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敬远似乎看出了叶枫的心思,他接着又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先祖王景弘确实是一个宦官,但是……”他没有接着说下去。

  叶枫看着他,等着他往下说,心里也在暗暗地道:“这种事情确实难以启口,接下来,他是要说他的先祖王景弘其实是一个未净身的假太监吗?好多电视剧里面都有这样的情节,因为某些幸运的原因,原本该被切除的东西得以保留下来,然后暗中娶妻生子,子又娶妻生子,一代代传承,也就有了现在的他。”

  这似乎是唯一的可能性,其实不仅是叶枫在这样想,就连曹雪也在这样猜想着。

  王敬远却始终没有将他藏在心里的东西说出来,而是转移了话题,“还没请教两位的大名呢,你们是?”

  叶枫说道:“她叫曹雪,是京都财经大学的学生,我叫叶枫,是个医生。”

  “你是个医生?”王敬远的神色显得很惊讶,在他看来,叶枫这么年轻的人根本就没有可能成为一个医生。

  叶枫还没做进一步的解释,曹雪就抢嘴说道:“王老先生,你不知道吗?叶医生可是鼎鼎有名的神医啊,他治好了科学院的院长端木宝山,嗯,还有地产界的名人来永辉,对了对了,还有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锁龙沟病毒事件,那也是叶医生出手化解的,叶医生的事迹,媒体报道了很多,你应该有点印象吧?”

  叶枫不禁白了曹雪一眼,她这样夸张他,弄得他挺尴尬的。

  王敬远倒是认真地想了一下,很快就露出了笑容:“原来你就是那个神奇的小神医啊,我眼拙了,抱歉抱歉,你的报道,我还真看过不少。”

  叶枫笑着说道:“王老先生客气了。”

  人都有身份地位,身份地位高的人很容易获得别人的尊重和信任,反之,如果两个人相处,一方的身份地位很低,受到的往往是质疑和轻蔑。

  眼前这种情况显然就是这样的,叶枫声名在外,王敬远心中的戒备也就减少了一些,而信任也在无形中增加了一些。

  “好吧,我也不绕圈子了,”王敬远盯着叶枫手上的太极戒,开门见山地道,“叶医生,你能告诉我你手上的戒指是从哪里来的吗?”

  叶枫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王敬远这个秘密。

  王敬远笑了笑:“你是为那幅油画的来历而来的吧?也就等于是冲着这只戒指的来历而来的,你告诉我你的戒指的来历,我就告诉你油画的来历,这是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叶枫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只戒指叫太极戒,它是我恩师传给我的,他的本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道士,他的道号叫归元子。”

  “归元子?”王敬远念了一下,脸上满是困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也没有听过这个道号,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只戒指是先祖王景弘下西洋的时候得到的,并带回了明朝故土,这只戒指本来是在我们家族之中传承的,但在明清交替的时期,因为战乱而遗失了。”

  叶枫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王敬远的神色,心道他该不是想要回去吧?明朝末期丢失了的东西,期间辗转易手都不知道多少回了,谁又能证明太极戒就是他王家的呢?

  倘若王敬远开这个口,索要先祖的遗物,叶枫肯定是不会给的,他又不是傻子,这也不是他来到这里的目的。

  “呵呵……”王敬远笑了笑,“叶医生,你倒不必担心我会向你索要太极戒,我心里倒是想要,但我肯定你不会给,是不是?”

  叶枫也笑了,却没说什么,同时,他倒有些佩服王敬远的察言观色的能力,先后两次,这个王敬远都猜到了他的心思。

  “王老先生,我已经告诉了你戒指的来历,现在该你说了吧?”叶枫看着王敬远,等着他开口。

  王敬远却没立刻开口,而是看着曹雪,脸上带着笑意地道:“曹小姐,我能请你把我放在外面的花拿进来吗?对了,如果可以的话,烦请你往花上浇一些水。”

  这是很明显的暗示,他不想曹雪听到他要谈起的内容。

  曹雪跟着就起身,大大方方地道:“好的,我去帮你弄,你们聊吧。”

  曹雪离开了客厅,去外面摆弄王敬远的插花去了,她很清楚王敬远的意思,王敬远不想让她听到某些内容。

  客厅里,王敬远和叶枫却还没有开始交谈。

  王敬远看着挂在正墙上的郑和的画像,神思显得有些恍惚,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东西的样子。

  叶枫很安静地坐着,等着他组织他的思绪,他的心里也在暗暗地猜测,接下来王敬远会告诉他什么呢?

