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宝山说道:“秀雯,你明天休假之后也要收心了,上面已经再催了,我们恐怕也要忙碌一段时间了,后天,你和我都搬到基地去,在国庆节之前,我们一定要拿出一台真正的先进引擎出来。”

  “知道了,爷爷。”端木秀雯翘着小嘴嘟囔了一句,很不情愿的样子。

  叶枫说道:“老爷子,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住这里也不方便,后天我就搬到回春居去住,你们忙过了,我再来看你们。”

  “你怎么也要走啊?我们走了,你照样可以在这里住嘛。”端木秀雯说。

  “是啊,这里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不方便的?”端木宝山更直接。

  叶枫笑着说道:“我买了房子,总得去住两天嘛,赵正天老先生后天就要搬走了,那么大一个宅子没人看守可不行,我怕遭贼。”

  “你说的也有道理,去吧去吧,不过我忙过了这段时间,你可要回来陪我住一段时间。”端木宝山说。

  叶枫笑道:“那是肯定的,老爷子,你就是不说我都要来的。”

  端木宝山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好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我也想想我的问题。”

  端木秀雯和叶枫对视了一眼,跟着离开了书房,两人来到了地下实验室,很快也忙活开了。

  叶枫治疗赵正天的几天时间里,美容膏的实验也暂时中断了,今晚才又重拾起来。

  “我和爷爷搬到基地之后,我就没法帮你做实验了,等我把这段时间忙过了,我再帮你吧,我觉得,你要将新厂建立起来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端木秀雯一边分析着一个样品,一边说道。

  “我这是小事,你们忙的才是大事。”叶枫说,他的视线移落在了一个发酵器皿上,忽然想了起来几天前他将一些废弃的美容膏的原液放进了那个器皿之中,当时那只器皿之中还有一些别的原料,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他本来是想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进垃圾桶的,可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给耽搁了,他并没有那样做。

  这个时候看见这个发酵器皿的时候,叶枫一下子就想了起来。

  “你会成功的,我一直知道,”端木秀雯又说道,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叶枫一眼,却发现叶枫正盯着那只发酵器皿,她好奇地道,“枫,你在看什么呢?”

  “没事,我只是想起来要清洗它。”叶枫说,然后揭开了发酵盖子。

  端木秀雯摇了摇头,又专注做起了她的事情来。

  盖子一揭开,顿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那种臭味就像是半年没洗的汗脚丫子一样,一下子嗅到,叶枫差点没吐出来。

  端木秀雯却没有叶枫那样的忍耐能力,她捂着嘴巴就跑了出去,很快,门外就传来了她呕吐的声音。

  叶枫捂着鼻子将发酵器皿的不锈钢容器提了起来,却就在他准备将容器拿到厕所里去清洗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容器之中再也移不开了。

  容器里,一种莹白色的发酵物将容器充塞得满满的,它的色泽就像是少女的皮肤一样雪白,隐隐还有一点微微通透的感觉,倘若不是这么奇臭无比,就它那份丰满,叶枫甚至会联想到林志琳的臀部。

  这是怎么回事呢?

  “枫,我去洗个澡,这臭味都快把我熏晕了,你也去洗一个澡吧,你身上肯定也臭臭的,哎呀,不说了,我去洗澡去了。”端木秀雯急冲冲的往楼上跑。

  女人喜欢香香的,讨厌臭臭的。

  叶枫本来想让她进来看看他发现的东西,可没等他开口,端木秀雯已经上楼了,他可没勇气去敲开洗澡间的门。

  叶枫虽然也讨厌这种臭臭的味道,但还没到厌恶的程度,他对发酵器皿里面的发酵物充满了好奇心。

  “废弃的原液和药材,怎么会发酵呢?这东西看上去就像是面点师用来蒸馒头的面团,它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呢?”叶枫的心里充满了猜想。

  观察了半响,叶枫伸手触摸了一下面团状的东西,软软的,弹弹的,黏黏的,手指上还有一点涂了薄荷一般的清凉感觉。

  “这感觉,怎么和服用逆天转命丸的感觉有些相似呢?”叶枫很清楚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

  美容膏的核心成分就是逆天转命丸,这发酵物具备一些逆天转命丸的特征,这预示着什么呢?

  叶枫心中一动,跟着从发酵物里取出了一点样品,然后开始分析它的成分,这一忙活,时间都被他忘记了。

  一个个数据从他手下诞生,通通都指向了美容膏的原始版本!

