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去?”冉莹颖愣在了当场。

  刘梓妍也一脸错愕的神色,不过她要比冉莹颖沉得住气一些。

  “这是命令,必须执行,”路青平严肃地道,“你们下去准备一下吧。

  这个时候叶枫恨不得给路青平一巴掌了,他这不是摆明了公泄私愤吗?他派刘梓妍去倒还勉强合理,毕竟刘梓妍是特别侦察科里专门负责调查刑事案件的,但冉莹颖不过是一个管档案的文职人员,怎么能派她去参加这么危险的行动呢!

  “我去,路厅,还是让我去吧,”叶枫改口说道,“我想通了,我去和胡巴见一面,刘警官和冉警官就算了吧,我去。”

  叶枫刚把话说完,刘梓妍和冉莹颖就争先恐后地道:“我去!”

  “你们两个去配合你们赵科长处理钱的事情,少在这里胡闹,快去,这是命令!”路青平板起了面孔。

  刘梓妍和冉莹颖根本就不愿意走,还在原地墨迹。

  叶枫说道:“你们去做事吧,我没事。”

  “可是,胡巴他明明——”冉莹颖欲言又止,不敢看路青平那黑沉得几乎快要拧出水的脸色。

  叶枫也假装板起了面孔:“快去快去,我说了我不会有事的,你们不相信我吗?”

  见叶枫不高兴了,刘梓妍和冉莹颖才怏怏地离开。

  她们非常担心叶枫的安全,可是她们也无计可施了,路青平无法用厅长的身份要求叶枫去做什么,但却可以命令她们去做很多事情,而她们还不能抗命,她们心里很清楚叶枫其实是为了保护她们,心中自然也感动得很,可是她们却没办法阻止叶枫进去与胡巴见面了。

  两个女警司,一方面是焦虑不安,担心叶枫的安全问题,一方面却又暗暗喜欢,因为她们没想到叶枫会为了她们愿意去冒生命危险。

  现在这世道,男人哄女人很有一套,想要那个的时候什么好话都能说,什么礼物都舍得送,可真正需要男人们挺身而出的时候,却又很少有男人愿意承担责任。

  有一句话就说得透彻,那就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朋友的关系呢?然而叶枫不,叶枫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愿意为她们冒生命的危险,这份情,这份意,难道不珍贵吗?

  “叶枫,你看看你还需要不需要点什么?枪,你会开枪吗?我可以给你一支枪。”赵一说,一边拿严肃的眼神瞪着迟迟不肯离开的冉莹颖和刘梓妍。

  叶枫指了一下站在前厅门口的排爆警员,笑了一下:“让他把他身上的排爆服褪下来给我吧,我穿上排爆服会安全得多。”

  “嗯?”路青平露出了讶然的神情,他显然没有想到叶枫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进去见胡巴,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你们警方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吧?更何况,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甚至可以帮你们警方抓住胡巴。”叶枫说道。

  “好,你稍等,我马上就去安排。”路青平说完就往前厅门口走去,与那个排爆警员交涉去了。

  根本就没离开的冉莹颖和刘梓妍跟着又围到了叶枫的身边。

  “那拍爆服好几十斤重啊,你穿着它根本就跑不动,如果胡巴攻击你,你还是很危险啊。”刘梓妍担忧地道。

  叶枫说道:“那玩意能挡子弹吧?”

  “炸弹都能挡,你说能不能挡子弹啊?”刘梓妍白了叶枫一眼,她觉得他应该很紧张才对,可他看上去一点都不紧张,还不当回事的样子。

  叶枫笑道:“这就好,我只怕胡巴手里的枪,不怕他的拳头,他要是敢过来揍我,我就有把握将他擒住。”

  “你说得轻松,可我还是不放心啊,要不你现在溜走吧。”冉莹颖说。

  “又来了。”叶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

  “小心一点,记住了吗?”冉莹颖温柔地道。

  刘梓妍也用很柔软的声音说道:“不要逞强,活着回来。”

  叶枫点了点头。

  路青平很快就交涉好了,那个穿着排爆服的警员将排爆服脱了下来,送到了叶枫的面前。

  叶枫穿上了排爆服。

  排爆服好几十斤重,不过这点重量对于叶枫来说不算什么,虽然会影响到灵活性,但如果胡巴敢向他靠近的话,他也照样可以用深厚的内力制服胡巴。

  有了这身排爆服,叶枫的心里就安定了很多,不怕子弹射击,也不怕爆炸物爆炸,胡巴要想杀他恐怕就只有肉搏一途了,问题是——胡巴敢吗?

