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叶枫的大脑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最初遇见师父归元子的情景,他手上的这只太极戒是归元子留给他的宝贝,可是却没有留下任何关于太极戒的只字片语,所以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太极戒的来历,也无法破解太极戒的秘密。

  他不止一次尝试破解太极戒的秘密,可是没有一次成功过,别说是成功,就连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

  可是现在,一副来自明朝的古画出现在他的面前,画中的明朝官员的手上戴着与他手上的太极戒一模一样的戒指——这是怎么回事呢?

  短时间的思考之后,他的大脑又是一片空白了。

  察觉到身后有人,曹雪回头看了一眼,这才看见是叶枫站在她的身后。

  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叶枫哥,你什么时候到的呢?吓我一跳。”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我刚刚才到,刚才我在看画。”

  “看见了吗?”曹雪指着画中的戒指说道,“和你手上的戒指一模一样呢,你说,这是巧合呢,还是……什么原因呢?”

  叶枫回答不出来,但却不想曹雪继续猜测下去,他说道:“你对这画有多少了解呢?”

  “我就知道你会问我,在你来之前,我已经了解了一番了,”曹雪说道,“这幅画是明朝永乐年间郑和下西洋时期的古物,那个时候,我们这边是没有油画这种东西的,很有可能是从西方传过来的。”

  “你的意思是……”叶枫的思维很敏捷,“画中的明朝官员是郑和船队之中的一员,他在西方的时候,有人给他画了这张画,然后他又将这幅画带到了我们国家?”

  “这个没法确定,”曹雪说道,“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这幅画根本就没有流落到东方来,一直保存在西方,是现代才传过来的,第二种就是你说的那种,明朝时期就跟着那个官员来到我们国家了,一直保存到现在,具体是哪一种,要收藏者才知道。”

  两种可能,具体是哪一种,叶枫没法做出他自己的判断。

  曹雪又说道:“叶枫哥,好奇怪啊。”

  “什么?”

  “西方油画的历史虽然是从12世纪开始的,但早期的油画太简单了,是用亚麻仁油和阿拉伯树脂调配出来的油彩作画,色泽简单,画风也很粗糙,直到14世纪末期和15世纪才真正发展起来,进入鼎盛时期,可你看这幅画,它标注的时间是1434年,那是14世纪初期的时间段,然而它的油彩和画风都已经达到了油彩的鼎盛时期的水平,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呢?”曹雪说道。

  叶枫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是觉得奇怪,但他不知道原因。

  一副来自14世纪初期的古油画,又是在鼎鼎有名的郑和下西洋时期,更为诡异的是画中的明朝官员却戴着与太极戒一模一样的戒指,这里面蕴藏着什么秘密呢?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填满了他的脑袋,让他震惊、惊诧、激动和迷惑。

  他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复杂过。

  “这幅画的主人是谁?”叶枫问道。

  “是一个私人收藏家,刚才我问过主办方的一个负责人,不过他只告诉了我这点,没说名字。”曹雪说。

  叶枫想了一下又说道:“假如我想将这幅画买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公家的展品通常是不会卖的,私人的展品有可能会卖,但那也得联系到那个收藏家,人家也肯出手才行。”

  “走,我们去问问那个负责人,看能不能查到这幅画的主人。”叶枫很着急。

  “好吧,我带你去。”曹雪走前带路。

  曹雪的心里其实很想知道叶枫手上的戒指的来历,可是叶枫有意避开了话题,心思灵巧的她也就不追问了,不过她相信,叶叶总有一天会告诉她的。

  在曹雪的带领下,叶枫来到了一间办公室的门前。

  办公室的门没关,一眼就看见了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材料,在他的面前有一只铭牌,那上面印着他的名字——吴兆田。

  “刚才我问的就是他,为人挺和气的。”曹雪小声地道。

  叶枫的心里暗暗地道:“如果你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你看他还有没有这么和气?”

  “吴主任,抱歉,又来打扰你了。”曹雪的嘴巴很乖。

  吴兆田抬头看了一眼,见是曹雪,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可跟着又看见了站在曹雪身后的叶枫,他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你怎么又来了?有事吗?”

