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林志琳和赵正天走了出来,赵正天的手里还拿着一叠产权证书和合同。

  “叶医生,我们去书房把合同签了吧,然后我们就去办理过户。”赵正天说道。

  “好啊,我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赵叔,你看我什么时候把钱转给你?”叶枫说道。

  赵正天笑了笑:“叶医生,我难道还信不过你吗?先签合同,再办过户,最后你再给我打钱吧。”

  叶枫也笑了笑:“好吧,那就这样。”

  赵正天将叶枫带到了他的书房,两人签了买卖合同,赵正天本来着急地要将叶枫带到房管局去过户的,但林志琳却将叶枫拉走了。

  赵正天也知道林志琳即将离开大陆去宝岛,他当然理解林志琳想和叶枫单独相处一点时间的心情,所以也不着急。

  林志琳和叶枫来到后院。

  后院不大,也有差不多一亩田的面积,栽种了很多观赏性树木和花卉,后院里一朵朵树冠伞一样撑开,青石铺就的石板小路上洒下万千金子般的光斑,树下又是草地和花圃,草地青草如茵,花圃里鲜花似锦,这里的景色别样美丽。

  现在,这些都是叶枫的了。

  在一棵银杏树下,林志琳不走了,她忽然转过身来,钻进叶枫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地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味道。

  叶枫也是一样,他也紧紧地搂着她的秀颖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感受着她的温馨,她的芬芳,她的一切。

  许久许久,林志琳松开了叶枫,她凑唇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姐走了。”

  叶枫伤感地点了点头:“保重,给我打电话。”

  林志琳忽然又钻进他的怀里,用脸颊磨蹭着他的脸颊,用甜腻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道:“我会想你的。”

  说完,她吻住了他的唇。

  这是一个浪漫而温馨的离别,人还没走,叶枫却生出一种想把她抱到床上去的冲动了,在这方面,林志琳绝对是一个惹火的妖精。

  就这样墨迹了半天,林志琳和阿虎才驾车离开。

  叶枫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之中也没有移开他的双眼。

  “叶医生,我们也走吧。”赵正天说道。

  “嗯,我们也走吧。”叶枫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原想产权变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却没想到过程复杂得让叶枫想吐,忙活了大半天人也累得筋疲力尽才结束,他也和赵正天告别。

  “叶医生,我还要住两晚,后天才会搬走,没有问题吧?”赵正天说道。

  叶枫笑道:“赵叔,你说的是什么话呀,那也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都行,以后,你要是从加拿大回来,也是想住多久都行。”

  赵正天也笑了,对于他来说,房子和厂子虽然没有卖到理想的价位,但他捡回了一条命,还多了一个叶枫这样的朋友,这是用钱买不回来的,所以,他的心里其实是没有半点遗憾的。

  与赵正天聊了几句,叶枫叫了一辆车返回了汇京名都。

  叶枫回到端木家的时候正好赶上晚饭,他在饭桌上谈起了赵正天病情,谈起了赵正天的老宅子和食品加工厂,端木家爷孙三人饶有兴趣地听着,也为他感到高兴。

  晚饭结束,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收拾桌上的碗筷,叶枫给端木宝山进行了一次内力推拿按摩,然后又给端木宝山做了一次内力探脉。

  “老爷子,你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以后就不需要我这个医生了。”结束内力探脉之后,叶枫说道。这段时间的保养治疗下来,端木宝山服用来生丸的副作用已经消除了,不会再影响到端木宝山的健康了。

  “真是过意不去啊,麻烦你这么久的时间。”端木宝山有些歉然地道。

  “能照顾老爷子是我的荣幸嘛,老爷子你就不要这样说了,你以后有个头疼感冒什么的,你吱个声,我就是大槐树村的老家,我也要飞过来给你看病治病。”叶枫的小嘴巴抹了一层油。

  “你这意思,你是要回去了吗?”端木宝山看着叶枫。

  “不回去,我还要在京都建新厂,拓展我的事业呢。”叶枫笑着说。

  “好,好,真是年轻有为啊。”端木宝山朗声笑了起来。

  “老爷子,求你个事,不知道行不行?”叶枫试探地道。

  端木宝山瞪了叶枫一眼:“求什么啊求,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再这样说我可就生气了,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接收了赵正天的老宅子,缺一块门匾,我想请老爷子你给我题个字,然后我再拿去刻成匾,老爷子你给我题匾,我脸上也有光不是。”叶枫笑说。

  “就这么一点事你也好意思求我?真是的,跟我来书房吧,你想题什么字?”

