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莹颖和刘梓妍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陈新亮跟着又打开手中的公事包,取出一个笔记本,还有一只文件袋,然后又说道:“我真是来自首的,你们不相信?瞧,我把证据都带来了。”

  刘梓妍和冉莹颖又对视了一眼,却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困惑和不解,这家伙难道疯了吗?

  似乎是怕刘梓妍和冉莹颖不相信,陈新亮有些着急地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举报材料取了出来:“你们看见没有?这就是包建平留下的举报文件,我派杀手杀了他,可没找到这份举报材料,后来查达冰玉发现了它,我又让杀手开车撞死了她,将这份举报材料抢到手了。”

  他快速地翻到末页,指着包建平的签名说道:“看见没,这是包建平的签名,这下你们相信了吧?

  “还有这个,”陈新亮快速打开手中的笔记本,指着其中一部分内容道,“看见这笔记录了吗?这是千年服装市场拆迁的事,我让手下半夜放火吓唬那些不搬走的商户,砍断了两个商户的脚筋。”

  冉莹颖悄悄地在刘梓妍的腰上捏了一下,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看这家伙是不是患神经病了啊?他怎么会来自首呢?而且还亲自带着证据!”

  “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我得受理他的自首,”刘梓妍说,然后又对陈新亮说道,“进办公室再说,嗯,先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不给。”陈新亮将笔记本和举报材料收了回去。

  “你是来耍我的吧?你信不信我治你个妨碍公务罪?”刘梓妍说道。

  冉莹颖和刘梓妍的感受是一样的,感觉眼前这事情横竖都不正常,而这个陈新亮很有可能是来捣乱的。

  也倒是的,哪有人在没有警方立案调查的情况下跑到警察局来自首呢?更何况,这个陈新亮有钱有势,日子过得滋润得很,他活腻味了跑来自首?还是良心发现?很显然,这两种情况都不能适用到陈新亮的身上。

  却就在刘梓妍和冉莹颖觉得被戏弄而生气的时候,陈新亮又一本正经地道:“两位警官,我来自首,我要交代我犯下的一切罪行,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刘梓妍忍着心中的火气说。

  “我要记者采访我。”

  刘梓妍:“……”

  冉莹颖:“……”

  陈新亮这样的人来自首已经让人很难相信了,但这还不算最离谱的,他竟然还要媒体采访!就算他想出名,被媒体关注,去大街上果奔也比这样好吧?

  就在这时,楼梯口忽然走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扛着一台摄像机,女的拿着一只无限话筒,男人和女人的胸前都挂着天汉市电视台的工作牌。

  陈新亮要求有记者采访,冉莹颖和刘梓妍这边还没答应,记者就从天而降了。

  “请问,谁是陈新亮先生?”女记者用很好听的声音说道。

  “我,我就是,”陈新亮很高兴地样子,“你们是来采访我的吧?”

  “是的,我们接到电话就来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吗?”女记者说。

  “随时可以,我早就做好准备了。”陈新亮说。

  “陈新亮先生,你是来自首的吗?据我所知,你根本就没有被立案调查,你要自首什么罪行呢?”女记者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陈新亮清理了一下嗓子:“我要自首的罪行有很多,杀人、放火、放高利贷、欺行霸市、故意伤害、买凶杀人……”

  刘梓妍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快步走到办公桌上前拿起了电话机。

  半响后,特别侦查科的科长赵一就带着一群警察赶了过来。

  陈新亮自首的地点也从走廊里变成了专门的审问室。陈新亮的手上也多了一只手铐,但他的笑容却比刚才还甜美,给人的感觉就是,戴上了手铐他就得到了无上的荣耀似的。

  兹事体大,赵一亲自操刀审问。

  冉莹颖和刘梓妍都没能参与,两个女警司隔着一道玻璃墙看着审问室里的情况,在两女身后,几个警员正忙着给审问录像录音,莫名其妙出现的两个记者被挡在了门外,没能进入审问室采访陈新亮,但就陈新亮刚才自己爆料的内容,他铁定会成为明天的新闻明星!

  “他是不是疯了?”刘梓妍困惑地道。

  “是啊,我也觉得他多半是疯了,”冉莹颖呢喃地道,“要是没疯,他怎么会自己跑来自首,交代那些罪行?就他交代的那些罪行,如果不判死刑都是死缓,这辈子肯定是完了,正常人怎么会自己毁掉自己的人生呢?但你看他,好开心的样子。”

  “他疯了,”刘梓妍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要不要给叶枫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件事?”

  “你猜叶枫要是知道这件事,他会是什么表情?”冉莹颖的脑子里已经在猜了,她猜叶枫一定会很吃惊。

  “我现在就去给他打电话。”刘梓妍说着往审问室门口走去。

  “我也去,我也想和他说两句话。”冉莹颖跟了上去。

  出了门,还没给叶枫打电话,两个记者就凑了上来。

  “请问,我们什么时候能采访陈新亮啊?”女记者很急切的样子。

  刘梓妍愣了一下,忽然想了一件事,她跟着问道:“采访的事情要赵科长批准才行,你们等下去问他吧,对了,我有一件事想问一下你们,你们是接到谁的电话赶过来采访的呢?”