  曹雪离开之后,客厅里的气氛稍显沉重,即将开口说话的人在组织他的语言,侧耳倾听的人着急等待,都不轻松。

  沉默了半响王敬远才出声说道:“叶医生,你是医生,在我开口说出那个秘密之前,我想看看你的戒指,行不行?”

  “没问题。”叶枫找就知道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大大方方地把他的右手伸了过去。

  王敬远抓住叶枫的手,仔细观察太极戒,然后又用手触摸。

  “它是无法摘下来的。”叶枫提醒道。

  “这个我知道,”王敬远将叶枫的手松开,若有所思地道:“和先祖们描述的一样啊,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

  叶枫没吭声。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王敬远又说道。

  “王老先生你问吧,如果我知道,我会告诉你的。”叶枫说,心里却在想,他还真是会墨迹,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就这么困难吗?

  “你是医生,倘若一个病人的身体缺失了一部分,你能让那部分重生吗?”

  这就是王敬远的问题,叶枫顿时愣在了当场,他完全没有想到王敬远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因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请告诉我,你能做到吗?”王敬远又问道。

  叶枫笑了笑:“王老先生,我是医生没错,也算得是小有名气,可你要让我做到程度,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做不到,我相信,世上也没人能做到吧?”

  就这个问题,人体缺失一部分,抛开那些重要的内脏器官不说,就算是缺失一根指头,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医生,拥有多么先进的医疗设备,他都是没办法让那部分重生的!

  “那你相信有人能做到吗?”

  叶枫摇了摇头:“我不相信。”

  “呵呵,”王敬远笑了,然后说道,“我要告诉你的秘密就是这个,我家先祖王景弘,他是净身太监没错,但是在第七次下西洋的时候,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他身上缺失的那部分重生了,这也是我现在和你坐在这里谈话的原因,如果没有那些事情的发生,我是不存在的。”

  叶枫的嘴巴惊讶得有些合不上了。

  王敬远说的郑和缺失又重生的那部分,显然就是当初当太监的时候被割去的那部分,问题是,那部分神经发达,而且是男人最重要的部分,那是割去了还能再长出来的吗?那玩意儿又不是萝卜!

  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叶枫无法相信,可他又发现王敬远一脸郑重严肃的神情,根本就不像是在忽悠他,他就纠结了,也有些动摇了,难道那是真的?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换作是我,我也不会相信,这个秘密在我们家族世代流传,到我这一代,已经快六百年了。一个传承了六百年的秘密,我实在找不出怀疑它的理由。”王敬远说,一边观察着叶枫的脸色。

  想了一下叶枫才说道:“这事确实匪夷所思,不过世界上有太多的事物无法解释,你们家传承了六百年的秘密,我想我也找不出怀疑它的理由,不过,你能告诉我在你家先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知道得也不多,”王敬远说了下去,“先祖第七次下西洋,那时是宣德八年,也就是1433年,先祖跟随郑和率领船队,乘着东北季风穿越了印度洋,进入非洲东岸海域,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让先祖乘坐的旗舰脱离了船队,漂泊到了一个海岛上,在那个岛上,先祖的身上就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在那个海岛上,他身体上缺失的部分得以重生,他也带回了那副油画,还有你手上的这只戒指。”

  最重要的部分王敬远并没有说出来,这无法满足叶枫的好奇心,他追问道:“王老先生,你说在那座海岛身上你的先祖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王敬远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不是我有意隐瞒,是真的不知道,毕竟,那是好几百年的事情了,我曾经尝试寻找那座海岛,可能被我利用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我这辈子,前后差不多有十年的时间都花在了寻找那座海岛上,可是一无所获。“

  他花了十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那座海岛,叶枫自觉得要是让他去寻找那座海岛的话,那就更困难了。

  王敬远再怎么说也是王景弘的后人,有一些可以利用的线索,而他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候,他的破解太极戒的秘密的信心第一次有些动摇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