  “回春居。”叶枫早就想好了。

  “回春居?”端木宝山一愣。

  “嗯,是啊,取自妙手回春之意。”叶枫说道。

  “哦,是我想多了,我以为是春意盎然之意或者是情感爆发之意呢。”端木宝山说的很含蓄,但叶枫听得出来他是在开玩笑是不是发春之意呢。

  叶枫:“……”

  华国科学院院长题匾,挂在朱漆大门上,这确实是一件倍儿有面子的事情。

  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自然听得出一向严谨的爷爷口中的调侃,笑嘻嘻的涮洗了碗筷之后也往书房走,一边走一边聊着。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了,出去几天,居然就赚到了一座这么好的宅子,”端木秀颖一脸羡慕的表情,“我就算是工作一辈子,也买不了这么好的宅子啊。”

  “哎,当什么科学家啊,还是当医生好啊,”端木秀雯也是一副酸溜溜的口气,“看来啊,以后嫁人得嫁一个医生,不然这辈子就亏大了。”

  “医生?那也得看是什么医生啊,普通的医生工作一辈子也没法买到这样的房子吧?姐,你想说什么呢?”端木秀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的老姐。

  端木秀雯的脸蛋微微一红:“你想说什么呢?我可什么都没说。”

  “是你刚刚自己说的好不好?”

  “我就是什么都没说。”

  “你们搞科学的都这样吗?”

  “你们军人也都这样吗?

  这种斗嘴的情况在姐妹俩身上出现简直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直到走到书房门口,她俩才结束。

  叶枫正在给端木宝山研磨墨汁,端木宝山也在书桌上铺好了一张上等的宣纸,正酝酿着该怎么写。

  “枫,如果不是我让你来京都,你肯定遇不上这样的好事,”端木秀颖笑盈盈的样子,“所以,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你想要我怎么谢你呢?”叶枫想到了她说过的“以身相许”,倘若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间书房里,他肯定就说出口了,调戏一下她,可当着端木秀雯和端木宝山的面,这样的话肯定是不敢说出口的。

  端木秀雯想了一下,狡猾地笑了笑:“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还有我呢,枫,你要怎么谢我呢?”端木秀雯说。

  “你要我怎么谢你呢?”叶枫说了一样的话。

  “明天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吧。”端木秀雯咯咯笑道。

  叶枫顿时愣在了当场,他以为端木秀雯会像端木秀颖那样说,等想到了再告诉他,却没想到她早就有了“项目”。

  “什么聚会啊?”

  “你跟我去就行了,问那么多干什么?你就说你去不去?”端木秀雯的语气带着点威胁的意味。

  “去。”叶枫苦笑道。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端木秀雯笑得很开心。

  端木秀颖恨铁不成钢似的白了叶枫一眼。

  端木宝山提笔在砚台里蘸了蘸墨汁,抬腕运势,然后行云流水般在宣纸上写下了“回春居”三个字,停顿了一下,他又在左首写下了他的名字和一个“题”字。

  “呵呵,好了。”端木宝山笑道。

  “多谢老爷子了,明天我就拿去刻成匾。”端木宝山的术法造诣很高,叶枫很喜欢他的字。

  “不不,我有一个老朋友,他是这方面的大师,我让他给你刻匾,完了我给送来,这就算是我给你在京都安家的一点心意吧。”端木宝山说。

  “也好,我这里就先谢了。”

  “你看你,又来了不是?”

  叶枫呵呵笑了笑,不道谢了。

  这时端木秀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跟着就往门外走。

  “怕是又有任务了。”端木秀雯皱起了眉头。

  果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端木秀颖又走了进来:“上面要我立刻归队,我走了。”

  “小心一些。”叶枫叮嘱道。

  “嗯。”端木秀颖轻轻地应了一声,与叶枫对视的眼神仿佛也在说着什么。

  “注意安全。”端木宝山叮嘱道。

  “照顾好自己。”端木秀雯说道。

  端木秀颖点了点头,离开了书房,半响后,车库里就传来了车子发动和离开的声音。

  军令如山,她说走就走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