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哪去啊?”端木秀颖却没跟着他进入楼梯。

  “上去啊。”叶枫笑得很开心。

  却就在这时,楼梯旁边的墙壁豁然打开,露出了一道电梯门。

  叶枫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你这个人啊,有时候聪明得让人不敢相信,有时候却又笨得像猪一样,这样的地方,你以为安装安保系统只是为了让你嘲笑我的吗?”端木秀颖说。

  叶枫:“……”

  身为精锐特战队的队长,端木秀颖的观察力自然有着过人之处,但这也是叶枫最为头疼的地方。

  “三层楼也要安装一部电梯,真会摆谱。”叶枫嘟囔了一句,跟着端木秀颖进了点头。

  端木秀颖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伸手点了一下唯一的一颗按钮,电梯跟着就往地下降行。

  叶枫的脸有些臊红了,但嘴上却还是不服输:“呵呵,我觉得我还是很幽默的,是不是?”

  “我觉得你今天的智商退化得很严重,你是医生,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端木秀颖忍着笑说道。

  “你说的股份,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哼!”叶枫说。

  “哈哈哈……”端木秀颖再也忍不住,大声地笑了出来。

  电梯门口是一条走廊,走廊两边是一道道坚厚的金属门,每一道门前走站着一个保镖,每一道门边也都安装着一台监视器,将屋里的情况拍摄并显示到显示器上,关在这里的人就连自杀都没有机会。

  电梯门边设有一个工作台,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还有一个很养眼的美女保镖。

  “端木队长,你来啦,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美女保镖看了叶枫一眼,又些意外地道:“这位就是叶医生啊?这么年轻。”

  “嗯,那我过去了,夏沫,改天再和你聊吧。”端木秀颖说。

  “好吧,改天一起喝茶。”夏沫说道。

  叶枫跟着端木秀颖往前走,走了几步,他回头看了那个被称作夏沫的女人,他发现她还在看着他,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夏沫抿嘴一笑,很好看的样子。

  “她是七号院的审问专家,绰号‘美人蝎’,她最擅长的就是让人感到痛苦,说出心里的秘密,你确定你要认识她吗?”端木秀颖说。

  叶枫的背皮顿时凉飕飕的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很漂亮很文静的女人居然是审问专家,还有一个这么邪恶的绰号,然而,让他更想不到的是端木秀颖连看都没看一眼,她怎么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前者邪恶,后者邪门,没有一个女人是省油的灯!

  “你不要把我看得那么好色好不好?难道每个漂亮的女人我都想去认识吗?对了,你的绰号又是什么呢?”叶枫问。

  “你很想知道吗?”

  “嗯,很想知道。”叶枫点头。

  “我不告诉你。”端木秀颖说。

  叶枫:“……”

  她虽然不说,但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叶枫的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端木秀颖在一道房门前停了下来。

  站在门口的保镖移身到门旁的密码器上刷了一下他的身份卡,坚厚的金属门顿时打开了。

  “跟我进来。”端木秀颖走了进去。

  叶枫跟着走了进去,他刚一进门,身后的金属门又自动关闭了。

  映入眼帘是一个很宽阔的空间,有床、沙发、电视和洗浴的浴缸,一侧墙壁下还有一只两人高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籍,一个男人正坐在书架下的一只椅子上看书。这个男人三十多岁的年龄,中等身材,普普通通的外貌,是那种往人群里一站就很难找到的类型。

  端木秀颖和叶枫进来,那个男人连抬头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他埋着头,津津有味地看着书。

  “他是一个东瀛国人,名叫渡边一郎,他是东瀛国的一个很厉害的特工,掌握着一些我们想知道的秘密,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抓到他,你能让他开口吗?”端木秀颖说道。

  叶枫讶然地道:“我以为是让我来给某个人看病治病,审问这种事情,外面不是有一个夏沫吗?你说过,她是这方面的专家,她比我更能胜任这件事。”

  “夏沫没办法审问他。”

  “为什么啊?”