  “不知道啊,是用公用电话打的,那声音沙哑得很,只能听出来是一个男性。”女记者说。

  “他怎么说的?”刘梓妍皱起了眉头,这种回答不上她想要的。

  “他说天汉市黑老大因为内部权利之争要自首,让我们赶紧来采访,我们就来了。”女记者说。

  “谢谢。”刘梓妍说,女记者知道的不多,几乎没什么用,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陈新亮来自首的事情,有一个人是提前知道的,她忍不住要去猜想,那个人会是谁呢?

  就在刘梓妍和女记者说话的时候,冉莹颖用她的手机拨了叶枫的号码,但提示的却是叶枫的手机处在关机状态,她郁闷地道:“怎么回事啊,他的手机关机。”

  刘梓妍忽然将冉莹颖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你说,陈新亮自首的事情和叶枫有没有关系呢?”

  冉莹颖愣了一下,笑道:“你查案子查中毒了吧?这种事情明显是陈新亮疯了,怎么和叶枫有关呢?叶枫能威胁陈新亮来自首吗?不可能的事情嘛。”

  刘梓妍叹了一口气:“哎,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特别侦查科的科长赵一的感受也是一塌糊涂,眼前的事情无疑是他从业以来所遇到的最离奇的一件事。

  他想不明白陈新亮这样有钱有势的人会自动终结这一切,而且,这还是在没有立案调查的情况下发生的,开始,他以为陈新亮所提供的证据并不真实,可是随着审问的进行他才惊讶地发现,那些证据都是真的。

  审问的时间不长也不算短,差不多两个小时,而就在这两个小时里,赵一额头上的汗珠就没有干过。

  陈新亮的罪行倒好处理,但他交代的还有很多官员的受贿行为,其中有一些官员和他还挺熟的,时不时还会聚一聚,喝台酒,钓次鱼什么的,这些官员的受贿行为,处理起来就麻烦了。

  审问结束,赵一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好了,结束了,陈新亮,鉴于你交代的罪行已经涉及到谋杀,我现在正式宣布拘捕你,不过你自首的态度是端正的,我会向法官求情的。”

  “结束了,嗯?”陈新亮的眼神变得恍惚了起来,很累很累的样子,而就在几秒钟以前他都还是很兴奋的样子,还面带笑容地谈着他给一个交通局领导安排了两个小姐陪睡的事情,而那次性贿赂之后,他得到了一个修路的工程。

  赵一点了点头,向门口走去。

  他要给李雯市长打一个电话,这么严重的事情他必须要上报,走出审问室,他关上了房门,然后他看见了站在玻璃墙边的冉莹颖和刘梓妍,他走了过去:“都结束了,你们还在看什么呢?”

  刘梓妍抬手指了一下审问室里,神情怪怪的。

  “有什么好看的?我刚从里面出来。”赵一嘟囔地说着话,视线却移到了玻璃墙上,就在这一刻,他僵在了当场。

  审问室里,陈新亮不停地晃着头,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叨着什么。

  这个时候的陈新亮,和刚刚侃侃交代罪行的陈新亮截然不同,这个时候的陈新亮看上去很疲累,很困倦,也很困惑。

  “怎么回事?他刚刚都不是这个样子。”赵一说。

  冉莹颖和刘梓妍同时耸了一下香肩,她们的动作和一致,那感觉就像是她们拥有孪生姐妹那种心灵相通的能力一样。

  就在这时,陈新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手铐,忽然暴跳如雷地吼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什么法了?给我打开!快给我打开!放老子出去!”

  赵一、冉莹颖和刘梓妍三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可是谁都弄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交代的罪行都是很严重的,绝大多数都有证据支持,还有,他交代了杀手的身份,他说那个叫胡巴的杀手手里有一支俄罗斯制的svd狙击步枪,这个情况很危险,必须立刻上报,并进行搜捕。”赵一说道。

  刘梓妍和冉莹颖同时应了一声:“明白。”

  两个女警司心里想的却是怎么将这个情况告诉叶枫,如果不是叶枫的手机关机,她们之中的一个肯定已经去给他打电话了。

  这时陈新亮忽然冲到了玻璃墙前,双手握着拳头,使劲地敲打着玻璃墙,一边吼道:“快放我出去!我要告你们!我要请最好的律师告你们!”

  审问室的玻璃墙是特制的,站在外面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但站在里面却看不见外面的情况,里面不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但在外面却可以通过安装在审问室里的采音设备听到里面的声音,所以,赵一、冉莹颖和刘梓妍能将陈新亮的情况尽收眼底,而陈新亮却无法看见近在咫尺的赵一、冉莹颖和刘梓妍三人。

  审问室里的陈新亮拼命地砸着玻璃墙,吼叫着,骂着人,就像是突然发疯了一样。

  

章节目录

不死医圣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不死医圣手最新章节