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给我说说,哪种药能祛疤呢?”柯书冉并不相信叶枫,她总觉得叶枫想看她屁股占她便宜的成分居多。

  叶枫指着逆天转命丸道:“这个叫逆天转命丸,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古时候的中医不有一种说法吗,活死人,肉白骨,这个药就有这种效果,你让我治,我用小刀削掉你的疤痕,然后抹上这种药,你就会得到新的肌肤,不留半点疤痕。”

  “真的?”柯书冉心动了。

  叶枫一本正经地道:“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和你开玩笑,但行医治病的事情我可从来不开玩笑的。”

  柯书冉下意识地往门口开了一眼,她的心里矛盾极了,一方面她很想叶枫帮她驱除屁股的疤痕,那么诱人的臀部,留下一个疤痕真的不美观,一方面她又担心这个时候忽然进来一个老师,或者某个学生,要是撞见她这个校长正跪在沙发上翘着屁股,而叶枫正在她的臀部做点什么……哎哟,这种事情想想她都觉得害怕。

  “那个,这里不行吧,下次再说吧。”柯书冉终究还是不敢在这里让叶枫给她祛疤。

  叶枫叹了一口气:“这种药炼制起来非常不容易,前后要几个月的时间,而且保质期只有十天,十天一过,那就没用了,”他皱起了眉头,“下次的话,嗯,我估计要春节才行吧。”

  “那么久啊?”柯书冉讶然地道。

  “是啊,炼制这种要起码要上百种的药材,炼制的过程也非常复杂,你错过了这次,下次肯定要春节才行。”叶枫很认真的样子。

  逆天转命丸肯定是没有保质期的,但柯书冉哪里知道叶枫是故意这么说的,她可不想等那么久,她想了想,跟着说道:“跟我来档案室,那里没人。”

  叶枫心中顿时一荡,连连点头。

  档案室里空荡荡的,几只木架上仅寥寥地摆放着几只文件袋和账册什么的,别有一种荒寂的感觉。

  档案室的窗户紧闭着,窗帘也是拉着的,屋里看不见外面的景象,外面也看不见屋子里的情况,几只存放档案的木架旁边放着一张办公桌,还有一只皮质的办公椅。

  一眼将档案室的情况收入眼底,叶枫心中一声欢呼——这个地方简直是给她祛疤而量身打造的房间啊!

  “快进来,快进来,老站在门口会被发现的。”柯书冉赶紧将站在门口的叶枫拉了进去,然后砰一声关上了门,反锁上。

  叶枫笑道:“书冉姐,我是医生,你是病人,医生给病人看病治病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啊?”

  “天经地义你个头啊,要是被学生看见了,影响不好嘛。”柯书冉满脸羞意,眼神儿也水汪汪的。

  “好了好了,算你说的有道理好吧?我们开始吧。”叶枫也等不及了。

  柯书冉走到办公桌边,伸手抓住了旗袍的下摆,往上撩起,但撩起一点点又犹豫了,不撩了。

  “怎么了?”看着柯书冉的雪白的腿,叶枫心如火燎。

  “我、我看还是算了吧,那个地方有点疤痕也不算什么,别人又看不见。”柯书冉后悔了,紧张了,不敢了。

  叶枫凑了上去,着急地道:“我来帮你。”

  “不要不要,我、我自己来。”柯书冉慌忙推开叶枫,羞不可抑地将旗袍撩了上去。

  白生生的腿仿佛剥壳的荔枝,削皮的莲藕,雪中的玉莲,白皙的肌肤下,清晰可见暗色的血管,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种错觉,那就算一指头戳上去,它就会破皮,就会流血。

  叶枫的喉咙开始干燥了。

  柯书冉将旗袍撩在了纤腰上,然后伏下上身,将双手撑在了办公桌上,她不敢回头去看叶枫,声音颤颤地道:“你、你开始吧。”

  叶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凑了上去,轻轻地抓住了那条小裤的松紧带,慢慢地往下褪。

  ,从刚才柯书冉的反应上,叶枫理解为这事他自己拿的主意,因为虽然柯书冉没让他褪下她的小裤,但她自己也没褪下,却还跟他说可以开始了,所以他就当这是褪下裤裤的暗示了。

  “你只可以褪下一点点。”柯书冉的声音颤抖得更厉害了。

  “嗯,我就褪下一点点,一点……”叶枫将那条紫色的小裤往下一拉,顿时将它拉到了她的腿弯上。

  这可不是一点点,柯书冉的下身全都曝露了出来不说,一双腿也全部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哎呀,你怎么全都褪下了啊?”柯书冉再也忍不住了,回头瞪着叶枫,那眼神里充满了紧张和责备,却又有点兴奋的意味在里面。

  她看上去很生气,其实心里一点都不生气,这种反应,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对不起,要不,我再给你拉点上去?”叶枫也很紧张的样子。

