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义上是病房,但其实和那些大酒店的总统套房没什么区别。

  大得离谱的客厅,好几间卧室,还有书房、浴室和欣赏影视的非常专业的影音室,病人住在这里,哪里还有什么住医院的负面感受,就跟度假住酒店差不多。

  “叶医生,请跟我来。”端木秀雯向一个房间走去。

  叶枫跟着她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他才发现这个房间不是卧房,而是一间书房,一个老头正在书桌前演算什么,在他的面前,堆着起码一尺多高的草纸。

  这个老人就是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的爷爷,端木宝山。

  在来时的路上叶枫听端木秀雯提到了他的名字,但也仅此而已,别的,端木秀雯一个字都没多说。

  自己的两个孙女,还有一个陌生人进了房间,端木宝山却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完全当站在他身边的三个人是隐形人。

  叶枫看了一下他的气色,却发现他没什么明显的病症体现,他又看了看端木宝山面前的纸张,却发现一大堆看不懂的公式和数字。

  不过端木宝山旁边的一张手绘的图纸他却是勉强能看懂的,那是一个飞机引擎的图纸。在飞机引擎的右上角,还有一架战机的草图,画得很小,也比较潦草。

  叶枫心中一动:“这老头难道是搞科研的?有可能,之前任乾坤就说过这个人对国家很重要,如果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家,掌握着很关键的科技,那么倒和任乾坤的说法稳和了。”

  虽然端木家的姐妹俩没有说明,但叶枫也能根据他的所见所闻猜到一些。

  “爷爷,我带叶医生来看你了,他可是国内最好的中医。”端木秀雯说道。

  端木宝山却还是连头都没有抬起来看一下,专心致志地演算着一个公式。

  “爷爷!”端木秀颖的声音要比端木秀雯的声音大得多,“你休息一下吧,你还要不要你的身子啊?”

  端木宝山还是没有抬头,他仿佛听不到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的声音。

  端木秀雯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心疼地道:“我爷爷从今天早晨开始就坐在这里,谁劝他都没有用。”

  端木秀颖的柳眉也皱了起来:“他这样是在透支他的生命力,他都七十岁了,他会受不了的,昨天晚上也是天赐疗养院的医生在他的饭菜里加了安眠药才让他了一觉的,但那种药不能长期服用。”

  沉默了一下叶枫才出声说道:“相信老爷子已经经过好几次专家的会诊了,那些医生的诊断是什么呢?”

  “他……”端木秀雯叹了一口气,“疯了,也忘记了很多事,有时候,他连我们都不认得了。”

  原来是这样的病。

  精神病,还失忆和严重失眠,这些病还真不好治疗,这些病症并不是吃药打针就能见效的,需要一个系统的治疗方案,很明显,端木宝山经历过好几套最好的治疗方案,而那些方案都失败了,他的病情也越来越严重了。

  “叶医生,你有办法治好我爷爷吗?”端木秀雯看着叶枫,眼神热切。

  “我试试吧。”叶枫这样说,他不把话说死了。

  “爷爷,爷爷,你停下吧,让叶医生给你看看病。”端木秀颖靠近端木宝山说道。

  端木宝山这才停下了手上的笔,他抬头看了端木秀颖一眼,又看了端木秀雯一眼,忽然说道:“又是你们两个幻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假的,你们根本就不存在,哈哈!无论你们怎么说,我都知道,你们只是我的幻觉!

  “爷爷,我们不是幻觉,不信你碰碰我的脸蛋,热的呢。”端木秀雯赶紧说道。

  “热的幻觉。”端木宝山说。

  端木秀雯指着叶枫说道:“那么叶医生总不是幻觉吧?”

  端木宝山的视线落在了叶枫的身上,然后皱起了眉头:“谁把盆景放这里了?真是胡闹,好大一棵竹子。”

  叶枫:“……”

  端木宝山又埋头演算了起来,这一次,无论端木秀雯怎么跟他说话他都不搭理了。

  端木秀颖对着叶枫苦笑了一下:“就是这种情况,我们也没有办法。

  叶枫笑道:“让我来试试吧。”

  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的视线同时落在叶枫的身上,姐妹俩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期待。

  叶枫走到书桌跟前,双手撑着书桌的桌沿,然后对端木宝山说道:“大爷,你算错了,这题不是这么算的。”

