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笑道:“任会长,我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不是第一天才入社会的愣头小子,事情你就是不说,我也懂得起,你放心吧,看了那个病人之后,我们商量商量怎么治,我需要什么药材,我会给你开一份药材清单的。”

  现在可不是跟任乾坤撕破脸的时候,他还得靠任乾坤搞到太岁和那几样珍罕的药材呢。

  听叶枫这么一说,任乾坤的脸色这才和软了一些:“这样就好,到时候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一定会为你准备好的。”

  “这算不算我们达成了某种协议了呢?”

  “嗯,算是吧。”任乾坤点了点头。

  叶枫观察着他的脸色,试探地道:“那么我们现在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如果任会长还对我保密,不告诉有关的情况,那未免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你想知道什么?”

  “那个病人是什么身份?患了什么病?”

  任乾坤说道:“病人是什么身份,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对这个国家很重要,这事已经惊动了最高层,还特意下了批示的,至于他患了什么病,说实话我目前也不清楚,我和你一样,我也没有见过那个病人。”

  “你也没有见过那个病人?这怎么可能呢?”叶枫很惊讶地道。

  “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好几批专家教授联合会诊过,但都没有用,我们这个中医团队被视为最后的希望,与我们一起来的那些人,都是中医领域中的精英,有的还是古老流派的传人,掌握着流派的秘密医术。”任乾坤说。

  “原来是这么回事。”叶枫总算是掌握到了一点有价值的信息了。

  “你慢慢欣赏海景吧,我要进去了,我受不了这咸湿的海风。”任乾坤说。

  叶枫说道:“任会长你请便。”

  任乾坤进了船舱,叶枫看着波浪翻滚的大海,心事重重。

  那个病人的身份竟然能惊动这个国家的最高层,还特意下了批示,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呢?他患的又是什么样的疾病呢?前面几批专家教授都没能治好。

  “可以想象的是,在这个中医团队之前,那个病人肯定已经经历了好多专家组的会诊,所动用的医疗设备和药物也必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和最好的,但依然没得治,嗯,这个中医团队,说是被视为最后的希望,但恐怕让中医团队出马的人也是抱着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吧?”叶枫摇头苦笑。

  正想着这些事情,两个穿着唐装的男人向叶枫走来。

  一个年龄稍大,五十出头的样子,留着山羊胡子,颇有点中医的风范,一个年轻很多,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颀长,一表人才,这两人面相挂相,结合着他们的年龄来看,不难看出他们是一对父子。

  “叶医生,鄙人刘兴东,不知道叶医生有没时间讨论讨论针灸之术?”年长一些的唐装男子开门见山地道。

  叶枫看着他,没说话。

  叶枫的冷淡反应让刘兴东有些不爽了,口气也有些冲了:“叶医生,中医寒凉派刘河间听说过吗?那是我刘家的老祖宗,寒凉派就是我家老祖宗创立的。”

  中医七大流派,伤寒派、脾胃派、滋阴派、寒凉派、温补派、温病学派和火神派,这个刘兴东所说的寒凉派就是其中之一,创始人也确实是金元四大医学家之一的刘河间。

  叶枫自从归元子那里接受了衣钵成了一个中医之后,他学的可不仅仅是《归元内经》,其它的医书和余中医有关的典故他也是与专门学过的,所以他也知道寒凉派。

  寒凉派以《内经》为理论,研究五运六气,提倡火热论,并重视针灸治法,临床施治重视井穴、原穴,所以,这个自称是寒凉派传人的刘兴东一上来就说讨论讨论针灸之术也是有所依仗的。

  不过叶枫觉得有些好笑,学医的人不去治病救人,却热衷于找人比拼医术,他就觉得这个刘兴东的医德并不怎么样。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爸跟你说话呢?”年轻的唐装男子损道,“我说,你装什么哑巴呢?”

