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雯要去付钱,叶枫抢着把钱付了,与女人一起吃饭,叶枫还从来没有让女人付钱的习惯。

  “这怎么好意思啊,是我带你出来吃烧烤的,你却把钱付了。”李雯有些过意不去的样子。

  叶枫笑道:“不就是一顿烧烤吗?改天你请我就是了嘛。”

  “好吧,那我改天请你,我请你,你可不许失约啊。”李雯笑着说。

  “雯姐你请我,我再忙也要赴约的。”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呢?回医院吗?”李雯看着叶枫。

  叶枫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回医院呆着,不过我也没想好要到哪里去,大概会找一家酒店住下吧,明早就回去了。”

  “我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不如陪我走走吧。”李雯说。

  “好啊,我们随便走走,”叶枫应允道,心里却在暗暗地道,“她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她在天汉市没有家吗?她的年龄,还有她所从事的职业,她多半是有家室的女人,这大半夜的跑出来,她老公就不担心她吗?”

  他对这些问题很好奇,可只是在心里好奇,不会拿这些问题去问李雯。

  叶晨的街道冷冷清清,叶枫和李雯沿着路灯照耀的人行道慢吞吞地向前走去,两人都不知道要走到什么地方,完全没有计划。

  两人聊谈着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也越走越远。

  嘀嘀嘀,嘀嘀嘀……

  李雯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的秀眉便微微地蹙了起来。

  就是这个小动作,叶枫的心里暗暗地猜道:“多半是她老公吧?打电话来叫她回去了,她一走,我就去找一家酒店住下。”

  大半夜的,陪着一个有夫之妇在街上溜达,这种感觉是很诡异的。

  李雯犹豫了一下还是滑开了接听键,一边示意叶枫不要说话,一边对着手机说道:“老路,什么事啊?”

  老路?叶枫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的形象来,一脸胡子,肌肉松弛,没情趣,没激情——哎,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我在开会呢,今晚可能回不来了,你自己回去吧。”李雯说,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叶枫试探地道:“是你老公吗?”

  李雯微微愣了一下才说道:“嗯,你一定见过他。”

  叶枫愕然地道:“我见过?这怎么可能呢?”

  “我老公是路青平,你一定见过的。”李雯说道,一边拿眼角的余光打量叶枫的神色变化。

  叶枫一下子由错愕变成惊讶了,路青平怎么就成了李雯的老公了呢?

  路青平这个人给他的印象也是非常糟糕的,爱摆官架子,爱拿职位压人,冷冰冰的,身上没有半点人情味,尤其是他利用冉莹颖和刘梓妍来逼迫他去与胡巴见面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他的心里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我们是登记结婚,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李雯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结婚三年了,但我却感觉我还是单身一样,有时候,我其实挺羡慕那些街头摆地摊做生意的小夫妻,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政治婚姻很少有感情存在的,都是彼此利用,获得更有利的政治资本,她是一个女人,当然渴望有男人来呵护,来疼爱,可是从路青平的身上她根本就得不到这些,所以,她不快乐。

  一个没有爱情来浇灌的女人会枯萎掉的,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快乐。

  叶枫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瞧我,尽说这些扫兴的事情,那里有凉椅,我们去坐坐吧,走了这么久,我的脚都有些酸了,走不动了。”李雯转说。

  她不说还好,一说走不动了,她走路的姿势跟着就有了点“瘸”的感觉了。

  “好吧,我们去坐坐。”叶枫伸手扶住了她的胳膊,搀扶着她走到了路边的凉椅上坐下。

  李雯褪下了脚上的高跟鞋,揉着脚脖子,一边嘟囔道:“哎哟,酸死了,早知道就穿平底鞋了。”

  “很疼吗?”叶枫关切地道。

  “嗯。”李雯应了一声,埋着螓首,继续按着她的脚脖子,她的眼角余光却偷偷地观察着叶枫的反应。

  这个角落的光线虽然昏暗,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光线的昏暗,眼睛一旦适应了之后还是能看清楚的。

  叶枫却没想那么多,李雯唤醒了他作为医生的那一部分,他跟着就说道:“你这样揉没有效果,让我来给你按按吧。”

  “好啊,我可是早就听闻你叶神医的大名了,你就给我按按吧。”李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叶枫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踝,嫩嫩的脚踝,就连骨头仿佛都是软的,他轻轻地按着她的脚踝,偶尔也会用指节按摩一下她的脚底的穴位。