  “因为他疯了。”端木秀颖说道。

  叶枫顿时愣在了当场。

  确实,如果一个人疯了的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审问的人就算用尽各种刑讯逼供的手段也无济于事了。

  就在这时,渡边一郎忽然将看过的那一页书撕了下来,揉成一团,塞进嘴里,嚼了几下,然后吞了下去。

  “看见了吗?我们两个月前抓住了他,在第二天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夏沫没法撬开他的嘴巴让他吐出秘密,七号院也请来了好几批权威的精神病专家给他会诊,得到的结论是一样的,他真的是疯了。”端木秀颖说道。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治好他,然后再审问他是吗?”叶枫问道。

  端木秀颖点了点头:“是的,以你的实力,这完全没有问题。”

  叶枫苦笑了一下,他知道端木秀颖的夸赞不是白给的,她赞美他一句,他就要受累一阵子。

  “好吧,我试试,不过我不敢保证一定成功,总之,我尽力吧。”叶枫说。

  就这这时渡边一郎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端木秀颖和叶枫,瞪着眼睛说道:“%¥%!@#……”

  “我去叫夏沫过来,她懂日语。”端木秀颖说道。

  “不用,”叶枫叫住了她,“我知道他说了什么。”

  端木秀颖惊讶地看着叶枫:“你懂日语?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你给我说说他说了什么?”

  叶枫笑了一下,说道:“他说的是——我是奥特曼,你们两个怪兽死定了!”

  端木秀颖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要开玩笑。”

  “他没有开玩笑,”屋子里忽然传出了夏沫的声音,“渡边一郎确实是这么说的。”

  叶枫循着声音的来源,很快就在左边的墙角上看到了一个安装在墙体里面的扬声器,夏沫的声音正是从那只扬声器里传出来的,这里的每一间房屋都受到严密的监控,夏沫用她的电脑就能掌握每一间房屋里的情况。

  虽然夏沫确定了叶枫的翻译是正确的,但端木秀颖却还是一副难以相信的非常惊讶的样子,她看着叶枫,好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你什么时候学的日语呢?”

  “看片子的时候。”叶枫说。

  “我的天啊,你究竟看了多少岛国的那种片子啊?”端木秀颖看叶枫的眼神很不正常了。

  叶枫郁闷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我没有看那种不健康的岛国片,我看的都是动漫好不好!”

  扬声器里传出了夏沫的笑声,咯咯的笑声很清脆。

  端木秀颖尴尬地耸了耸肩:“好了,这事我们回去再谈,你可以开始了。”

  叶枫白了她一眼,然后向渡边一郎走了过去。

  “@#¥%!”渡边一郎摆出了一个奥特曼的经典动作。

  他说的是“不要过来”,但叶枫却完全不理会他的警告,他大步走到渡边一郎的跟前,一把就抓住了渡边一郎的双手。

  渡边一郎一脚向叶枫的小腹踹去,叶枫扭腰躲开攻击,伸脚一绊,一个照面就将渡边一郎摔倒在了地上。

  渡边一郎的实力或许远不止于此,但他现在的状态肯定会让他的实力大打折扣,不过,就算是鼎盛状态下,他也不是叶枫的对手,只是在那种情况下,叶枫要撂倒他会费一些功夫而已。

  渡边一郎一倒地,叶枫顺势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无法动弹。

  叶枫很快就完成了针对渡边一郎的内力探脉,也得到了一个结论,渡边一郎的身体很健康,各种器官的运行都很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就是他的大脑,给人一种很混乱的感觉。

  “秀颖姐,帮我压住他的手。”叶枫说道。

  端木秀颖跟着就蹲下,压住了渡边一郎的双手。

  她穿的是制式中短群,这一蹲,白生生的腿就曝露了出来,还有一条白色的小裤也都曝露了出来。

  渡边一郎看不见,但她对面的叶枫却是刚好看见,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福利,一眼窥见的叶枫顿时呆了一下。

  端木秀颖很快就发现叶枫在看她的什么地方了,可又不能松手,只得羞恼地瞪了叶枫一眼。

  叶枫赶紧移开视线,从裤兜里取出了金属盒子,然后又取出了装在金属盒子里面的银针,开始给渡边一郎扎针。

  渡边一郎不停地嚷叫着,挣扎着,但都无济于事。

  十几针下去,渡边一郎的身体就被银针封住了,无法动弹了。

  叶枫说道:“好了,他动不了了,你可以松手了。”

  说完,他又偷偷地瞄了一眼端木秀颖的裙间,这完全是一种本能的行为,他自己也控制不了。

  端木秀颖赶紧松手,站了起来,她想打叶枫一下,或者叱责一句,但想到这里的情况会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夏沫的视线之中,只得作罢。

  她心里暗暗地道:“回去再收拾你!”

  叶枫将渡边一郎抱到了床上,平放着,进一步检查他的身体。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