  “刘强,”刘兴东打断了他儿子的话,“说话讲个礼字,不要跟那些没有师门传承的野医一般见识。”

  父子俩一台戏,演起了二人转。

  叶枫觉得他今天闯鬼了,看个风景都有人来惹事,他沉默,本来是想怎么拒绝对方的要求,却没想到他还没可来得及开口,对方就阴损起来了,一副正宗流派大家大医的派头,盛气凌人。

  “你们说我是野医?野医又怎么了?野医就该满足你的要求啊?”叶枫也不客气了。

  刘强轻哼了一声:“姓叶的,这一次是我们中医界扬眉吐气重塑声望的机会,但我们这个团队里面有些人是沽名钓誉之徒,作为主流派系的我们当然有责任维持这个团队的正统性,那些来历不明的野医就应该被清除出去。”

  刘兴东也说道:“我不知道任会长是怎么想的,看上你哪一点,他兴许是被你收买的那些媒体迷惑了,但我们却还保持清醒,经我们几个流派的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验证一下你的医术的真伪,如果你能让我们信服,你就留下,不能的话你请早离开,我们是不会让你在这个团队里浑水摸鱼的。”

  叶枫怒极反笑:“你们有什么资格做出这样的决定?就凭你们是什么所谓的正宗流派吗?敝帚自珍的家伙,哪凉快哪待着去!”

  “你……放肆!”刘兴东气得脸色铁青。

  刘强指着叶枫的鼻子骂道:“姓叶的,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们给你机会证明你自己,那是你的荣幸,你一个连师门流派都没有的野医,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父亲这样说话?”

  “我需要向你们怎么什么吗?搞笑,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啊?你们不喜欢我在你们的团队里,你去让任会长说句话,我立刻走人,你们是不受任会长重视,故意来挑事的吧?”叶枫冷笑道。

  包伟这次没能随行,不然的话这种情况下不等叶枫发话,包伟肯定就一脚踹过去了,对付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大脚或者拳头往往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这时船舱里又走出好些人来,大都是这个中医团队的中医,还有邓方安,他也走了出来。

  “哎,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你们这个团队被视为最后的希望,你们却闹起了内讧,这事要是传到上面去,你们没功劳不说先被记一过,至于吗?”邓方安当起了和事老,“你们双方都消消气,消消气,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邓董,我们恰恰是为了这个团队的团结次才这么做的,”刘兴东表情严肃地道,“这事也是我们几个流派的掌门人商量过的,我们绝不允许有人在里面浑水摸鱼,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治疗那个病人着想,我们可不想在治疗的过程中有个庸医或者野医在我们的团队中存在,那会影响到我们的,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这个责任?”

  “我是温补派的传人,张天岐,我同意刘医生的提议。”

  “对,我是火神派的传人郑克颉,我们是商量过的。”

  几个流派的传人七嘴八舌地嚷了起来,他们的目的就一个,那就算让叶枫露一手,得到他们的认可之后才能留在他们这个团队之中,不然的话就滚蛋。

  “叶医生,你看,要不你就露一手吧,我倒是觉得他们说的也有些道理,你说呢?”邓方安看着叶枫,眼眸里闪过一抹异样的神光。

  邓方安的神色变化很隐秘,但叶枫还是发现了,结合着邓方安出现的时机,还有此刻明显带着偏袒性质的话语,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件事后面有一个鼓动者,而这个鼓动者不是别人,就是邓方安。

  游艇的甲板上已经闹成一锅粥了,但偏偏在这种时候任乾坤却不露面了。

  叶枫的心里暗暗地道:“很明显,这些人想赶走我,而任乾坤是知道这件事的,可他刚才为什么又单独找我谈,还特意暗示我我是他的助手呢?难道……”顿了一下,他的心里有些明朗了,“找我来给那个人看病的人不是任乾坤,也不是邓方安,更不是眼前这群所谓的名门中医,而是另有其人,邓方安和任乾坤不能违背那个人的意思,却想用这种方式将我赶走,任乾坤这个老狐狸,他刚才找我单独谈,不过是一个脚踏两只船的举动罢了,无论我是留下还是被这些赶走,他都要站在最有利的位置上!”

  一大群中医,年老的年轻的,叶枫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但他却知道能被请到这个中医团队里面的人物肯定都是有真才实学的,要让这些人闭嘴,那就只有在他们引以为傲的医术上击败他们。

  叶枫很清楚他已经处在了很被动的地位上,如果只有刘兴东父子俩来找茬,他完全可以不理会,但整个中医团队都来找茬,他就必须要面对了,否则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想了想,叶枫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说道:“邓董,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要是再拒绝那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邓方安笑了笑:“这就对了嘛,不过我对医术不懂,比试医术这种事情还是你们自己拿主意进行吧,我当个旁观者。”

  叶枫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这件事就是你在背后捣鬼,你还******旁观者,你别落在我的手里,不然我也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邓方安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有陈新亮的原因,也或许有别的原因,但无论是什么原因,叶枫都很明白一点,那就是邓方安绝对不会是他的朋友,倘若他一不小心掉井里了,第一个举着石头砸他的人绝对是邓方安。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