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很简单,没有莲蓬头,也没有浴缸和热水器,仅有一个安装在墙壁上,离地两米高的水龙头,也没有洗浴液和洗发露什么的,只有一块肥皂。

  “我晕,这也算是浴室?”叶枫哭笑不得,不过,细想一下也没什么,毕竟马达加斯加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地方,很多家庭就连水龙头都没有,这样的条件已经是很不错了。

  叶枫拧开了水龙头,就着冷水和肥皂洗起澡来。

  砰砰砰、砰砰砰……

  后院传来枪声。

  突然传来的枪声把叶枫手中的肥皂都惊掉在了地上,他赶紧弯腰捡了起来,一边苦笑道:“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没事学什么射击呢?就算他拿着枪,当约翰?纳德和那个女飞贼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敢开枪吗?不过,他大概是想趁练习射击的机会,跟黛娜解释这次来的目的吧?”

  约翰?纳德和那个女飞贼有可能给黛娜带来威胁,这种事情肯定是要告诉人家的。

  洗了澡,叶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下了楼。

  他来到了后院,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一块空地上练习射击的王敬远和黛娜。这也他见到过的最大的后院,一溜木栅栏圈起了起码好几亩地的面积,里面栽种着很多花卉,一朵朵鲜花争奇斗艳。

  叶枫的视线忽然停顿在了远处,几棵很奇特的巨树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几棵树木树干非常粗大,树冠却稀稀落落的样子,显得很不对称,他想了一下,忽然说道:“那是猴面包树吗?”

  “是的,那就是猴面包树,”黛娜笑着说,“你是第一次看见吗?”

  “第一次看见。”叶枫的视线还在那几棵巨大的猴面包树上。

  王敬远将手中的步枪放了下去,却拿起了一支手枪,插进了他的腰带之中。

  这个举动引起了叶枫的注意,他笑了笑:“怎么,王老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呢?”

  王敬远神色平静地道:“我都把情况给黛娜说了,她让我带着这支手枪防身,我觉得也有必要,如果那些人来袭击我们,我会开枪的。”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是一把年纪的老人了,犯法不犯法的无所谓了。”

  他显然是又过一番深思熟虑的,叶枫也就不多说了,只是点了点头。

  “你们聊吧,我也去洗个澡。”王敬远说道。

  叶枫向黛娜走了过去,一边说道:“黛娜小姐,能带我去看看猴面包树吗?我们边走边聊。”

  “好啊,我们现在就去。”黛娜爽快地答应了。

  两人离开后院,从荒草地上往那几棵巨大的猴面包树走去,目测的距离起码三公里,这需要步行十多二十分钟的时间。

  叶枫和黛娜慢慢地向前走去,一边聊谈着学医的一些话题。

  “我可以教你认识一些药材,不同的药材搭配和处理,能治疗一些常见的小病,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帮助到这里的病人了。”叶枫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

  如果是传授针灸和更高明的医术,那显然不现实,因为叶枫不会待很长的时间,而且黛娜也没有他身上那种强大的内力。

  不过,就算是教她一些《归元内经》上的处方,对于黛娜来说那也是受用无穷的好事情了。

  “好啊,我先学一些简单的医术,等我熟练了,我再来找你学习更高明的医术。”黛娜笑着说。

  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叶枫现在并不愿意却想它,对他来说,多个黑珍珠般的女徒弟,其实也没什么。

  “看见那种植物了吗?”走着聊着,叶枫看见了草地上的一丛软藤植物,指着它说道,“在你们这里,它叫什么呢?”

  黛娜顺着叶枫指的方向,想了一下才说道:“在我们这里叫小红果,它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它不甜,而且很小,我们这里没人吃它。”

  叶枫笑道:“它叫枸杞,是一种很常见的中药材,它有很好的保健作用,比如缓解疲劳,降低血压这样的作用,最重要的是,它是补肾的好东西,肾虚的患者每天吃一点的话,症状就会减轻,甚至康复。”

  “呀,怎么神奇,我居然不知道!”黛娜很惊讶,却也很开心。

  就这样,一路走去,叶枫给黛娜灌输着中医的一些知识,黛娜也很认真地听着,不懂的地方也会缠着叶枫问,看得出来,她是真心想学医的,并不是一时兴起。

  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几棵猴面包树下。

  看着高度不下二十米,直径超过十米的庞然大物,叶枫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我想爬上去看看。”叶枫突发奇想地道。

