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掀开了汤镇涛身后的一块红色的绸布,顿时现出了好几张油画。

  “镇涛兄,这不是你画的作品吗?你舍得吗?”公孙子翰大声地道。

  “为了秀雯,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汤镇涛笑着说道。

  这话很露骨,已经是很直接的表白了。

  端木秀雯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了,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好辩解什么,她其实也显得很错愕,似乎没有预料到汤镇涛会搞出这样的活动。

  这就是汤镇涛的聪明之处,他愿意给端木秀雯出科研经费,但却不愿意私下里出,他通过这种方式将这件事热炒一下,一方面得到热爱科学事业的名誉,一方面又用众多名流的口舌将端木秀雯捆绑在他的身上。

  叶枫心里越来越了解汤镇涛这个人了,汤镇涛其实和杨冰凝是同一类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会不择手段,这种人很自私,通常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就像现在,汤镇涛肯定就没有考虑过端木秀雯的感受,但他自己的感觉肯定是很好的。

  汤镇涛还在发表他的演讲,谈吐风趣幽默,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叶枫的视线却移落到了那几张油画上,那几张油画大多是风景画,画得还不错,其中有一张却是人物画,画的是端木秀雯,画里的端木秀雯穿着白色的长裙,站在一片开满野菊花的草地上,很唯美。

  最后,叶枫的视线移到了端木秀雯的身上,他发现端木秀雯正看着他,很尴尬的样子。

  叶枫冲端木秀雯笑了一下。

  端木秀雯的感觉顿时好了一下,也微微地笑了一下。

  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汤镇涛此刻成了专门吸引目光的磁石。

  “汤大少真的是非常优秀的男子啊,有休养,还有艺术细胞,端木秀雯太幸运了,能得到汤大少的青睐,我怎么就遇不上汤大少这样的男人呢?”隔桌的一个女人很羡慕地道。

  她的同伴说道:“是啊,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啊,端木秀雯此刻肯定很幸福吧,汤大少对她这么好,这么贴心,真不知道她是修了几辈子才修来这样的福气。”

  这样的谈话落在叶枫的耳朵里,叶枫感觉有些好笑,这两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她们又不是端木秀雯,她们怎么就知道端木秀雯很幸福呢?倘若汤镇涛追求的是她们,她们恐怕会迫不及待地爬上汤镇涛的床吧?

  “拍卖开始,”汤镇涛指着左首第一幅风景油画,侃侃说道,“这一副画名叫《静秋》,这是我两年前在巴黎一个酒庄度假的时候画的,你们会从这幅画里感受到秋天的宁静与萧瑟,还有它独特的美感……嗯,起拍价是十万,上不封顶。”

  傻瓜才会封顶。

  “我出十五万。”刚才羡慕端木秀雯的女人很激动地举起了手来。

  “我出二十万!”另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女人也举起了手来。

  竞拍就这么开始了,热闹得很。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举手报价的大多数年轻的女人,这些京都地面上的名媛公主们并不在乎几十万的小钱,她们乐意去捧汤镇涛的场也有着她们自己的动机——汤镇涛是京都地面上出了名的钻石单身汉,倘若因为一副油画而得到他的欢心,那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这些女人们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呢?”叶枫忍俊不已,“汤镇涛画的那些油画虽然有些功底,但同样水平的话,我在公园一百元就能买两张,起拍价十万,他还真是看得起他自己的作品啊。”

  咚!也不知道汤镇涛从哪找来的木槌,他敲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静秋》以三十万的最高价成交!这是一个好的开头,我们接着拍卖第二幅画,它叫《鱼与溪流》……”

  “我出五十块,买你的那条……是草鱼还是鲤鱼?”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从大厅门口传来。

  原本热热闹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也都聚集到了来人的身上。

  从大厅门口走进来的男人身材单薄,皮肤也白得有些过分,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那张脸精美得让女人都要嫉妒,如果他想假扮女人的话,只需要一套假发,一套女人的衣服就行了。

  叶枫的心里很奇怪,这个妖一样的男人究竟是谁呢?

  看着这个漂亮得有些过分的男人走进大厅,汤镇涛的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笑着说道:“晨哥,你要的话我哪敢要你的钱啊,我送给你就是了。

  叶枫感到更奇怪了,这个男人的年龄明显不大,比汤镇涛都还要小一些,但汤镇涛却称呼他为哥,能让汤镇涛这样的男人称呼为哥的男人,他会是什么身份呢?

