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他即将按下遥控器的那一刹那,他的双眼困倦地闭上了,拇指突然停顿了下来。

  叶枫忽然飞跃起来,狠狠一脚踢在了胡巴那本就被他打得凹陷下去的胸膛上。

  砰!胡巴的胸膛彻底凹陷了下去,整个胸腔,恐怕已经找不到一根完好的肋骨了。

  断裂的肋骨刺穿了他的肺,他的心脏,被踢中的那一刹那,他的生命终止了。

  圆柱形的遥控器从胡巴的手上滑落,往地上掉了下去,头下尾上。

  叶枫探手将遥控器抓住,直到确定遥控器已经被他握在手中的时候,他的紧绷着的心弦才彻底放松下来。

  然后,内力和精神都透支的他轰然栽倒在了地上。

  困倦和疲累感如潮水一般袭来,他感觉他的身子仿佛被淘空了一样,就只剩下了一具躯壳,棉花般在天空中漂浮着,他的双眼也被血色笼罩,什么也看不见了。

  “叶枫?叶枫!”李雯扑到了叶枫的身上,哭喊着他的名字。

  陈新亮犹豫了一下,忽然冲向了胡巴掉在地上的枪,一把拣了起来,他狰狞地将枪口对准了叶枫——

  轰!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震爆弹也突然滚落进来,轰然炸开,强烈的曝光,刺耳的声音顷刻间就充斥满屋。

  砰!枪响。

  中枪的却不是叶枫,而是陈新亮。

  带着防护面具的特警一枪击中了他的头部,鲜血从他的头上迸射出来,就像花朵一样炫丽,却又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人天生就是一个赌徒,陈新亮更是赌徒之中的赌徒。

  如果他不去捡枪,不想趁机开枪杀叶枫,那么冲进来的特警就不会对他开枪,但是,他就是想搏一把,杀了叶枫,重新控制李雯,拿着五百万,坐着泛着油漆香味的直升机远走高飞,然后继续逍遥快活。

  可是,他就是没有去想一下,如果失败,他付出的将是他的生命!

  陈新亮的尸体倒在了叶枫的旁边。

  叶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的心里暗暗地道:“冰玉,我给你报仇了。”

  “叶枫?叶枫?叶枫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啊——”李雯的声音。

  叶枫却听不太清楚了,他只觉得有人在耳边说话,他还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尿味。

  哪来的尿味呢?可没等他想明白,他就昏厥了过去。

  ……

  小屋灯火昏黄,窗外的田野里传来蛐蛐和青蛙的叫声,让宁静的夜晚充满了生趣。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查达冰玉迎了上来,搂住了他的腰,温柔地道:“哥,你回来啦。”

  他笑了笑:“嗯,我回来了。”

  “这几天你去哪啦?我想你了。”

  “你哪里想我啦?”他坏坏地道,然后去挠她的咯吱窝。

  她躲闪着,笑着,好开心的样子……

  这是一个梦。

  一觉醒来叶枫发现他躺在一间病房之中,一个小护士正在往他的屁股里注射某种药剂,他的美梦,正是被这个小护士终结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呢?”叶枫嘟囔地道还搞不清楚状况。

  “别动,我正给你打针呢。”小护士的手抖了一下,赶紧提醒叶枫。

  她这一抖动,叶枫的屁股顿时传来麻麻胀胀的感觉,难受得很。

  小护士总算给叶枫打完针了,然后又细心地帮叶枫拉上了裤子。

  “谢谢,”叶枫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又说道,“护士,我在这里躺了多久了?”

  “大概十个小时了吧。”护士说。

  叶枫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天色,天空黑漆漆的一片,天空下的楼宇却是灯火通明,浑然不觉已经是夜里了,一觉睡了十多个小时,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你躺着休息吧,有事的话你按一下呼叫器就行了,我叫叶晨曦,我是你的责任护士。”

  “嗯,对了,谁把我送来的呢?”叶枫问。

  “李雯市长,还有一大群警察。”叶晨曦说。

  叶枫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病房的门口,却没看见什么人。

  叶晨曦似乎猜到了叶枫在看什么,跟着又说道:“门外没人,警察们正在开记者会呢,”她笑了笑,“发生在政府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叶医生,你真的好厉害。”

  叶枫有些讶然地道:“你认识我?”

  叶晨曦抿嘴笑了一下,伸手指了一下叶枫的病床:“床头卡上不是写着吗,天汉市谁不知道你叶神医啊,这会儿电视里还在播放着你的事迹呢,我的那些姐妹们都说你是真正的英雄呢,要不是李雯市长特意叮嘱我们院长不许无关的人进来骚扰你,我的那些姐妹们找就过来看你了。”

  难怪这么安静,原来是李雯市长打了招呼,她打了招呼,这家医院的院长肯定要重视,院长一重视,不是他的责任护士和主治医生肯定就不敢进来了。

  叶枫忽然笑了,心里暗暗地道:“我就是医生啊,我自己都有一家医院,我居然会躺在别人的医院里,还有一个小护士给我打针,这太搞笑了吧?不知道这里的医生给我诊断的是什么病呢?”