  “你的手艺真好,嗯,好舒服。”李雯的小嘴里忽然飘出了一个柔软的声音。

  叶枫笑了笑,继续给她按摩脚踝。

  “哎哟,哎哟,再往上面捏一点,腿也挺酸疼的。”李雯一边无病乱呻吟,一边央求叶枫将按摩的位置往上转移。

  叶枫将双手往她的小腿上转移,一路按,她的小腿肌肤绵软细腻,手感挺好的。

  “你的手艺真好,好舒服。”她很享受地发出声音,左脚也抬了起来,老大不客气地放到了叶枫的膝盖上。

  她没说,但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想让叶枫把她的左腿也按按。

  叶枫按了右腿按左腿,很仔细很尽心。

  叶枫足足给她按摩了十几分钟才结束,李雯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却也不好意思让叶枫再给她按摩。

  两人继续沿着马路漫步,直到走到一家酒店前才停下来。

  “时候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我也该回家了。”李雯说,然后她向停在酒店门口的出租车招了招手。

  出租车开过来,叶枫为她打开了车门。

  “这是我的名片,你当雯姐是朋友的话就经常联系,仙女药业要来天汉市发展,你尽管来找我。”李雯说。

  叶枫笑道:“谢谢雯姐,只要雯姐你不嫌弃,以后我就是弟了。”

  李雯也笑了:“那改天联系。”

  出租车开走了,叶枫目送出租车走远才转身进了酒店。

  看来救了李雯一命不是白救的,仙女药业现在还是发展的时期,如果能得到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的照顾,那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叶枫的人脉,又多了一条,也提升了一些档次了。

  人质事件不仅让叶枫搭上了李雯这条人脉,也提升了他的个人魅力与知名度。

  各大媒体都争相报道叶枫深入虎穴,干掉恶徒胡巴,救下天汉市市美女市长和十多个人质的英雄事迹,提到了叶枫,就不免要提到叶枫的仙女药业的创始人的身份,也就等于免费给仙女药业的固元补气汤打广告了。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企业家,有着一身精湛的医术,还有一身厉害的功夫,敢于只身进入持枪匪徒控制的地方解救人质,这种事情也确实值得媒体的吹捧。

  叶枫现在是什么都不用做,就算是躺在床上睡觉,他的名气也会嗖嗖地往上涨。

  第二天叶枫回到了叶氏庄园。

  书房里,包伟一见他的面就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叶枫知道他为什么给自己鞠躬,也没说什么,平静地接受了包伟的致礼。

  换做是他,如果遇到同样的事情,有人替他报了杀父之仇,他也会这样感激那个人的。

  “我真想当时也在场,”包伟说道,“我想亲眼看着那个家伙死去。”

  叶枫说道:“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那个地步,我以为他会被抓住,然后由法院来宣判他的死刑,却没想到他居然丧心病狂地挟持了李雯市长和十几个人质,这事就这样了结吧,你也别老是活在了仇恨之中,你爸也不希望你这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包伟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我懂,以后我就跟着你干。”

  叶枫也笑了:“我说你不会笑就别笑了,你笑的样子很难看。”

  包伟尴尬地摇了摇头:“我出去站着,有事叫我一声。”

  “随你。”叶枫说。

  包伟是他的保镖,保护他也就是包伟份内的事情,他虽然是有一身厉害的功夫,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包伟这个经验丰富的保镖保护也是很有必要的。

  包伟离开之后,叶枫就用书房里的座机给李雯打了一个电话。

  “雯姐,早啊。”

  “还早啊,都快中午了,你才到家么?”李雯的声音特别小。

  “是啊,刚到家一会儿,这不,赶紧给雯姐你报个平安。”叶枫笑着说。

  李雯也笑了:“哎哟,真乖,不过我这会儿正在开会,回头打给你,好不好?”

  “嗯,好的,工作要紧,拜拜。”叶枫挂了电话。

  难怪她的声音这么小,原来是在开会。

  叶枫也没想与她多聊,就是打个招呼,联络联络感情而已,李雯的身份和职位,他是很看重的。

  做生意的与政府官员打好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做生意的手段是越来越成熟了。

  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叶枫拿起一份文件翻阅。

  看着看着,他的双眼忽然感觉到很疲累,然后视线也变得模糊了起来,这个现象顿时让他变得紧张了起来。

  他用内力游走全身,静心收集身子反馈的每一个信息,他很快就找到了原因:“这段时间频繁使用催眠术,我的视力都变差了,看来这种催眠术对施术者的影响非常大,不仅有施术后的后遗症,还有长期使用的后遗症,前者可以恢复过来,但后者就不是那么容易恢复过来了。”

  发现了这一点,他对《归元内经》上的催眠术多了一层敬畏之心,不敢再贸然使用了。

  眼花的症状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才结束,叶枫在书房里也坐不下去了,心情有些沉重的他离开了书房,去了仙女药业。

  冰玉的仇已经报了,他得把精力放到仙女药业的发展上去了。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