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来到了后院,黛娜扎马步,叶枫矫正她的姿势,动作规范之后,黛娜开始讲述海盗峡谷的故事。

  然而,在那些光怪陆离的海盗和宝藏的故事里,叶枫却回想起了昨晚在房顶所窥见的美丽春光……

  二楼一扇窗户前,王敬远和庞宝明正看着后院里的两个年轻人,后者面露忧色,前者生态轻松。

  王敬远笑道:“宝明啊,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呢,黛娜已经长大了,她知道她需要什么。”

  庞宝明苦笑着摇了摇头,“哎,老王你也知道,她不是我亲身的,我答应过她死去的母亲,一定要照顾好她,给她找一个好的归宿,现在她长大了,追求她的男孩子也多了,有坏的有好的,我真的很担心她挑错情郎。”

  “原来你操的是这份心啊,那就没必要了,”王敬远笑着说道,“我和叶医生只是暂住一段时间,我和叶医生都不会留在这里啊,再说了,叶医生是非常优秀的男人,要本事有本事,要人品有人品,喜欢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你放心吧,他是不会拐走你女儿的。”

  庞宝明却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啊,他那么优秀,又那么帅气,如果我黛娜喜欢上他,他却要离开了,那黛娜岂不是会很伤心?”

  王敬远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庞宝明一眼,愣了半响才说道:“还是不谈这种事情了,我们谈谈正事吧。”

  “你想谈偷走你那幅画的人还是建诊所的事情呢?”庞宝明的视线终于从叶枫和黛娜的身上移开了。

  “偷走我东西的人,叶医生会抓住他们,我来这里只是配合他的行动而已,我和你谈谈建诊所的事情吧,我给你五万美元,你能建起一座像样的诊所吗?”

  “五万美元当然没问题,我保证。”

  “那好,我给你五万现金。”王敬远走到床边,拉开背包的拉链,取出了五叠捆扎得很好的美钞,一叠一万,五叠五万。

  庞宝明惊讶地道:“老王,你怎么会带这么现金在身上?”

  “我把京都的房子卖了,这一次,如果找不回我的画,我也不打算回去了,”王敬远看着东边的方向,充满感伤地道,“知道吗,我现在有一种感觉,我家先祖曾经也像我现在这样,站在这座岛上,眺望着家的方向,而我的心情,与我家先祖一样,不成功便成仁。”

  庞宝明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了。

  对于王敬远来说,祖传的宝物丢了,赖以延续血脉的儿子也失踪了,如果找不回那幅画,找不到神秘海岛的线索,找不到失踪的儿子,他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呢?

  这就是王敬远的心结所在,庞宝明不是不知道,而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

  后院里,黛娜没法再坚持下去了。

  她的腿开始发颤,汗水也从毛孔之中冒出来,打湿了她的肌肤,在这次之前,她还认为蹲马步只是摆一个姿势,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可一旦叶枫严格要求她,一再延长她蹲马步的时间的时候,她才明白那个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叶医生,我实在不行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黛娜苦苦哀求道。

  叶枫却摇了摇头,伸手扶正了她的柔软的小腰,然后又将她的一双下垂的藕臂抬起来,保持在与胸平的位置上。

  “我快坚持不住了……”黛娜继续哀求着。

  叶枫说道:“就这么一点苦头都吃不了,你还能学会功夫吗?你还能学会医术吗?好吧,如果你实在不能坚持了的话,你就休息吧,不过,我以后可就不教你了。”

  “不、不,我能坚持,我真的能坚持!”黛娜咬着银牙,苦苦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叶枫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他之所以这样严格要求她,倒不是蹲好马步就能学好功夫,学好医术,而是考验她的毅力和决心,现在看来,她的决心和毅力都是很好的,让他满意。

  这是必须的。

  他是归元子的徒弟,现在他传授别人医术和功夫,人品肯定是要考验一下的,不是什么人想学他都会教。

  又过了一会儿,黛娜终于支撑不下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叶枫没有去扶她,而是厉声说道:“站起来,继续!”