  赵一将五百万现金拿来了,五百万现金装了满满一编织袋,差不多一百斤的重量。

  特警在叶枫的身上装了窃听器,然后才让叶枫押着陈新亮进入了政府办公楼,那五百万现金也毫无例外地落在了陈新亮的身上,由他扛着往三楼的市长办公室走去,为此,一个警员还特意解开了他手上的手铐。

  “你这个样子真他妈滑稽,有种你把身上的排爆服脱了,胆小鬼,懦夫!”上二楼,陈新亮这样激叶枫。

  叶枫只是笑了笑,没理他。

  “姓叶的,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吗?你他妈休想!就算胡巴不干掉你,老子也要干掉你!有种,你把身上的排爆服脱了?”上三楼,陈新亮开始骂人了。

  这次叶枫回应他了,一脚就踢了过去,他一脚踢在了陈新亮的屁股上,扛着一大袋子钱的陈新亮失去重心,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你敢踢我?你敢踢我!”陈新亮爬了起来,冲到叶枫跟前,拳头脚头不停地往叶枫的身上招呼。

  在他看来,如果是别的时间他肯定不敢和叶枫这样动粗,因为根本就打不赢,可现在不同啊,胡巴的手里有人质,而叶枫就是来谈判的,根本就不敢正在伤害他,所以这个时候是不打白不打!

  砰砰砰!陈新亮的拳头雨点一般落在叶枫的头盔上、肩头和胸膛上,他的脚头也狠狠地踢着叶枫的腿,胯部,他的样子,凶狠残暴,就像是一只饥恶的狼,可是,疯狂发泄着的他压根儿就伤害不到叶枫半根毫毛,他的拳头和脚头落在防爆服上,那种打击就像是给叶枫挠痒痒。

  一阵拳脚过后叶枫还好端端地站着,陈新亮却累得呼呼喘粗气了。

  “打够没有?”叶枫笑道,“这排爆服的防护效果还真好,你要是还有力气的话就再打我一顿吧,真的,我不反抗,我知道你心里挺狠我的,你打我吧。”

  陈新亮:“……”

  这样的风凉话,对于陈新亮而言,其实比叶枫还手给他一巴掌还要让他难受。

  “不打了?把钱捡起来,我们该去和你的兄弟见面了。”叶枫说。

  “你等着,你等着。”陈新亮恨恨地道,却有不得不把掉在地上的钱袋子捡起来,重新抗在肩头上往走廊尽头的市长办公室走去。

  距离那间办公室越来越近,虽然身上有防护性能超好的防弹服,但叶枫的心里还是难免有些紧张了起来。

  “胡巴见到我的时候,他会采取什么行动?向我开枪?用刀刺我?前者我不怕,后者……他最好别那么做,我会拧断他的脖子!”之前,叶枫没有杀人的心,那是因为不能杀人,但眼前这种情况下他就算是杀了胡巴和陈新亮,他非但不会成为罪犯还会成为英雄,那么迫不得已的时候他也不怕双手沾上血腥了。

  办公室的门紧闭着,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胡巴,是我!”陈新亮大声喊道。

  半响后办公室的房门打开了一道缝隙,却不见胡巴从门缝里面探出头来,只听见他的声音,他说道:“进来。”

  陈新亮推开了门,却向叶枫说道:“进去!”

  叶枫耸了一下肩,很配合地擦着陈新亮的肩膀走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窗户紧闭着,窗帘也拉着,密不透风,警方的狙击手根本就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办公室里蹲着十几个政府的办公人员,每个人都被被塑料带捆着手脚,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个简陋的爆炸装置,这些人质神色惶恐,一个个都紧张兮兮的样子。

  叶枫看见了胡巴,他正背靠着墙壁,李雯市长站在他的面前,他则用一支手枪抵着李雯市长的背心,在胡巴的身边,还放着一支崭新的狙击步枪。

  叶枫对枪械并不熟悉,不过他确定那支狙击步枪就是陈新亮交代的俄罗斯制的svd狙击步枪。

  一眼将办公室里的情况收入眼底,叶枫也不得不佩服胡巴的谨慎和狡猾,他的实战经验也确实相当丰富。

  细想起来,艺高人胆大,这恐怕就是他敢在大白天侵入政府办公大楼,绑架市长的原因吧。

  最后,叶枫的视线落在了李雯市长的身上,她的脸蛋上有好几根红红的指痕,想必是挨了胡巴的耳光。

  她的眼角噙着泪水,红润的嘴瘪着,很有点小女孩受了委屈的味道,她的衬衣领口掉了两颗纽扣,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嫩肤,还有一条深深的v沟和紫色的小衣。

  三十出头的李雯,有着成熟女人的独特风韵,即便是在这种场合下,她也有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的本钱。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