  “我晕,这怎么可能?一些原本准备丢掉的材料混杂在一起居然进化成了我想要的东西!”叶枫惊讶不已。

  之前,他一直在尝试用化工生产的方式来生产他的美容膏。

  这个思路也没有错的,毕竟批量生产一种产品,现代化的生产线是不可或缺的关键所在,所以他和端木秀雯的研究也是奔着这个方向去的。

  可是这个思路有一个难以跨越的障碍,那就是逆天转命丸之中所蕴藏的能力无法进行批量生产,还有就是炼制逆天转命丸的药材也非常珍贵,他也没有可能找到可以批量生产的原材料,他和端木秀雯的研究一次次失败,停滞不前的原因也就在这里。

  现在,一个小小的疏忽居然让他如此接近了成功,发酵器皿里的原本准备处理掉的废品和报废的药材居然产生了化学反应,生成了宛如处子肌肤的美妙之物,也正是这个奇怪的发酵物,它的成分以及相关的数据都非常接近他当初调配出来的美容膏!

  然而,这个发酵物意外诞生的意义并不在此,它的真正意义在于它给叶枫指引了一条可以批量生产的道路!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只需要去生产设备的厂家定制更大的发酵器皿,我就能像生产馒头一样生产出美容膏来!”叶枫激动地笑了起来。

  脚步声传来,端木秀雯的声音跟着也传了进来:“枫,你怎么还在里面啊,你不觉得臭吗?”

  叶枫笑道:“不臭,我觉得它很好闻呢。”

  “这么臭你还说好闻?你的嗅觉出问题了吗?”端木秀雯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叶枫的视线移到了门口。

  端木秀雯穿着一件浴袍,头发湿漉漉的,身上也颇为湿润的样子,浴袍的布料贴在她的肌肤上,再加上门口的灯光一照,顿时呈现出一种朦胧的通透感来,她戴着一只防菌口罩,搭配着她此刻的浴袍装,给人一种很搞笑的感觉。

  “你究竟在搞什么啊?”端木秀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叶枫。

  “我成功了。”叶枫说。

  “什么?”端木秀雯惊讶得很。

  “我说我成功了!哈哈!”叶枫大步走了上去。

  “别靠近我,哎呀,你臭死了,不要过来呀。”端木秀雯连连后退。

  叶枫本来是想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的,却没想到她这么排斥。

  他停下了脚步,端木秀雯却还在后退,她的脚后跟磕碰在了楼梯上,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往楼梯上摔了下去。

  “小心!”叶枫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前冲,一把将她拦腰抱住。

  就差那么一点点,端木秀雯的后脑勺就碰在口头的棱角上了。

  两人的姿势就像是跳探戈的男女舞者,端木秀雯往后仰,叶枫往前倾,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护着她的头。

  他的上身紧紧地压着她的上身,她的一条粉腿高高抬起,指向地下室的方向,还显得有些湿润的浴袍滑落到了她的腰间,光溜溜的腿,光溜溜的小肚子都毫无遮掩的曝露在了空气之中。

  她没穿小裤。

  叶枫的视线就像是一只调皮的小蜜蜂,专门挑最美丽的花朵栖息和采蜜。

  大约十秒钟的沉默。

  “你……”端木秀雯的玉靥上已经找不到一块不红的肌肤了。

  “我……”叶枫的声音很沙哑,缺少水分的感觉。

  “你扶我起来啊!”端木秀雯又羞又着急。

  叶枫却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声音,她的美好如此呈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心里满满都是幸福和冲动,他控制不住地凑了上去,去亲她的明媚的眼睛。

  “你?”端木秀雯顿时紧张了起来,心跳加速,呼吸短促。

  她想推开叶枫,结束这尴尬的时刻,可是,当她发现叶枫想亲她的时候,她的心一下子就软化了,身子也软化了,他的嘴越来越靠近,她羞怯地闭上了双眼,等着另一个时刻的降临。

  有些碰撞是会产生火花的,然后就是水到渠成。

  端木秀雯和叶枫早就不是第一次碰撞了,碰撞很多回了,在巴尔岛,在这里,可是只有这次碰撞产生的火花点燃了炮仗的引线……

  她的眼睛是甜橙味的呢还是玫瑰花味的呢?叶枫很快就要知道答案了。

  “什么味道这么臭啊?”端木宝山的声音忽然传来,伴随着的还有拖鞋走路的踢踏声。

  叶枫的嘴距离端木秀雯的眼睛就只有一两毫米的距离了,端木宝山的声音忽然传来,这个距离一下子就变成一米了,他慌忙将端木秀雯扶了起来,尴尬地转过了身去。

  端木秀雯慌慌张张地整理身上的浴袍,脸蛋红得跟三月里的甜樱桃似的,她心里的那份羞啊,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可是眼瞅瞅,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没缝隙让她钻啊!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