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在什么地方遭遇枪击的?弹头呢?”冉莹颖其实也不是真生气,她很快就进入了她的警察角色。

  “小巷是水里地面,两边也都是混凝土墙壁,弹头碰撞在墙壁上,我捡到了其中一颗弹头。”叶枫将捡到的弹头拿了出来,递给了冉莹颖。

  “这里你就不要收拾了,接下来的交给我来处理吧。”冉莹颖说,一边查看叶枫给她的撞变了形的弹头。

  “你要怎么做?”

  “报警啊,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报警,”冉莹颖说道,“如果对方只是来偷东西那还不严重,但对方已经动枪了,这就威胁到你的人身安全了,这是很严重的刑事犯罪,警方会重点处理的,早日找到罪犯,你也安心不是?”

  叶枫想了一下,点头同意,“好吧,我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你不要乱动现场,我去打个电话。”冉莹颖离开了实验室。

  冉莹颖离开之后,叶枫将两只发酵器皿,还有被女飞贼窃取的那部分美容美体膏的样品,已经从电脑主机里面拆下来的硬盘都搬离了实验室,转移到他的卧房里面的一只保险柜里了。

  冉莹颖让他不要乱动现场,这是出于她作为警察的职业素养而做出的提醒,但叶枫是不会遵守的。

  他希望警方介入,他虽然对警察破案的信心不强,但这总好过他一个人去调查,同时,他也不希望他研究的东西曝光,更不希望警察的技术专家取走美容美体膏的样品什么的,所以,权衡利弊,他才做出了将重要的东西转移走的决定。

  叶枫刚把重要的东西转移走,返回实验室的时候,冉莹颖也回到了实验室,她已经换掉了她身上的睡裙,穿上了警察制服。

  穿着丝绸睡裙的她是一种妩媚的美,穿上制服的她却又有一种英姿飒爽的风韵,也是养眼得很。

  “我们到外面去等吧,我已经打了报警电话了,警方很快就会派人来处理。”冉莹颖说。

  “好吧,我们就到外面去等。”叶枫同意,反正重要的东西已经被转移走了,随便警察怎么折腾吧。

  两人出了实验室,坐在了走廊下的台阶上。

  夜空有很多星辰在闪烁,但因为空气质量差的原因,它们并不明亮,就像是很远地方的灯罩之中的节能灯一样。

  “你有怀疑的对象吗?”冉莹颖轻声问道。

  叶枫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是谁。”

  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山野少年蜕变成了神医,成了知名的企业家,他就像是一匹狂奔的黑马,造就了一个传奇。

  这一路过来,他结交了不少朋友,也结下了不少仇人,那么多的仇人,还有在暗中窥探他的利益的人和团体,他还真想不出谁最可疑。

  “我真替你担心,听到你说那人对你开枪,我的感觉比有人对我开枪还糟糕……”冉莹颖将头靠在了叶枫的肩头上,悠悠地道,“要不,你别留在京都了,把这里的产业都处理了吧,回到大槐树村去,在那里的发展虽然没有这里快,但却比这里干净,你在那里也没人会伤害你,好不好?”

  叶枫笑了笑:“有些麻烦一旦沾上是甩不掉的,退缩绝对不是最好的办法,这一点点挫折和威胁还不足以吓退我,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他们不想让我在这里发展,我偏要在这里发展,而且我要超越他们。”

  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谁当我路,我就踢开谁,谁想要我命,我就要了谁的命!

  这样的话,肯定是不会当着冉莹颖的面说出来的,不然她又会像唐僧一样在他的耳朵边上念叨半天。

  “哎,你们男人啊,真是搞不懂你们男人是世界是怎么回事,我是女人,我就想找个好男人嫁了,给他生孩子做饭,慢慢地看着孩子长大,和他一起参加孩子的婚礼……”她呢喃地说着话,她的头也移开了叶枫的肩膀,软绵绵地靠在了他的腿上。

  她就像是一块甜得腻人的牛皮糖,而叶枫已经被她这块糖给黏住了。

  叶枫推开她不是,挪开也不是,尴尬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了,更糟糕的从冉莹颖的口鼻之中呼吸出来的热气扑卷到他的身上,那种感觉让他骤然紧张,特别敏感。

  冉莹颖却很享受,她闭着眼睛,神态安详。

  叶枫的心里叹了一口气,暗暗地道:“她的培训期,还有十三天吧?我的天啊。”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好几辆车,人也有十几个,有荷枪实弹的刑警,也有提着工具箱的技术人员。