  “叶医生,我……”黛娜眼巴巴地看着叶枫,那眼神儿我见犹怜。

  叶枫上前一步,轻轻一脚踢在了她的臀部上:“继续,然后给我讲海盗峡谷的事情。”

  当真是电臀,叶枫这略带惩罚性质的一脚踢过去,黛娜肯定是不会疼痛的,但他却着着实实被电了一下,那种仿若弹力果冻一般的触感让他再次幻想出了昨晚所窥见的一切。

  “你真狠心……好吧,我继续。”黛娜咬着牙站了起来,一脸幽怨,继续蹲马步。

  就这样,等到庞宝明过来叫吃早饭的时候,黛娜才得到解脱。

  早餐是米饭加马达加斯加特色的牛肉烩菜。

  黛娜拿叉子的手都在颤抖,那是疲劳过度之后肌肉所产生的痉挛反应,由此可见,刚才的那一段经历多余她而言是多么的痛苦难熬。

  在今早之前,她面对叶枫的时候感觉挺自然的,而现在她面对叶枫的时候,心里竟有了一丝敬畏之意。

  庞宝明很心疼,但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闺女求着人家学功夫学医术的。

  王敬远笑着说道:“黛娜,你应该感到高兴啊,我们华国有一句话叫严师出高徒,叶医生越是严厉地要求你,那就说明他重视你,是要传授你真本事的。”

  庞宝明也是个华人,知道华人有这样的说法,跟着也开导道:“黛娜,你的王叔说得有道理,只有吃苦的人才能学到真本事。”

  黛娜点了点头,却还是不敢正眼去看叶枫,她心里还在回味着叶枫踢她屁股的一脚,她想,他怎么能那么干呢?

  叶枫出声说道:“王老先生,庞大叔,我想去一趟海盗峡谷。”

  庞宝明和王敬远还有黛娜不约而同地看着他,都很错愕的样子。

  叶枫说道:“敌明我暗,我们处在很被动的位置上,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我想进一步引诱他们出来,我需要一个向导,你们能帮我找到吗?”

  “你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黛娜笑了一下,“我来做你的向导,你也好在路上教我医术。”

  叶枫将视线移到了庞宝明的身上。

  庞宝明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叶医生,我呢?”王敬远问道,很着急的样子。

  叶枫笑道:“王老先生,我知道你很想去,可你这么大岁数了,那个地方很危险,你还是留在这里处理诊所的事情,等我的好消息吧。”

  王敬远苦笑了一下,没有坚持,他很清楚,他去了不能给叶枫带来任何帮助,反而会成为叶枫的累赘。

  去海盗峡谷不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要准备的东西很多。而叶枫也需要给对方传递一些信号,所以,这都需要时间来完成。

  破旧的皮开车在道路上颠簸着,开车的黛娜很高兴:“叶医生,你在写的东西,是要给我的吗?”

  正在副驾驶座上写着药方的叶枫停下了笔:“嗯,是的,我想尽快整理出一些简单有用的药方和医术,去海盗峡谷的途中你可以看看,不懂的地方就问我,然后我再给你讲解,这样学起来也要容易得多。”

  “谢谢,我会努力学好的。”黛娜很有信心的样子。

  叶枫笑道:“不怨我那么严厉地对待你吧?”

  “不怨。”黛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又想起了叶枫踢她屁股的那一脚,现在想起来,那一脚根本就谈不上力道吧?

  “好好开车吧,“叶枫说道,“一切都按照我之前告诉你的那些来做。”

  “嗯,没问题。”黛娜很配合。

  皮卡车离开安卡穆拉村不久,一辆摩托车就出现在了后面。

  “后面有一辆摩托车跟着我们。”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摩托车的黛娜提醒道。

  叶枫说道:“我看见了,不要管他,继续开你的车,不要加速,也不要减速,就当没有发现他。”

  黛娜点了点头,继续保持匀速行驶。

  摩托车也保持着匀速和一段比较稳定的距离,叶枫通过后视镜观察着摩托车上的骑手,他发现摩托车上的骑手并不是在机场发现的那个跟踪者。

  摩托车上的骑手虽然也是一个黑人,不过长相要更粗犷一些。

  “他是跟踪我们的人吗?”黛娜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了,她显得有些紧张。

  “还不能确定,但如果他是的话,他一定会露出马脚的,”叶枫说道,“继续开车吧,我们要的就是被他们监视,所以就算是跟踪者,那也不是一件坏事。”

  黛娜这才放松了下来,专心地开起了车来。

  叶枫继续在本子上写着给黛娜学习的内容,时不时斜眼看一下窗外的后视镜,观察一下那个摩托车骑手。

  快到塔那那利佛市区的时候,摩托车骑手忽然转进了一条岔道,不再出现了。

  “难道不是监视我们的人?”黛娜感到很意外。

  叶枫说道:“别管,开你的车。”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