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胜利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就开来了一辆警车,两个警车将张智军铐上,押上了警车,何胜利也离开了,村民们不再闹事,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叶总,谢谢你啊,你这么帮我们,我们大伙儿都会记在心里的,以后仙女药业的事就是我们友谊村的事!”马勇很高兴。

  村民们也纷纷说着类似的话,给予了叶枫和仙女药业极大的尊重。

  叶枫笑着说道:“仙女药业在你们友谊村建厂,你们中也有很多人在厂里上班,大家其实是一家人,我这里表个态,以后公司走上正轨,赚到了钱,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村民们顿时爆出一片热烈的掌声。

  叶枫又说道:“垃圾处理厂的事情结束了,村霸张智军也被处理了,你们也没必要在纠结这些事情了,凡事签了种植合同的,也时候种植生产材料了,不然,设备安装好之后我们拿什么去生产呢,是不是?”

  村民们顿时又爆出一片笑声,整个场面和谐得很。

  毫无疑问,虽然过程很曲折,但叶枫却成功地复制了在大槐树村的发展模式。

  垃圾处理厂事件画上了句号,仙女药业在京都的新生产基地也加快了建设的速度,生产固原补气汤的设备从港口运来,进行安装,第一台生产美容美体膏的大型发酵器也完成了安装,进入了试产阶段。

  试产很顺利,因为前一段事件叶枫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他把所有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齐了,而且如何批量生产美容美体膏的技术他也都研究透彻了,所以做起来是顺风顺水,没出半点问题。

  新招的工人也进入了培训阶段,不仅有友谊村的村民,还有从人才市场招来的员工,一旦完成培训,他们将被分配到各个岗位上去,从事固原补气汤和美容美体膏的生产。

  友谊村里,几乎所有的土地都种上了生产固原补气汤的原材料,一旦生产线完成组装调试,员工完成培训,原材料的问题也大致可以解决了。

  仙女药业的新基地已经迈上了正规,之前的所有的付出,很快就会收获果实。

  一段时间的忙碌之后,叶枫也放松了下来。

  仙女药业新基地有冉莹颖和冉浩辰姐弟俩照看管理着,他无需天天泡在厂区里,完成了第一批美容美体膏的发酵试产之后,他也给自己放了一个假。

  说是放假,其实是将精力从仙女药业转移到了太极戒之上而已。

  这天一早,叶枫就独自开着车往香山小区驶去,这段时间他忙得连和王敬远聊聊的时间都没有了。

  在开往香山小区的路上,叶枫又尝试给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打电话,可是一如他之前尝试过的那些次一样,她们的手机还是处于停机状态。

  “国家对机密科研的保密工作做得也太严密了吧?不过这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关系着国家的军事力量的提升,受到这样的重视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秀颖那边就不至于了吧?她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呢,这么久了都没结束?”叶枫的心里有些郁闷,这段时间没见到端木家的姐妹俩,他的心里空空的,有时候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一样。

  无法联系,叶枫也不敢擅自去打听,不然要是被国家安全局什么的怀疑有不轨的企图,那就糟糕了。

  车子开到了香山小区。

  这一次,事先接到电话的王敬远一早就在小区大门口等着叶枫了。

  叶枫正要下车,王敬远却站在车窗边敲了敲车窗,示意他开车门。

  叶枫心里有些奇怪,但还是打开了车门。

  王敬远上了车,说道:“叶医生,去博物馆吧,展览昨天就结束了,我想把那幅画拿回来,我们好生研究一下。”

  叶枫这次来其实也就是想看看那幅油画,看能不能从那幅明朝油画里找到点什么线索,他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去博物馆。”

  保时捷卡宴调转过来,向香山脚下驶去。

  沿路的枫树已经开始凋零,片片火红的枫叶就像是火花在风中飘落,堆积在地上,不知不觉,冬天已经临近了。

  “叶医生,你有梳理出什么线索吗?”王敬远试探地道,“或者,你有什么计划了吗?”