  “叶医生,你笑什么呀?”叶晨曦好奇地看着叶枫。

  “叶晨曦护士,你能不能告诉我,医生给我诊断的是什么病啊?”叶枫很想知道这一点。

  叶晨曦说道:“医生的诊断是你没病,只是受了惊吓,然后有些虚脱,休息一下,明天复查之后就可以出院离开了。”

  叶枫其实早就知道他自己的情况了,叶晨曦这样说,证明那个给他看病的医生还算是正规的,不是混吃的庸医。

  “你刚才给我打的是什么针啊?”

  “安神的药剂。”叶晨曦说。

  “我知道了,谢谢。”叶枫躺了下去。

  叶晨曦看了他一眼,这才慢吞吞地推着工具车离开了,离开病房的时候,她顺手将房门关上了。

  没病,却在医院里住着,叶枫打算离开,可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时间,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这个时候离开就连出租车都不好叫,去找酒店住下就更麻烦了。

  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留下来,凑合着在医院住一晚算了。

  “不知道刘梓妍和冉莹颖她们这会儿在干什么呢?肯定不在家,多半在特别侦察科,抑或则是警察厅,她们要是不工作的话,肯定会来看我的。”静下来的时候,叶枫又想起了冉莹颖和刘梓妍。

  陈新亮和胡巴双双伏法,对于他二位而言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与他们没有关系了,但警察们却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冉莹颖和刘梓妍都参与到了这次突发事件之中,她们今晚加班也就是正常的是事情了。

  然后,他又想到了刚才的春梦,想到了查达冰玉。

  陈新亮和胡巴都死了,包建平的仇,查达冰玉的仇也就算报了,可他的心里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气息。

  报了仇又怎么样?查达冰玉不会再醒过来了,包建平也不会再站在讲台上了。

  陈新亮和胡巴那种人的命,又怎么能和包建平和查达冰玉的命相比较呢?前两者丑恶,后两者善良美丽,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我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包伟,他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高兴吧?”叶枫忽然又想起了包伟,他跟着爬起来找手机,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他的衣物都不在这个病房里,更别说是他的手机了。

  他正要按呼叫器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房门被推开,一身休闲便装的李雯出现在了门口,她的手里还提着一只花篮,花篮里装着康乃馨、太阳花,还有几种叫不出名字的花朵,挺好看的。

  “叶枫,你醒了?”李雯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反手关上了房门,又径直向床边走来。

  “李市长,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叶枫有些意外地道。

  “我刚开完会,立刻就过来了,赵科长他们却还有事情要处理,哎,这件事可轰动了全国啊,你别坐着,躺着躺着,好生休息一下。”李雯将花篮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伸手按住叶枫的肩膀,将叶枫往被窝里按。

  “我没事。”叶枫有些尴尬地道。

  “还说没事,你挨了三枪啊,最后那一枪要不是你替我挡着,我此刻恐怕都在太平间睡着了。”李雯的眼眸里满满都是感激,很真切。

  叶枫笑了笑:“三枪也没事啊,我身上穿着排爆服呢。”

  “怎么会没事啊?我听赵一说,近距离射击,就算穿着避弹衣都会被打断肋骨呢,我当时走得急,不清楚你的情况,来,给我看看你的伤势。”李雯伸手掀开了被子。

  被子下的叶枫很正常,身上没打绷带也没上石膏什么的。

  “把衣物撩起来我看看。”李雯关切地道。

  叶枫根本就没料到她会这么直接,这么女男子,她掀被子也就算了,她居然还让他把衣物撩起来给她看。

  “你还害羞啊?我自己来算了。”李雯伸手就撩起了叶枫的衣物。

  叶枫是彻底无语了,但人家是关心他,他总不能给人家脸色吧?更何况人家还是天汉市市的市长,以后仙女药业在天汉市发展,少不了要求她的时候,那就更不能得罪了。

  就这么着,叶枫露出了肚子和胸膛。

  肚子上,八块胸肌,每一块都椭圆均匀,胸膛上,两块胸肌坟起,坚硬有力,却又不显冷硬,是一种偏柔和的线条,他的肌肤白皙,所以就算有很发达的肌肉,他也不像电影里的那些肌肉硬汉,给人一种强健有力,却又斯文腼腆感觉。

  叶枫就是这样的人,他穿着衣物,将一身肌肉藏起来的时候,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斯文腼腆,见到女生就会脸红的那种,而一旦他将身上的肌肉展现出来,他给人的感觉就会像是那种伪装得很好的特工,或者特种战士什么的,拥有很强的战斗力。

  这样的身子,对于女人而言有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吸引力,就如同是男人喜欢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女人一样。

  在大街上,波大的女人总能吸引住男人的目光,同样的道理,男人要是有俊秀的外貌,强健的身材,走在大街上也是很吸引女人的目光的。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