  柯书冉气得翻了一下白眼,看都看到了,再拉点上去又有什么意义啊?她啐了一口,“别管小裤的事了,你倒是快点给我祛疤啊。”

  叶枫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将随身带着的金属盒子拿了出来,取出那只装着逆天转命丸的小袋子。

  正当他准备下手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顿时愣在了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啊?”柯书冉看见的却是叶枫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屁股看,心中那份羞啊,她都忍不住想去将腿弯上的小裤褪下来把他的眼睛给蒙上了。

  “我忘了拿刀了。”叶枫的脑门上冒着汗。

  “什么?哎哟,没刀那怎么祛疤啊?”柯书冉快崩溃了,屁股又被这小子看了,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你身上有没有带刀啊?”

  “我没事带把刀在身上干什么啊?”柯书冉伸手去拽裤头。

  叶枫却按住了她的手:“等等,我想到办法了,效果比刀还好。”

  “什么办法啊?”柯书冉紧张死了,他这样一惊一乍的,她会受不了的。

  叶枫笑了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好牙齿。

  柯书冉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他所谓的好办法,心里顿时一阵紧张:“那、那怎么行啊?”

  “我是医生,我说行就行,你趴好别动。”叶枫蹲在了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的屁股,慢慢地凑上了嘴去。

  柯书冉羞得都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不让他这么干吧,屁股就白给他看了,让他干吧,可他居然要用牙齿来咬开她屁股的疤痕!

  却没等她想好要不要接受这种离谱的治疗方式,后面就传来潮湿的感觉……

  一点点地咬,每次只咬一点点,叶枫这一忙活又是十多分钟过去了。

  一个奇迹也就在他的牙齿下诞生了,他活生生的用牙齿咬掉了柯书冉后面的伤疤,还用口水洗掉了伤口之中流溢出来的少量的血迹。

  等他结束的时候,柯书冉的后面已经没有那块褐色的疤痕了,剩下的是一个小小的凹坑,细嫩的肌肉之中慢慢地往外渗出血液。

  叶枫取来少量逆天转命丸,将之碾压成粉末,然后小心翼翼地涂抹到了伤口之中。

  一股清凉的感觉从伤口之中传遍全身,轻微的疼痛感顿时消失了。

  柯书冉惊讶地道:“感觉好舒服,好了吗?以后会不会又长出疤痕啊?”

  “绝对不会,你放心好了,不信我们明天一起来验证,我保证它不会结疤,长出来的肯定是完好的肌肤。”叶枫自信地道。

  “才不和你这个坏蛋一起看呢,你会使坏的,”柯书冉娇蛮地道,“既然都治好了,你还看着我干什么?还没看够啊?”说着她又伸手住提小裤的裤头。

  “等等,还有一点血迹,我帮你擦掉。”叶枫又压住了她的手。

  “哪里啊?快点嘛,我们这样子像什么呀?”柯书冉着急得很,脸上就没有一块不是红的地方了。

  见她答应,叶枫的嘴角悄然浮出一丝坏笑,他心里暗暗地道:“书冉姐已经融冰了,她心里肯定接受我了,不然怎么会先亲我,又把我带到这里来祛疤呢?这个机会,我要把握住,要主动点,争取把她变成我的管家婆。”

  叶氏庄园缺一个管家婆,如果查达冰玉不死,管家婆的位置肯定是查达冰玉的,然而天公不作美,查达冰玉早早就去了,这个位置就空置了,叶枫这么年轻,总不可能一辈子不娶吧?所以,他始终得找一个老婆。

  柯书冉是他高中时代的女神,心中早就埋下了感情的种子,这一年多来生根发芽,也是时候开个花结个果了。

  把柯书冉变成叶氏庄园的管家婆,这个念头想想都觉得幸福。

  叶枫激动地凑了上去……

  “柯校长!柯校长!你在吗?来了好多贵客,等着见你呢?”屋外走廊上忽然传来脚步声,那人一边走一边叫人,声音挺大挺着急的。

  门窗紧闭的档案室里,柯书冉猛地撑起身子,惊魂未定的样子,而叶枫的脑袋顿时从她的腿间耷拉了下去。

  那谁——贵你妈的客啊!

  我娶个老婆容易吗!

  柯书冉哪里还管得了郁闷得要死的叶枫,赶紧整理了一下身上就往门口跑。

  叶枫张嘴要叫住她,但跟着就闭上了嘴巴。这个时候出声,那不让人误会吗?

  柯书冉跑到门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叶枫却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了幸福的意味,看得出来,她是假装生气,心里一点都不生气。

  叶枫也向门口走去。

  柯书冉压低了声音,贼似地道:“你等下出来,我们不能一起出去。”

  叶枫顿时刹车。

  来的是什么贵客呢?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