  端木宝山猛地抬起了头来,怒容满面:“又是你这棵竹子,你一棵竹子这么会算题呢?胡闹!这一定是我的幻觉,你根本就不可能说话。”

  就在这时,叶枫的双眼微微明亮了起来,端木宝山的视线却为之呆滞了起来,就在他看着叶枫双眼之后的一刹那。

  叶枫赶紧走到了端木宝山的身旁,将右手放在他的头顶上,按摩了几下,然后又凑嘴到他的耳朵边上嘀嘀咕咕地低语了一句什么,就在那之后,端木宝山的跟着就闭上眼睛,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对视了一眼,姐妹俩的眼眸之中都充满了惊讶的神光。

  叶枫将端木宝山抱了起来,说道:“他的卧室在哪里?我把抱到床上去。”

  “在这里,跟我来。”端木秀雯赶紧带路。

  端木秀颖紧跟着叶枫,心神却还没能从那神奇的一刻里清醒过来,她着急地道:“叶医生,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

  叶枫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爷爷,我只是让他睡而已。”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呢?”端木秀颖的心里充满了好奇。

  “穴位,我按了他的昏睡穴。”叶枫说道。

  事实上他对端木宝山使用了《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但会催眠术是他的秘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叶枫做得像模像样,解释也合情合理,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姐妹并没有怀疑什么。

  进了端木宝山的房间,叶枫将端木宝山放在了他的床上,然后又坐在床边给端木宝山把了一下脉,他用的自然是内力诊脉的手段,也借这个机会缓解他使用催眠术所带来的后遗症。

  使用《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如果施术的时间长,强度大,后遗症也会相应变大,反之则小,端木宝山本身就患有精神病,精神虚弱得很,所以催眠他非常容易,叶枫几乎没怎么消耗内力和精神力就达到目的了,所以他的后遗症也非常之轻微,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后遗症消失之后,叶枫才动用内力给端木宝山内力探脉。

  这一诊脉,叶枫发现端木宝山的内脏亏虚严重,这对一个七十岁的老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还有他的头部,经脉和血脉都不是很流畅,有淤塞的迹象。

  叶枫将他的诊断告诉了告诉了端木秀颖和端木秀颖姐妹俩,最后又说道:“老爷子的情况很危险,他现在就像油灯的最后那一段时期,看上去很光亮,但随时都有可能油尽灯枯,他这段时期的精神越好,对他的身子伤害也最大。”

  “怎么办啊?”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异口同声,都焦心得很。

  叶枫想了一下,说道:“我能炼制一些古方丹药,也有一些信心治好老爷子的病,就算再不济,也能保住他的性命,不过,炼制这种古方丹药的话,我需要一些珍罕的药材,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找到呢?”

  端木秀雯还没来得及说话,端木秀颖就抢着说道:“无论你需要什么药材,无论有多么珍贵,我们都可以给搞定!”

  端木秀雯也着急地道:“是啊,叶医生你现在就开药方吧!”

  叶枫笑道:“你们不要着急嘛,这份清单很复杂的,我也需要整理一下思绪嘛,给我一点时间,我后天给你们清单。”

  “后天啊,为什么要你们久呢?”端木秀颖不解地道。

  叶枫说道:“中医团队是从全国各地聚集起来的名中医,也都是几个正统流派的传人弟子,你们也要让他们给老爷子看看病嘛,说不一定他们会有更好的办法呢,如果他们没人能治,你们再采用我的方案,这样那些中医也不会生事找我的麻烦了。”

  “他们敢!”端木秀颖凶凶的样子。

  叶枫苦笑道:“还是让他们给老爷子看看吧,不然,他们肯定会找我麻烦的,这倒不是我怕他们,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嘛,他们之中肯定有小人,如果他们想方设法地来找我的麻烦,我还真会有麻烦的。”

  “好吧,那就这么定了,今晚……要不你就在这里睡吧,万一我爷爷有什么情况,你好好帮忙照顾一下。”端木秀雯说。

  “不会有事的,这一觉他至少要睡到明天早上十点才会醒,就让他好生睡一觉吧,我回去睡,你们有事的话可以来我的住处找我。”叶枫起身离开。

  端木秀雯和端木秀颖并没有强留,却一直将叶枫送出了天赐疗养院的大楼才倒转回去。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