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先简单地将美容美体膏的功效给曹雪说了一下,然后说了使用的方法,最后又叮嘱道:“现在,这种产品还处于试用阶段,它的保密性也是很重要的,所以你只找那些人品好一点的熟人试用,之后你每隔一个星期找她们做一次回访,将收集到的数据整理出来,然后交给我。”

  “嗯,我记住了。”曹雪很乖巧地道。

  “这事很重要,可不能马虎,知道吗?”叶枫又叮嘱道。

  曹雪笑了一下:“叶枫哥,我知道的,你就放心吧,就我们寝室都有两个飞机场,我给她们提供你的产品,她们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嗯,还有我们的语文老师,还有化学老师……”

  “这样就好,我送你回去吧,太晚了。”叶枫说。

  “这么快就要送我回去啦?为了让你假扮我的男友,你知不知道我付出了什么?我答应那帮姐妹,明天要请她们去星巴克消费呢,那些家伙一定不会手软的,去之前她们肯定两顿都不会吃饭!”

  叶枫:“……”

  “你就再扮几分钟的男友好不好?”曹雪摇晃着叶枫的胳膊,像个小女孩似的撒着娇。

  叶枫被她缠得没法,苦笑道:“我这不正陪着你的吗?我现在就是你的男朋友啊,你还要我怎么扮演呢?”

  “太假了,”曹雪说道,“我们孤男寡女的走在一条黑漆漆的没人的小巷里,你是我的男朋友,你什么都不做?”

  叶枫:“?”

  曹雪忽然钻到了叶枫的怀里,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嘴……

  “好了,我回去睡了,晚安。”好几分钟后,憋气憋红了脸的曹雪松开了叶枫,逃似地跑走了。

  她必须得走了,因为她知道她已经点燃了什么东西,再下去的话她就会失去什么东西了。

  看着曹雪蹦蹦跳跳地跑出视线,叶枫苦笑着看了看下面,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现在流行点燃就跑吗?”

  不过他也暗自庆幸曹雪这个时候主动跑了,就刚才那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的话,他还能控制住自己吗?倘若控制不住,就在这黑咕隆咚的小巷里把人家给那个了,曹雪又碰巧怀孕了什么的,那怎么办啊?会害了人家一辈子的。

  叶枫慢吞吞地走出了小巷,路过烧烤摊的时候老板叫住了他。

  “兄弟。”烧烤摊老板笑着给叶枫指了一下嘴。

  叶枫愣了一下:“什么?”

  “口红。”烧烤摊老板说道。

  叶枫顿时尴尬得要死,一边伸手擦嘴,一边快步离开。

  却就在叶枫离开之后,从小巷深处又慢吞吞地走出一个人来。

  这个人的身材很高大,接近一米几的高度,他带着一只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没法看见他的整张脸,不过,从他的后面就可以看到从鸭舌帽下露出了一截金色的头发,这身高,这发色,明显是一个西方白种人。

  他微微抬首,看着叶枫离开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意。

  大约两分钟之后,他也快步通过了烧烤摊,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之中。

  同一时间,一辆出租车在宽阔的城市马路上飞驰,夜深了,路上的车辆很少,出租车开得很快,也很顺畅。

  叶枫看着窗外飞逝的街景,还有那些炫目的霓虹灯广告牌,心里想着的却是曹雪那充满激情的身子,还有她的缠绵悱恻的吻,想着想着,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摇了摇头:“这小妮子,读大学都学坏了啊,真是的。”

  其实不是人家学坏了,是人家成熟了。

  出租车将叶枫载到城中村,叶枫付了车费下了车,看着出租车离开,他的心里也开始琢磨得买一辆车了,新厂筹建,方方面面的事情多如牛毛,没一辆车肯定是很不方便的。

  叶枫顺着墙角往大门走,一边仔细观察墙角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事实上,早在下午搬来的时候,他就特意沿着墙角撒了好些灰尘,如果有人翻墙的话,肯定会留下痕迹。

  一直走到大门口,叶枫都没有发现墙角有什么脚印,他撒下的那些灰尘也都好端端的,没人踩过,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松,进了大门,他又在院子里,每一间屋里巡视了一遍,确认没有人进来过之后才放松下来。

  回到寝室的时候,叶枫心里想道:“这么大一个家,我又不可能随时都在家里,看来没个人还真是不行啊,婉博姐替我管着仙女药业的生产,翠娥姐又替我管着仙女药业的职工医院,书冉姐就更没可能了,她是冰玉小学的校长,肯定抽不开身……哎,谁来帮我看家呢?”