  叶枫说了情况,警察们也忙活开了。

  做记录的做记录,调查现场的调查现场,就连叶枫遭到枪击的地方也被拍了照,另外一颗弹头也被警察找到了,连同叶枫给冉莹颖的那一颗一起装进了证物袋。

  配合一个警员做了笔录,叶枫站在实验室的窗户边,看着屋里的警察处理现场。

  窗户下的脚印已经被精确测量和拍照,一些器皿上残留的指纹也被特制的胶布采集下来,等待送检。

  这些都很正常,这些警察的效率还不错。

  叶枫的视线忽然落在了实验台前的一个警察身上,他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了,那个警察正将他用剩下的一些实验材料和药材装进证物袋,每一样他都只取一点样本,还仔细地进行分装。

  这就不正常了。

  叶枫出声说道:“警官,那是我做实验的材料,还有一些药材,那些与这次案件没有关系,没必要装起来带走吧?”

  那个警察回过了头来,看了叶枫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没事,这些东西可能有罪犯残留的指纹或者DNA,送检出结果之后我们会通知你来领取的,你就放心吧,没事,没事。”

  叶枫没有再说什么,那些东西并不重要,就算被人拿走也无关痛痒,不过这个警察的动机却让他产生了怀疑,他向冉莹颖招了一下手,冉莹颖走到了他的身边。

  “莹颖姐,你记住那个人的脸,回头帮我查一下他的身份。”叶枫低声说道。

  冉莹颖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

  叶枫说道:“这个你别管,你能查出来吗?”

  “好吧,我帮你查查。”冉莹颖说,她的视线也落在了那个警察的身上。

  这个时候,叶枫开始庆幸他将美容美体膏和一些与研究有关的材料都转移走了,倘若没有那样做,警察以调查的理由将那些重要的东西带走,他找谁说理去呢?

  果然是朝里有人好办事,第二天冉莹颖就动用她的私人关系查到了那个警察的身份。这一查,结果让叶枫感到意外。

  那个动机可以的警察姓汤,与汤镇涛的家族有着一点远亲的关系,他并不是辖区警局的技术科的警员,而是被上面委派来的,是临时加入到昨晚的行动之中的,他本身是一个科级干部,但昨晚穿的却是一个普通警员的制服。

  “汤镇涛?”结束与冉莹颖的通话,得知了那个警员的身份之后,叶枫明白了过来,心里也有了他自己的梳理,“难道昨晚那个女飞贼是汤镇涛的人?女飞贼失手之后,他跟着就派了一个信得过的远亲来完成那个女飞贼没有完成的部分?可是,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个女飞贼肯定会告诉汤镇涛她拿了什么东西又扔掉了什么东西,那么汤镇涛完全有必要告诉他第二次派来的人需要找什么东西,拿走什么东西,可那个家伙却似乎并不知道这些,只是带走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可能那个女飞贼和傅姓警察并不是一伙的,后者是得到消息临时起意。”

  这个后者,自然就是汤镇涛。

  现在看来,指望警察破案是不可能的,汤镇涛的叔叔汤建业就是京都警察厅的厅长,掌握着整个京都警察的力量,汤镇涛一句话,那些警察不添麻烦就已经是幸运的事情了,还指望他们破案帮忙吗?

  就在这时,叶枫接到了包伟的电话。

  “我正想打电话问你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我这边需要几个人。”叶枫开门见山地道。

  “老板……”包伟的语气显得有些沉重。

  叶枫察觉到了,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来:“怎么回事?”

  “昨晚我带着人在山里训练,清晨返回叶氏庄园,家里……”包伟顿了一下才说道,“被人光顾过了,我组织训练,家里是留了一个兄弟的,柯老师那边也派了一个人保护,但对方来的不是一个人,而且很专业,我留下的那个兄弟被麻醉枪放倒了,家里被翻得很乱,你的卧室里还被掘出了一个大坑。”

  包伟提到卧室里被掘了了一个大坑,叶枫忽然就明白是什么人干的了——杨冰凝。

  当初,在沙营军区,叶枫假装被车雪蕾催眠,并写下了假的《归元内经》,还编造了一个他把《归元内经》藏在卧室地下的谎言,这个谎言,他就只对杨冰凝和车雪蕾说过,不是她还能是谁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