上,负责搜索北侧的三个武装人员已经接到指示,赶过来查看南侧的情况了。

  他们来得正好,为叶枫节省了往北侧突进的时间。

  用同样的方式,叶枫用三颗麻醉弹解决了从北侧赶过来的三个武装人员。

  这一次他选择的狙击点依然是树上,等到三个武装人员从树下通过,背对着他的时候他才飞速开枪射击,眨眼间就撂倒了他们。

  从树上下来,叶枫给弹夹补充了六颗麻醉弹,然后走到三个武装人员的身边,将他们的武器和通讯器摘下来,扔到了很远的地方,之后,他又向东侧突进。

  他已经撂倒了七个武装人员,两个搜索小组,一个狙击手,现在还剩下两个搜索小组,还有约翰?纳德和那个女飞贼。

  不过,越往后,他的行动会变得更加艰难,因为无法联系到那六个武装人员,对方肯定会有所怀疑的,所以,他不敢有丝毫大意,也分秒必争!

  海盗山的东侧是正对峡谷出口的方向,约翰?纳德和那个女飞贼就在这个方向,

  叶枫观察得很清楚,从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也显示约翰?纳德正将余下的两个搜索小组调往东侧,他必须赶在对方汇拢之前尽可能多地撂倒对方的战斗人员。

  “叶枫,是你吗?”通讯器里忽然传出约翰?纳德的声音。

  叶枫没有应答,他知道对方只是在试探。

  “投降吧,你是跑不掉的,我们已经抓到你的女朋友了,”约翰?纳德的声音,“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不投降,我就杀掉你的女朋友。”

  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仍然没有理会约翰?纳德的试探。

  约翰?纳德根本就没有可能抓住黛娜,原因很简单,就算约翰?纳德知道黛娜就在山顶平台上,他带着他的人要登上山顶平台也需要好几个小时,而且,攀登那么陡峭的岩壁,在黑夜就会是没有可能完成的事情。

  叶枫很清楚,约翰?纳德一再试探,是想知道他的人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约翰?纳德或许有些怀疑他的人遇到了袭击,可他自己都没法肯定这一点,因为根本就没有枪声,再说了,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撂倒六个全副武装的精锐的雇佣兵呢?所以,试探是了解情况的最廉价也是最适用的方式。

  叶枫移动的速度很快,一段狂奔之后,又有三个武装人员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这三个武装人员快速地往回撤,显然是去与约翰?纳德会合的。

  三枪,三个武装人员被撂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西侧突然传来枪声,一梭子子弹从脚下的树林里飞射过去,清晰可以听见撕裂空气的声音,还有弹头击碎树干的声音。

  开枪的是从西侧赶来会合的三个武装人员,他们刚好看到三个同伴被撂倒在地。

  他们没有看见叶枫藏在什么地方,但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佣兵,立刻开枪盲射——如果对方胆子小的话,自己就会暴露目标,而如果他们的运气好的话,就这样也能击中目标。

  “有人开枪干掉我们的人!”一个武装人员背靠着一棵树,对着通讯器用英语大声吼道。

  “笨蛋,不要使用通讯器,他会听见!”约翰?纳德的声音,很是愤怒和紧张的感觉。

  他一直扮演着猎人的角色,却没想到别他最终的猎物居然放过来捕杀他和他的人!他有一种受到了蔑视的感觉,而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直到现在为止他连对方的身影都没看见!

  “可恶!怎么会这样?”井上百合子也惊讶得很。

  “叶枫那小子一定早就计划好了!”约翰?纳德怒道,“他一定是袭击了山下重明,用山下重明的装备来对付我们!那个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

  砰砰砰!丛林里又传出响亮的枪声。

  这一次,枪声更加密集。

  “他们肯定是发现那小子的藏身之处了,火力封锁,我们赶快过去支援!”约翰?纳德的反应很快,说完第一个往前冲去。

  井上百合子和弗朗西斯也跟了上去。

  三人很快就找到了最后一只搜索小组,三个人都背对着树木,开枪往一个方向盲射。在对面,一支步枪在点射还击。

  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对视了一眼。

  “火力掩护!”约翰?纳德猫着腰,抱着一支步枪,绕开步枪的射击方向,从侧面包抄了过去。

  井上百合子干了同样的事情,她从另一侧包抄了过去。

  这边四个武装人员持枪狂射,打空了一只弹夹立马又换一只,地上的弹壳都堆了厚厚一层。

  对面的那支步枪却始终处在点射的状态下,很匀速地还击。

  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很快就包抄到了步枪的射击点,那是一片乱石堆,步枪是从一个石缝之中进行射击的,这个乱石堆就像是一个堡垒,躲在后面开枪确实是比较安全的。

  约翰?纳德的嘴角忍不住浮出了一丝冷笑,菜鸟就是菜鸟,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他向对面包抄过来的井上百合子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和井上百合子同时行动,快速地绕到了乱石堆后面。

  乱石堆后面确实有一支步枪,但却没有开枪的人。有人用绳索和树枝制作了一个非常精妙的开枪机关,每隔几秒钟时间,步枪的扳机就会被扣动一下,发射一颗子弹。

  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包抄到乱石堆后面的时候,这支步枪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绳索带动扳机的时候都没有发射子弹了。

  对面的枪声也停顿了,整个森林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约翰?纳德一脚将步枪踢落下去,神色狰狞地吼道:“叶枫,我知道是你,你给出来,不然我把那幅画烧掉!”

  噗!一个奇妙的声音。

  井上百合子忽然闷哼了一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百合——”约翰?纳德还没将井上百合子的名字叫完,也还没来得及躲避,一颗麻醉弹就击中了他的胸膛,他和井上百合子一样,仿佛一下子被抽掉了全身的骨头一样,软绵绵地栽倒在了地上。

  不仅是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对面的四个武装人员也是一样的命运,叶枫只设计了一个简易的陷阱就把他们都吸引了过来。

  叶枫从一棵树上滑了下来,径直向乱石堆走去。

  以一对十六,且全部是精锐的职业佣兵,这样的战绩就算是放到黑市的杀手榜上,叶枫今晚所体现出来的实力也觉得称得上是一个s级的顶尖杀手。

  不过,他这个“杀手”却没有杀一个人,他用的是麻醉弹。

  乱石堆后面,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很安静地躺着。叶枫用脚踢了踢两人,两人都没有动弹一下的迹象。

  叶枫从约翰?纳德的身上取下了他的背包,将插在背包里面的画筒抽了出来。

  画筒里面装的正是失窃的明朝油画,检查了一下画的真伪之后,叶枫将画筒背在了背上。

  他仔细看了看井上百合子的面容,他很快就辨认了出来,这个女人正是潜入回春居盗取药物以及潜入博物馆盗走明朝油画的女飞贼,他现在还不知道她的身份,不过很快就会知道了。

  夺回明朝油画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便是用他最擅长的审问方式审问约翰?纳德和这个女飞贼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约翰?纳德和井上百合子先后睁开了眼睛。

  两人看到了别捆绑在树上的十多个手下,还有一个正微笑着看着他俩的人——叶枫。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