  想起柯书冉,想起冰玉小学,叶枫很自然地就想到了查达冰玉,他的心中顿时充满了伤感。

  倘若不是胡巴,倘若不是陈新亮,他和她现在肯定是很幸福的一对。

  “算了,明天在门口贴个招聘启事吧,就招……嗯,一个管家,一个家佣,最好是会做饭的,不然再请一个厨子的话就太亏了,我这家里也没多少事情可做。”叶枫不想沉溺在思念查达冰玉的悲伤之中,他用思考事情的方式来转移他自己的注意力。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叶枫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心中有些奇怪,这个时候了,会是谁打电话来呢?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了电话。

  “喂,请问你是?”

  “能听出我的声音来吗?”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很阴柔,但可以确定是一个男性。

  “抱歉,你可能是打错了吧?”叶枫说,准备挂电话了。

  “我是沐剑晨,我们见过一面的。”

  沐剑晨?叶枫顿时想起了那个比很多女人都漂亮的男人。

  “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不过我不给你打的话,我又睡不着,这样吧,我们约个时间,明天见一面吧。”沐剑晨说。

  “好,时间地点你来定。”叶枫说。

  “我派车来接你。”沐剑晨说道。

  答应跟沐剑晨见面,叶枫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沐剑晨是一个麻烦的话,他就是想躲都躲不掉,那又为什么不直接面对呢?沐剑晨是一个麻烦吗?他并不这么认为,他是医生,沐剑晨求他给某个病人看病,这种事情,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它都不是坏事吧?所以,那又为什么不见一面呢?

  第二天上午,沐剑晨果然派了一辆车来接叶枫。

  开车的司机不苟言笑,沉默少语,无论叶枫怎么问他病人的情况,他都只有三个字,不知道,问了几次没有结果,叶枫也懒得去问他了。

  司机将车开到了一个居民小区,很普通的小区,老旧的砖混结构,没有电梯。

  随处可见窗台上晾晒的衣服,甚至是小衣小裤什么的,很扎眼,富人是不会住这样的小区的,权贵也是不会住这样的小区的。

  下了车,叶枫的心里忍不住冒出了一个疑问:“秀雯姐说沐剑晨是一个能量巨大的人物,没有可能住这样的小区吧?”

  “叶医生,请跟我来。”这是司机主动跟叶枫说的第二句话,第一句话是请叶枫上车。

  “嗯,请带路。”叶枫客气地道。

  司机走前带路,进了一幢居民楼。

  叶枫跟着他爬了三层楼梯,最后在一道防盗门前停了下来。

  司机伸手敲了敲门。

  房门打开,沐剑晨出现在了门后,看见叶枫,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叶医生,请进。”

  叶枫进了门,屋里的家具和电器都很普通,没有一件是值钱的东西,不过,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物件的摆放也很整洁。

  沐剑晨伸手就将门关上了,他的司机被关在了门外,两人就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请坐,我给你倒杯水吧。“沐剑晨说。

  叶枫笑道:“不用客气,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喝水的。”

  沐剑晨耸了一下肩,指着饮水机上的空空的水桶说道:“我还真怕你要喝水,不然我就得去厨房水龙头上给你接一杯了。”

  叶枫:“……”

  叶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的视线忽然停在了茶几上,茶几上放着一只枪套,枪套里装着一支银色的左轮手枪。

  这支枪燃放叶枫对沐剑晨的职业充满了想象,心里暗暗地道:“他是干什么的呢?”

  “玩过枪吗?”沐剑晨坐到了叶枫的对面。

  叶枫说道:“玩过,不过打得不准。”

  “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一支。”

  叶枫愣了一下,摇头说道:“谢谢,不过我不需要。”

  沐剑晨将装着左轮手枪的枪套抓了起来,挂在了腰带上,一边说道:“刚刚在厨房里洗菜,带着枪不方便,所以就取下来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叶枫说道:“还是别说枪的事情了,病人呢?”

  “你稍等一下,我去叫她。”沐剑晨起身进了一个房间。

  很快,一个女人就在沐剑晨的搀扶下走进了客厅。

  叶枫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没法移开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