  “算了算了,你忙你的吧,我对你的那些破画不敢兴趣,我只是来找个人。”他说。说完,他还真就在人群之中东看一眼,西看一眼,寻找着什么人。

  隔桌的那个花了三十万买了第一幅画的女人低声说道:“那不是妖人沐剑晨吗?他来干什么啊?真是的,汤大少对他那么客气,他一点礼貌都没有,难怪没人喜欢他!”

  “不要说啊,小心被他听到,不死也都脱一层皮!”女人的同伴很害怕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压得很低。

  叶枫心中一动,暗暗地道:“原来他叫沐剑晨,他的外号和他还真是很般配的,妖人,反过来念就对了,对了,他找谁呢?”

  这时汤镇涛干咳了两声,接着说道:“好了好了,我们继续吧,有报价的吗?”

  大厅里的气氛再次热烈了起来,很多人报价竞拍,还是那样的原因,报价的人并不是看中了汤镇涛的什么作品,看中的是他这条人脉或者干脆就是冲着他这个人来的,至于那些已经买到画的人,没准他们一回家就会将画扔到杂物间去。

  沐剑晨的视线忽然停顿在了叶枫的身上,他看了叶枫一眼,然后向这边走了过来。

  叶枫下意识地向左右看了看,却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角落里。

  沐剑晨很快就走到了叶枫的身边,也没说话,一屁股就坐在了叶枫的对面。

  叶枫的心里暗暗奇怪:“这家伙说来找人,怎么坐到我的对面来了?难道他找的人就是我?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沐剑晨也直盯盯地看着叶枫,那眼神很奇特,就像是狡猾的狐狸。

  被这么一个比大多数女人还漂亮一些的男人直盯盯地看着,叶枫的背皮都忍不住一阵发麻,他试探地道:“我们认识吗?”

  沐剑晨摇了摇头:“不认识。”

  叶枫好气又好笑地道:“既然我们不认识,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呢?”

  “你很像一个人。”沐剑晨说。

  “谁?”

  “叶枫。”沐剑晨说。

  这个回答让叶枫的背皮更麻了:“我可不喜欢和陌生人开玩笑,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叶枫。”沐剑晨说道,“然后我就告诉你我想干什么。”

  叶枫苦笑了一下:“好吧,我就是叶枫,你想干什么呢?”

  “我找你。”

  叶枫:“……”

  “我真的找你,”沐剑晨很认真地道,“我没开玩笑。”

  “我们又不认识,你找我干什么呢?”

  “你是医生,听说医术很厉害,我找你当然是请你看病。”沐剑晨说。

  叶枫仔细看了一眼沐剑晨的脸色,他发现这家伙皮肤白皙,不仅水色好,气色也好得很,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生了病的人,可看这家伙的很认真的态度,叶枫觉得他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总之,这家伙不仅人长得有违常理,说话做事也跟正常人不一样,相处不到三分钟,叶枫的头都有点儿疼了。

  “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帮一个朋友看看病。”

  “你凭什么就认为我会帮你这个忙呢?”

  沐剑晨笑了笑,很娇媚的样子:“只要你治好了我的朋友,你就算是帮了我一个忙,我也会帮你一个忙。”

  叶枫觉得这个妖人沐剑晨真的是很奇怪的人,别人请他看病往往会许诺给很高的诊金和药费,他却一分钱不给还说什么帮忙。

  “你先说说你那个朋友得了什么病吧。”叶枫说道,有病人求医,他总是要问问病情的。

  沐剑晨却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你去看看我那个朋友吧,你见到我那个朋友,你自然就知道是什么病了。”

  “现在?现在可不行,我是陪朋友来的,这个时候走了会显得很不礼貌。”叶枫说。

  “那我等你,等这个狗屁拍卖会结束了,我们就去看我的朋友。”沐剑晨说道。

  叶枫还真拿这个妖人没辙了,让他离开吧,人家其实也没妨碍他什么,就让他等着吧,可到现在为止他还直盯盯地看着他,让他浑身都感到不自在。

  另一边,汤镇涛的拍卖会却已经结束了,总共就那么几幅油画,加上汤镇涛的人缘特别好,所以很快就被卖光了,值得一提的是,汤镇涛自己买下了那副端木秀雯的肖像画,且给出了全场最高的一百万高价。

  几幅油画总共筹集了两百多万的资金,不知道这笔资金够不够端木秀雯启动她的科研项目,反正叶枫看端木秀雯的脸色时,她看上去却并不高兴。

  叶枫的心里暗暗地道:“汤镇涛他自以为是了,他喜欢出风头,但秀雯姐却是不喜欢出风头的女人,他这样做,讨到的不会是秀雯姐的欢心,而是反感。”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