  曹雪赶紧说道:“是这样的,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想询问一下那副明朝油画的主人,他想买下那幅画。”

  曹雪简直没有半点心机,淳朴得很。

  吴兆田打量了叶枫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质疑,显而易见,他一点也不相信叶枫是那种买得起珍贵古画的人。

  而他衡量的标准就是,叶枫太年轻了,甚至比他多大学的儿子都还要小一点,怎么可能有钱买这么珍贵的东西呢?

  “别闹了,回去上课吧,我没时间陪你们瞎闹。”吴兆田下逐客令了。

  “吴主任,你就告诉我们一下嘛,我们真的是有意向购买那幅画的。”曹雪央求道,声音软绵绵的,有点撒娇的味道。

  “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你们再无理取闹,我可叫保安了!”吴兆田有些火了。

  曹雪还要央求他,但叶枫将她拉到了身后。

  叶枫直接走进了办公室,双眼直直地看着吴兆田。

  吴兆田愣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大声叫道:“保安——”

  叶枫的双眼忽然变得明亮了起来,只那么一刹,在他的这种诡异眼神的注视下,吴兆田的眼神顿时变得呆滞了起来。

  这幅明朝油画的来历对叶枫来说太重要了了,不然他是不会使用催眠术这种非常的手段的。

  “吴主任,麻烦你把那幅油画的主人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好不好?”叶枫的声音充满了磁性。

  “好,这是他的电话和住址。”吴兆田跟着就拿出一份资料,翻开其中的一页。

  明朝油画的主人名叫王敬远,居住地址是玉泉山小区129号,资料上还有他的手机号。

  叶枫一眼看过,很快就记住了上面的内容,然后他结束了催眠。

  吴兆田这样的满肚肥肠的官员,意志力弱到了几乎为零的程度,催眠他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虽然耗费的内力和精神能量很小,但突然席卷而来的副作用还是让叶枫短暂失明,身体也仿佛被抽空了一下,虚弱得很。

  不过这种可怕的感觉很快就过去了,等到门口的曹雪反应过来,走过来看情况的时候,叶枫已经恢复了过来。

  “谢谢。”叶枫却没给曹雪过多的观察的时间,拉着曹雪的手转身就走。

  吴兆田还愣在那里,眼神空洞,直到叶枫和离开了好几分钟之后,他才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我刚才好像……走神了吗?”他念叨着,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其实,不仅是吴兆田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曹雪也感到很奇怪。

  离开办公区往展区走的时候,她忍不住好奇地道:“叶枫哥,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我问他的时候,他的态度一点都不友好,还要赶走我们,你去问他,他直接就给你看资料了。”

  叶枫笑道:“我瞪了他一眼,可能是他害怕了吧?面对有些人的时候就是要凶一点,撒娇是没有用的。”

  曹雪打了叶枫一拳头:“我撒娇还不是为了你啊?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也觉得恶心了,你倒好,不但不领情,反而笑话我。”

  两人说说笑笑又来到了展区那幅明朝油画下。

  “我们已经知道这幅画的主人是谁,我们去找他谈谈吧。”曹雪催促道。

  “等等,我再看看。”叶枫的视线停留在油画上,一如之前第一眼见到的那样,他被吸引住了,无法移开视线。

  这一次,他忽然想到了恩师归元子。

  “师父他老人家与画中人有没有关系呢?比如是画中人的后人什么的?还有,师父他老人家现在还建在吗?如果他还建在的话,为什么不出现见见我呢?哎……”想着想着,除了困惑还是困惑,叶枫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叶枫看画,曹雪看叶枫,她的心中也在猜测着叶枫身上的秘密。

  “走吧,我们去玉泉山小区看看。”叶枫说,转身离开。

  曹雪跟着叶枫往大门口走,一边说道:“玉泉山小区是京都有名的富人小区,住在这种小区里的人根本就不缺钱,你要买下这幅画,恐怕有点困难。”

  叶枫说道:“这幅画其实没什么,我只想知道这幅画的来历而已,并不非要买下它。”

  那幅明朝油画有着五百多年的历史,虽然不出名,但肯定是很贵的,叶枫并不想为了了解它的来历而买下它。

  事实上,只要见到画的主人,那就什么都好说了,他不介意再次使用一次他的非常手段。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