  叶枫苦笑着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前段时间忙得让人透不过气来,这两天才解脱出来,这不,一有时间我就来找你了,不过王老先生你请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王敬远笑了笑:“我相信你。”

  一路上两人闲聊了起来。

  王敬远讲了一些他当年出海寻找神秘海岛的经历,叶枫很有兴趣地听着,时不时画龙点睛般提问一句,不过,王敬远聊得最多的却还是他在南非一个部落里的一段奇异的艳遇。

  “你无法想象,他们抓住你,将你关在一间小屋里,然后部落里的未婚女青年赶集似的走进小屋,强行与你发生关系的感觉,那一次之后,我起码一个月都不敢穿内裤。”王敬远神采飞扬地讲述着那段经历,眉宇间充满了对年轻时代向往之情。

  叶枫笑道:“王老先生,我在你的笔记上没有看到这段经历呀,为什么不记下来呢?”

  王敬远尴尬地笑了笑:“这是丑事啊,写下来干什么?后人看见了会笑话我的,再说了,这样的事情与那座海岛是没有关系的。”

  他虽然是这样的说法,但瞎子都看得出来,他是喜欢那段经历的,且引以为傲。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把那个部落的详细地址告诉你,将来你去寻找那座海岛的途中,也可以去尝试一下。”王敬远微笑着看着叶枫,那眼神里带着点男人间的心照不宣的意味。

  叶枫大感尴尬,连忙说道:“这个……呵呵,就不必了。”

  就这样说说聊聊,两人来到了博物馆,叶枫停好车,跟着王敬远进了博物馆。

  展览已经结束,但凭借展品主人的身份,王敬远有进入展区的权限。出示了身份证明,说明了来意,博物馆的一个工作人员带着王敬远和叶枫进入了展厅。

  “你们吴馆长呢?”王敬远随口问了一句。

  陪同的工作人员说道:“吴馆长在办公室,王老先生,需要我去叫他过来吗?”

  “这倒不必了,待会儿我去他办公室找他就是了。”王敬远说。

  这个博物馆的馆长叫吴兆田,叶枫记得这个人。

  上次他和曹雪去找他还闹了一点不愉快,最后还是他使用催眠术才从吴兆田的口中知道了王敬远的信息,在他的印象里,吴兆田是一个好色的家伙。

  三人很快就走到那幅明朝油画下。

  陪同的工作人员说道:“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告诉我。”

  王敬远也客气地道:“谢谢。”

  叶枫的视线落在了挂在墙壁上的明朝油画上,满怀希望地寻找着什么隐藏着的线索。

  画中的人物是王景弘,虽然没有七下西洋的郑和那样有名,但实际上也是一个历史名人,但画上却没有标注,所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王敬远和他。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站在它的面前,感觉就像是站在郑和大人的舰队的一艘战舰的甲板上一样——迎面吹来湿润的海风,充满异国情调的异国城邦在视线里慢慢靠近,美若处子。

  “叶医生?”王敬远打断了叶枫的幻想,“我们应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叶枫笑道:“王老先生,不用这么着急吧?你和你的祖先们是这幅画的主人,好几百年的时间了,你们都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我这才是第二次看见它呢。”

  王敬远笑道:“叶医生,这段时间我其实一直在研究你,你的能力让我感到惊奇,我有一种很奇妙的预感,那就是我们家族几百年没有破解的秘密,它会在你的手中总结。”

  叶枫只是笑了笑,然后将视线移到了油画上,这一次,他看得更仔细了,油画的色彩变化,明暗对比,还有画上的一些很小的细节,比如王景弘身上的饰件,抑或则眼神了什么的,他都没有错过。

  关于怎么从画上寻找线索,为此他还特意在网上下载了一部电影来看。

  那部电影名叫《达芬奇密码》,在那部电影里,宗教符号学教授罗伯特点兰登从达芬奇的名作《蒙娜丽莎》之中找到了线索,最终破解了圣杯的秘密,而罗伯特兰登找到线索的方式就是发现了隐藏在《蒙娜丽莎》中的秘密暗示,叶枫很想复制他的成功。

  可是,电影里演的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看了好半响,叶枫依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等等,不对啊!”王敬远忽然激动地道。

  叶枫楞了一下,跟着问道:“王老先生,你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不是!”王敬远的声音很大,就像是摔碎了一只碗一样。

  叶枫的心微微一沉:“难道是……”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