  “爬上去?那可不行,”黛娜说道,“我们没带工具,没法爬上去,而且太高了,很危险。”

  “不需要工具,你在下面等着我,我看看就下来。”叶枫一个箭步向面前的一棵猴面包树冲去。

  “叶医生……”黛娜想制止他,可叶枫已经从她身边跑出去了。

  接近树干的时候,叶枫忽然拔地而起,双手平展,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鸟一样飞了起来,在接近三米的高度他的身体才失去上冲的力量,但却没有下坠,而是悬停了那么一下,就是这一下,叶枫伸手抓住了树干上的一块吐出来的疙瘩,然后往下一按,他的身体再次往上冲起一段距离……

  黛娜被惊呆了,乌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她不敢相信她的双眼所看见的景象。

  在叶枫开始行动之前,她一点儿也不认为叶枫能做到,她甚至以为叶枫只是在和她开玩笑,可是就这么两三秒钟之后,看着眨眼爬上十米高度的叶枫,她惊得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枫很快就爬到了树冠上。

  猴面包树的树枝非常巨大,随随便便一根枝桠都像是一条小路一样宽阔,一点也不担心会掉下去什么的,站在树冠上往前眺望,安卡穆拉村尽收眼底,包括黛娜家的房子。

  “叶医生,你教我这个!你教我这个!”黛娜总算是回过神来了,站在树下对着叶枫大嚷大叫,兴奋得很的样子。

  叶枫低头看着树下,站在树下的黛娜变小了很多,但紧身背心之间曝露出来的深沟却依旧那么醒目,他忽然觉得,看多了冉莹颖的白色深沟,黛娜的黑色深沟则是另外一种诱人滋味。

  黛娜浑然未觉树上的男人在欣赏她的什么地方,她在树下又蹦又跳:“叶医生,你能教我这个吗?我要学这个!对了,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功夫吗?”

  她还真是说对了,这就是功夫,华夏的国粹之一。

  不过,现在市面上的那些功夫大都是假的,叶枫的功夫才是真正的功夫。

  衡量一门功夫是不是真实的,标准很简单,那就是内力。没有内力,算什么功夫呢?

  看见黛娜这么兴奋,苦苦相求,叶枫还真不忍心拒绝,可他也知道黛娜是没法学到真正的功夫的,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黛娜小姐,不是我不想教你,学功夫可不比学医术,没个几年十年的坚持,你是学不会的。”

  “我能坚持!”黛娜很有信心的地道。

  叶枫有些无语了,他心里暗暗地道:“你能坚持,我却没法坚持啊,我总不可能把你带到华国去,每天传授你功夫吧?”

  在华国,他有时候也会教冉浩辰那小子功夫,不过冉浩辰刚开始的时候学得很卖力,很认真,可一段时间之后就懒惰了,有时候他想教,冉浩辰那小子都要找借口闪人,事实上,冉浩辰也就学了点皮毛的功夫,是花架子。

  而眼前这个“洋徒弟”似乎和冉浩辰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态。

  “叶医生,求求你了,你就教教我嘛,好不好?”黛娜使用了女孩子最天然的武器,撒娇。

  叶枫磨不过她,只得点了点头:“好吧,我在这段时间尽量教你吧。”

  “谢谢!哈哈,遇见你真是非常幸运的事,你一定是妈妈从天堂送给我的礼物。”黛娜笑了,好开心的样子。

  听她这么一说,叶枫才想起来,难怪之前没有看到她母亲,原来已经过世了。

  叶枫从树上爬了下来,与上去的方式一样,他利用树干上的吐出来的部分,分段式下落,眨眼就从二十多米高的树冠上降落到了地面上。

  他刚一落地,黛娜就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她那饱满的丰隆给予了他美妙的感觉,也让他莫名紧张,却没等他回过神来,黛娜又凑唇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她的嘴有着黑种人特有的厚度与丰腴感,那种绵嘟嘟的感觉让人浮想联翩。

  “黛娜小姐……”叶枫尴尬得很。

  “不要叫我黛娜小姐了,叫我黛娜好了,也可以叫我的小名,我的小名叫小豆荚。”黛娜笑着说,却忘了松开叶枫了。

  被她这样抱着,大家的身上又都穿得很少,叶枫又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免不了就有点那种反应了。

  也许是叶枫主动,也或许是黛娜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冒失,她终于松开了叶枫,不过,因为肤色的原因,根本就看不见她有没有脸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