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博物馆,叶枫开着车往玉泉山小区行驶。

  路上,曹雪将早就准备好的优盘交给了叶枫,一边说道:“叶枫哥,你要的试用记录都在这只优盘里,这一次,我怕你记不住密码,所以没加密,你直接就可以打开。”

  “反应怎么样?”叶枫将优盘揣进了裤兜。

  曹雪笑着说道:“我正要告诉你呢,那些试用者的反应都很好,其实,经过第二次试用,不用她们告诉我,我也看得出来,皮肤黑的变白了,水色好得很,那里小的变大了,也挺起来了。”

  “皮肤变白了我相信,不过……那些试用者的胸丘真的变大了吗,更挺了吗?”叶枫不相信曹雪用肉眼就能瞧出那种变化。

  原因很简单,他给那些试用者的美容美体膏是发酵法炮制出来的,效果仅有原膏的十分之一,而且没有他的内力针灸辅助,变化应该不至于到了肉眼都能瞧出来的地步。

  “呵呵,其实也没有那么明显,只是同宿舍的同学告诉我,她的小衣的口子变紧了,。这不是胸丘变大了是什么呢?”曹雪反问道。

  叶枫笑了。

  小衣的口子变紧了,那肯定是增大了的原因,也就是说,长期使用美容美体膏,美肤的效果最为明显,效果也很显著,虽然没有原膏那么强大,但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使用一种美容产品就能让扁平的胸丘丰满起来,她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她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买单呢?

  “那个……”曹雪支支吾吾地道,“其实,我也是这种情况,我都准备去买大一点的小衣了。”

  叶枫忍不住侧头看了她的胸丘一眼,曹雪也在使用他的美容美体膏,不过,她的胸丘本身就发育得很好,他并没有瞧出有多么明显的变化,原来就很饱满,现在还是那么饱满,要想用肉眼分辨出几毫米或者一厘米的变化,那还真的是很有难度的事情呢。

  “你看什么呢?看着路啊,你在开车呢。”曹雪羞红了脸。

  叶枫移开了视线,心里却在暗暗地道:“她也太贪心了吧?本身就有那么大了,居然还使用我的美容美体膏,难道她喜欢在前面挂两只足球一样的东西吗?真是的。”

  谈着美容美体膏的一些试用者的情况,不知不觉就出了城,叶枫在绕城高速上又开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在导航仪的指引下从一个路口出了绕城高速,然后又沿着一条公路向前开。

  在华国就是有这个现象,农村人拼命地往城市里挤,而城里的有钱人却愿意住在环境好的郊区。

  透过车窗,远远就能看见一片连绵起伏的山丘,还有覆盖在山丘上的火一般的枫林,风一吹,漫山遍野都是红色的树叶在摇动,就像是一片燃烧的海洋一样,壮观之至。

  香山枫叶,这是京都的一个很有名的景点,玉泉山小区就坐落在临近景区的山丘上,清一色的别墅群落,寸土寸金,尊贵奢华。

  看着那火一般的枫林美景,叶枫才意识到,不知不觉又到秋天了。

  车子在进小区大门的时候被拦了下来,生门的保安见是几百万的豪车,态度也很客气,凑到车窗前问道:“先生,请刷一下通行卡,谢谢。”

  叶枫沉着一张脸,怒气冲冲地道:“刷什么通行卡?我的通行卡掉了,都是你们这些保安的错,我放在车里的皮包不见了,里面有十万万现金!你们的领导是谁?我要找他投诉你们!”

  保安顿时僵在了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穷不与富斗,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他一个小小的保安根本就不想惹上任何麻烦。

  其实,叶枫并不是瞧不起这个保安,更不是有意刁难他,他只是想忽悠一下这个保安,让他进门罢了。

  曹雪机灵地道:“哎呀,老公,你就不要为难人家了嘛,不就是十几万现金吗?你堵一场球都不止输这点,算了吧,家里还炖着鸡汤呢,要是糊了可就糟糕了。”

  十几万现金是小事,鸡汤是大事,她这个谱摆得很土豪。

  “不是我不想赶回去啊,这人……”叶枫又凶巴巴地等着保安,心里却在奇怪,她怎么叫我老公呢?

  保安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说道:“先生,既然你的通行卡掉了,回头补办一张就是了,你先进去吧。”

  电动门开了,叶枫一脚油门就开了进去。

  叶枫将车停在了停车场,然后下车去寻找129号。

  曹雪跟在他身后,咯咯笑道:“老公,回去我给你盛鸡汤喝,好不好?”

  叶枫无语地看着她,苦笑道:“现在可是做正事的时候,开什么玩笑呢。”

  曹雪闭上小嘴不说了,脸蛋上也浮起了两团红晕,她虽然是在开叶枫的玩笑,但她自己却害羞了。

  两人很快就找到了129号,那是一幢独户式三层欧式别墅,前院里栽种着一大片玫瑰和蔷薇,那些花都开得很好,香气扑鼻。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拿着剪刀站在一丛玫瑰花前剪花,在他的身后,放着一盆还没有完成的插花,老人约莫六十多岁的样子,身体和精神看上去都很健康。

  这个老人是不是王敬远呢?

  叶枫走了上去,不过没进门,站在栅栏门前,客气地道:“请问,是王敬远老先生吗?”

  老人抬起了头来,看了站在栅栏门前的叶枫和曹雪一眼,没吭声,眼神也显得有些诧异,他显然是猜测叶枫和曹雪的身份和来意,但他是从来都没见过眼前这两个年轻人的。

  “是这样的,”叶枫开门见山地道,“我们是从博物馆赶过来的,我们看见了老先生的那幅明朝油画……那个,老先生,能耽搁你一点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老人这才出声说道:“原来你们是来买画的,这个就恕不接待了,你们走吧,那幅画是祖上传下来的,我是不会卖的。”

  就这句话,老人的身份已经是可以确定的了,他就是那幅明朝油画的主人王敬远。

  “不是,老先生,你就给我们几分钟时间吧,我们有一些问题想问问你,那对我们很重要。”曹雪出声央求道。

  王敬远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的门卫是怎么回事?什么人都能放进来,你们再不离开,我就叫物业的保安过来了。”

  曹雪还要求王敬远,叶枫却示意她放弃,然后,他将戴着太极戒的那只手放在了栅栏门的不锈钢横条上。

  栅栏门也就一米五的高度,是一道装饰门,叶枫的手放在栅栏门上,银色的不锈钢材料和黑色的太极戒顿时形成了一个色调上的映衬,黑色的太极戒非常显眼。

  王敬远本来还在奇怪叶枫和曹雪的脸皮为什么这么厚,而他也在考虑是不是真要叫保安过来处理的时候,他看到了叶枫的奇怪的举动,然后又看到了叶枫手上的太极戒。

  那一刹那间,他的眼眸之中迸射出了惊讶的神光。

  “你……”愣了半响王敬远才勉强冒出一句话来,但这句话却只有这一个字。

  这一招果然是有用,叶枫趁机说道:“王老先生,我们不会耽搁你很长时间的,能谈谈吗?”

  “请进,请进。”王敬远的态度截然不同了。

  叶枫推开栅栏门走了进去,曹雪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我们进屋谈吧。”王敬远邀请道。

  “好的,那就打扰了。”叶枫客气地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个王敬远是冲着他的太极戒才改变了态度的,倘若不是发现了他手上的太极戒,这个时候王敬远恐怕已经叫保安来了。

  进了客厅,王敬远招呼叶枫和曹雪坐下之后又忙着给两人倒了两杯果汁。

  这点时间里,叶枫也将他的客厅打量了一下。

  王敬远家的客厅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古香古色,居中的正墙上悬挂着一水墨人物画,画中的人物也是一个身穿明朝官服的官员,画下摆着一只供案,案上又摆放着香炉和供品果盘,香炉里燃着三支檀香,香气怡人,果盘里的水果也都还是新鲜的。

  这样的陈设布局,这幅画里面的人物显然是王敬远的祖老先人了。

  仔细观察了一下,虽然都是明朝的官员,但叶枫很快就发现这幅画与他在博物馆看到的画并不是同一个人物,不管在面相上却有些相似,他的心里也暗暗地猜测了起来:“两个明朝官员,他们和王敬远有什么关系呢?嗯,抑或则是同一个人吧,水墨人物画的出入太大了,画得不像也是很正常的。”

  叶枫的举动落在了王敬远的眼睛里,等到叶枫从那幅画上收回视线之后他才说道:“那是我家祖老先人,王景弘。”

  王景弘,这个叶枫是知道的,还是源于上一次在巴尔岛上服用来生丸广猎群书才知道的。世人都只是知道郑和下西洋,很少有人知道王景弘从第一次下西洋时就和郑和在一起,当时是副使,随后升为正使,次次跟随郑和下西洋,并在第七次下西洋的过程中,郑和死了,他独自带队完成了第七次下西洋,能力很是强大。

  所以,王敬远说王景弘是他家的祖先,他并不觉得意外,毕竟,王敬远是将王景弘的画像挂在客厅里祭拜的,但是,还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也感到奇怪,那就是——王景弘和郑和一样,都是宦官,也就是太监,太监是没有后人的,那么这个王敬远怎么可能是王景弘的后人呢?

  这样的疑问是不好开口讲出来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